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57章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道:“贤伉俪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总不会慌了手脚吧。”

白银凤叹道:“但事情波诡云请,我们丝毫不知消息,也不敢操急轻动呀,只能集中全部人力,加强戒备!”

燕青分析一下道:“天音谷封闭了门户,可能是天音仙子已经出外,应付五大门派的挑战去了。”

马百平道:“有可能,但是五大门派人也不见了,我们无从判断起,总不能带了人四处去乱钻呀!”

燕青道:“马兄,小弟想对外发布一件事,请你加以支持。”

马西平道:“燕兄,你是总镖头,也是我们这一堆的头头,一切都以你为主,你尽管吩咐好了。”

燕青道:“这个兄弟可不敢专擅,因为这件事关系很大,兄弟想立即对五大门派发出通告,叫他们立刻撤消对天音谷挑战的行动,而且叫五大门派的掌门人到金陵来共商大局。”

马百平一怔道:“前者倒是没问题,因为天音仙子早就退出是非圈子是我们了解的,而且我妹妹也加入了天音门,秦湘绮所留下的十二奇葩中有六个进了天音门,她们又是三妹的同门姐妹,跟我们也有关系,我们就是与天音门联合合作,在道义上也是应该的,但后者似乎太过份了,五大门派会来吗?他们如果不理,碰一鼻子灰,不是太没意思了?”

“说得严重一点,他们如果不来,我们就对五大门派采取行动,从第一个最近的云台开始,然后直扫武当少林,五台峨嵋一个也不放过。”

马百平惊道:“那不是等于向他们挑战了!”

“我就是这个意思。”

屋中一阵沉默,马百平最后道:“燕兄决定这么做了?”

“是的。”

“好,那小弟立刻以十四家镖局的名义,发出这个通知,用最快的方法送出去,跟他们在半个月之后前来。”

燕青道:“通知写好后,由怜怜交给丐帮发出,他们的传信方法比我们快。”

“那不是要把丐帮也拖进来了?”

“是的,连同金凤的天残门也附带署名。”

白银凤一怔道:“浪子,这不太好吧,我们总该问大姐一声。”

燕青笑笑道“:“不必问她,我跟百平都是天残门的总护法,说好有权代表门主行事的。”

马百平立刻着手起稿,燕青道:“马兄也不问问我这么做的原因吗?”

马百平一笑道:“不必问,反正你决定的事绝不会错,小弟虽然还不明白燕兄的意思,但绝对拥护燕兄的决定。”

燕青道:“其实这理由很简单……”

马百平立刻说道:“燕兄,请等一下,小弟起槁后,交人抄录,等送出去之后,小弟再踉燕兄慢慢讨教……”

说着他就到一边起草发通知去了,燕青的神情很感动,但也很沉重,长叹一声道:“希望我没有做错,否则我就太对不起百平兄了,他对我如此信任,我却未能尽到朋友的责任。”

白银风一笑道:“浪子,你这么说就太不对了,我跟百平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交你这个朋友,而是为尽做江湖人的本份。”

“可是这是孤注一掷,成功了未必就能天下太平,失败了却是将代表武林正义的一点力量。完全没请于东流,听任魔焰猖狂了。”

白银凤道:“你知道得比我们多,对大局的了解也比我们透彻,你既然作了这个决定,想必是为了这个决定,想必是有了相当的把握。”

燕青苦笑道:“我实在没把握,因为局势的变化层出不穷,一波才平,一波又起,每当我认为把邪恶的势力击清时,往往又有一股新的势力起而代之……”

白银凤道:“但是每一个新起的统治者都倒下去了。”

燕青长叹一声:“大嫂,你如果仔细地想一下,就会发现一件事,天魔教虽然被百平拉走了一半的人手,但他们的实力并没有消灭,仍然是掌握着武林的命运,五大门派,似乎更为忌惮,连反抗都不敢了……”

顿了一顿,他又接下去道:“以前还有个九老会在跟天魔教对抗着,但现时除了一两个人外,九老会名存实亡,大部份的人似乎都投到对方的阵容去了。”

白银凤一怔道:“是的,连最可靠的丐帮都有一半的人靠不住,其他更不必说了,目前只有天残门与丐帮,再加上我们这几所镖局的人是可资一用的。”

燕青叹道:“所以我才想要大家一起具名,把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一起邀集起来,作一个真正的了断。”

“问题是真正能了断吗?”

燕青道:“用非常的手段,硬挤一下,把他们藏在心中的鬼挤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个厉害的人在背后撑腰。”

白银凤愕然道:“什么,背后还有人。”

“我是这样想,从天魔令主而后,四大霸天都露了面,但现在却变成了柳浩生与尤湘姑两口子争权的局面……”

“不是还有个连洁心吗?”

“那是个傀儡,被人利用的工具,根本作不得数的,柳浩生与尤湘姑我都见过,武功,心计,都不过是中上之选,凭什么也不能与四霸天相比,可是他们却能掌握着比天魔教更具实力的铁骑盟,使得五大门派为之侧目,也使得丐帮的九结长老雷成钧为之俯耳听命,这是不可想像的事,因此我认为这中间一定还有个不知名的人在控制操纵着一切。”

“假如真有这样一个人,秦湘绮不会不知道,也不会不告诉你,我了解她的脾气,她不是个听命于人的人。”

燕青叹了一声:“四大霸天也许根本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因为这个人太高明了,他只是在暗中来策划着一切,推动着局势,先让天魔令当权,打下基础,然后依序把四大霸天一个个地消除,逐渐使大权进入他的掌握中。”

白银风开始觉得他的分析很有道理了,沉思片刻道:“会是谁呢,目前铁骑盟中只有柳治生,连洁心,向公度,再加上一个尤湘姑,会是他们其中之一吗?”

“不会,这四个人没一个是上驷之才,而且他们太年青,只是被利用的一群而已。”

“至少他们知道被谁利用吧?”

“也许只有一个人知道,也许全部都不知道。”

“假如都不知道,又如何利用他们呢。”

燕青叹息着道:“在北方有许多捕鱼者养着鱼鹰,大嫂见过吗?”

白银凤道:“见过,那是一种形状很像鸳鹦的鸟儿,脖子上系着一根索子,把它们放到水里去,捕到了鱼,却因为脖子上那根绳子扣得很紧,无法把鱼吞下去,必须回到船上,把鱼吐出来,由渔夫将鱼切碎了,才能吃到一小块。”

燕青道:“这就对了,有些地方,渔人们很穷,他们辛辛苦苦养育了鱼鹰,却没有渔船,因此就有一些人出来,斥资建了渔船,放租给渔产,租金并不昂贵,只是有一个条件,就是找来的鱼,必须折价卖给船主,再由船主统筹出卖…”

白银凤一笑道:“这叫鱼牙子,北方一带的水村中多得很。尤其是产鱼的几个地方,这些鱼牙子还自组成帮……”

燕青道:“不错,雄而有力者控制了这些鱼牙子,设立鱼卡.一斤鱼如果出售为一钱银子,掌理鱼牙子的主人抽润四分,鱼牙子抽润两分,一分银子抵船的租金,渔夫只分到三分银子,而捕鱼的鱼鹰只分到几块碎鱼肉,出力最多的获利最少,如果拿这个比喻来形容当前的局势,最为妥当了。”

白银凤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燕青苦笑道:“整个在那个圈子里卖命的人是那些鱼鹰,柳浩生与尤湘姑等人只能算是渔夫,四大霸天是鱼牙子,但真正的统治者却是控制着那些鱼子牙的人,鱼牙子对渔户们压榨得太厉害了,渔夫们不堪其虐,慢慢地把鱼牙推翻了,把渔船夺为已有,以为自己是主人了,但是他们不知道只是少了一层剥削者而已,却没有想到他们仍旧是在鱼卡主人的控制之下,他们的辛苦成果仍是有一大半在别人手中。”

他见白银凤还是不太明白,乃补充了一句道:“把天下的霸权当作鱼,你就明白谁才是真正在中间坐享其成的入了。”

白银凤道:“我懂了,就是那些鱼卡的主人,但这鱼卡主人又是什么人呢?”

燕青淡淡一笑道:“大嫂该先想想鱼卡是什么样的人。”

白银风道:“一般说来都是些豪门,有点势力,上通官府,有几文臭钱,养了一批打手豪奴的恶绅。”

“大嫂观察得很仔细。”

“浪子,别开玩笑,我跟你说正经的。”

燕青微笑道:“浪子说话从没有正经的时候,即使是说正经活,也是嬉皮笑脸的,这才叫浪子。”

白银凤咬咬牙:“但是铁骑盟背后的总不会是这样的人呀。”

“为什么不会是呢,人生在弄弄孽孽以外求的不外乎是名利二字,可是从天魔令主以来,这些一个个起来的霸主都不是有名的人,他们的作为也不是在求名。”

“不求名,那就是在求利了,我看不出他们有敛财求货的行为呀?”

“不错,他们不求利,因为他们不必去求,有人以源源不绝的财物供应他们,买他们拼命,他们就不必求了。”

白银风不禁一怔,燕青叹道:“以前大家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利的问题,白福成立天魔教,以天魔令主自居,创立了好几处别业,甚至于你们在天残谷与天绝谷中慢慢培植实力。这都少不了一个钱字,这些钱从哪儿来的?”

白银凤愕然道:“我不知道,我从来也没问过,百平也许知道。”

燕青道:“他不知道,他的钱是保镖的收益,再就是两家缎庄的生意,独占了金陵的绸缎事业,财源很足,所以他才能摆脱天魔令主的拘束,自成一股势力,在以前,他的收益还要缴交给天魔教总坛,所以他有公私两本帐,现在只有一本了,百平兄事事公开,这点是很令人钦佩的。”

白银风道:“可是天魔教的钱又从哪儿来的呢?”

燕青叹道:“能知道就好了,秦湘绮如果把这一点交代清楚,或许我们已经找出那个人了。”

白银凤想想道:“或许她也不知道,她说不管这些事,我当教主时,也没有过问银钱的事,而且也没有缺过钱用……“’

燕青叹道:“你们真够糊涂的,身为主人,竟不问家务,是谁管钱的总知道吧?”

白银凤说道:“是大姐所管的,就是那个被我杀了的际青虚,她死后是谁经管财务的我就不知道了。浪子,你这个猜测到底是根据什么呢?我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燕青道:“其实往里一想并不难,四大霸天火拼到现在,已经没有真正的霸主了,虽然其间死伤了不少人,都是四大霸天自己培植的私人。”

“不错,百平的这批人手如果不脱离,迟早也是牺牲的对象。”

“不!百平见的这批人是对方故意放走的,为的是要增加我们的实力,以便于消灭对方所谓的异己,也就是恨天翁,夫慾教下所培植的这些私人……”

白银风点头道:“有道理,但他为什么要消除那些人来消灭自己的实力呢?”

“燕青笑道:“农夫种菜在下种时,每个菜窿里都要布三四颗种子,等到萌芽之后就拔掉其徐的,只留下一棵,这是一样的道理,这也跟养猪一样,当猪只肥到猪圈里容纳不下的时候,就是杀的时候了,他培养的那些人,到了无法控制的时候,就必须加以铲除了。”

“为什么天魔令主纵横武林多年也不受到威胁呢?”

“四大霸天都是下的莱种,等到萌芽后,长成幼苗,这是一段较长的时间,然后他就选不要的拔掉一棵,过两天再淘汰一棵,直到剩下最后一棵为止。”

“那么柳浩生就是最后一棵了。”

“可以这么说,因为柳浩生的铁骑盟是从没有受到损失的,他们本是关外的马贼,是为了生活才挺而走险,关外并不富庶,他们也不会有多少钱,可是红叶庄火焚之后,不到半月就重建起来,焕然一新,这要多少财力?而且柳浩生在玄武湖宴请我一次,脱手十万金,在一夜之间,湖上建起平台,遍征秦淮名妓,这都不是一个强盗头子负担起的,只是当时情势未明,我没想到那里去。”

白银凤道:“你什么时候想到这一点的?”

燕青道:“从君山归来,当我发现连丐帮的长老都可以用金钱买动时,才知道江湖人的名节已经败落到什么程度,也进而想到很多的问题,都是跟一个钱字有关……”

白银凤道:“但世上还有很多金钱买不动的人,像你……”

燕青笑笑说道:“那倒也不是,真到我穷得没饭吃的时候,我也会什么事都干的,只是我运气不错,混日子很容易。”

白银凤笑道:“还有你混女人到手也很容易,江湖上出色的美人,见到你之后,都会情不自禁地投向你,所以你才硬得起腰来,假如你是丑八怪,必须要靠黄金去买美人一笑时,你也会拼命去弄钱了。”

燕青哈哈大笑道:“大嫂说得很对,正因为我得天独厚,所以才有这富贵不能婬的傲骨。”

马百平手持了一张字条进来笑道:“什么都对,只有一样不对。”

燕青笑道:“百平兄听见我们的话了?”

马百平道:“我就在隔壁书房里,你们谈话的声音连十里外都听得见,我想不听都不行。”

白银风笑笑说道:“跟浪子谈话,我的声音不敢小,否则你又会起疑心,认为我在跟他说悄悄话了。”

燕青道:“我也知道自己的声名不佳,所以不敢小声,以免百平兄认为我在勾引嫂夫人。”

马百平笑道:“燕兄真要勾我这个老婆,当着我的面,我也阻止不了,你的眼睛朝她一勾,就可以把她的魂勾去了……”

三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白银凤道:“百平,你刚说我们哪一点不对了?”

马百平说道:“燕兄分析的那幕后操纵者,十分有道理,因为这根本就是件浅而易见的事,所以才想不到……”

燕青哦了一声道:“百平兄莫非也有同感吗?”

马百平道:“当我有意脱离天魔令主自立的时候,家父就叫我设法先筹财源,我当时虽然做了,却不明其所以,今天听燕兄一说,才豁然而悟……”

燕青道:“这么说来,马老伯是知道幕后操纵者的了。”

马百平道:“我想是知道的,因为他老人家是天魔教的创始者之一,虽然一直受着白福的所制,但是对整个大局,他知道得一定比天魔令主还清楚,否则凭我起始的那点力量,说什么也斗不过天魔令主的,家父更不会把我往绝路上推,他一定是看出事有可为,才授意我这么做的,只可惜后来我跟他的意见不合了……。

白银凤道:“所以连洁心杀了他老人家跟震宇也一定是得到那人的授意,不让他们泄露秘密。”

马百平黯然俯头:“爹的野心太大了,也太自不量力,居然也想在武林霸业上插一脚,所以他是死于自己的野心,怨不得谁。”

燕青道:“正因为马老伯认为百平兄也可成就一番事业,由此可见那操纵者只有财力雄大,而没有惊人的武功,他所采用的是以庸才来控制人才的手段,多少年来,此人居然能把局势巧妙运用,不能不说是高明,百平兄,话又谈远了,你说的不对是那一点?”

马百平道:“关于柳浩生是最后一株莱的推测。”

燕青一怔道:“莫非柳浩生之外,另外还有人?”

“当然有人,他的妻子尤湘姑,连洁心,这些人都是以与柳浩生相抗持。”

燕青道:“但这些人如以实力而言,都不如柳浩生。”

马百平道:“如不如都没有关系,因为这些人都不会长久的,他们只是第二批天魔令主:恨天翁与天慾教主,迟早他们会互相并吞而消灭的。”

燕青一怔道:“百平兄,你能不能把你的意思说明白一点?”

马百平说道:“燕兄用种菜的比喻才使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柳浩生也许是最后一颗莱,但这棵菜也会被拔掉的,拔来供人佐餐,然后就剩下一片空地了,不,不是空地,那空地里还留下了腐烂的菜叶,菜茎与残根,被埋进了土里,当作了肥料,明年植稻种麦时的肥料,因为这不是一片菜园,而是麦田……”

燕青沉思了片刻后。目中泛着异采道:“我懂了,真正地懂了。”

白银风却愕然道:“你们两个究竟在说什么?”

燕青苦笑道:“在说谁是江湖真正的主人,谁是操纵幕后,翻云覆雨数十年,祸乱的制造者。”

白银风忙问道:“谁?谁是那个人?”

燕青的脸色变得非常可怕,沉声道:“不是一个人,是一群假冒伪善者,一批可杀的小人。”

白银凤说道:“我仍然不明白你们所说的是什么人?”

马百平说道:“银风,你平时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还不明白,假如铁骑盟也消灭了,江湖是谁的天下?”

白银凤道:“那就没有谁了,天下也太平了。”

马百平道:“也许那时天下会太平了,但是在天魔教逆虐以前呢?江湖是谁的天下?”

白银风道:“好像没有谁能独霸天下,大局上说来,是五大门派在领袖江湖,但真正负盛名的高手如剑圣公孙龙,以及华山世家,黄山世家,而丐帮的势力自成一派,谁也无法独霸一方,就是我家的天残门,也具有相当的声望。”

燕青说道:“不过到了后来,华山世家与黄山世家有联姻之义,而丐帮的帮主风云臾于飞与华山世家的擎天一剑华朗轩交情莫逆,其余一些虽无门派却在技艺上有独擅的好些名家,艺在各大门派之上,都与华朗轩交情不怨……”

白银凤道:“是啊,可是据说华大侠为人急公好义,侠心为天下所畏钦,技艺也举世无匹,如果他不死的话,武林盟主一定是他无疑。”

燕青道:“华大侠尤人之尤,急人之急,虽然有人举他为武林盟主,但他谦辞而不就。”

白银凤道:“但他知道了有一股暗势力威胁到武林安宁时,立刻挺身而起,组成九老会以抗之。”

燕青苦笑道:“天魔之兴,华大侠并不知道,穿心镖最先下手的是五大门派的人,华大侠是应五大门派的高手,参与九老会,甚至于在他身死之后,还把自己的儿子也赔进去。”

马百平道:“那时他的长公子君子剑华云亭少年有为,跟黄山世家的凌雪鸿珠联壁合,要不是出了那些意外,这两大世家不会垮,仍然在武林中有举足轻重的力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