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42章

作者:司马紫烟

秦湘绮道:“那也不必杀死她们呀!”

阮青虚道:“因为弟子要王力同来作证,她们却要杀了王力,没有了王力作证,弟子万难取得太君信任,不得已才杀了她们,她们与弟子素来不和,借此机会要公报私仇。”

秦湘绮道:“这个我相信,她们一直就对你不满意。”

阮青虚道:“太君吩咐过,如果情况必要时,弟子们可以采取自卫的,只要没有叛教的行为,一切都可以原谅。”

秦湘结冷笑道:“不错,我定过这个规则,因为本教都是女人,善嫉乃届天性,最易误事,因此我允许你们这样做,可是十一娘跟老么呢,她们又触犯了那一条,她们跟你私交很好,总不会也跟你捣蛋吧?”

阮青虚谨:“弟子不知道,不久之前,她们还跟弟子谈过一阵话,然后出去巡山去了,许是没听见太君的召唤吧。”

秦湘绮道:“我这是紧急召集,不管她们在哪里,都会听得见的,不管她们在做什么,都会赶来的,除非她们也跟老八老九一样了。”

阮青虚急急道:“弟子没有杀她们。”

秦湘绔道:“我知道,是敌方杀死她们的,因为我的大徒弟已经叛变,成了敌方的入了。”

阮青虚大急道:“太君,弟子绝没有叛教,也没有杀死她们。”

燕青笑笑道:“阮大姐,这老婆子已经被我破了功,你还怕什么呢,快动手把别人也收拾了。”

际青虚又急又怒道:“王力,你说什么鬼话。”

秦湘绮冷冷地道:“他没说鬼话,我是中了他的暗算。”

阮青虚脸色大变,厉声喝道:“该死的东西,原来你是在利用我……”

喝声中她身形往燕青扑去,但背后亮光一闪,却是白银凤一剑刺中了她的后心,透胸而出,砰然倒地。

秦湘绮道:“银风,你干么杀死她?”

白银民道:“弟子怕她会不利于太君。”

秦湘绮道:“她伤得我吗?”

白银凤道:“太君不是受了暗算吗?”

“你看我像受了暗算的样子吗?”

白银凤道:“那不是太君自己说的吗?”

秦湘绮冷笑道:“我是说过,但你相信吗?凭这么一个家伙,就能暗算得了我吗,凭马百平的一个手下,就能暗算得了我这太上教主了吗?”

白银风道:“刚下他自己也说已经得手了。”

秦湘绩哼了一声道:“不错,他也说过,但只有你一个人相信,其他的姐妹都没有动,只有你一个人紧张。”

白银凤脸色微变道:“弟子是怕太君受到伤害。”

秦湘绮脸色一怔道:“不错,如果青虚要攻击我的话,我是无力抵抗,但她是去杀死这姓王的家伙,不是来伤害我。”

白银风道:“但她要经过太君的身边。”

秦湘绮一叹道:“银凤,你别再装了,青虚死得不冤枉,因为她太糊涂了,真正的叛徒是你,因为你才知道这姓王的确有伤害我的能力,你杀死青虚,是为了救这姓王的!杀!”

她的手一挥,另外七个女子都围了上来。

白银凤道:“太君,您误会弟子了。”

秦湘绮冷冷地道:“我绝不会误会,我能把天慾教创下今天的局面,不仅靠着武功与女色,也凭着我的计划与智慧判断,但我看错你了,没想到看来平凡愚蠢的你,会有这么深的心计,佩服!佩服!不过姜是老的辣,你毕竟还差了一着,如果你刚才不冲动,继续装下去,我这片基业,很可能会毁在你手里,现在你认命了吧!杀!活劈了这叛徒。”

七个女子七剑齐发,白银风挥剑迎架,战成了一团,秦湘络见二十多个回合,白银凤仍是能支持着,不禁叹了一声道:‘银凤,你不但装笨的本事高,藏拙的功夫也高,我之所以选你做教主,是因为你天资最笨,武功最弱,易于控制,不敢生异心,看来是大错特错了,你一切都比别的人强,我这双眼珠是该挖掉了。”

白银风冷笑道:“如果我表现得太聪明,你会让我活下去吗?”

秦湘绮厉笑道:“说得好,你看透我了,我认为女入的魅力就足以统御天下了,所以不主张你们有太高的武功,只要过得去就够了。”

白银凤道:“你别说得好听,你是怕我们武功高了,会取你的地位而代之。”

秦湘绮笑道:“说得对,天魔教与恨天门都是这样垮的,我不得不防一手,但显然没防住你,不过你凭一个人,想逃过七个姐妹的围攻,恐怕还是人手太单薄了一点,银凤,你该跟马百平商量好,多派点高手来。”

白银风以一敌七,渐渐有点不支了,忍不住叫道:“浪子,你还不来帮一手?”

秦湘绮一怔道:“浪子,他是浪子燕青?”

白银风咬牙道:“如果不是浪子燕青,我才不管呢,也不会急着杀阮青虚了,浪子,你还呆着干吗?”

燕青一叹道:“大嫂,我如果能动手,早就除了这老婆子了。”

白银风一怔道:“什么,你受了伤?”

燕青道:“没有,只是脱力过度,跟这老妖妇拼得筋疲力尽,她也差不多,因此你必须自己撑一下了。”

白银风苦笑一声道:“撑一下,撑到见时呢?”

燕青道:“等我稍稍恢复一点体力就行了。”

秦湘绮冷笑道:“别做梦,知道你是浪子燕青,老娘拼了命,也要跟你同归于尽。”

说着向燕青走去,一掌击出,燕青举掌相迎,两个人都退了几步,仰身倒地。

秦湘绮这一跌,裹在身上的布又脱落了,露出满身鲜血的下体,有两个女子大惊,连忙抽身来扶住,白银风也及时越出,护住了燕青。

秦湘绮怒叫道:“别管我,上去,宰了这一对贼男女。”

那两个女子又挺剑去参加围攻,白银风要维护燕青,支持更为困难,燕青道:“嫂子,你一个人突围去吧,也别管我了。”

白银凤道:“别说傻话,百平说了,大家所以有勇气以寡敌众,敢孤军与天慾教对抗,完全是因为你的原故,假如你一完,大家也跟着丧失斗志。”

燕青道:“可是这样拖下去,两个人都没望了。”

白银凤一咬牙道:“那就并尸于此好了。”

燕青无可奈何地道:“好吧,拼就拼一下,嫂子,你身上还另外有兵器吗?”

白银凤道:“怎么,你能动手了?”

燕青道:“真力还是不足,但可以勉力使剑,我有几式剑法,完全是以变化巧妙取敌,可以不用真力。”

白银凤道:“我系裙的腰带就是一柄软剑,可是我腾不出手来拿给你,你自己下手吧。”

说着又靠近他一点,燕青伸手在她的腰上,摸到了软剑的剑柄与搭扣,轻轻地褪了下来一抽。

挣然轻响中,一片寒光映眼,那不但是一支极为轻便的软剑而且也是一柄削铁断金的宝剑。

燕青展剑在手,轻轻地抖了个剑花,剑光洒了出去,一个女子已经痛呼后退,我剑的手齐腕断落在地。

白银凤精神大震笑道:“好,浪子,真有你的。”

旁观的秦湘绮脸色大变叫道:“擎天三式,燕青,你是华山世家的传人。”

燕青又是一惊,这老婆子的见闻实在太渊博了,自己在万般无奈之下,使出了家传的剑式,立刻就被她看出来了,表面上他却若无其实地一笑道:“老妖妇,刚才你说我是造化手的传人,现在又说我是华山世家传人,你再看看这一手。”

剑光再扫,如电闪般欺过去,又是一个女子手抚肩头,负伤退后。

秦湘绮更惊道:“惊神一式,是黄山世家的。”

“逆波三式。”

“达摩剑式。”

“迎凤舞柳剑。”

“乱披风剑式。”

她一口气报出了十几家名家的精招,神色越来越仓惶,最后为燕青的一招震住了道:“这是哪一家的剑式?”

燕青笑道:“你终于有叫不出名称的剑式了吧?告诉你,这是塞外白驼派的‘明驼千里’。”

他又使了一招,撩眼的剑把将那些女子的眼光都迷乱了,远远地退了开去。

燕青笑道:“这是东流扶桑柳生流的逆云斩,你不但没看过,连名称都没听过吧。”

秦湘绮脸色青红不定,颤声道:“燕青,你可是剑圣公孙龙的传人?”

燕青微笑道:“不错,你还算有眼光,先师息影江湖已有五十年,你居然还记得。”

秦湘统道:“公孙龙已经死了。”

燕青说道:“他如在世,岂容妖孽横行,不错,他老人家已于十五年前奔世,但遗命要我继续卫道,为江湖除暴安良。”

秦湘绮道:“五十年前,我在公孙龙剑下一招受挫,挟恨至今,他居然先溜到阴世去了。”

燕青道:“黄泉之路遥远,你很快就会见到他老人家了。”

秦湘绮道:“我去的时候,会把你一起带去的,你既是公孙龙的传人,我今天不杀你了,等我把体力养复后,再找你在剑下一决胜负。”

燕青笑道:“大概也只能在剑上见胜负了,若论床上功夫,你们天慾教是不堪一战。”

秦湘绮沉声道:“丫头们,走。”

七个女的有两个负了伤,但她们仍是忍痛在同伴的搀扶下,由一处暗门中退走了。

白银风目注燕青,满脸都是钦慕之色,燕青想把剑还给她,却不禁一呆,因为她此刻下身赤躶,光着两条腿。

白银风自己也发觉了,笑笑道:“你把我的束裙带抽掉了,我的裙子当然系不住。”

燕青道:“可是你裙下怎么不穿裤子的?’

白银风道:“在决斗时,天慾门下都是如此打扮,在危急时,脱掉裙子,也足以杀人。”

燕青苦笑一声道:“难怪你们能把铁骑盟由天音门盘了过去,光是靠着这一把就无人能敌。”

白银凤笑道:“但对你没有用,浪子,你杀人根本不懂得什么叫传香借玉的。”

笑笑又道:“不过你也值得夸耀了,天慾门的太上教主,居然在床上被你折败了。”

她接过软剑,燕青忽地口喷鲜血,往后倒去。

白银风大惊,连忙上前抱住了他叫道:“浪子,浪子,你怎么了?”

燕青仍是昏迷不醒,白银民只好抱着他来到外面。

才走上厅堂,忽然寒光照眼,朝她身上袭来.白银凤本可以闪开的,但她手中抱着燕青,如果躲闪的话,那一剑突袭就会伤到燕青。”

因此她一咬牙,挺身让剑光刺中了自己的肩头,飘身退开时,发现旅袭的竟是她的姐姐白金凤。

先是怔了一怔,然后诧然道:“大姐,你这是干吗?”

白金凤看到是自己的妹妹,不禁微怔,可是看到全身赤躶的燕青与银风的样子,不禁怒道:“好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

白银风微微一怔道:“姐姐,你骂什么?”

白金凤咬牙道:“骂你们不要脸,看看你们的样子。”

白银风见她又挺剑上来,移身避开道:“姐姐,你是一门之长,请你注重自己的身份,就算我们不要脸,也轮不到你来管。”

白金风又羞又想,挺剑迫上道:“姦夫婬妇,人人都管得。”

她的剑势更厉,白银凤抱着一个人,躲闪不易,急得叫道:“姐姐,就算我偷汉子,燕青又不是你的丈夫,关你什么事,要捉姦也得由马百平来出头。”

白金凤更为震怒,挺剑如风,但斜里一道银光,却是一支银鞭挡住了她的剑锋。

跟着是马百平的声音道:“大姐,这由小弟来解决如何?”

白金凤见马百平出头了,自己感到不好意思,厉声道:“马百平,看看你的老婆!”

马百平一看赤着下体,燕青却全身赤躶,神色全无激动,只问道:“银凤,这是怎么回事?”

白银风冷笑道:“没什么,我偷了浪子,叫她抓住了。”

马百平居然微微一笑道:“男欢女爱,人情之常,这也没什么了不起。”

白金风不禁一怔道:“马百平,这是你做丈夫说的话?”

马百平脸上神色如常道:“是的!我的妻子既是天慾教主,我这做丈夫的必须有兼人之量。”

白银凤也微微一怔道:“马百平,你一点都不吃醋?”

马百平道:“如果你抱的是别人,我绝不饶他,但你抱的是燕青,我就没话说了。”

白银风道:“这话是怎么说?”

马百平道:“因为我信任燕青,绝不会割我的靴子。”

白银凤哦了一声道:“你这么信任他?”

马百平道:“他是我唯一信得过的朋友,现在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白银风居然一笑道:“假如我真的跟燕青好上了呢?”

马百平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