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44章

作者:司马紫烟

龙雨田道:“不管是天慾也好,人慾也好,目的无非是在征服男人,既然想征服男人,就该多研究一下男人,像你们所修的内媚,只是闭门造车,徒予伪饰,矫揉做作,反失自然之致,所谓灵性,乃是天赋而不是人为的。”

竹君不禁一怔道:“我们有哪里不对了?”

龙雨田遭:“十二奇葩中,老夫仅见姑娘一人,不敢妄言,但仅就姑娘一个而言,老夫有个很不中听的批评。”

竹君忙问道:,是怎么样的批评?”‘

龙雨田笑向一丛花畦道:“那位姑娘也请出来一见。”

花枝一分,出来一个白衣女郎,脸上虽然带着一点不好意思的惭色,但是气度雍容,另有一种说不出的情致!”

龙雨田笑笑道:“姑娘由气质而观,当是以冷艳而冠群芳的林夫人。”

竹君笑道:“先生又错了,这是梅君大姐,不是夫人,我们十二奇葩,都是云英未嫁之身…”

龙雨田笑笑道:“姑娘如果不开口,还有点可取之处,这一开口,反令人有只会和肉而烹的感觉了。”

梅君朝竹君一瞪眼说道:“龙先生说我是夫人,乃是用林和靖处士梅妻鹤子之典,你自己浅薄无知,还要信口雌黄!”

竹君满脸渐色,低头无语。

龙雨田一笑道:“梅姑娘不仅人如其名,而且学富五车,满腹珠现,佩服!佩服!”

梅君忙道:“龙先生过奖了,妾身得到通知,说龙先生不但是浊世佳客,且更是花中知己,掌接高轩,是妾身姐妹之殊荣,还请先生不吝指教。”

然后朝竹君挥挥手道:“你到群芳阁去叫姐妹们准备一下,别再让人见笑了。”

竹君含愧低头而去,梅君笑道:“蠢妹无知,惹先生见笑了。”

龙雨田一笑道:“幸亏姑娘来了,否则那群芳阁老夫也不想去了。”

梅君愕了一愕道:“竹妹虽然浅薄晓晓,但亦没有得罪先生呀。”

龙雨田道:“得罪我倒没关系,老夫最耐不了就是一个俗字。”

龙雨田笑道:“竹以修长而见其姿,她太矮了,以瘦而见是致,她太柔腴了,即此二端,已非上品。”

梅君苦笑道:“先生批评极是,但先生不是以貌取人吧。”

龙雨田道:“不!这个很重要,她若是个寻常女子,老夫倒不去苛求了,但她自己以名列奇葩为做,老夫就不能将就,竹意虽雅,并非每一株都可入书,既非其选,又要强自作态,而令人有东施效螫之感。”。

梅君笑道:“竹妹今天是求表现心切了一点,才惹得先生见笑。她平常倒是很少开口的。”

龙雨田摇头道:“不是这个原故,花因解语而发,能语更佳,你们既是以内媚为主业,当然不是生在幽谷绝壁的奇卉,那就该各就其质,而修亲人之术,这才是内媚的功夫。”

梅君肃容道:“多承先生指教,还有什么可以教我的。”

龙雨田道.:“老夫对令姐妹还没有全见到面,现在只有以竹言竹,则有待改进之处太多了。”

“敬候高教。”

“岁寒之友,以不调风霜而见其性,以不与李桃争色而见其品,以身坚而其格,然而并不是遍世而于立,以运人而显其量着,竹固可远玩,然其可人之处则在其可亲,竹叶拂面,益难入先生的法眼。”

龙而田笑笑道:“别人对令妹如何?”

梅君娇柔地笑笑道:“很成功,即以竹妹而言,她越是拒人于千里之外,那些人越是对她念念不忘,趋之若骛,太君召唤时,我们都在后厅,妾身就因为竹妹是最能得人心的一个,才叫她来为先生前导,不想反而惹先生见笑一场。”

龙雨田道:“十二奇葩,老夫已见其二,另外十位可否先行见告,待老夫心里打个底子。”

梅君笑道:“那当然可以,回头还要请先生多加品评呢,另外还有松君、水仙、兰君、海棠、牡丹、小桃、玉梨、芙蓉、丁香、紫薇十株,各依其性近而取其名,先生一看就知道,恐怕不必要我—一介绍了。”

龙雨田道:“老夫如果连这一点眼光都没有,也不配称为惜花主人了,不过老夫有个请求,松兰二位可以免,因竹而知味,此二妹必然不会给老夫有更好的印象。”

梅君道:“松兰二妹在群芳阁中也是最得人缘的两个。”

龙雨田笑道:“像那位竹板姑娘一样。”

梅君不好意思地道:“先生总不能叫松兰也去学桃李迎人吧?”

龙雨田道:“那当然不可能,可是松兰真正引人之处,她们根本体会不到,目前所表现的,只是以俗态去吊俗客的胃口,那些怆夫,就是拿银瓶堂大力阔斧的作风,一样能叫他们死心塌地,何必又糟塌了一个好姑娘呢。”

梅君笑道:“以先生之见,该如何教她们呢?”

龙雨田笑道:“这可不是教的,丽质本天成,要靠人工来造就,已落下乘了,老夫未见此人,不作批评,但想像得到,她们不是教授的方法不对,而是取错了名字。”

“我本来倒是很有信心,经先生这一品题后,我简直不敢引先生到群芳阁去了。”

龙南田笑道:“这个姑娘不必自谦,姑娘自己就表现得恰到好处。”

梅君一怔道:“先生能多指点一二吗?”

龙雨田道:“梅虽冷傲,然开放即为悦人,姑娘艳冠群芳,却虚怀若谷,笑语迎人,已经深得个中三昧,如果姑娘也像竹君一样,冷冰冰的只会表现其冷,老夫也懒得多说话了。”

梅君笑了一笑,靠得龙雨田近了一点,身上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使龙雨田心神为之一荡。

梅君握着龙雨田的手道:“那是对先生,妾身对别人也是不假辞色的。”

龙雨田道:“对!应该如此,内媚之道,本该择人而施,因人而异,当冷则冷,当亲则近,一视同仁,则若臭不分,虽美而无艳矣。”

梅君把整个身子都倚在龙雨田的怀中笑道:“龙先生,看来这群芳阁该由您来主持才对。”龙雨田笑道:“老夫只是来作客,可没这么大的兴趣。”

梅君道:“有花能留花间客,芳华胜处是君家。”

龙雨田又笑道:“花慾人怜须怜人,花好月圆共婢娟。”

梅君顿了一顿才道:“花可一死酬知己,人将如何报芬芳?”

龙雨田笑道:“惜花人垂死独享,不与他人共芬芳,芳颜或可切知己,最难蜂蝶来猖狂,同乡可有护花计,人与花颜共久长。”

梅君神色微黯道:“梅有傲霜骨,花无擎天枝,全仗惜花人,何以保知己!”龙雨田笑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花岁不与人相似,花艳是人白发时!”梅君浅浅一笑道:“朱颜乌发何言老,尚有烂漫数十春。”

龙雨田道:“寻芳国非驻苦地,芬芳遍施寻芳人,最难堪是无情手,护花无力最销魂。”

梅君顿了一顿才道:“无须千亩养花地,一瓶即可贮花魂。”

龙雨田想想道:“贮芳有斗室,无处养花根。”

梅君毅然地道:“花清在骨,花秀在神,为保清秀,何借残根。”

龙雨田笑着揽住她的香肩道:“卿有离枝意,仆岂负花人,切记慎言行,莫惹东风镇。”

梅君征了一怔道:“东风!老爷子!这又是什么典故。”

她似乎已把身子托付给龙雨田了,称呼也改了。

龙雨田笑道:“东风就是吹开百花,带来春讯的那一阵风。”

“您说的是太君?”

“不会的,东风是百花之母。”

龙雨田一笑道:“东风为添春色而欢放百花,然后再让秋风去摧残,如以形式而观,东风最慈,西风最恶,但东风不摧花落,西风又如何得逞,你要记住风只有一种,东南西北风,都是风的形态,而不是四种不同的风。”

梅君沉思片刻才道:“我懂了!老爷子,我现在才真正地懂了。”

龙两田轻轻一叹道:“幸亏你的悟性高,看着你们这一批花样的女孩子受人摆布摧残,是我最痛心的事,松应植于岭上,梅当开于山野,聚众芳于一园,原是供人攀折的,你能想得通,还有可救。那个竹君就完了,她以为这是可骄之处,所以我才说她俗不可耐。”

梅君忽然道:“群芳阁到了。”

群芳阁是一座四面通风的大台阁,书栏雕栋,造得十分精致,每一面都有三重帘子,一重竹帘,一重纱帘,一重绣帷,卷起来可以通览阁外春色,放下来也可以闭住阁内春光,阁高两丈,有一条曲折的木阶登上去。

当人走在发亮的木梯级上,居然发出了叮叮当当地声响,如琴鸣,如声唱,十分悦耳!

龙雨田笑道:“精致,精致,这是谁人的匠心独运?”

梅君笑笑道:“是我参照古籍,仿吴都馆娃宫姑苏台上响民序的装置,不过较为细密,连一头飞鸟落上去,都会奏乐。”

龙雨田道:“那不是太精密了吗?”

梅君道:“乡廊之设,虽为悦人,但也有防止闲人的作用,在阁上谈话,就比较方便。”

龙雨田笑道:“两丈高的楼台,何须拾级而登。”

梅君笑道:“四周回廊,檐角铁马风铃,都有类似的装置,所以在阁中谈机密话是最安全的、”

龙雨田哦了一声,梅君压低声音道:“红叶庆中无雅士,妾身适才的谈话,照说应该到阁中再启口,但不如在外面说。”

龙雨田笑道:“老夫明白,有些话你是必须说的。”

梅君叹了一声道:“是的!所以妾身假诗以吐,故意绕个圈子。”

龙雨田适:“闻弦歌而知雅意,老夫不是不通情的人。”

梅君笑道:“老爷子果然是解人。”

龙雨田道:“假意托真情,是为实中之虚,虚中之实。”

梅君道:“老爷子明白就好了。”

龙雨田笑道:“老夫是惜花主人,自然能解花语,能解花情。”

因为有乐声为扰,两个人的谈话倒是不虞被人听见,进到阁中,铺地锦褥,一张短几圆案上,已经陈列着十几副精美的杯著,一大堆衣着罗绮的女郎,同时屈膝万福,鸳声沥沥地道:“参见龙先生i”

龙雨田哈哈大笑道:“好!好!都不要客气,梅君!先不要说她们的芳名,待老夫猜上一猜。”

梅君浅浅含笑,将龙雨田引到主位上坐下道:“来敬龙老爷子的酒。”

那些女孩一个个地过来,把口玉盅,放在龙雨田面前,让她们顺次敬了一杯酒。

龙雨田含笑接受了,目光一直在端详着她们,每人等龙雨田喝完了,都含笑说了一声:“谢谢老爷子!”

虽然每个人都只说了五个字,但是或壮或妍,各具风情,等她们都坐定了,龙雨田笑着道:“幽谷传芳,淡雅脱俗,当是花中君子。”被指的女郎掩口浅笑。

龙雨田又道:“雍容富丽,当是极品花中王。”

“翠华如盖,坚贞于外,诚乃东狱奇树。”

牡丹和松君二女俱有得色,龙雨田笑道:“秋水为神,不愧花中神仙。”

“灼灼其貌,春透眉梢,你一定是小桃。”

一个个地点过去,每个女孩子他都加了一番颂词,最后才笑道:“昔日武则天一道御旨,摧得百花齐放,今日秦仙子居然不让武氏专美于前,也一罗群芳,老夫贺一杯。”

说着朝屏风后面高举酒杯,一仰而尽。

梅君含笑命人移开屏风,秦湘绮果然坐在那儿,笑着也陪他喝了一杯道:“龙老儿,我是有点佩服你了,这些女孩儿到了你的眼下,竟然全给你摸透了,而且更难得的是你见色不迷,还能晓得我在这儿。”

龙雨田笑笑道:“我的鼻子最念旧,岂会忘却故人!”

秦湘绮笑道:“算了!别提那些老古话让这些小丫头们脸红.而且这几十年来,你的功夫也越来越精纯了!”

龙雨田笑道:“人老了总会成精的、”

秦湘绮笑道:“我这些女孩子如何?”

龙雨田道:“你要听真话还是听奉承话?”

秦湘绮道:“当然要听真话,你对竹丫头的批评非常中肯.所以我才赶来向你请教一下,以为改进的参证。”

龙雨田道:“虽然稍有美中不足,但也就差不多了。

秦湘绮笑笑道:“龙老儿,你既然是此中行家,总不希望在美中不足的事吧,指点她们一下,使她们十全十美不是更好吗?”

龙雨田笑道:“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我劝你也不必太奢求了,能赶上武则天也就不错了!”

秦湘绮道:“这话怎么说?”

龙雨田笑道:“武则天醉下玉旨,隆冬召得百花放的典故你总知道吧?”

秦湘绮道:“你别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