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43章

作者:司马紫烟

白银凤苦笑道:“失败的是我,那个什么绝葯灵极了,我便出浑身解数,相信就是你浪子也逃不过去,那家伙居然毫无所动,离得我远远的,结果我威吓他说,如果他不过来,我就一刀劈了他!”

马百平道:“结果呢?”

白银风道:“结果他宁可挨一刀,我只好成全了他。”

马百平欣然道:“这么说是葯管用了。”

白银凤道:“葯是管用了,但发明这种葯方的人,一定会断子绝孙,这太缺德了。”

燕青笑道:“创制这葯方的人早已化为灰土了,我保证在瓦解天慾教后,立即毁了这张葯方,使之永绝人世。”

白银凤道:“葯方试验是成功了,但如何用到天慾教的人身上去呢,现在杭州总坛一定是戒备森严,很难进得去了。”

燕青道:“对银瓶堂布设在外围的人员,大嫂多少有个了解,请大嫂提供一些线索,我们设法用上一些,至于杭城红叶庄总坛,我另外找人前去设法。”

白银凤道:“你如有办法打进红叶庄,干脆弄点毒葯,把她们一起毒死算了,那不是更省事?”

燕青道:“那可不行,第一,没有毒葯能瞒过所有的人,百二,手段太卑劣,第三,我不想杀死所有的人,只有这种葯散.吃下去后,对男人不生影响……”

白银风道:“在天慾教的人身上施行这种葯,无异是杀了她们。”

燕青道:“不会的,这只是给她们一个警诫,叫她们安安份担地过三年禁慾的生活。”专白银凤道:“用不到三年,秦湘统手下的四凤十二铁,除了我已得天残静诀外,其他都是靠采战为滋补的,只要三个月没男男人,她们都会发狂。”

燕青说道:“没有这种事,她们是纵慾惯了,真到无可奈何时,她们只好静下来,以静参压制内慾,对她们只有好处。”

白银凤笑道:“但她们的驻颜之术就完了,除了新进的门人外,至少有一半以上,会变成鸡皮鹤发的老婆子。”“燕青正色道:“这是应该的,采战报注之术是夺人之寿而驻纪之害,为最邪恶的逆流横行人间,为祸江湖。”

白银风一笑说道:“总是你有道理,你们去计划吧!我可要去洗个澡了,百平!可别忘了替我把解葯带来。”

说完袅袅而去,燕青递出一颗解葯道:“百平兄,你要守王天空房了。”

马百平笑道:“兄弟可没有燕兄这么好的艳福,独宿已惯,最近这六七年来,兄弟一向是孤枕独眠……”

燕青笑道:“不过小别尤胜新婚,尤其是最近两天,嫂夫人为了向我的葯方挑战,向你演练她的内媚妙术……”

马百平睑色一红道:“燕兄怎么知道的?”

燕青笑道:“那还用说吗,阁下的眼圈微青,必是缠绵所致。”

马百平轻叹道:“说来惭愧,我为了向她的蛊术挑战,也连试了几天本身的定力,结果每次都是一败涂地。”

燕青道:“以马兄功力之深,心志之坚,犹且难以克制,又怎么能怪那些江湖人不俯耳听命呢,所以这一个邪恶的组织,必须瓦解不可。”

马百平接过解葯道:“就是这一颗吗?”

燕青道:“是的,化在水中,吞下即行,郭心律只给了我一颗解葯,马兄最好要妥善使用,现在就化在水里。”

马百平笑道:“我知道,银风不向燕兄讨取,叫我拿了去,里面也有文章,她大概不忍心见她一些同门失去了驻颜之功,想为她们配制一些解葯,她说那些人所以为天慾教忠心不二,就是为了能青春常驻!”

燕青道:“我也知道,女人把青春看得比性命还重,只是她们的青春是由别人的性命换来的。”

马百平说道:“天慾教对这一点看得很清楚,所以教规订得很严,每个女的采补的对象必须经常更易,好合不得超过三次。否则必须成婚,而已婚者必须严守妇道,不得另择新欢,而丈夫死了,也必须终身守寡,这些教规,就是为了免伤天和,倒是很合理的,只要不竭泽而渔,男人所受的损耗有限,稍加修养,就可以补回来了。”

燕青笑笑道:“这个教条看起来很合理,但只是避免一个人成为凶手而已,被她们套牢的男人,今天报效甲,明天报效乙,一条命就送在一堆人身上了。”

马百平一怔道:“对呀,我倒是没想到这上面去了。”

燕青道:“恐怕连她们自己都没想到过,因此她们都以为自己的作为不伤天理,就是那些被蛊的男人,也没想到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方法。”

“我告诉银凤去,同时也把解葯给她,看看她自己对此如何处理。”

燕青道:“那又为什么呢?”

马百平道:“我要知道她是彻底的悔悟,还是激于一时的义愤来帮我们,因为我们这个圈子力量并不强,又没有什么秘密。任何行动对内都是公开的,假如她的心还是向着天慾教那边,对我们就太危险了。”

燕青笑笑道:“马兄太过虑了,嫂夫人是鄙弃她的圈子才留死反出来的,至于她不忍心见她的同门失去驻颜之功,也是人情之常,你去告诉她,郭心律另外还有驻颜之术,我们只是使那些男人脱离她们的控制,不再成为她们称霸武林的工具,并不想跟她们过不去,非要叫她们变成老太婆不可。”

马百平道:“真有这个法子吗?”

燕青道:“当然有,郭心律也是女人,知道她为我配制成妒妇散后,对天慾教下的弟子会造成多大损害,所以针对着她们的状况,另外制成了一种葯丸,可以不仅采补而能统颜常驻,但这种葯丸她不肯给我,说是如果试验成功.叫媲夫人去找她一试!”

马百平将信将疑地去了。

又过了五六天,燕青秘密见到了由黄山归来的龙雨田,燕青问道:“龙老此行扑了个空吧?”

龙雨田叹道:“是的,那老和尚很固执,他说已经谢绝了尘世,不再管江湖上的事了,我还准备慢慢劝他的,谁知道于老化子已经派人来找我,说江湖情势又变。”

“是的,天音门下的铁骑盟整个倒戈,被天慾教接了过去,四霸天的最后一霸终于露了脸,而且实力之盛,无与伦比,现在要担心的不是天音门了。”

说着把最近所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龙雨田惊道,“老弟,你简直在开玩笑,铁汉丹怎么能一下子服用这么多,那不是在玩命吗?”

燕青苦笑道:“如果一击不成,这条命也难保得住,我只好冒险一试了,虽然侥幸得手,却并不理想。”

龙雨田道:“那老妖妇能够在那种情形下还留住性命,足见功力之深了。”

燕青道:“功力深倒还是小事,她武功涉猎之了,也是令人法想像的,我用了十八家剑法的精髓,没有一招能满过她的,最后还是冒充了剑圣传人,才把她吓跑了的。”

龙雨田道:“公孙大就是死在她手里的,她当然知道了。”

燕青不禁一怔,龙雨田说道:“公孙龙晚年为一个女子所惑,那个女的精采补媚术,公孙龙不察而中了她的计,尽泄真元,在奄奄一息之际,那个女的等不得他噎气就盗了他的剑谱走了,我那时才刚始学医,公孙龙以垂死之身来找先父求医,恰好家又采葯未归,我凭着初学的一点医术,只能为他苟延一下寿命,却无法为他恢复功力,他在我家住了一夜,第二天就悄悄地走了。”

“上哪儿去了?”

“不知道,他留字说不能等我父亲回去,必须要把一身所等作个交代,以制止那毒妇的横行,公孙龙没说那女子是什么人,这些年来,也没什么杰出的女剑手出来,我也忘了这件事。听你一说,那女子必是秦湘绮无疑。”

燕青说道:“是也没办法,我只有凭所学跟她一拼了,但是我体力亏损过短,到时候恐怕无力一战,才请丐帮以飞鸽传信。把龙老给找了回来。”

龙雨田适:“你能活着已经是不错了,换个人恐怕早就瘫下去了,现在我就是用露葯培元固本,恐怕也得一年的时间,才能使你回复到原状。”

燕青道:“不能这么久,白银凤的估计,秦湘绮最多只要半年就能复原,而且她那儿还有个叫鬼医申屠雄的家伙……”

龙雨田笑道:“申屠雄这家伙在她那儿,那倒不足为虑,他那些鬼门道在我面前就称不起字号来了。”

燕青说道:“可是鬼医能使她复原的时间提前一倍。”

龙雨田造:“那可没办法了。”

燕青道:“不!你有办法的,我知道你有一种葯,能使人的体能在一个时辰内发挥到极点!”

龙雨田道:“不错!是有这种葯,但用过一次之后,那个人就完了,至少十年之内,不能再动武了,那是一种拔苗助长,竭泽而渔的做法,一天之后,你功力全失,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燕青道:“为我配一副那种葯,我竭尽所能,搏杀秦湘绮,以后的事我就不管了,别人也办得了了。”

龙雨田刚要反对,燕青道:“龙老,如果有别的方法,我也不愿尝试的,所以那副葯配好我放在身边,能够不用我尽量不用.”

龙雨田想想道:“好吧!三天之后交货。”

燕青道:“三天之后,龙老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工作,到红叶在去一趟,把妒妇散带去,使天慾教蛊惑人的媚术失效。”

龙雨田道:“恐怕不太行了,我这田雨龙后来跟你走得太近,到了那儿就会受到嫌疑。”

燕青说道:“不!这次龙老以本来面目前去,秦湘绮对你这造化手印象深刻,你去了一定大受欢迎。”龙雨田道:“那可不行,我若是以本来面目出现,这一辈子也不得清静了。”

燕青道:“也就是这一次了,以后我们都可以摆脱身上这副担子,过一过自己的生活了。”

龙雨田想想道:“好吧,妒妇散之方我但闻其名,就是不知道如何配制,想不到天音门居然还有遗留,倒要研究一下。”

燕青说道:“郭心律只育交出成葯,不肯泄漏配方。”

龙雨田笑道:“葯散到了我的手里,不出两天,我一定能找出配方。

燕青道:“天音门的医道别成一格,她们以音响制人的手法,龙老到现在还没有研究出道理来,何必在这上面多浪费精神呢,妒妇散除了用在这个地方,简直没有别的正经用途。”

龙雨田笑道:“老弟!对一个学医的人来言,我们注意的是得到一种新的学问知识,并不计较它的用途,那怕是一个治伤风的偏方与一纸把人死救活的秘方,在我们眼中,都是一样的价值,那是你所不懂的。”

杭州城西子湖畔的红叶庄前,来了个怪客人。

客人并不怪,五十上下年纪,没有留胡子.长得很秀逸,但也很威武,身材微微有点胖,那是中年人的特色,但绝不臃肿,身上背了个木箱。

然而他怪在什么地方呢?怪在他递出的名帖:“补瓷客。”

旁边还有两行小字:“双手工夺造化,专补秦窑古玩。”

守门的汉子倒是很识货的,并没有为这张名帖就把来人充当成个上门做生意的补瓷者了,一面客气地招呼着,一面飞快地着人进了名帖。

也没有多久工夫,内庄传来了一道简短的命令:“请!”

本是轻车熟路,但这中年人仍是东张西望,像是测览着庄内的景色。

红叶庄是从瓦砾堆上重建的,但气慨之宏伟,设计之精奇尤胜于往昔。

厅上有两个人接待他,一个是像貌威猛的中年大汉,—是高挑瘦削的老者。

中年大汉拱手道:“兄弟柳浩生。”

中年人笑笑地道:“久仰!久仰!”

柳浩生又一指老者道:“这位是申屠雄先生,江湖上称为鬼医。”

中年人还是一笑道:“久仰!久仰!

申屠雄着实地盯了中年人一眼道:“阁下自称双手能夺造化之工。”

中年人一笑道:“可以这么说,以前也有人这么称呼过我。”

柳浩生忙道:“这么说阁下是昔日人称造化手的龙雨田龙大侠了。”

中年人笑道:“现在也是这么称呼,只是敝人久未用这个名号,因为敝人更喜欢另一个名号。”

柳浩生道:“龙大侠还有个名号?”

“是的,叫惜花主人,这个名号是我自己取的,我很喜欢.可是别的人不太喜欢我这个名号,希望我多做点造化手的事。

柳治生道:“如何补报法?”

龙雨田笑道:“传了他几手剑法。”

“还有呢?”

“帮了他一个小忙,传了他几手秘诀,戳破了一具秦代古瓷。”

申屠雄连忙叫道:“好啊,原来秦太君受伤是你出的鬼点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