《多情浪子》

第36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丐儿道;“小的是金陵分舵二结执事于小乙!”

燕青道:“目下急需要人手,请于兄转禀秦舵主一声,请他急征污净两门好手二十名来到些地协助。”

于小乙恭身答应后迳自去了,马百平说道:“燕兄,要用人手,我们这儿有的是,何必要向丐帮调人呢,以武功而言,镖局里一个趟子手也比他们的五结舵主高明!”

燕青道:“怜怜是丐帮中人,她留下的记号只有丐帮的人看得懂,如同前途还有标记,一定要丐帮的人才能辨认。”

金雪娘道:“燕大侠,如果需要人手,天音门还可以调动上百名。”

燕青说道:“对方能够一举掳劫五六个好手,必非善与,人手是必然需要的,只是目前不需要的,我们等认准方向,找出目标后再筹划袭攻救人的行动还来得及。”

大家在山上等了约莫半个时辰,每个人都很焦急,只有燕青还是很从容。

又过了一会儿,首先是带狗的人到了,一共牵来了四条巨獒,没多久,丐帮金陵分舵的舵主秦放鹤也率着人到了,向燕青报到后,燕青问道:“秦舵主,那个于小乙没有来?”

秦放鹤说道:“他只是二结弟子,这种大事用不着他。”

燕青道:“秦舵主,关于于小乙的身家背景,贵帮是否有详尽的记录,这是贵帮的内务,照理我不该问的,可是事关紧要,万请赐告。”

秦放鹤怔然道:“于小乙有问题吗?”

燕青道:“不错,问题大了,连洁心的尸体是他发现的,也经他辨认的,他只是个二结弟子,围剿天魔令主的时候,他根本没有资格参加,怎会认得呢?”

秦放鹤道:“本帮二结弟子职司为围头,管理一个地区的未入门及非门中的乞儿,兼任刺探消息及连络人,地位虽然低微,任务却很重要,认识连洁心倒是可能的!”

燕青道;“那他参加围剿天魔令主之役了没有?”

秦放鹤道;“没有!那都是总坛来的高手,连在下都不够资格参与,他更没份了。”

燕青道:“这就是了,当我问他何以得知这是连洁心的时候,他竟告诉我说是在莫愁湖畔中那一战中认识的。”

秦放鹤一怔道;“岂有此理,他为什么要这么胡说呢?”

燕青想了下道:“秦兄,这人的身世如何?”

秦放鹤道:“他的身世绝没问题,他是本帮龙头于帮主的族孙,由帮主推荐人门的。”

燕青愕然道:“那他怎么只是个二结弟子呢?”

秦放鹤道:“本帮污衣门中每一个人都需从基层一结弟子干起,然后再以能力及武功循序拔升,于小乙入门才两年,已经拔升了一级,因为他的武功是于帮主亲授,擢升是绝没问题的,只是在积满年资而已。”

燕青道:“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根本不是原来的于小乙了。”

秦放鹤道:“燕大侠怀疑他是别人乔装的?”

燕育道:“大有可能,否则他不必捏造一个结识连洁心的原因。”

秦放鹤道:“对啊!他不必捏造原因。”

燕青道:“因为他对丐帮的事根本不清楚,所以才说出那个理由来,但他对于小乙乙人却非常清楚,认为他既是帮主的同族,一定会参与莫愁湖之役的。”

秦放鹤惊道:“那么于小乙已经被杀害了?”

燕青道:“这倒不清楚,也许只是受到掳劫。对方既然知道他与于帮主的关系,不会轻易加以杀害的。”

秦放鹤道:“在下立刻就澈查此事!”

燕青道:“好吧,请秦兄全力进行,如果再见到了于小乙,不论他是真是伪,先加以禁困,把我们说的疑点告知总坛的人,详加究询。”

秦放鹤点头称是,又问到:“现在燕大快要我们做什么?”

燕青道:“没有什么要税的了,秦舵主尽管去忙这件事好了!”

秦放鹤道:“关于追索二位花堂主的下落,燕大侠不要我们了?”

燕青道:“不要了,通报消息的来源有了问题,消息自然也是假的,不值得追索了。”

秦放鹤道:“可是庙墙上的记号的确是二位花堂主的。”

燕青道:“假如真是他们留下的,就不止只有这些,因为怜怜跟我另有约定的暗号,用不着麻烦贵帮来辨认了。”

秦放鹤道:“花堂主吩咐过,假如发现有她们留下的标记,就要立即通知燕大快的。”

燕青道:“不错,那是她们要利用贵帮的广大人员,使留下的记号能迅速发现让我知道,所以才用贵帮连络的方式,但一定会另加跟我特定的记号,现在上面并没有,可见这记号也是伪造的了。”

秦放鹤一惊道:“如此说来,敝帮的连络暗号也已泄漏了!”

燕青轻叹道:“连于小乙的身世渊源都被人探知而加以冒充,贵帮的连络暗号自然也不再成为秘密了。”

秦放鹤更为惊惶了道:“这事关连太大了,在下要立刻禀告总坛。”

说着行礼率众告辞而去,马百平苦笑道:“燕兄,你既知道这消息来源不可靠,就该早些行动才是,为什么还要等丐帮的人来浪费时间呢?”

燕青道:“先前我只是持着怀疑的态度,必须要等丐帮的人来证实了,才能决定追索的方向。”

马百平道:“我带了四条狗来,凭它们灵敏的嗅觉,绝无问题,一定能追出下落来的。”

燕青道:“狗要凭嗅觉才能追踪,此地根本没有气味。”

马百平一惊道:“什么?此地没有气味,那她们是如何失踪的?”

燕青摇摇头道:“不晓得,这儿只是一个疑阵,故意把我们引向错误的路子上去。”

金雪娘道:“但连洁心的尸体在此发现,她们母子俩是暗中追随保护郭仙子的,连洁心既然死在此地,证明郭仙子一定也从此地经过。”

燕青苦笑道:“大娘,我们所见到的只是一具尸体。”

“什么?她不是连洁心吗?”

“我见到尸体时,脸已经为毒葯所蚀,根本看不出是谁了,仅凭身材穿着来评断。”

金雪娘道;“对方的用意何在呢?”

燕青想想道:“加强疑阵的效果,他们留下连活心的尸体,自然是希望我们对墙上的记号更加相信其真实性,那样就不必把连洁心的险也烂掉。”

马百甲道:“有道理,毁容在于灭迹,他们既然有意灭迹,大可以把尸体也化掉,现在只留下尸体,显然死的不是连洁心,必须毁容后才能造成布局的效果。”

白金凤道:“他们能伪造一个于小乙,自然也能伪造一个连洁心。”

燕青笑道:“我没见过于小乙,不会去注意他是否经过易容,但连洁心就不同了,我要查验尸体一定仔细审验是否她本人,易容术就骗不过我了。”

白金风道:“但是丐帮的人是认得于小乙的,他们难道看不见于小乙是经过易容吗?”

燕青道:“不容易。第一:于小乙的身份很特殊,他们不会去猜疑他,第二,丐帮精于易容术的是净衣门,污衣门中弟子都是乞儿打扮,根本无须易容,在外形上看来差不多,刚才来了有二三十个丐帮门人,你们谁注意他们的高矮胖瘦了,污衣门下有了这重掩护,已经不需要易容了。”

白金风不禁默然,她发现燕青的阅厉见解实在不是她能企及的,金喜娘却道:“连洁心的尸体现在已烂成一滩白骨了。”

燕青道:“大娘又有什么见解?”

金雪娘道:“我是说对方并不是存心留她来作为疑局,只是你看到的时候,才烂掉脸部而已!”

燕青笑道:“这当然有可能,不过连洁心死于穿心镖,要烂也不该从脸部烂起,像这类蚀肤的毒葯,一定是从内脏先开始,我见到的尸体却是从脸部先烂,因此我知道那绝不是连洁心的尸体。”

金雪娘不死心地道:“如果是故布疑阵,只要毁去面容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把身体也烂掉呢?”

燕青道:“如果尸体不腐烂,对脸部的腐蚀就显得是故意造作了,对方的布局是细心的,只留了一个破绽。”

白金凤道:“我知道了,穿心镖已经足以致命,不必再淬毒,破绽就落在这个地方对不对?”

燕青笑道:“对,你开始进步了,江湖就是这么闯出来的,任何事情都细心观察,就会发现有许多意料不到的收获。”

马百平道;“既然人不是从这儿去的,我们就该另外找线索,最好是从秦淮河畔开始,找到了其中一个人的踪迹,就可以一直追下去了。”

燕青道:“用狗的嗅觉是很好的方法,只是一个缺点,过了河之后,气味就中断了,她们是在秦河出发的,假如上了船,根本就无从追起。”

马百平一怔道:“是啊,那燕兄叫人牵狗来有什么用处呢?”

燕青道:“有的,我们可以追索那个冒充的于小乙,看他落脚在什么地方,跟什么人接头,这样就不怕没线索了。”

马百平点头道;“对,燕兄,你可真沉得住气,憋到这个时候才说。”

燕青道:“说早了没有用,我得把每一个细节都连起来。”

于是他牵过一条狗,由身边摸出一块破布,让狗闻了一闻,又让马百平牵了一条狗,也闻了那块破布。

两条狗就闻开始一路嗅着,带着大家向前行去,居然又回到了城里。

这一路行来,两条狗的路线都是一致的,直到了一条街口时,竟然一头往东,一头往西。

马百平愕然道:“怎么了,这畜生也有了问题?”

“不!它们都很尽责,也都没错!”

马百平道:“那什么会背道而驰呢,难道那家伙会分身法不成?”

燕青笑道:“一条是他到丐帮去通知的路,另一条才是他以后的地方,东边的不必去了,那是丐帮的分坛,我们还是往西边儿去吧。”

折行向西,马百平一皱眉道:“怎么往这个地方来了?”

燕青道:“马兄知道这地方吗?”

马百平道:“知道,这是钓鱼巷,是土娼半开门的汇集地。”

燕青哦了一声道:“兄弟只知道金陵六朝金粉在秦淮河畔,没想到还有一处暗藏春色的佳地!”

马百平笑道:“这儿等级可差多了,都是些贩夫走卒寻欢之处。”

燕青想想道:“百平兄这儿有私人吗?”

马百平道:“有的,兄弟为了对抗天魔教,安插不少私人,以各种不同的行业混杂在金陵城中,这个地段负责的是个外号叫秃头龙的混混儿,家就在巷子头上。”

燕青道:“现在这些人无须再隐藏身份了,我们找他去吧。”

马百平来到一处较大的院落一拍门,开门出来,是六七个短打的汉子,由一个秃头的大汉带着。

看见是马百平,那秃头大汉连忙恭身道:“总镖头大驾光临,不知有什么吩咐?”

马百平道:“叫你的人让一让,到里面说去。”

秃头大汉连忙把手下的那批汉子支使开了,把一行人引到屋子里,马百平道:“燕兄,你尽管吩咐吧!”

燕青想了一下,才叫秃龙找两个人,把狗牵着出去转了一圈,又作了一番吩咐。

过了一会儿,牵狗的人回来了,禀告道:“狗在周寡妇家门前停住了。”

燕青挥退了那两个汉子,然后问道:“那家怎是这个状况?”

秃头龙忙道;“周寡妇是个老鸨儿,手下养了七八个娘儿们,她自己也跟着一起卖。”

“她多大年纪?”

“靠四十,长得倒挺俏的,就是天生下贱,守寡后姘上了一个暗了一只眼的老头儿,住在南城,手头上颇有几文,大概是那老头儿无法满足得了她,没两年她又出来混了。”

燕青道:“那个老头儿叫什么名字?”

秃头龙想想道:“可能是姓孙吧,叫什么可不清楚了。”

燕青忽然道:“金凤,我听说天残门中有个叫独目神翁的长老。”

白金凤道;“是的;独自神贫孙不老,跟柳不青等人都是天残门的长老,也是他们俩拥戴银凤另成一系的,孙不老死后,才由跛仙翁袁斌接了他的缺。”

燕青道:“孙不老是怎么死的?”

白金风道:“我不清楚,我很早就离开天绝谷,到天残谷去自立门户了……”

马百平道:“是酒后失火被烧死的,可能是柳不青与袁斌合谋算计,因为袁斌后来势力日涨,早就有排挤他的意思。”

燕青道:“确证他是死了吗?”

马百平想想道:“那时兄弟已不在天绝谷,仅听人说起而已,事后在火场中捡到了烧成焦炭的残骸,怎么?燕兄是否怀疑孙不老还没有死,那似乎不可能,柳不青与袁斌也不会放过他的,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