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5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在君山之阳,一座山神庙。

丐帮的长老大会正进行着,十结龙头帮主风云叟于飞坐在中间,两边是十八名八结坛主,也是净污两门的十八名长老,各居其半。

再前面则是男男女女,净污杂处的七结执事堂主以及六结巡察史,约有五六十名之多。

这些就是天下第一大帮——污帮的全部主脑中枢人物。

在于飞的左右,是两名仅次于帮主的九结长老,左手是污衣门的煞手神丐雷天钧,右手是净衣门的紫云仙姥,白发龙婆毕长青,这两人辈份在丐帮中最高。

丐帮中地位最尊的是龙头帮主,但不一定是辈份最高的,像于飞,原本是八结长老,被推为帮主之后,一跳两级,高踞在他师叔煞手神丐之上了。

丐帮不同于一般门派,他们在集会时最大的特征就是不设坐位,大家都席地而坐,龙头帮主只是比别人多一块高出寸许的破拜垫而已,那是山神庙中原有的。

君山的这座破山神庙不知建于何年,但自有丐帮以来,重要会议都在此地召开,这有两个原因,其一是丐帮创派祖师洪七公就在此地坐化,丐帮由来历史已久,但是从洪七公手中,因为协助朝廷抵御金人的侵略,基于实际需要而广收女弟子,创设净衣门之后,使丐帮的组织扩大了,也不再以乞讨为专业,因而尊洪七公为并派祖师,其实洪七公本人已经是第十四传掌门入了。

多少年来,丐帮一向是以纪律最严,门人最多,势力最大,仗义最力而闻名于武林,也创下了丐帮赫赫盛名,可是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则是他们的长老评议制度,龙头帮主不是终身职,每隔三年,长老大会聚集,评议帮中得失,每个人都有权利发言,指出帮主或其他长老的措施失当之处,如果被指责者提不出充份的辩护理由,则由公决惩处,或降级,或黜罢其职务。假如是帮主的错失,则依例另行推选继任者。

于飞在任十八年,也就是说他在上任后开过六次长老大会,他以刚正严明,铁面无私的精神,获得了一致的推崇从来没有受过一句谴责。

丐帮大会的举行也是一个秘密,除了帮中弟子之外,没有一个外人知道,这就是在君山第二个原因,因为此地四面环水,本就是一个孤岛,而这所山神庙平时没有人看守,任其破落凋残,只有在开会时,才由门下弟子四面严设桩卡,阻止其他武林人土前来。

于飞把帮中至高的青竹杖打狗棒高供在神案上,这就表示他虽然还是帮主,但是已没有绝对的权威,每个人都可以直言指责他的错失了。

回到那个座位上,他一脸肃容道:“各堂执事述职!”

十八名长老以先后次序各自报告了三年来帮中的事务与所做的事,其中以江南分坛主岳真报告最多,因为最近一连串的大事也都发生在金陵。

述职完毕后,煞手神丐雷天约道:“帮主,本帮全力协助九老会以抗天魔,现在天魔令主已然伏诛,继起的恨天翁与天慾仙子也先得被斩,这个任务似乎应该结束了。”

于飞道:“雷长老,天慾仙子虽死,然余波未平,他们大部份的实力仍然在铁骑盟的手里,柳浩生与连洁心都是野心勃勃之人,本帮仍然要继续下去。”

雷天钧道:“那两人有甚么为害武林的实证呢?”

于飞被问住了,顿了一顿才道:“目前还没有,将来一定会有,因为他们是继承那一个罪恶的传统下来的。”

雷天钧道:“金陵的马百平也是从那个传统出来的,天残门主白金风也是一样,他们两人更接受了天魔教所遗的一半势力。帮主何以对他们不采取行动?”

“这两个人不会有问题。”

雷天钧淡淡地道:“帮主何以知道他们不会有问题?”

于飞道:“因为我认识他们,了解他们。”

“柳浩生与连洁心呢?帮主是否也认识他们?”

于飞不禁语塞,雷天钧道:“假如帮主对人的善恶是以认识与否来作判断,那就有欠公允了。”

于飞忍不住道:“雷长老有何高见?”

雷天钧道:“我没有意见,我只是觉得本帮管的闲事太多了,武林安危是大家的责任,为甚么要本帮独任艰巨?”

于飞道:“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丐帮的组成不是为了讨饭,就是为了管天下不平之事。”

雷夫钧道:“帮主说的是,但这两三年来,只有本帮的弟子在拼命,金陵剿灭天魔令主与恨天翁两投,本帮弟子死伤最多,五大门派按兵不动而坐享其成,我以为帮主对门下弟子太不顾惜了。”

于飞没有话说,紫云仙姥毕长青道:“听说帮主已经将怜怜与惜惜注销了丐籍。”

“是的,她们为丐帮与武林正义尽的力已经够多了,所作的牺牲也太大了,所以我觉得应该让她们提前退致,嫁人求个归宿去。”

毕长青道:“帮主的意思是其他人为本帮的牺牲不够?”

她的神情有点偏激,手指自己道:“老身十四岁入帮,现在已经八十四岁了,七十年的岁月都呈献给本帮了,这些执事坛主,每个人也都为本帮卖了几十年的命,她们该不该求个归宿?”

于飞说道:“该!每个人都该,可是各位后继无人,在继任人选未曾甄定之前,还求各位勉为其难……”

毕长青说道:“两位花堂主的继任人选甄定了没有?”

于飞道:“没有!不过她们的情形特殊。”

毕长青道:“因为她们是帮主的义女?”

于飞惨然一笑,道:“毕长老,于某生平行事从无偏私,连我亲生的女儿我都不会特别通融,何况是义女。”

毕长青道:“老身知道帮主立心公正,固以才有此间,这也是属下弟子们都想知道的事情。”

于飞道:“净衣门执事的身份是秘密的,怜怜跟惜惜几度公开参与诛魔之战,每个人都知道她们的身份了,已经不适合再担任原有职务,因此我才解除她们的职务,注销她们的丐籍,刚才我说让她们提早退致,只是说得好听一点,实际上我下的手谕是驱逐出门。”

执掌人事的内堂长老刘海起立道:“帮主手谕确是逐出门户。”

毕长青道:“罪名呢?”

刘海道:“暴露身份,未尽所守!”

“她们的任务能够不暴够身份吗?”

“不能,所以才从轻发落,逐出门户。”

“这么说来,她们是太冤枉了。”

“是的!但没办法,丐帮不是一个享福的地方,也不是成名的地方,如果没有超人的操守,事前就该考虑清楚,不要加入的好。”

毕长青叹了口气道:“老身没有话说了,帮主的处置很公平,先前老身还为其他的弟子不平,现在倒是为这两个孩子叫屈了。”

雷天钧冷冷地道:“反正都是离开而已,有甚么可叫屈的?”

毕长青道:“不!这中间差别很大,如果是退致,作为本门中人,依然保有原来职位,可以受到本门弟子的一切待遇,如果是逐出门户,则视同路人,误闯本门禁地时,将以外敌视之。”

雷天钧一笑道:“她们是本门重要执事人员,自然知道禁律,无缘无故,跑得来干吗?”

毕长青叹道:“很不幸,她们就是来了,虽然她们是以私人的身份前来探视义父的,但这个理由可救不了她们。”

于飞一惊,道:“这两个孩子,怎么如此不懂事…”

毕长青道:“那可不知道,她们在君山湖边为巡逻弟子所执,送到老身那儿,老身一时不知道该如此处理,所以才问问清楚,现在她们既然是被逐的,就请帮主处制吧!”

雷夭钧愕然说道:“三天前她们跟浪子燕青在太原府,怎么能一下子就到了此地,莫非她们是长了翅膀了?”

毕长青道:“这个我不知道,雷长老何不自己问问她们?”

雷夫钧想想道:“本座以执法长老身份宣布,不必问了,她们既非本门弟子,误闯禁地,便当处死。”

毕长青道:“雷长老,且慢!她们是我净衣门下弟子,轮不到你污衣门来执法。”

雷夫钩沉声道:“毕长老,本座这执法部门可是兼统两门的。”

毕长青笑笑道:“不错,在平时你有权如此处置,但现在不行了,现在是长老大会,连帮主的法杖都交了出来,所以你这执法长老的权柄也行使不到会上来。”

雷夫钧无可奈何地道:“请帮主定夺。”

于飞苦笑道:“这个时候,我也无权作任何处置,人是属于净衣门的,该由毕长老作主处制。”

毕长青道:“我只是觉得不解,她们既然已非本门弟子了,为甚么要冒犯禁之险而来呢?”

雷天钧道:“你问过没有?”

“问了,她们说是为省亲而来.”

雷天钧道:“长老大会可不是省亲的场合。”

毕长青道:“所以我要提交出来,请帮主处理,相信帮主必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雷天钧看看于飞道:“那也好,我知道净衣门对前任帮主王立夫被杀一事耿耿于怀,也要找出污衣门一点错处来……”

毕长青冷冷地道:“雷长老,对王立夫之死,本门弟子发过怨言没有?”

雷天钧道:“他私通铁骑盟,为虎作怅,死有余事,你们纵然心中不满,口中也不敢说甚么的。”

毕长青哼了一声道:“雷长老,由你这番话,你就不配执法,执法者应该公正无私,你心中把污净两门分得这么清楚,无凭无据,妄加黑白,就失去了执法的立场。”

雷天钧怒道:“老夫这执法长老是公推的,你认为不满意,不妨另外推入好了。”

毕长青道:““我当然会的,等一下你就知道了,今天我非把你这执法长者扳下来不可。”

雷天钧冷笑道:“你不妨试试看,长老会议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操纵的。”

于飞一皱眉叹道:“二位长老最好不要逞私人的意气,本帮之所以能在武林中居重要地位,成为首屈一指的大门派,固然是各门人弟子的功劳,但污净两门合作无间,也是重大的原因之一,二位身居两门的领导人,更不可有意气之争。”

毕长青道:“帮主所言极是,丐帮虽分两门,但职权却是一致的,任何措置,都是对事不对人,所以才能日渐壮大,老身多年来都是奉此一原则教门下,从未心生芥蒂,所以才把花家姊妹,提交大会发落。”

于飞说道:“于某会使长老满意的,把她们带上来。”

毕长青拍拍手,两个中年妇人出去,没多久,果然把怜怜与借措带了进来。

二女在于飞前跪下道:“孩儿参见义父!”

雷天钩道:“长老会上不论私谊。”

怜传道:“我们已被逐出门户,只能以私谊称呼,否则我就品结而称帮主了。”

惜措冷冷地道:“雷长老总不会要我们直呼义父的名讳吧,我们虽然脱离了丐帮,却不敢忘记丐帮忠义孝友的传统精神,像这种忘本的行为是做不出来的。”

毕长青道:“花怜怜,花惜措,你们知道已被逐出门户吗?”

花传怜点点头道:“知道,令谕由太原分坛转达的。”

“你们也知道今天是开长老大会吗?”

“知道。”

“知道擅闯禁地的忌讳吗?”

“知道。”

毕长青沉声问道:“你们一切都知道,却明知而故犯,是不是以为帮主是你们的义父,可以特别呢?”

花借借道:“不!我们知道义父大公无私,但不能不来。”

毕长青冷笑道:“为甚么?”

花惜借道:“因为我们知道有人要不利于义父。”

毕长青道:“胡说!丐帮弟子一向忠心耿耿,谁敢如此大胆。”

花怜怜道:“有王立夫前车之鉴,可见不是每个人都靠得住的。”“

于飞立刻喝道:“怜怜,不得信口雌黄,王立夫已经死了,不足以损及本银之清誉。”

花怜怜道:“可是现在的丐帮已非往昔,包利之下,有许多人都变了节,丐帮的清誉已经荡然无存。”

毕长青沉声说道:“花怜怜,这要有证据的,你们私闯禁地,已经处死有余,如果再加上毁谤本帮,就罪该万死了!”

花怜怜道:“弟子当然有证据,这是物证。”

她取出一个布包,毕长青接过打开看了一下道:“这是一堆帐簿,有甚么证明的?”

“请长老看明是甚么帐簿。”

“岳阳常厚号的帐册,你从哪儿来的?”

“昨晚我到常厚号去来的,请长老看看最后一笔。”

“存入雷天钧名下银二十万两,雷长老,你的收入不错呀,

一笔就进了二十万,是谁孝敬的?”

雷天钧的脸色已经年了道:这是没有的事儿,老夫那有这么多的银子,”

花怜怜又道:“请长老再看支出的部分。”

毕长青又翻开另一册念道:“支付一万两银票十章,共计十万两,字号为甲冬六十七号下七十六号,提银人:雷天钧!”

她偏头向雷天钧道:“雷长老,这十万两你送到那里去了?”

花怜怜道:“有四万两已回到银号了,存入四个人名下,在第三本册子上。”

毕长青拿起第三本册子,翻了一遍道:“请莫晓天、吴必中、马二混、傅炳四位起立!”

莫晓天是污衣门的八结长老,也是汉阳分坛的坛主,其余三人都是六结执事,而博炳则是冷农门的。

毕长青念出这四个名字后,整个丐帮都轰动了,有其是污衣门中那些长老,本来还以为是必长青恶意重伤,现在发现净衣门中也有一份,才知道不是开玩笑了。

毕长青冷冷地道:“入帐的银票字号是雷长老领出去的,四位也不必抵赖了,老身要知道的是雷长老为什么要给你们钱?”

汉阳分坛主莫晓天淡淡地说道:“雷长老顾念门下弟子生活清苦,变卖了自己的家产以津贴各分坛,这也没甚么不对!”

毕长青道:“事情并没有甚么不对,问题是十八处分坛,雷长老何以厚此薄彼,独对你们分外顾惜?”

雷天钧道:“这是老夫的私事,反正支用的不是公款……”

毕长青道:“丐帮门中何从有私产。”

一句话把雷天约问住了,丐帮门人自入门之后,就尽献家产,根本就没有私产。

想了一下,雷天钧才道:“老夫有个外甥,经商致富,生意做得很大,老夫向他周转一些银钱来贴补门中弟子,并不触犯帮规。”

莫晓天道:“我们则是在私情给他一点帮助,使他的生意不受其他江湖人的欺凌剥削,这也是帮规所许,丐帮的家人,本就可以得到保护的。”

于飞沉声道:“那是无条件的,而且必须是证实确是受到欺凌迫害的情形下才得请求保护,你们私相授受已经触犯帮规了。”

雷天钧道:“老夫领受处分;请帮主示下好了!”

于飞道:“这事情关系太大,本座无权独裁,应由长老会调查确实后,再付之公决。”

雷天约道:“好!老夫等候执法长老调查后再领受处分,现在老夫与这四位长老先行退出避嫌。”

一招手,带着四人从山神庙外走去,花怜怜道:“雷长治,等一下,还有事情交代。”

雷天钧冷冷地道:“花怜怜,别忘了你已被逐出丐帮了,老夫仍是本帮长老,凭甚么要听你的?”

花怜怜望着毕长青,她却苦笑着摇摇头。

于飞道:“有请各位执法长老升堂议事。”

九名执法长老,组成的长老委员,但雷天钩本身已避嫌退出了,毕长青也是其中之一,循例帮主也是委员之一,因此有六名长老上前,污衣净衣各居其三,于飞正要叫其他的人暂行退出,忽然燕青由外面飘身而入,拦住要退走的人道:“各位等一下!”

群丐都为之一怔,因为花氏姊妹的出现尚可一说,而燕青约是外人,不应该前来的,因此大家都鼓噪了起来。

燕青道:“在下知道此来犯了各位的大忌,不过在下身怀有贵帮青蝴令,想来可蒙贵帮的谅解。”

他取出一枚青铜钱,双手平举在胸前,山神庙中,立刻一片寂然。

青蝴令是丐帮的信物,东西并不值钱,只是一枚唐代天宝年间的五十株钱,大如掌心,现在尚存很多,虽已不能通用,但古玩店中仍有出售,被人买来吊根红绳,系在小儿须下作为仍邪之用。

但这一枚青蝴令不同,它所系的红绳打的结是丐帮特有的任何人都无法伪造。

青蝴令是丐帮对曾受大恩的外人赠出,一令能使全帮弟子俯首听命,包括帮主在内。

青蝴令在丐帮的历史上一共只赠出三枚,两枚俱已收回外间只有一枚,那是百年前第十代帮主所赠,用以酬答一位无名隐士解救了丐帮一次灭门危机,百年来丐帮一直在等待这枚青蝴令的出现,好酬还这笔人情。

没想到它持在燕青手中,燕青把青蝴令交给掌令丐刘海道:“请审核青蝴令的真伪。”

刘海双手接过,审核了一下,又双手呈给于飞道:“审查无误。”

于飞双手接过,捧着放在神案的青竹杖旁,恭恭敬敬地向燕青道:“丐帮第十七代龙头掌门丐于飞率全帮弟子谨候吩咐。”

燕青拱拱手道:“不敢当,在下此来,请求暂停贵帮执法长老会议,并请这六位长营先行离开此殿,到个僻静处,互相搜查一下对方,如果身上怀有昨夜所得银票者,也不必为难,请他自行离去,跟雷长老一起走吧。”

于飞一惊道:“甚么?执法长老委员也有问题?”

燕青道。“掌门人不必问了,少时自有分晓。”

那六位执法长老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道。“谨澳台命!”

招手叫另外五人一起走了,于飞急问道:“燕大侠,你一定知道是谁有问题。”

燕青苦笑道:“他们六个人都有一张银票,因此这执法长老开下来不会有结果的,帮主也不必等他们了,幸好贵帮的弟子都还忠诚可靠,就请继续开会吧,雷天钧跟那么位长老都不会回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