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52章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想了一下才道:“那或许是穿心镖的原故,使他们慑伏了。”

白银凤道:“穿心镖只是天魔令主的杀人利器,恨天翁与天慾教都没有以此为手段,但他们一起来就位居武林霸主之位,使各大门派都畏慑不动,这一定有个原因的。”

燕青忙问道:“大嫂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白银风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以前我以为是四大霸天在暗中控制着,可是四大霸天相继陵替,连最后一个也结束了,每个人展示出来的实力都有限得可怜,以最后的天慾而言,也只是不到两百人的一批可怜女子。若以武功而言,她们也不过仅仅能抵得上二流的标准,可是天慾教把铁骑盟拉过去后,就成就了霸业,这不是太离奇了吗?”

白金凤也征然道:“是啊!倒下一个,又起来一个,燕青,看起来似乎每一个霸主都是在你的力量下被击倒的,但仔细一分析,他们都是被自己人挤倒下去的,今天如果不是连洁心跟柳浩生临时扯腿,你能胜得了秦湘绮吗?”

燕青不禁默然,大家都想到了同样的问题,只有他一个人还是糊涂的,每次总以为抓到一个线索了,但结果只是换一个人而已,对大局并没有产生任何改变。

白银凤道:“因此我以为今后的症结不在铁骑盟,而应该到九大门户中去找了,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们慑伏的,或者到九老会去问问,他们要反抗的究竟是谁?”

怜怜苦笑道:“那没有用的,我义父风云叟是九老会的负责人,他老人家应华山剑神之请,继起担任九老会主之职,只是为摸索天魔令与穿心镖的真相,此外一无所知。”

马百平道:“九老会究竟是哪些人组成的?”

怜怜道:“是江湖上最具实力的五大门户各派的一位长者,加上四位在武林中素具声望的知名之土,不过目前的九老会只剩下几个人了,华山与黄山两大世家同时式微,三白先生夺世,青萍剑史老爷子是峨嵋的人,到了天魔令主被杀后,他也不管事了,只有我义父一个人在忙着!”

燕青沉思片刻道:“好,只有到九大门派中去找答案,九老会是不会知道什么的,很可能连九老会都被人利用了,否则于帮主不会瞒着怜怜他们。”

怜怜道:“何况九老会中还有位龙老爷子是跟我们在一起的,他如果有所知晓,也不会瞒着我们的。”

白银凤道:“九大门派会说出来吗?”

燕青道:“我请龙老出面找他们谈去,同时也把怜怜与惜惜带着,代表各方面向他们开诚布公一谈,如果他们肯说,大家群策群力,把问题揭晓,否则我们也不管了,老老实实开我们的镖局,跟柳浩生打个招呼,我相信他不会找我们麻烦的。”

白银凤叹道:“弄弄清楚也好,否则我们尽管在这儿拼命,九大门户却按兵不动,看着我们去拼命,好像武林安危是我们这些人的责任,那也太岂有此理了。”

燕青道:“好!就这么办!百平兄,你跟大嫂把镖局的事务好好整顿一下,展开营业,金凤,你也把天残门的人事加紧筹备,正式把门户撑开来,除非别人惹到头上,否则绝不多事,我约齐龙老到各大门派走一趟再说。”

这次白金凤没有表示要同行,因为她忽然发现了自己的低微与渺小。

在天残谷中,她自空一切,眼睛里没有一个看得中的人,那时她觉得她结交燕青,是出于一种施舍,虽然她也需要燕青,但觉得允许燕青跟她在一起,已经是最大的报偿了。

离开了天残谷,把天残门的中心移到天心坪,然而她仍然有着一份傲意,即自负姿色,又自负于自己的地位。因为她是一门之主,继承了天残门的绝学。

慢慢地她发现了自己的幼稚与无知,天残门那点力量跟马百平的镖局相比都显得太微弱,可是马百平却将得自天魔教的大部份人力都送给了她。

燕青始终向武林中最具有力量的人挑战,当然不会重视她这个天残门主的地位,以柔顺而言,她不如怜怜与惜惜,这两个女孩以天下第一大帮的堂主身份,却像一对忠心狗似的跟着燕青。

以机智而言,她不如自己的妹妹白银风,唯一可骄人的姿色,对眼前这些人来说,似乎根本不起作用,连柳浩生等人都没对自己多看过一眼。

她在目睹了燕青斗秦湘绮的剑法后,更知道自己的差劲了,人家身负那种绝世的武功,却没有用来作求名图利的打算,自己又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呢?

燕青要她回去把天残门户正式地撑起来,把人员严加调整编集,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了。

大家都分别散去了,兵贵神速,燕青说动就动,连金陵城都没有回,就在钟山出发了。

龙南田是唯一没现身的人,但燕青知道在那儿可以找到他,每当有重要的决斗时,龙雨田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一个僻静地方等候着,备齐各种急救的葯物,把他从九死一生中救回来。

燕青找到他时,他就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洞里。

那是他跟怜怜她们约好的地方。

看见燕青进了洞,龙雨田掩不住兴奋地道:“浪子,这一次你居然能安然无恙地前来,真是太难得了,秦老婆子怎么样?”

“我能活着,她当然就不会太愉快了。”

“什么?你杀了她,这倒是令人难以相信的。”燕青叹了一口气道:“她施展了惊虹剑法中最后三绝式,的确是凌厉无匹,可是我以些微之差,抢先一剑刺中她的心窝,这件事恐怕只有两个人不相信。”

“不错!假如她真施展了那三手,你是绝对破解不了的,因为只有知道那三招剑法拘威势……”

怜怜道:“可是燕爷确实化解了她的剑式。”

龙雨田想想,道:“那一定另有原故,浪子,你说的两个人不信,其中一个是我,还有一个是谁呢?”

“是我自己,公孙龙的最后三绝式并不是无暇可击,终于有一个人想出了破解之法。”

“那个人不会是你。”

燕青道:“不错!的确不是我,是有个人指点我的。”

龙雨田道:“也不可能,除非是秦老婆子自己,谁也无法想出那三招绝学的解法,因为公孙龙当我的面也施展过一次,他曾经傲然地夸说这是举世无敌的剑法,除非有人能把三招剑式练熟了,穷研二十年才能想到解法,因此目前只有秦湘绮一人具此能力。”

“公孙龙没有说错,的确是秦湘绮破了这三手绝学!”

龙雨田一怔道:“难道是秦老婆子自己告诉你的?小子,你别胡扯了。”

“为什么不可能?”

“秦湘绮把解法告诉你,让你去杀她,这叫人如何相信?”

燕青苦笑说道:“事实的确如此,这事情关系太大,所以我当时没有说出来,留到现在才告诉你们。”

不仅龙雨田满脸愕色,怜怜与借惜也是诧然难信,燕青才把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只留下了一部份,他没有告诉龙雨田龙瑛的名字,也没有告诉他龙瑛是他的女儿,因为他怕龙雨田乱了章法,在没有能确保龙瑛的安全前,还是别让他知道的好。

龙南田听了连连摇头叹道:“真没想到秦老婆子会落到这个下场,难怪她要把解法告诉你,而自愿死在你手中了,否则柳浩生他们拿这个女孩子威胁她,她只有屈服了。”

燕青又道:“我答应了秦湘绮,就一定要做到,因此我请龙老同行,那个女孩子已经尽得秦湘绮亲传,柳治生与向公度用武功夫威胁她是不可能的,那就只有用毒一途,如果要使她脱离葯物的禁制,势非借重龙老大力不可。”

龙雨田道:“以秦老婆子的作为,我实在不想管这个,但想到她最后总算还有点良知,只得跑一趟了。”

他一面收拾行囊,一面道:“救出那个女孩子倒事小,如何向她解释呢,秦老婆子始终不告诉她真姓名,我们也不能说……”

燕青说道:“总会有办法的,到时候再说吧,我们这一次除了救人之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这是白银凤发现的,然而影响之大,却出乎任可人的想像!”(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

他又把战后众人的检讨归纳地叙述了一遍,龙雨田听呆了,半响才道:“不错,这的确是值得研究的问题,以前由于天魔令主的神秘统制,大家一直难以发现,现在四大霸天的最后一霸也倒了下去,问题就出来了,我们是得从长思考一番,照我的看法,问题不在九大门派,应该到红叶庄找去。”

燕青道:“何以见得呢?”

龙南田道:“因为天慾教的霸权转移到他们手上了,他们凭什么敢将秦老婆子一脚踢开去,当然会有原因的。”

燕青道:“但这个原因在红叶庄是找不到结果的,他们就是知道也绝不会说出来,秦湘绮拼将一死,都没有说出来,可见这必然有不能说的原因,因此我们还是旁敲侧击,由九大门派上着手问问的好,此去太原救人时,顺道经过先问问他们,假如得不到结果,我们再上武当山去问。”

“他们肯说吗?”

“不肯说也没有关系,龙老以九老会的身份明白地告诉他们,我们退出不管了,我要怜怜她们一起来,也是这个原故,她们可以代表丐帮宣布放弃对此事的追索。”

龙雨田想想道:“对!非这样挤挤他们不可,凭心而论,我实在也懒得管了,多少年来,除了你跟于老化子之外,只有峨嵋的青萍剑出过一点力,但天魔令主死了后,他也躲了起来,好像武林安危是我们的责任似的……”

燕青知道他心中的愤慨,自己心中也是一样,组成九老会后,受害最深的是他华山世家,但这些话又向谁说呢?

悄悄地离开了钟山,怜怜找到了丐帮,要了一辆马车,而且发出了通令,叫沿途的丐帮门下,为他们准备马匹,这是一辆极为宽敞而舒服的大车。

车上可以睡下来养神,车轮特别坚固,除了换马之外,不需要停歇,燕青等四个人,每人三个时辰,轮流着驾驶,不分昼夜地兼程而进,为的是要在柳浩生等人之前赶到太原。

这一程赶得是很辛苦的,好在他们都是习惯于奔波的。本来预计是在嵩山要停下来的,可是他们接到了风云叟于飞的通知说要他们先去救了人再说,在回程时再上少林,于飞自己也要赶来会合,一起上少林去。

有于飞参加,问题的份量自然重得多,因此他们到达开封后,就折道渡过黄河,直向山西而去。

迢迢数千里,一天换四次马,只化了十天时间,他们就赶到了太原,才算真正的找个地方歇下。

为了慎重起见,他们分成两批前去,燕青跟怜怜第一批明访,请龙雨田跟惜惜随后暗探,以便接应。

来到了秦湘绮所说的龙家大宅,那是一所很具气象的园子,黄铜门环擦得雪亮,门口还有一对石狮子,好像是官宦人家的住宅。

燕青上前一叩门,出来了一个老苍头,以诧然的眼光看着他们,燕青拱拱手道:“老人家,我们是老夫人那儿来的,要请见小姐。”

老书头顿一顿道:“贵客清说清楚一点,到底是那位老夫人?”

燕青怔了一怔,秦湘绔交代得很匆忙,居然没说出自己有这儿用的什么姓氏,不过他相当机警,笑笑道:“还有那位老夫人?我们是来找秦瑛小姐的,老人家应该明白了。”

老苍头这才哦了一声,打开门让他们进去了道:“老夫人今年怎么还没来,被姑娘已经盼望很久了。”

燕青道:“老夫人今年有事不能来了,特地叫我们来通知一声,而且有要紧的事要告诉小姐。”

老苍头答应了道:“那二位就请坐一下,老汉就去禀告小姐。”

他把二人让到厅中坐下,自己到后面去了,一会儿有个小丫头送茶出来,燕青端起茶碗就要喝。

怜怜在桌下用脚跟他一下,燕青笑笑,仍把茶喝了,怜怜知道他已有准备,遂也端碗喝了一口。

燕青放下茶碗问道:“小姑娘,那位老管家贵姓,上次我跟老夫人来的时候,好像没见过他嘛。”

小丫头道:“他姓孙,是今年新来的。”

燕青笑道:“你叫什么,我好像也没见过。”

小丫头忙道:“我叫明珠,也是今年新来的,二位大概很口渴,我再给二位盛一碗去。”

她收了茶碗,急急地去了,怜怜才低声道:“茶里有毒!”

燕青一笑:“我知道,我用内劲通住了,我们恐怕来迟了一步,宅子里的人都换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没有来过,他们居然认为我是来过的,可见这些人大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