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53章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道:“好,又加了一个,没有别人发现吧。”

秦美女道:“没有,此地已进入他们的控制,旧有的人员全部被杀,只有我跟小姐在他们的挟制中,他们为了怕公子起疑,没有派人在附近退留,这小鬼是受命监视的。”

燕青笑了一笑:“那就好,把他们藏起来。”

秦美女匆匆地把两个人塞在屏风后面道:“公子是如何治倒他们的。”

燕青笑道:“无影迷魂散,无色无味,吸进一点就会昏迷不醒,可以叫人躺六个时辰,大娘,你站门口,有人来就通知我一声,这样我们继续谈话就不怕被发现了,你受了什么禁制。”

“奴婢没有,但小姐被她们制住了。”

“用什么方法?”

“不知道,只是四肢软弱无力。”

“大娘对瑛小姐的身世清楚吧?”

“奴婢是唯一知道的人,倒是小姐自己还不曾知道。”

燕青道:“那就好,我本来最担心的就是如何向她解释,这样大娘就可以告诉她了,她的生身父亲龙雨田老爷子也来了。”

秦美女不禁一怔,燕青继续说道:“在下浪子燕青。”

秦美女脸色更变,燕青又说道:“大娘,请不要误会,我与夫人先前是敌对的,但她在铁骑盟叛变之后,已经跟我化除了仇隙,她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我救出龙瑛。”

秦美女终于一叹道:“我可以相信,因为夫人把小姐的身世告诉了你,这是她唯一的秘密,能够告诉了你,就一定很信任你。”

燕青轻叹道:“有时敌人比朋友更可信任。”

秦美女嘘嘘的叹道:“夫人把局面创的太大了,我就知道不足以持久,但夫人不肯相信,现在她呢?”

“不知道,她已经把部署尽行遣散,十二奇葩归入天音谷,十二金钗则有白银凤领走了,银屏堂的人则为连洁心所接收。”

“我问的是夫人自己,你杀了她?”

“没有,她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她,末后在钟山一战后,单独一个人走的。”

“我的妹妹呢?”

“令妹是在夫人面前自绝的,夫人抱着她的遗体离开,不只所终。”

“那夫人是不会再在人世了。”

“她是个绝对自负的人,天慾门的失败给她的打击太大了,纵然她尚在人世,也不会再出现在人前了。”

“燕公子,那你就要小心一点,在这里主持的是霹雳剑女尤湘姑,她是认识你的。”

“我怎么从来也没听过这个人?”

“她是柳浩生的妻子,但一直不出面,是个很厉害的角色,武功之高,恐怕仅次于夫人。”

“原来她也是天慾门中的人吗?”

“是的,但很早就下嫁柳浩生了,柳浩生在杭州立足,她代柳浩生统辖关外群雄,此人原是夫人唯一的入室弟子,已得夫人九成真传,这儿的人都是夫人最忠心的部属,武功也是精选的,却死于她一人剑下。”

“她挟制瑛姑娘的目的是为了夫人的剑决吗?”

“是的,但小姐不会就范的,她们来了。”

燕青道:“大娘,我会设法绊住她们,你最好趁快行动,把小姐救出来!”

“那恐怕很难,她们随时以小姐的生死为威胁,使我不敢离开一步!”

“我们有四个人来的,除了龙老爷子外,还有我两个助手,她们都精于医道,只要被姑娘到他们手中就不怕了,你设法先跟他们取得连系。”

“他们在哪里呢?”

“就在附近,你只要在空旷之处一亮相,他们就会跟你连系的。”

秦美女不禁脸现疑色,燕青笑道:“刚才迷倒孙不老的无影迷魂散是龙老特制的,他自然知道你是自己人,否则你不可能还在活动。”

“这是怎么说呢?”

“这很简单,因为我已经给你弹上了解葯,否则那种迷魂散是一沾即倒的。”

秦美女点点头,而且她也没机会多问了,因为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厅堂附近。

还是先前那个冒充龙瑛的少女,伴着一个中年的妇人,后面跟着两个少女,进得厅来,见到是燕青,那中年妇人不禁一怔。

燕青知道对方已经认出自己了,哈哈一笑道:“大嫂,好,虽然我们初次见面,但小弟对大嫂却是闻名已久,哪知道今日才得相见!”

尤湘姑脸色连变,顿了一顿才道:“你…”

燕青笑道:“兄弟燕青,跟柳兄尚称莫逆,大嫂应该对兄弟不会陌生吧。”

尤湘姑显然莫知所措,回头问秦美女道:“老孙呢?”

秦美女道:“我不知道,我在这儿是犯人,什么事都问不到我。”

燕青笑道:“大嫂如果要问孙不老,兄弟可以答复,他原是天残门的长老,兄弟现在兼任天残门总护法,对天残门中的人都有支使之权,我叫他回金陵去报到了。”

尤湘姑一怔道:“老孙会这么做?”

燕青笑道:“大嫂别忘记了,他跟白银凤的关系比谁都深,把银凤引进天慾门就是他牵的线,白银风对他一直很尊敬。”

尤湘姑冷冷地道:“他敢背叛我们?”

燕青一笑道:“天慾易主,他在这儿的地位,绝不会比他回到天残门更受尊敬,我这个总护法答应赦免他以往的过失,他还会不回去吗?”

尤湘姑似信不信,看着秦美女。

秦美女饱经世故,自然能了解到燕青所扯的谎,冷冷地道:“孙老儿把我遣到门口,不知道谈了些什么,然后他就带了明珠走了。”

尤湘姑道:“就算老孙会叛离,但明珠可不会。”

秦美女道:“明珠是被他叫进去后,扛在肩上带走的。”

尤湘姑不禁怒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秦美女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你们这批人我都恨不得一个个碎尸干段,你们自己打自己,我求之尚且不得。”

尤湘姑想泛眉梢,但终于忍了下来,然后陷入思索,似乎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能性。

那个女郎对秦美女似乎很怀疑地道:“夫人,也许是秦婆子踉燕青串通好骗人的,老孙绝不会背叛我们,因为……”

燕青却微微一笑道:“孙不老如果真心倾向你们这边,他就会告诉你我是谁了。”

那女孩子道:“他根本不认识你。”

燕青微笑道:“孙不老在金陵多年,会不认识我浪子?别的地方不敢说,在金陵我浪子可算是个大名人了。”

这是个很有力的证词,把尤湘姑的怀疑推翻了。

愤然地一点头道:“不错,老孙怎么不告诉我们是燕青来了。”

那女郎道:“我跟老孙在一起的,从没见他出去,他当然不会认识燕青,连我也不认识。”

那女郎又道:“如果他真的倾向你们,就该告诉你这儿发生的事了。”

燕青笑道:“尽管你扮得像,我立刻就知你不是秦湘绮的女儿。”

“你是秦湘绮叫来的,她当然会告诉你她的女儿是什么样子,有什么特征,我只是长得略为相像而已……”

燕青淡然说道:“大嫂,你应该清楚的,秦湘绮怎会把她有女儿的事告诉我,她的功力毁在我手上,想杀我都来不及!”

钟山发生的事,一定还没有传到此地,燕青大可一诈,果然尤湘姑一挥手道:“孙老儿该死,我绝不饶他,不过,燕大侠,你怎么会找到这儿来的呢?”

“牡丹投向了隆武镖局,她知道秦湘绮有个女儿,所以我在击败秦湘绮后,立刻就赶来了。”

“牡丹!她不会知道这个地方的。”

“她不知道,但柳兄在钟山之会上说了出来,而隆武镖局的耳目也不弱,你们离开红叶庄,消息就传到金陵了,马百平与白银风都不是简单的人,对你柳大嫂的盛名也早就打听清楚了,你的行动当然会很受人注意的"”

尤湘姑咬咬牙:“你们很厉害呀!”

燕青笑笑道:“在天慾教的势力下要想站得住,必须得有两下子!”

“你说你只是击败了秦湘绔,没有杀死她?

燕青一笑道:“剑圣对我有授技之德,我对秦湘绮总得客气一点,何况要杀死秦湘绮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尤湘姑又道:“燕大侠,你来干什么?”

燕青一笑道:“大嫂,我跟柳兄总算还有点交情,他弄垮了秦湘绮的势力,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也得回报一下,秦湘绮带了一部份人跑了,对我们双方都不利,小弟总不能坐以待她前来报复,小弟想略尽心力。”

尤湘姑道:“你还是没说出来意。”

燕青指指秦美女道:“我们是自己人谈话,不能有个外人在。”

尤湘姑想想道:“小红,你跟秦婆子到院子里去站站,我跟燕大侠还有话要谈!”

小红还有点犹豫,尤湘姑道:“不妨事,燕大侠跟盟主是朋友,你还是出去看看,恐怕还会有别的人来。”

小红知道尤湘姑的意思是要她注意一下燕青是否还有别的人跟来,这才答应了。

燕青道:“小红姑娘,我们是抱着友好的目的来的,请别误会!”

小红微微一笑道:“但你们对秦湘绮的女儿不会太好,不过这不关我的事,这位秦大娘可是秦湘绮的忠心部属。”

“我知道,孙老都说了,因此我希望你多照顾一点,别叫我的人跟她闹得太不愉快。”

秦美女怒道:“谁要是敢对小姐不利,我就跟谁不客气。”

小红笑道:“大娘,不会是我们,你知道我们对她一直很好,始终在保护着她,快走吧。”

她把秦美女推了出去。

燕青笑笑道:“这位小红姑娘跟秦被长得很像么?”

尤湘姑笑笑道:“有点像,经过修饰后,就有九分相似了。”

燕青笑道:“幸亏孙老先打了个招呼,否则我被她瞒过了,把个假秦瑛带走了,那可是笑话了。”

尤湘姑道:“燕大侠是来带秦瑛走的?”

燕青点点头道:“不错,秦湘绮钟山一败,挟怒而去,那是件很糟糕的事,兄弟想来找点保障。”

尤湘姑说道:“那很抱歉,外子所以敢把那老妖怪踢出天慾门,凭仗的也是这一点,你把她带走了,我们就无法挟制秦湘绮了。”

燕青道:“兄弟不要带走她,只想把她的剑决要来练成了剑圣奇学,就不怕老妖再来寻仇了。”

“那恐怕很难,我倒手两天,软哄硬吓,什么手段都使过了,她就是不肯交出来。”

燕青微笑道:“大嫂何以不给兄弟一个机会试试呢?”

“你有把握吗?”

燕青一笑说道:“这倒不是兄弟吹牛,任何女孩子,跟我相处个两三天,我要她的命,她也会给的。”

尤湘姑一笑道:“浪子在女人身上的本事,我是久仰的,只是燕大侠把剑决哄到手之后,我们又怎么办呢?”

燕青道:“我会叫她出面,向秦湘绮请求,放弃对我们的仇恨。”

“秦湘绮肯答应吗?”

“她只有这一个女儿,大概会答应的,何况她不答应也没有用,我如学会了剑圣绝学,就不怕她了。”

尤湘姑想想道:“这只是燕大侠的问题解决了,我们的问题还没解决。”

燕青道:“我会要她替你们一并请求的。”

“不可能,这两天以来,她恨死我们了。”

燕青道:“那兄弟会尽力帮助你们,应付她的困扰,兄弟对天慾教的一切深恶痛绝,柳兄能把那老妖怪的势力拔除,兄弟深以为庆,对铁骑盟的事,一定尽全力以赴。”

“可是我们不能永远在困扰中,除非燕大侠肯答应帮我们杀死秦湘绮。”

“以前我是作这个打算,可是力有末逮。在钟山要不是柳兄及时扯她的后腿,使她的心意分散,我也不可能击败她,以武功而言,她实在是当世第一高手。”

“可是,你得到她女儿的剑决后,就可以除去她了。”

燕青摇头道:“大嫂,从人家的女儿手里骗来了武功,却去杀死她的母亲,这种事兄弟可做不出的。”

“那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你把剑诀骗到手之后,再把秦瑛交给我们,使我们能继续用以挟制秦湘绮。”

燕青笑道:“大嫂,你说这话就太没有诚意了,你明知我不会是这种人,何必拿这种话来试探我呢。”

尤湘姑脸上一红道:“燕大侠,你果然厉害,假如你答应了两者中的任何一个条件,我就知道你是言不由衷,现在我相信你是一片诚意了,你准备如何对付那女孩子呢?”

燕青道。“我把她接回金陵,待之以诚,告诉她天慾教种种的作为与灭绝人性之处,听孙老说她是个很明理的女孩子,一定会不屑她母亲的所为,而跟我合作的。”

“那样一来,我们就毫无保障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