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0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尤俊笑道。“哪一者成份居多都没关系,关系在兄弟是否有扩展的雄心与用人之量,因为这是个难得的人才。”

马百平道:“此人的机智已不必说了,武功也不必说,他能挫服八卦金刀,也能力抗圣手灵猿的隔空指穴,身手最低也在薛二老伯仲之间,端的是个人才,只是拉得拢吗?”

尤俊道:“没问题,小弟两次卖他的交情,应该可以一谈。”

马百平道:“可是金紧燕以姿色柔情缠住他,比我们抢先一着。”

尤俊笑道:“他对金紧燕不过是迷于姿色而已,还谈不到感情,小弟已经有了对付之策,秦淮河畔新来的一对姐妹花,姿色之佳,不在金紫燕之下,而且这些江湖流浪汉不是光靠女色就能羁拢的,他一定还要有朋友,有可以让他发舒豪情的机会,这些就是咱们的条件比较优厚了,因为某些地方,只有男人可以供给的。”

马百平道:“问题在他的身份不明,万一他也像林封、王九渔以及楚天涯一流的家伙,是专门来卧底捣蛋的……”

尤俊道:“小弟也想到这个可能,假如真的如此,我们更应该拉拢他,因为兄长也不甘心久屈人下,正好借他的手,来把令主的面目揭开,看看谁是那个神秘的穿心镖。”

马百平道:“可是万一他不成功,咱们就砸了,前后六年,已经被挑掉了六处分坛。”

尤俊道:“所以我们不但要拉拢他,而且要跟他推心置腹,探明他的意向后,不妨暗中协助他一点,让他把目标放在天魔令主与天魔教总坛上面去,这样一来,受损失的只是总坛,至少咱们的实力不会受到影响。”

马百平道:“可是我们还能混下去吗?”

尤俊笑道:“这就是运用之妙了,跟他接触时,我们绝对秘密,每次要透露一点消息给他时,也必定先铺好路,找个替死鬼顶上去,这样一来我们就没有责任了,即使他不成功,咱们也一无损失,另外六处分坛被挑,前车可鉴,咱们犯不上硬碰硬的干,把自己赔进去,那就太不上算了。”

马百平道:“兄弟,这么说,你似乎已经认准了他的身份了?”

尤俊笑道:“没有,就算他不是的,小弟也打算把他造成那样一个身份,那样才能配合兄长的大计呀。”

马百平大笑道:“兄弟,你真行,一切都交给你办了。”

尤俊道:“小弟必然尽力,因为小弟怕他被金紫燕争取到手,弄到总坛去,说不定会把您给挤下来。”

马百平道:“不错,这是很可能的事,兄弟,你得赶紧设法。”

尤俊笑道:“无论如何,咱们不做傻瓜,如果一定要跟他硬碰,据小弟估计一下,十大护法,二十名副手,至少要赔进一半天,而收拾了一个无名小卒,也无从表功,怎么算都是亏本的买卖,实在狂不着。”

马百平一拍他的肩膀道:“好兄弟,你去办吧,我全权托付你了。”

尤俊道:“首先要找到他,再者,兄长,我还得先告支几个,应付莫氏兄弟的五百两,还是薛大婶托我放印子钱的利息,我已经先填出去了,目下身上已一文不名。”

马百平道:“应该,应该,到帐房支顿去。”

尤俊道:“那五百两可以入帐,目前这几天的花销,兄弟以为还是暂不入帐的好,咱们要做得不让人生疑,也让人无可挑剔,那就得越少人知道越好。”

马百平点点头,回到后房去取了一个摺子交给他道:“这上面是一万两整,在通厚钱庄上取用,那是我自己的私蓄,你取的时候谨慎点。”

尤俊道:“小弟晓得,只是太多了……”

马百平道:“花不了的你自己留着,不够再来找我要,兄弟,咱们哥儿俩的将来,可就全仗你维持了。”

尤俊含笑揣起银摺,告辞出门而去,他在四处逛了一阵,一脚来到了钩鱼巷的一家四合院前。

轻轻地在门上叩了三下,里面有人应声了,他又叩了三下,里面传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是谁啊,别光敲门不吭声儿。”

尤俊又叩了三下,门打开了,露出一张娇美的脸。

尤俊低声问道:“老丁呢?在不在?”

那女郎娇笑道:“来过了,我把他打发走了。”

尤俊笑道:“这么说,浪子已经来了。”

女郎笑道:“来了,尤爷,你也真是的,怎么在银票的背面写上了我们的落脚处呢,万一交错了人可怎么办?”

尤俊笑道:“我算着也该是第七位朋友现身的时候了,所以试了一试,万一交错了也没关系,就凭花怜怜三个字也不能算是证据,最多就算是我替你们拉皮条而已。”

花怜怜笑道:“幸亏你这一票押得准,写上了我的名字,否则他绝不会上门的,你的行动要特别小心。”

尤俊“哦”了一声道:“你们早就认识了?”

花怜怜道:“这是你不该问的。”

尤俊又问道:“你说了我的身份没有。”

花怜怜道:“这是我不该说的。”

尤俊点点头道:“很好,你比以前那些人谨慎多了,但愿这次会成功,咱们已经失败了六次,可不能再失败了。”

花怜怜把他带到一所小屋前道:“燕爷,有朋友来看您了。”

“我没有朋友。”

尤俊一笑道:“不交朋友论乡亲。”

“我也没有乡亲,他们都死光了。”

尤俊道:“山不亲水亲,都是喝长江水的。”

“长江万出,喝水的多着呢。”

“你喝江头,我喝江尾,多少总沾点亲谊呢。”

门呀然开了,燕青迎了出来,一把握住了尤俊的手,激动地道:“早知道是你,我就不动那一票了,大水冲到龙王庙,但愿没给你找麻烦。”

尤俊笑道:“没有,还给我造成了机会。”

燕青十分高兴地道:“那就好了,怜怜,拿酒来,我喝个痛快。”

花怜怜皱眉道:“燕爷,您昨夜刚醉过,还是少喝点,留神您的伤。”

燕青道:“管他呢,我要喝个痛快,六年的孤军奋斗,我好容易今天才遇上个亲人,你别扫我的业。”

尤俊也道:“拿来吧,我也想喝一下,等了六年,今天我找到他。”

花怜怜道:“尤爷,留神他的伤,可不能多喝,心上一个洞还没收口,如果吐了血,就没有第八次了。”

尤俊道:“怜怜,这不是你该说的。”

燕青笑笑道:“没关系,她是个很谨慎的人,如果不是你的一张银票,我还不知道她是道上的人呢。”

花怜怜低头退走了,燕青握住了尤俊的手道:“兄弟,总算见着你了,我只知道另外有个兄弟,可是始终没见着,还以为是他们骗我呢。”

尤俊苦笑道:“燕兄,我没有你这份才具,只能暗地里干,除非你找我来,我可不敢找你去。”

燕青慨叹地道:“白忙了六年,白死了六次,毫无进展。”

尤俊却笑道:“不算白忙,你把范围缩小了,机会增多了。”

燕育道:“你有进展吗?”

尤俊摇摇头道:“没有,我连毛都没挨上,这次是托你的福,才爬上了一层,就要看以后的发展了。”

燕青道:“这—次会不会又摸错。”

尤俊苦笑道:“很难说,但就是摸错也值得的,想为马百平跟其他地方的主持人不同,他也具有野心,因夺取天魔教的势力而自成霸业,所以他也想揭开穿心镖的真相。”

“哦,其人如何?”

“器度不错,武功很高,有胆无识,魄力还不错,班底也很硬,十大护法都是他的父执辈。”

“听说八卦金刀走了?”

“是的,小弟补上了他的缺,燕兄那天在秦淮河畔时,应该宰掉他的,纪子平跟总坛的关系最密切。”

“金鞭马景隆呢?”

“是个淳厚老者,已经不管事了,对天魔教极度不满,虽为分坛主,只是排名而已。”

“十大护法都是为马百平的私人吗?”

“看来似乎是的,但小弟尚未与马百平深谈,了解还不够,留诸他日,小弟取得他充分信任后才可以深入了解。”

“兄弟在此多半年,已打入内部,不知将如何采取行动?”

尤俊笑道:“你干你的,我进行我的,只是此地情况特殊,不能像那六处地方,来个鸡犬不留,金陵分坛的人道虽不同,可途而同归,留下一部份有益无害,燕兄要除去那一个人之前,最好先用小弟打个招呼。”

燕青道:“这当然,我就是怕自己人也误伤了,所以手下终不敢绝情,在那六处,我等了很久,始终没见到有人前来连络,才予以痛残的。”

“目前有一个人,虽不是你杀的,你却不妨含糊承认。”

“是黑虎陶宏那一条命吗?”

“不错,是我策动林奇下手的,他们两人都是总坛派来的监视人,除一个,控制一个,这样才可以深入其中。”

燕青一笑道:“林奇下手时我在旁边,差一点我以为他是自己人呢,幸好没有鲁莽打招呼,否则的话,那就误事了。”

“六度搏杀,燕兄毕竟有了一点经验。”

燕青叹道:“遗憾的是始终没有看清楚那魔头是谁,六镖穿心,我连发镖者是谁都不知道,也不知道镖发自何方。”

“连一点迹象都没有吗?”

“没有,六镖都是透背穿心,无声无息,只知道一点,那镖是银制的,坚可穿甲,最后一次我前后都穿了风磨铜的护心镜,仍难抗这镖之威。”

尤俊愕然道:“风磨铜都挡不住,那不是比宝剑名刃还锐利?”

“器利劲强,两者合一,才有这种威力,不过这种镖只得一位,镖后有练相连,随发随收,这是一个线索,我们可以在使用软兵器的高手中去求证。”

尤俊道:“这不是范围,还可能会引入歧途,他使用这秘密利器,未必会籍以成名,我们万不可在这方面太注意,否则反而会引起对方的警觉,自泄身分。”

燕青呆了一呆,道:“对,我以前就是老犯了这个错,所以每一个身分都用不久,尤兄弟,看来还是你行啊。”

尤俊苦笑道:“小弟武功不足,更没有死而复生之能,完全怪靠着这点鬼聪明,才被膺选担此重任,但也只能在侧面相助,锄姦祛魔的大任,还是要靠师兄大力进行。”

燕青道:“我们也别客气了,这一次行动归我,策划由你。’

尤俊想想道:“燕兄这次可找对了,金紫燕那儿是另一条路,她与马百平分庭抗礼,只是实力不如马百平吧!”

燕青一笑道:“开始我只是误打误撞,进了门才发现不对。”

“燕兄跟她的感情如何?”

燕青苦笑道:“我还能用感情吗?只是感到她对我确有几分真情,这次重回金陵,我倒有点不好意思。”

尤俊道:“她自视极高,内心却极为寂寞,燕兄这一表人才,难怪她会动心,现在我献议马百平拉拢你,金紧燕可能会有此意,燕兄最好两边都不要拒绝,若即若离……”

燕青皱眉道:“那很不容易。”

尤俊道:“你这次的浪子身份用得很好,浪子应该放浪一点,怜怜惜惜都是绝色,你不妨两边都用情,另一方面,小弟可以促使马百平加重压力,方便你左右逢源。”

燕青苦笑一声道:“也只好如此了,还有什么要注意的?”

尤俊笑道:“有,金姥姥是金紫燕的保姆,可以拍拍她的马屁,要特别留神郭小琴那个小鬼,别看她年纪轻轻手底下还真来得,三白秘笈她只看了一遍,就把达波三式都记全了,而且还能转移给林奇,燕兄别着了她的道儿。”

燕青一笑道:“能让她看懂的功夫就不稀奇了,我是故意骄敌之志,如果她以那点本事衡量我,就该她自己吃亏了。”

尤俊兴奋地道:“三白功笈已是人间绝学了,燕兄居然不当回事,可以想见功力之高,看来燕兄横扫金陵是没问题了。”

燕青却不乐观地道:“有什么用呢,我连扫六处分坛,结果仍不免一死。”

尤俊也不觉神色凝重起来,默然片刻,才道:“燕兄的身手在隆武景泰两家镖局中已无敌手了,为了掩藏形迹,倒是不宜渗得太透,否则大比在即,你很容易被人看透,来评判的都是高手,假装很难。”

“什么大比?”

“总坛每年都要派人来作考较武功进展,分两个阶段进行,入教的新手也在那一比上评定等第,你压倒了别人则遭忌,也会引起人注目,而且你已经两度献技,太低了也不会让人相信,还是避免的好。”

“那我就没办法在金陵混下去了。”

“有个现成的机会,兄弟镖局要聘你做镖头,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