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59章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道:“这又是在捣甚么鬼,百平兄干脆回了!”

马百平笑笑道:“不劳吩咐,兄弟已经回了,我对来人说,燕兄先后答灭了天魔主、恨天翁与天慾教生三大霸天,在武林中树业之短,无与伦比,他们五大门派受惠良多,应该让各家的掌门亲自前来道谢才是,现在他们还摆臭架子,想把燕兄一情就召去,岂不是太不懂礼貌了,因此我当着来人的面,把请柬给撕了……”

燕青道:“撕得好,让他们去猜疑好了,明天在约会的时候,我才好—一揭穿他们的阴谋。”

各大门派都扎下了营帐,将红叶庄整个围了起来,天残、丐帮两门再加上了镖局里的人员,刚好占一半的地,另一半则是五大门派守望相连设帐而牺,马百平撕了请柬,造成了一场不愉快,因此也省了很多麻烦,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戒备着,倒是不易引起也突了。

约会的时辰到了,红叶庄门大开,里面出来了五骑并列而行,那正是柳浩生与尤湘姑夫妇、连洁心与莫小龙母子,中间夹着鬼医向公度。

各家掌门人也都出来了,站在自己的帐篷前面。

柳浩生拱拱手道:“兄弟与连女侠得燕大侠之助,幸好从天慾教主手中保全了这些人力,正想尊之于正,为他们补赎前想而略尽棉薄,不意却引起诸多误会,乃致使燕大侠登门兴师问罪,兄弟实在惶恐万分。”

这家伙果然厉害,一句话占尽了道理。

但是风云叟于飞却沉下脸道:“柳盟主,你到了兵临城下才说这些不是太迟了吗?”

柳浩生微微~笑道:“于掌门人,瓦解天慾教,力破恨天门。围歼夭魔令主,虽然是燕大侠居功最伟,但柳某也不无微劳,到现在为止,柳共只有为江湖尽力之处,却没有一点危害江湖的事实,你在通碟上指责柳某图谋不轨,为害江湖,不知究竟是从何说起呢?”

于飞说道:“你暗中资助丐帮的一部份长老执事,意图颠覆丐帮,这件事雷天钧已经承认了,你又怎么说?”

柳治生道:“丐帮以忠义持身而名满天下,岂是金钱所买得动的。”

一句话把于飞又顶住了,深吸了一口气道:“柳盟主!于某只问你一句话,有没有这回事?”

柳浩生微笑道:“在岳阳楼畔,雷长老是收到了一笔银子,也确曾分给了一些人,那些人几乎是资帮一手的高辈份长老,于帮主想必也承认有这回事了。”

于飞点点头道:“不错!柳盟主打听得很详细。”

“那笔银子可不是柳某付的。”

燕青道:“那笔银子是我付的,不过是假柳兄的名义付出去的,而他居然收下了,由此可见柳盟主以前确曾资助过他们。”

柳浩生一笑道:“燕老弟已经打听得这么清楚,可见老弟对柳某这边的底细也很清楚了,因此燕老弟更该明白,柳某自己是不会有那笔钱的,当然是有人代柳某付出那笔钱。”

燕青道:“我也知道一定是有人代付那笔钱,更知道从天魔令主开始,这批人就在掀风作浪,把那些野心者一个个招出来.就一个个地挤下去,穿心镖白福,恨天翁,天慾仙子等,这些人都是受他们利用的工具而已!

柳浩生道;“燕老弟不愧为杰出的英才,完全说对了,白福野心勃勃,上官英不甘雌伏,秦湘绮更不是省油的灯,这些人迟早必会为害武林的,我们设法让他们自相残杀,一个个地消灭了,这不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吗?”

燕青说道:“可是那批人仍然在暗中操纵着江湖上的一切,要想武林得到平静,这批人非消灭不可。”

柳浩生一笑道:“燕老弟,如果你有意在武林中闯一番事业,以你与马老弟现有的人力,已经足可独当一面了,如果你只是为了使武林安宁无争,也可以休息了,在下保证那些人不会成为武林的霸主的,我们费尽苦心,巧妙地安排,就是为了保持武林的均势,遏止一个霸主的形成。”

燕青心中一沉,他最担心的事证实了!

于飞不死心,仍然问道:“那到底是些什么人?”

柳浩生道:“于帮主应该明白的。贵帮居然有那么多的人变节叛离,自然不是个简单的问题,他们在丐帮多年,也不会因对一点蝇头微利而变节的,他们只是想挽救丐帮的危亡……”

于飞一怔道:“这话怎么说?”

柳浩生道:“因为于帮主所领袖的丐帮发展得太大了,大到威胁其他人的存在,令别人感到不安了,而且于帮主所结交的朋友也太有名了,那都是很危险的事。”

于飞道:“在下实在不明白,清阁下解释得清楚一点。”

柳浩生道:“于帮主对公义二字太热心了,而且锋锐太露,管的闲事太多,自从于帮主执掌丐帮之后,不独对内部严加整肃,甚至于其他门派的事,于帮主插手进去也不留余地。”

于飞道:“丐帮一向以正义为己任,不避权势,不畏强梁,于某这么做,并无不对之处。”

柳浩生笑笑道;“不错!帮主所作所为,莫不可公之天下,质诸神明,正因为如此,很多门户的子弟被丐帮惩诚之后,他们的长辈只有忍气吞声,连声张都不敢,但他们并不是真的怕了贵帮,只是不好意思过问而已。像这种事情一多,丐帮的声名日盛,渐渐有凌驾于各大门派之上,再加上于帮主所结交的一些人,也都是英才俊杰之土,无形之中,武林中就是这几个人的声名了,谁受了点委屈,告诉到丐帮也好,告诉到华山止剑山庄也好,都会得到合理的解决,而黄山世家凌大侠与华山世家的华大侠又订下了儿女姻盟,加上于帮主等一些风云人物,当时号称九杰,以华大侠为首,几乎将成为武林中正义表率....。”

于飞道:“那有什么不对呢,在那段时间内,肖小匿迹,道义大张,二十年前的江湖,该是前所未有的盛世。”

柳浩生苦笑道:“好是很好,只是别的人却没有可行之路了,以兄弟而言,二十年前虽然已为关外绿林道总瓢把子,可是弟兄们却被憋得一步都不敢多走,而少林武当,昆仑峨眉五台崆峒,云台太极长白等九大宗派更是黯然无光,等到剑圣公孙龙身后,听说将他所创的剑法也有意交给华山擎天神剑执管时,大家得觉再不作打算,十年之内,将没有他们的日子好过了。”

于飞怒道:“这是什么话,我们并没有对九大门派有不利之心。”

柳浩生笑笑说道:“但是天下大势,操在你们几个人手中,却是九大门派所不愿见到的事,几大门派归史悠久,门人众多,但是从没有那~家敢独树一帜,起而领导天下武林,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一个默契,大家都限制自己的发展,以维持势力的均衡,如若有一家不受约束,其余八家必将联手而攻之,想不到大家约束的结果,却造成了一股新势力的成长,假如没有那种约束,丐帮的成长也不会如此之快的……”

于飞终于懂了,道:“四大霸天是几大门派抬出来的。”

柳浩生笑笑道:“可以这么说,不过四大霸天野心勃勃,暗中结盟则是早已有之,在他们行踪未彰之前,九大门派就已经得知消息了,白福首先看中了兄弟这股力量,兄弟自然不会同意,准备起而抗之,九大门派各遣专人来跟我商量,要我在暗中支持天魔令主成事,他们则各遣精英为我后盾,而且更以财力供我支援白福成事。”

于飞想道:“想不到九大门派会做出这种事来!”

柳治生道:“不过天魔教的发展也实在惊人,这个人很聪明,知道我这批人不可靠,为了要借我们的力量以成事,他也在我们以外,慢慢地扩展实力,却还不敢明目张胆,因为他对华山的剑术还是很担心,只是利用他的穿心镖对别的人下手,把当时所谓的九杰一个个次第消除……慢慢地对九大门派也开始下手了。”

于飞怒过:“引狼入室,活该!”

柳浩生笑笑道:“不过九大门派也并不含糊,他们立刻要求华大侠出头筹组九老会,另一方面则又在背后煽动其余三大霸天,暗植势力,扯白福纺后腿,让他们自相攻伐,但是白福太精明了,他篡夺下白云深的天残门后,在天残谷植起了一部份新的人手,终于控制了大局,而华大侠也在那个时候不幸身故,使他的势力更为雄大,九大门派只有再把于帮主捧出来,继续领袖九老会,原是希望丐帮与天魔教来一场活拼。但白福很聪明,他也在利用这个局面,从不与丐帮正面冲突,他更聪明的是另外造成了几个化身,使我们不知道那一个人才是真正的他,像马景隆,连洛天等,都是天魔令主的化身,九大门派没办法,只有全心全力投入九老舍来对付他了。”

燕青冷笑道:“不过他们也没放过华山世家,强迫于帮立以大义相通,在华山演出了一幕惨剧,叫华云封与凌雪鸿伪装有暖味而为华云亭发现,让他们两人堕崖而死,使君子剑华云亭有个借口发病离家,来作为九老会的细作……”

柳浩生笑笑道:“不惜,这样一来,既可摧毁了天魔教,又可以一举而毁掉了华山与黄山两大世家,都是有利的事,只是大家太轻估了白福的武功,华云亭扮的孤剑林封又死在穿心镖下,于帮主先后又培植了几个人,像楚江涯等,先后五个小伙子,没有一个成功的,只有燕老弟倒是真的能克尽其职,终于把天魔令主给抖了出来……”

燕青冷冷地道:“我之所以能成功,因为我根本不是九老会中的人,九老会培植出最后一个人是霹厉剑客楚江涯,他是我的好朋友,而且他也感到前面几个人死得太离奇,每次都是在紧要关头换上了穿心一镖,这必然是九老会中有人泄密,所以他把责任交给了我,却不希望我加入九老会……”

柳浩生一叹道:“是的!这是九老会的失策,他们的目的是找出天魔令主藏身何处,所以每等一个人略有成就时,就通知了九老会,然后设法盯住那个人,让天魔令主现身时好暗中下手把天魔令主除掉.可是一连五次都失败了。因此燕老弟现身时,九老会决定不再存这个打算,总算获得成功。”

燕青道:“成功的不是我,而是恨天翁,他那时以为事机已成熟,可以取天魔令主而代之了,才联合了马景隆,故意露出线索,让我一直摸索到天魔令主的巢穴,由马景隆出手杀死了白福,而恨天翁所以敢如此做,当然也是柳兄支持的。”

柳浩生一笑道:“也可以这么说,兄弟的计划是将四大霸天—一消灭,所以恨天翁得势后,兄弟将力量又投向了天音谷,只是天音仙子郭心律太厉害了,她自己不离天音谷,却在我们每个人身上设下了致命的音响胁制,以铁骑盟三字为致命之音,只要我们一听这三个字,立刻就会致死,这也多亏燕老弟破获了这个秘密,我们只得把天慾教及早地捧出来,因为她有鬼医向公度的化音丸,为我们解除了音响致命的胁制,摆脱了那层束缚,这也要多谢燕老弟的。”

燕青淡淡地道:“没什么,柳兄才是真正的英才,华山黄山两大世家,天魔恨天,天音天慾四霸天,行后二十年,都是毁在柳兄一人之手,柳兄才真的值得骄傲。”

柳浩生道:“这个柳某不敢居功,因为柳某若无九大门派为之后援,也干不下这些事的。”

燕青道:“柳兄如此为九大门派卖力,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

柳浩生道:“所谓九大门派,实际已只剩八家,长白剑派因为掌门人比剑受挫于公孙龙后,又被天残门主白云深一阵杀戮,只剩下几个人,兄弟没有办法,带了几个人,投身绿林道,才勉强得保残喘,兄弟此生最大愿望就是重建长白剑派,光复祖业。”

燕青道:“原来柳兄是长白剑派门下!”

“是的,前长白掌门人柳无咎就是先父。”

燕青冷笑道:“难怪柳兄对秦湘绮与公孙龙要恨之切骨了,因为秦湘绮原跟令尊有过交情,她改事公孙龙后,令尊是为了吃酷才去找公孙龙拼命的,结果反而伤在公孙龙剑下……”

柳治生怒道:“秦湘绮原是先父宠妾,她是奉了先父之命去到公孙龙那儿,学取他的剑术的,那知这贱入居然忘却了本来。”

白银凤忽然说道:“你错了,秦湘绮自己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她骗取了公孙龙的剑术后,自己躲了起来,却留条说出了是潜回长白剑派,公孙龙正在发火,刚好令尊找了来,自然没什么客气的,剑创令尊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功力全失,也是受了秦湘绮暗下毒葯之故,我父亲是公孙龙的弟子,问知这个原故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