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47章

作者:司马紫烟

马百平笑道:“银凤,你还会下厨房弄菜?”

白银凤笑着说道:“你别看不起人,天慾门中出来的人,这是必修课之一,也是征服男人的法宝之一,我们下厨弄出来的东西,你找遍金陵,恐怕还没有一个厨子能比得上。”

马百平笑道:“那倒真是失敬了,多年夫妇,我竟不知你藏着这一手绝活儿,今天一定要领教一下!”

白银凤道:“两位总缥头是少不了的,另外就请大姐与花家两姐妹吧,紫燕跟天音仙子恐怕是不会赏光了。”

燕青道:“话虽如此说,但礼不可废,我还是代你去请一趟。”

白银民一笑道:“浪子,你好像钉子还没碰够,每天都要找个藉口去一趟,难道天音仙子真有这么大的魔力?”

燕青耸耸肩笑道。“这就是我浪子的毛病,越是拒我于千里之外的女人,我越是感兴趣,即使得不到青睐,能说两句话也是好的。”

白银风轻叹一声,道:“浪子,你总有一天会死在女人手上的,有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女孩子陪着你,难道你还不满足?”

燕青笑道:“守财奴从来也没嫌钱多的,我这浪子独好此道,有什么办法呢,不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浪子好色,取之也有道,我不强求,不以卑鄙的手段骗取感情而且。”

白银民笑笑道:“那你就跑一趟吧,同时也管我约一约大姐,告诉她我收了个小妹妹,不过话要说清楚点,她承不承认都没关系,我们并不想沾她天残门主的光。”

燕青微微皱眉道:“大嫂,你们姐妹之间的成见还没消除?”

白银风一笑道:“无所谓成见,是她看不起我的出身,我又何必硬巴结她呢,说句老实话,我如不退出天慾门,我这个门主比她那个门主,声势壮盛不知多少倍呢!”

马百平笑道:“但有一点不能比,她在天残门是真正的门主,有绝对的权力,你这门主背后还有个太君在管着,天残门中弟子对她忠心耿耿,包括那些长老在内,每个人都恭恭敬敬的,你在天慾门中却处处受制于人……”

白银凤笑笑道:“我不希罕,一个女人的归宿是家,我宁可要一个让我尊敬的丈夫而不要一大堆尊敬我的部属。”

马百平大笑道:“这句话对男人说来是莫大的光荣,得卿为妇,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

白银凤一笑道:“别贪嘴了,你是副总嫖头而兼姐夫,对新来的嫖师与小姨子有照顾的责任,小妹妹该住那里,你该安排一下。”

马百平道:“镶局里全是男嫖师,挤在那边不方便……”

白银风道:“没什么不方便,我这小妹妹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谁敢欺侮她。”

马百平笑道:“嫖局同仁亲如家人,谁也不会欺侮她,但是挤在一大堆男人中间,总是不太好,还是住这儿的好。”

白银凤笑道:“小妹妹不能一辈子当嫖师,住在这里,只有你跟浪子两个男人,我不反对你们哪一个要她,但是你们一个已有妻室,一个满身情孽,她未必会看上你们,自然要让她多接触多一点的人,择定一个对象。”

燕青只是笑笑,马百平则连忙道:“银凤,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绝不是那种人……”

牡丹也弄得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姐!小妹身世孤露,蒙你如此热诚相待,内心只有感激,怎敢再前异念,目前小妹心若死灰,根本谈不到那儿,假如方便的话,小妹还是在这里多向大姐学学!”

白银凤一笑道:“在这里也好,假如你真想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择一为偶,还是选你姐夫的好,他虽然比不上燕青潇洒,却很专情,不像浪子到处用情,还有点假道学,对我们天慾门出来的人怀有成见,而且他身边的美人已经太多,能分润给你的感情就少得可怜了。”

燕青脸上一红道:“大嫂怎么扯到我头上来了,我对你说的其他各点都不否认,唯独说我对天慾门的人有成见,那可是天大的冤枉,我对你们只有更尊敬。”

白银凤笑笑道:“说说而已,我是替百平吹嘘一下,你已经享尽人间艳福,也该让他分润一点,何况我说句良心话,对天慾门中出来的人了解,你不如百平,就算我说得你刻薄一点,你也该认下来。”

燕青大笑道:“大嫂如果早打个招呼,就是骂我混帐我也认了。”

马百平却涨红了脸说道:“银凤,我不愿意伤牡丹姑娘的自尊,但是你千万别给我惹这个麻烦不行,几年夫妇,你该了解我,在你远离我的那段时间,我都守旧不易,现在你在我身边,我更没有那种绔情了,我这一生只认定了你一个人…”

白银凤笑笑道:“你别臭美了,小妹妹还没有看中你,你急个什么劲儿,二位有事就忙吧,晚上上灯的时候,在这儿恭候大驾。”

燕青含笑跟着马百平走了,牡丹眼中湿润润的,轻叹说道:“大姐!你真幸福,能嫁到这样一个人!”

白银凤一笑说道:“你别以为马百平是好人,以前他的野心大得很,认识燕青后,才整个地改变了,一心一意地为武林安危尽力。”

牡丹笑笑道:“我不是说那些,而是说他对大姐的专情。”

白银凤叹道:“就是这一点还可以取,否则我也不会抛弃门主之尊来做一个平凡的主妇而兼瞟师了。”

牡丹幽幽地道:“不知道是否还能找到这样一个?”

白银凤道:“有!多得很,不过在天慾门中你绝对找不到,一个专情的丈夫可以原谅妻子被迫而作的不贞,但绝不会要一个自甘堕落的妻子,百平之所以对我如此,就是知道我以前种种出于不得已,更知道我的本质是痛恨那些事的,所以他才有信心等待我脱离天慾门,否则就算他不会再爱别的女人,也绝不会再承认我这个妻子了。”

牡丹的脸上呈现着一阵痛苦的抽搐,却没有再说什么。

晚上在花厅里,圆桌上坐了八个人,燕青到天音谷去约出了金紫燕,但没有约到天音仙子,但白金风却来了,而且对牡丹表现得很亲热,似乎非常喜欢她。因此白银风的大姐变成了二姐,她们都承认了这个小妹妹。

而天慾门中烹任绝技也的确是一大绝学,几道菜吃得每一个人赞不绝口,白银风得意地道:“秦湘绮对男人的研究的确彻底,她说控制男人的三件法宝就是色、媚、工,如花姿色与床第秘术可以叫男人像一条狗般的顺从,如果加上一烹任的妙技,却能使男人成为一条忠狗,所以她这手烹调的功夫并不多传人,除了她最宠信的几个人之外,其余的都是在色媚上着重了,小妹能够得到她烹调之授,可见在天慾门中的身份不低……”

燕青也笑道:“这么一说,我们派给她一个一等缥师还是太委屈了。”

白银凤道:“本来就委屈了,牡丹为花中之魁,十二奇葩中,虽然以梅兰竹菊四仅为首,但真正的控制者还是小妹妹了。

牡丹一怔道:“二姐,你怎么知道的…”

白银凤笑道:“你别忘了我是天慾门主,在十二金钗之中,我早先排名被列在第三,但宣布门主时,我却高挑首位,这是秦湘绮的一贯作风,她从来不把她最得意的人挑在最上面的。”

金紫燕也笑道:“能娶到天慾门中出来的人做老婆,实在是天下最幸福的人,燕青,如果你要娶牡丹姑娘,我们都极力赞成。”

燕青没想到金紫燕会冒出这一句话来,倒是涨红了脸,不知道该如何表示,白银凤笑道:“燕妹妹你说这句话,也不怕人家不高兴。”

金紫燕说道:“我想不会,我们几个人虽然守定燕青了,但都不是醋娘子,因为爱应该是一种奉献,只要能使燕青幸福的事,我们都不会反对的,选定了浪子作为终身的归宿,如果没有这种胸襟,那只有自寻烦恼。”

怜怜与措惜含笑不语,连最高傲的白金凤,居然也含笑点头表示同意,牡丹睁大了眼睛,望着这四个女孩子,目中流露出一种难以理解的神色。

白银凤笑着报推她道:“小妹,浪子是人人可爱的,就是不能一人独占,本来我颇想为己张本,把你拉进我们爱马的集团里,但马百平是个死心眼儿,我只好算了。现在爱燕集团向你发出邀请,倒是个好机会,你得露一手,把你的冬瓜盅去端出来。”

牡丹低着头,在白银凤的催促下,终于起身到厨房里去了,过了一刻工夫,她端出一白银锅,锅中放着一口色调碧绿的冬瓜,放在桌上,轻轻揭起瓜蒂,香芳扑鼻。

燕青忍不住赞道:“好,瓜肉与瓜皮颜色不变,冬瓜却蒸得透熟,如此妙手,可以说是独步人间了。”

他第一个用银勺舀了一碗,边吃边赞,用尽了一切言词,其他各人都纷纷起而效之,顷刻之间就把一口米箩大的冬瓜吃得一点不剩。

牡丹一筷都没有动,眼眶中却泪水盈盈。

白银凤道:“小妹,你是怎么了?”

牡丹哽咽着道:“你们都这么信任我,不怕我在莱里下了毒葯?”

燕青笑道:“莱里下了毒葯没有?”

牡丹点点头道:“下了,这是我此来的任务,下的是一种穿肠剧毒。”

燕青含笑道:“我们知道你必然有任务来的,所以刚才大嫂让你一个人过去烧茶给你一个下手的机会。”

牡丹道:“你们都知道我是为陷害你们来的吗?”

燕青道:“是的,因为秦湘绮绝不会让你脱离天慾门,除非地另有用心,以武功而言,你一个人绝对无法在这儿得到便宜,就只有用毒一途了。”

牡丹道:“可是你们仍然吃下去了。”

燕青道:“是的,因为我们想到你可能会不忍下手,秦湘绮不拿你当人,我们却拿你当人,我们以一片至诚对你,以七条命赌一睹你的良心。”

牡丹:“可是你们赌输了。”

燕青道:“那我们只好认命,当然还有一点希望,那就是龙老给我们留下了一些解毒的葯,是否能解得了你下的毒就不得而知了,即使解不了,也可维持我们一天的时间,而龙老在明天就可以赶回来了。”

说着在身边取出一个瓶子问道:“龙老这解毒丹很珍贵,牡丹姑娘,请你告诉我们一声,我们是否需要服下去,免得糟蹋掉。”

牡丹道:“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燕青道:“我们已经吃下你烧的菜,就是十足地相信你了。”

牡丹沉思片刻才道:“不需要,我没有下毒,因为我把给你们吃的毒葯自己吃下去了……”

说完这句话,她已倒了下去。

在一间精致的卧室中,牡丹醒了过来,张眼一看,床前站着龙雨田与燕青。

她不禁诧然道:“我没有死?”

燕青道:“当然没有死!你若死了,我与龙老也不是活人了,阴阳异途,人与鬼是不会相处在一起的。”

牡丹叹了一声道:“那一定是龙老爷子救我的。”

燕青笑一笑,龙雨田道:“不!救你的该是燕青,你带来的毒葯其剧烈无比。更何况你所服的量又那么多,入喉就致命。”

牡丹道:“是啊!我也听向老儿说过,他事前给我预备了一颗解葯,要我在四个时辰前吞下,但毒葯的量太多了,解葯应该是不够,但我怎么又活着没死呢?”

龙雨田道:“那是因你所眼的不是毒葯。”

牡丹一怔道:“不是毒葯,是什么呢?”

“是泄葯,也幸亏有此一泄,把你肚子里毒葯大半泄了出来,才能等到老夫回来为你解毒。”

牡丹更为愕然了,燕青笑笑道:“龙老,你说的话叫她怎么能懂呢,还是由我来说吧。”

他拿起桌上的一个小瓷瓶笑笑道:“这是向公度交给你的毒葯,里面是青色的葯丸,共有九丸之多对不?”

牡丹点点头,燕青笑道:“这九颗毒葯全在此地,一颗都没少。”

然后又拿起另一个完全相同的小瓷瓶,道:“这是你扔在厨房门后的空葯瓶,里面是九颗泄葯,葯丸颜色形状大小都跟毒葯一样,只是我没想到你会一个人全吞了下去,否则我一定会换上另一种葯了!”

龙雨田笑道:“幸亏你没换,如果不是这九颗泄葯,把她肚子里的毒泄出了一大半,老夫纵有回天之手也迟了一步了。”

牡丹怔怔地道:“燕大侠你说你把我身边的葯换过了。”

燕青点点头,笑道:“是的,我是个浪子,对年青美丽的女孩子,总是喜欢在她们身边掏摸点东西,作为纪念品,这个葯瓶藏在你贴身之处,我想一定具有很值得纪念的价值。”

牡丹睁大了眼睛道:“你是什么时候换走的。”

“你跟银风在厨下忙的时候,我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