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37章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又是一剑,刚好削去了她的*头,冷冷地道:“很好!你有种,你瞧我敢不敢!”

这种残酷的手法,使得每个人都怔住,那妇人胸前血流如注,居然也不敢开口了。

燕青冷冷地道:“那个冒允于小乙的人是谁?”

妇人目中流露出恐怖之色,顿了一顿才道:“你干脆杀了我吧,我说了也要死……”

燕青冷冷地说道;“说了我就负责保护你,但你不说,那罪可够你受的,我会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地割下来。”

妇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猛地把舌头一咬。

马百平忙道:“燕兄,她要嚼舌自尽!”

燕青却微笑道:“没关系,我保证她死不了!”

果然那妇人只咬了一半,就痛得直哼,再也咬不下去了,燕青冷笑道;“我没叫你死,你想死也不容易,我已经封了你部分血脉,你只有说话力气,却没有爵舌的力量了。”

妇人怒哼道:“姓燕的,你也是个叫出字号的人物,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一个妇道人家,你要脸不要?”

燕青冷笑道:“你们这儿至少有一半是天慾门下的人,我独独对你如此,是因为你自己不要脸,人必自侮而人后侮之,对不要脸的人,我从来不讲什么道义,尤其是你已廉耻丧尽,我更不必把你当人看待。”

妇人咬牙不作声,燕青道:“你已经尝过厉害了,应该知道我下不下得了手,是不是要我再削掉你另一只*头?”

他的长剑刚探出,那妇人忙叫道:“那家伙已经走了!”燕青冷笑道:“走了,他走了之后,周寡妇就到南京城孙瞎子那儿请示去了,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指示,他走到哪儿去?”

妇人的眼中现出了惊色,似乎不相信燕青知道得这么多,燕青却冷笑道:“你们天慾教自以为行动很秘密,却没有想到一切早在我们掌握之中,因此你还是说实话的好。”

那妇人沉吟片刻才道:“是真的走了,你们在外面搜查时,他知道行踪已露,把真的于小乙提出来搪一搪,自己由后面走了。”

燕青听了微笑道:“听起来很合理,但是你弄拧了一件事,假如你一直乖乖的耽在这儿,我相信他是真的走了,因为你急于脱身,是为了想到南城去报警,假如那家伙果真走了,你就不必急急地脱身了。”

那妇人神色一厉,大声地叫道:“燕青,你不是人养的,有什么手段,尽管在老娘身上使出来好了,但你再也别想从老娘口里挖出一个字。”

燕青走向前去,从怀中取出一个瓶子,那妇以为他又要使出什么狠毒的手段,身子不由地颤抖着。

那知道燕青却把瓶中的葯粉洒在的伤口上,同时伸手也解了她的制脉,柔声道:“好!有骨气,虽然你想脱身的手法太下流,但你的骨气很够,我给你敷的刀剑葯很有效,你休息去吧。”

葯果然很灵,不但止住了流血,而且疼痛也减轻了不少,同时劲力也恢复了,使得妇人大感意外。

燕青道:“把衣服穿上,别做出那份丑相,你们天慾教虽然以色相为手段,但也要含蓄一点,像你这样把自己脱得赤条条的,像一条刮了毛的老母猪,倒尽男人的胃口,还有谁会欣赏你。”

妇人攫起衣服,就向一间屋子冲去。燕青道:“你的伤虽不重.可也很讨厌,最好老实点躺躺休息,别再想到南城送信去,我既然说出那地万,早就有人去了,你别再自投罗网,在那边是天残门的白门主,她可不怕脱衣服,只有白白送死!”

那妇人狠狠地盯了他一眼,就在门口穿起衣服。干脆坐了下来,咬牙道:“燕青,你不是人,是一头冷血的高手,别忘了你有三个女的落在我们手里,老娘会照样整她们的。”

燕青微笑道:“我相信你做得出,你敢当众脱衣服撒泼,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只是你权力太低了,白银凤不会准你这样做的,那些人虽是俘虏,却比你重要得多。”

那妇人跳起来叫骂道:“白银凤又怎样,还不是跟老娘一样,见了男人就脱裤子,她比老娘还贱,老娘陪男人睡觉还收银子,她却是白送,比老娘还下贱!”

刚刚到这儿,马百平突然冲过去,一掌掴得她躺在地上,怒声道。“不许你侮辱我的妻子。”

这一掌很重,打得她半边脸都肿了起来,那妇人目中怒火直喷,厉声道:“马百平,你是个王八蛋!”

马百平又一是脚踢出,这一脚更重,踢得她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叭搭一声,落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燕青笑笑道:“马兄终于舍得出手了。”

马百平却低头一叹道:“跟燕兄一比,兄弟实在嫩得多,刚才竟被她逼得束手无策。”

燕青道:“马兄这一掌一脚也不轻呀。”

马百平道:“兄弟是愤怒之下出手,燕兄却是在心平气和的情况下出狠手,这是兄弟所望尖莫及的。”

燕青苦笑道:“我那份狠劲儿也是被磨出来的,以前也是为了拘于那一点道义与规矩,不知吃了多少亏,君子可欺之以方,有些卑劣的江湖败类就专门利用这一点……”

马百平道:“兄弟完全同意,对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手段,遇文王。讲礼义,逢纣桀,动干戈,在三字经,早就把这一个处事的标准说得明明白白了。”

燕青哈哈大笑道;“妙极了,兄弟也是在一个私垫里,听小学生朗读那两句后得到的启示,把观念改了过来。”

说着脸色一沉,转向院中的一堆人喝道:“我知道冒充于小乙的那个人就在这里,最好自己站出来,等我揪出来时,就有他的罪受了。”

那一堆男男女女十几个,个个脸色如土,却没有一个人有所行动,燕青冷笑道:“很好,天慾门下都是硬骨头可你们遇到我,就是铁人我也能捏扁他,不信整不了你们这血肉之躯。”

一招手,沉声道:“放狗!”

门外的一名汉子一松手,两条獒犬咻咻地奔了过来,四处嗅了一下,突地朝毛老三身上扑去。

毛老三吓得就地一滚,獒犬仍追究了上来,毛老三忽地一弹腿,向一条獒犬踢去。

但燕青早就有了准备,他的腿刚踢出,长剑连鞘电疾点出,戳在他的腿窝上,制住了穴道。

獒犬上去,咬住他的小腿,一撕一扯,就是一大块皮肉,另一头獒犬也扑了上去,张口咬住了他的肚子。

毛老三惊吓慾绝,大声叫道:“饶了我吧,我什么都说……”

燕青这才用剑把两头獒犬赶开,冷冷地道:“说!有一个虚字,就留神你的皮肉。”

毛老三瑟瑟地道:“燕大侠,您要问什么?”

“你就是冒充于小乙的家伙?”

“是!”

“你本名叫什么?在天慾教中任何职司?”

“我叫毛乐山,快乐的乐,山水的山,是天慾教的护法。”“这儿是天慾教的什么机构?”

“金陵分坛。”

“坛主是谁?”

“周妙人,就是周寡妇。”

“南城那边呢?”

“是孙老堂主主持,他是内执事堂主,与分坛的地位不相上下。”

“那个婆娘又是什么人?”

“秦好男,是教主座前的侍儿,也是派驻金陵分坛的监察。”燕青冷笑道:“难怪她对白银凤如此不敬,原来教主跟前的人,白银凤在教中司何职守?”

“新任教主。”

马百平哦了一声道:“那么秦湘绮呢?”

“原任教主,现居太上教主。”

“她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白鹭洲,桃花庵。”

“被掳去的人都在哪儿?”

“多半是的,我不太清楚。”

“连洁心母子也一起被掳去了?”

“不!他们母子俩个是自动投效到教主那边去的,劫持天音仙子就是他们帮的忙。”

燕青与百平不禁一怔,这个消息倒是他们没想到的,想了一下,又问道:“天慾教中有多少人手?”

毛乐山说道:“很多.最近又有一个姓张的也投了过来,还带了一部分的人手,也入了天俗教。”

马百平道:“难怪我侦骑四出都找不到张老儿,原来被天慾教收罗了去。”

燕青的脸色很沉重,轻叹地地声道:“四大霸天向来是如此,从恨天翁整掉天魔令主开始,就是鹤蚌争,渔翁得利,没想到的是最后收利的竟是天慾教而已。”

马百平道:“连洁心母子投了过去,倒是颇为出人意料。”燕青道:“那是意料中事,他们这—对母子都不是安份的人,天音仙子无意称霸江湖,他们自然要另谋出路了。”

马百平说道:“柳浩生的铁骑盟怎么也会倒戈了的呢?”

燕青长叹一声道:“天音仙子太自信了,她控制手下的手法也过于狠毒,只要有机会脱出禁制,谁都会反的。”

马百平道;“现在该怎么办法呢?”

燕青想想道:“这儿没什么可问的了,马兄叫贵属下把这些人都禁押一下,我们上南城去看看。”

马百平道:“燕兄!你怎么还这样说呢,他们也是你的属下,你是总镖头,其来我也是你属下。”

燕青笑笑道:“我还没习惯,那就烦龙老兄把这儿料理一下,每个人都点上穴道,问问清楚,不是天慾教的人就放了,咱们不能打扰无辜的百姓。”

秃头龙恭声道:“总座放心,属下处理得了。”

马百平道:“你处理得了?你知道哪些人是天俗教的?”

秃头龙道:“问毛老三就行了,这小子怕死,还怕他不说实话!”

马百平冷冷地道:“你现在又得意起来了,这些人窝在你的地段上这么多年,你连一点影子都没摸着。”

秃头龙低头道:“他们的底子属下虽然不清楚,但他们的行踪,属下却没有放松过。”

燕青笑道:“是的,这位龙老兄已经很称职了,周寡妇在南城落脚的地方,我们一问他就指了出来,省了很多事,至于这些人的底子,实在太难摸索了,他们以暗娼为掩护,又住在这个圈子里,总不能每一个手开门的户头都去调查祖上三代履历吧。”

秃头龙道:“总座见谅,事实上这儿新来一个人,属下都没敢放松过,一定盘查清楚,可是这一家里是干了几年的老婊子,而且他们还是真卖,什么下三滥的客人她们都接,怎么想得到她们是天慾教的门下呢!”

马百平也只有苦笑,跟着燕青走了。

走在路上的马百平感慨万端地道:“燕兄江湖阅历之丰,实在令兄弟佩服,如果换了兄弟,问口供绝不会如此顺利的。”

燕青微笑说道:“毛乐山的口供原本是准备让我们知道的,不必加以压力,他也会说出来,那个叫秦好男的妇人,我的那一套也没用,她宁死也没露出一个字。”

马百平一怔道;“什么?毛乐山的口供是假的?”

燕青道:“不错!但不会完全假的,白鹭洲的确有他们的据点,也许真是他们的总坛,但是被掳去的人绝不会在那儿!”

马百平道:“燕兄何以得知呢?”

燕青说道;“因为毛乐山在天慾教的地位很低,不该知道那么多的秘密,而且天慾教的人骨头那么硬,像毛乐山那种人,根本是不允许存在的,即使将就容他留下,但在事机既泄之后,秦好男一定会立刻杀掉他以灭口。”

马百平道:“也许她们不知道毛乐山这么贪生怕死呢?”

燕青笑笑道:“秦好男能够如此熬刑,可不是光说勇气,还经过严格的训练与考验,像毛乐山这种材料早就经不住考验了,所以我敢断定这些口供,就是准备由他口中说出来的。”

马百平想了一下,觉得很有道理,固以问道:“那我们是不是要上白鹭洲呢?”

燕青道:“当然要去,但不是我们去,最好由镖局里派一部份的人去试探一下,我们另外再找线索。”

马百平道:“另外再找线索,从哪儿找呢?”

燕青道:“秃头龙的武功如何?”

马百平道:“还过得去,约在以前金陵分坛的十禽十兽之列。”

“比秦好男又如何?”

“当然高一点,那个婆娘只是泼辣,手底下不怎么样。”

燕青笑笑指着他膀上的刀伤道:“秦好男伤得了马兄吗?”马百平不禁一征,稍迟才道:“伤不了,但刚才情形不同,她是突然出手……”

燕青道:“不算突然,她是第三次拼命扑击时才伤着马兄的,马兄虽然不便还手而受伤,但秦好男的武功,最多只比马兄略低一点。”

马百平道;“可是后来她简直不堪一击。”

燕青说道:“不错,那是她见到兄弟也现身了,明知道在我们两人面前讨不了好去,才故意装成那个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