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46章

作者:司马紫烟

马百平一笑道:“这些人的江湖经验太缺乏,否则上车之前也该把驾车的人再辨认一下,这虽然是个小节,却一点都马虎不得,我的人就不会犯这种错!”

燕青笑道:“幸亏百平兄没有被天慾教网罗了去,否则以百平兄的才华加入了她们,才真是如虎添翼。”

白银凤笑道:“秦湘绮早先根本就没把他看上眼,直到恨一翁被杀后,才了解到百平是个人才,要我把他拉过来,所以。白衣庵中我把你们放走了,秦老婆子没有怪罪,还说做得很好,认为我利用这个机会,建立了好感,可以慢慢设法把你们一起拉过来的。”

马百平笑道:“却没想到你自己反而被我们拉过来了!”

白银风轻叹道:“那是她太自信了,认为天慾教中,不会慾徒,事实也是如此,在她那种训练之下,一个女人离开了天慾教,根本就没有容身之处,我虽然极端厌弃那种迹近禽兽生活,但没有得到大姐的天残秘诀前实在也无力自拔!”

龙雨田长叹道:“或许我对那两个女孩子太狠一点,因为们沉溺慾海,也是身不由己。”

燕青道:“那倒不然,梅君明明有脱离苦海的机会,却是甘堕落,龙老杀得对,如果犯在我手里,我当时就杀了她们,决不姑息。”

马百平一笑道:“燕兄嘴里说得,真个下得了手吗?”

燕青笑道:“我对身不由己的可怜虫很仁慈,总会想尽方帮助她脱离苦海,但是对自甘堕落的无耻婬妇绝不容情,这是浪子所以为浪子。”(说得太好了。对坏人仁慈就是对好人犯罪--ls)

白银风道:“龙前辈给秦湘绮的信上怎么说的?”

龙南田笑道:“没什么,只是气气她而已,叫她下次要施美人计,最好亲自出马,派这些嫩兮兮的小姑娘出来,怎么斗过我这条千年修道的老狐狸,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马百平笑道:“她一定会气昏过去。”

白银凤道:“秦湘绮的脾气我清楚,她吃了亏绝不甘休的报复的手段相当恶毒,前辈要小心一点。”

龙雨田笑笑道:“我就是希望她一个忍不住来找我拼命,在她身上施下的手术还有一着伏子,只要她施出的功力超过五成,阴穴自破,不必等我动手就会要了她的老命。”

燕青道:“那龙老所谓金针逼穴之法是骗人的?”

龙雨田道:“没有骗人,鬼医向公度在那儿,这种手术是千真万确的,问题是秦老婆子的身体根本经不起这一激;浪子,我总不能给你找麻烦。”

白银凤道:“前辈此行大有收获,唯一的遗憾是未能把妒妇散布人饮水之中。”

龙雨田道:“我知道,但实行起来是有困难,我到了那里随时都有人陪随着,根本无法行动,何况向公度也在那儿,会防备的,我把妒妇散研究了一下,葯性虽烈,却极易辨别,且解葯也不难配制!我只花了三天时间,就完全研究出来了,老儿的医道差了我一筹,但也不会超过七天,一定会有个眉目的。”

燕青道:“天音说这种葯是她独门配制的,根本无葯可解

龙雨田道:“不错!妒妇散所生的恶臭的确是不可解,那须要等两度天葵后才能自动消失,所以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是我可以设法推动受害人的体质变化,在三天之内,连续行两次,就把葯性排除了。”

燕青一怔道:“这倒是没想到的事。”

龙雨田笑道:“天下没有绝对的事,只要肯动脑筋,没有不通的路,最怕是钻牛角尖,如果一味想针对葯性去解时,那就是钻牛角尖,了解葯性葯理后,另辟途径,自然迎刃而解,所以,治水三十年无法,禹改疏导之法,九年有成。”

燕青说道:“但也可以一试,向公度未必就想得到。”

龙南田道:“我也想利用这个机会考考向老儿,所以另外安排了一个伏子,我在牡丹的身上废了她的武功,还在她下身投了一颗葯丸,六个时辰内立刻会渗烂红肿,然后把妒妇散给了她,叫她回去投入水中,再来找我求治。”

燕青不禁皱皱眉,白银风也道:“前辈这个方法太过恶毒了!”

龙雨田笑道:“我给她的留条上写得严重,其实是吓吓她的,那种是刺激皮肤的葯,即使不加治疗,半个月也会好的,她如果不受恫吓,不过安份半个月,算是一番惩诚而已,假如听了我的话,则是从天慾教中,救出了一个女孩,对妒妇散不必寄太望高,要消除那些邪恶的势力,不能倚靠奇迹,正如要想称尊武林,不能倚靠一些手段一样,天魔教令主白福,恨天翁上官吴予都失败了,天慾教主秦湘绮也不会成功的,我们还是在正途上设法。”

三个年青人都肃然起敬,白银风问道:“龙前辈您说的正途是什么?”

龙南田道:“以德服人者王,以力服人者霸,但是在武林之中,必须两者俱备,才能居于人上之人,你们这些年青人的勇气与操守我都很放心,因此我希望你们在武功上更求进一步,这是我从秦湘绮那儿弄来的剑诀,你们拿去吧!”

他取出一个薄薄的册子又道:“这上面是公孙龙的剑决精华,公孙老儿虽有剑圣之誉,但他为人并没有到至刚至圣的境界,并不能将剑法练到完美的境界,你们可能会比他多参悟一点。”

白银风看了一下道:“这比先父所遗的剑决完整多了。秦湘绮怎么肯交给您老人家的?”

龙雨田笑道:“这是我偷来的。”

三人仅是一怔,龙雨田道:“我替秦湘绮施行手术时,让她昏迷了一段时间,在她的密室中找到了剑决,迅速地背了一遍,然后参照我以往的所知,自己把它补录完整,秦湘绮给我的那一份,根本就是假的,她抄漏了几式最精妙的变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早已看过全豹了。”

燕青笑道:“龙老,你真有办法,怎么会找到她藏剑决的地方的?”

龙雨田一笑道:“秦湘绮不是个傻瓜,她会把剑决随便乱放吗?她藏在一个最秘密的地方,除了我之外,谁都偷不到。”

马百平道:“她藏在什么地方?”

龙雨田想想道:“你想什么地方最秘密?”

马百平道:“天下没有绝对秘密的地方,若要我说,除非是自己熟练了,记在脑子里。”

龙而伯笑道:“好!够聪明,不愧为当前杰出俊彦。”

马百平讪然笑道:“那前辈又怎能弄到手的呢?”

龙雨田遭:“我是个医生,自然有办法叫人在不知不觉间说出内心的秘密而事后一无所知!”

燕青道:“龙老一定又施展了天竺的摄魂大法。”

龙雨田道:“你对我的玩意儿太清楚了,不过太抬举我了,我对那种玄妙的法术还没学到家,因此只能挖出这一点,还有三招最精奥的秘式,怎么样都挖不出来。”

马百平说道:“对这种法术晚辈略有所闻,据说受术者在神智受制之后,任何秘密都会和盘托出的。”

龙雨田摇摇头道:“不可能,那是一种意志的控制,这一部份剑诀,秦湘绔虽然视同拱壁,但都是准备接人的,因此我可以挖出来,另外三式都是她真正的秘密,我催了几次,她仍是咬紧牙关,不肯透露只字,我只好放弃了。”

白银凤道:“这是前辈取来的,前辈与公孙祖师的渊源很深,我们怎么能分润呢?”

龙南田道:“我不是个贪心的人,一个人只能择一而精,不可能样样都占第一位,我的医道自信是独步天下了,何必又去钻研我不内行的事,而浪费我的时间呢,还是你们拿去吧,我宁可把精神用在医道上。”

马百平道:“前辈医道已独步人间,还有什么可钻研的?”

龙雨田道:“小子,这话就不聪明了,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我到此为止,停顿不前,总有一天会被人追上的。”

马百平肃然道:“前辈之教训实是发人深省,晚辈很惭愧。”

龙雨田道:“人就怕满足,公孙龙以剑术傲世,就是固步自封,所以晚年才毫无进展,你们别再犯这个错误。”

白银凤道:“那就由燕兄拿去练吧!”

燕青摇摇头道:“不!大嫂,你是剑圣真正的再传弟子,百平兄跟你形成一体,这应该由二位去发扬光大。”

马百平道:“燕兄,你还跟我们分彼此。”

白银风也道:“浪子,一个月后,秦湘统会来找你再作一决战,目前你是最需要的人。”

燕青笑笑道:“大嫂,如果我想击败秦湘绮,绝不能用公孙龙的剑诀,因为我再练也不会比她娴熟。”

白银凤征了一怔,想想道:“这也有道理,那你又作何准备呢?”

燕青道:“什么准备也不作,到时随机而变,我说一个笑话.很能解释这个道理,说刘备三顾茅庐,请孔明出山时,孔明见到刘备势力太弱,根本不足与魏吴相抗,推辞不就,乃出了一个难题,用绳子打了一个结,要他们解得开就答应出山,结果刘备与关羽两个人绞尽了脑汁都无法解开,因为那根本是个解不开的结……”

马百平笑道:“既是解不开的结,这不是有心推辞吗?”

“不错,刘先生既非人主之器,手下那点力量也不是成事之资,孔明先生洞烛大势,自然不肯干这个傻事,可是翼德公等得不耐烦了,拔出剑来,一剑将绳结砍成两半,孔明先生笑着说,汉家有此勇将,事尚可为,因此才出山辅助汉主,成了三国鼎足之局。”

马百平大笑道:“妙!妙!燕兄是否也打算用这个方法来对付秦湘绮?”

燕青道:“是的,败中取胜,必须要非常的办法,我想要想胜过秦湘统,只有一招可用。”

马百平道:“是哪一着?”

“俗之又俗的一招,任何人都会使,但却是最有用的一招,那就是‘力劈华山’。”

马百平愕然道:“什么?‘力劈华山’。这一招会有用吗?”

“龙老既然在她身上作了手脚,限制了她的内力,这一剑下去,她势必招架,内力不足,震飞了她的剑,不就稳操胜券了?”

白银凤道:“但是她可以躲开的。”

燕青笑笑道:“如果在我手中施出这一招,躲开的可能性很少,除了招架之外,她没有第二条路走。”

马百平动容说道:“燕兄说得对,别说是燕兄,就是我施展的这一招,相信也能做到无法躲避的程度。”

燕青笑道:“可是这一招只能对秦湘萁有效,如果她另外还带了人来,我就没办法了,因此我希望贤伉俪把剑决快快钻研一下,到时替我挡一挡。”

龙雨田遭:“不错,虽然约好在一个月后,但现在情况特殊,她随时都可能前来,事不宜迟,你们最好现在就开始,燕老弟,我们避一避吧。”

他站了起来,马百平道:“前辈这就见外了,我们绝不想敝帚自珍,再说还需前辈多加指点!”

龙雨田一笑道:“我跟燕青都不能看,公孙龙的剑诀确有迷人处,我们看了就无法不为所惑,反而摆脱不开,尤其是燕青,他既然要以自己的方法来应付,知道得越少越好,免得到时为刻势所拘,施展不出自己的方法了!”

他说得也有道理,马百平夫妇也不坚持了,两人离开了秘室之后,燕青道:“龙老是否另外有话要跟我谈?”

龙雨田说道:“是的,我要你陪我到天音谷去一趟。”

燕青皱眉道:“那恐怕很难,雪鸿自从在白衣庵脱困之后,连我都不肯见,龙老去她更不肯相见了。”

龙雨田道:“这件事很重要,我非要找她查证一下不可。”

燕青道:“什么事?我对她以后的遭遇都知道了!龙老有问题,向我提出也是一样。”

龙雨田慾言又止,燕青道:“龙老尽管说好了,我现在已经把自己当作燕青,对以前的种种都付之淡然,不会受任何刺激了。”

龙雨田一叹道:“老弟i不是我不肯说,是怕太扰乱你,因为上次你发现天音仙子就是凌雪鸿之时,就一激而咯血,对你的打击太大了,现在可不能再来一次了。”

燕青笑笑道:“那是我故意的,当时一口血是我忍不住,但我受的激动并没有那么严重,如果我不是那样做作一下,很可能活不到现在了,因为我发现雪鸿对我怨恨至深,她透露自己身份时,手中已拿着剑,准备说完就给我一剑的!”

龙雨田怔一怔,眼睛看着他,神色极为惊异。

燕青笑笑道:“龙老,这不是我有机心,那时我确也想一死以报,可是我如死在雪鸿手中。她就永无回头之日了,过去的事对她伤害太深,一个女孩子变到那个程度,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