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07章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道:“她或许是真的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真正的身份是华云亭,君子剑华云亭。”

尤俊一惊道:“华山世家的华云亭!”

燕青道:“不错,这个名字对尤兄有点印象吗?”

尤俊道:“当然知道,华山世家,剑术无匹,武功卓绝,难怪燕兄剑术如此高明,运用入化。”

燕青道:“不谈那些,尤兄对华云亭还知道多少,说来听听?”

尤俊迟疑片刻才道:“兄弟不清楚。”

燕青苦笑道:“不清楚不是不知道。”

尤俊道:“听说华云亭是为了未婚娇妻不忠……”

燕青道:“嗯,华云亭自幼订室,是黄山世家的独生爱女凌雪鸿,从小就是青梅竹马的游伴,长成后感情更浓,就在论婚的前三天,发现她与我的弟弟华云封会于华山的五老峰上,一怒之下,将他们两人逼得跳崖而死。”

尤使道:“兄弟听过有此一说,但未敢深信。”

燕青咬着牙,道:“凌雪鸿的父亲黄山老人凌飞也在场,更有好几个人目击此事发生,岂会假得了。”

尤俊哼了一声道:“这真是想不到的事。”

燕青脸色悲惨地道“谁会想得到呢,但事实就发生了。”

尤俊道:“黄山世家与华山世家?是以家教严正而出名的,华山正剑山庄更有君子之家的美誉,华云亭才有君子剑的称号,令弟想必也是一位恂恂君子,这些事不应该发生呀。”

燕青道:“当然不应该,而且也不可能,可是众目亲睹,他们在五老峰上相互拥抱。”

尤俊道:“不对!即使偷期密约,怎么会被人发现呢,而且又被这么多人看见呢,这里面必有文章。”

燕青道:“尤兄可是不相信此事?、

尤俊道:“不错,兄弟认为华山与黄山两家的人,不可能发生这种事,而且华云亭素有君子刻之称,即使发现了此事,最多解除婚约,成全他们好了,何至拔剑相向呢?”

燕青苦笑一声道:“尤兄不愧为精明,我们以为这个安排已经天衣无缝了,那知还有这么多的漏洞,幸亏尤兄不是天魔令的人,否则那两个人就死得太冤了。”

尤俊一笑道:“果真被我料中了,这是一项故意的安排。”

燕青道:“是的,雪鸿与云封是听了我的指示,我们是为了九老会的请求,才会演出了这一够真悲剧的假戏。”

尤俊惊问道:“为甚么呢?”

燕青道:“为了让华云亭有一天失踪的理由,自从那一件事发生后,华云亭一激成疯,从此不知所踪,而孤剑林封才能顺利地出现,使人想不到华家去,因为华山世家只有两兄弟,一个死了,一个疯子,对天魔会追究最力的华山世家就此中落,再有年轻的剑道高手出现,就不可能是华山世家的人了。”

尤俊肃然道:“燕兄这种牺牲的精神,实在令人钦佩。”

燕青庄容道:“我说出这件事,就证明我在大义当前时,绝不考虑到个人的得失而萌妇人之仁,赵氏家臣公孙杵四不过才牺牲了一个儿子,而我却牺牲了自己的爱侣与手足兄弟,再加上我自己。”

尤俊仁道:“是!小弟为刚才的那句话而道歉,燕兄对大义之明尤甚于小弟,用不着小弟来多嘴了。”

燕青道:“因此我说不能杀死惜惜,这绝非妇人之仁。”

尤俊顿了一顿才道:“是……是的!但燕兄总有个理由吧。”

燕青道:“因为她们两姊妹所付出的牺牲已超过了生命,与大义无亏,谁也无权要把她们作更多的牺牲了,何况惜惜只是可能会泄秘,并不是一定会泄秘、”

尤俊道:“可是等她泄了秘,已经无法补救了。”

燕青道:“为可能发生的理由去杀死一人,这太不充分了,每一个男人都身有婬具,都可能去强暴女人,难道就为了这个理由要杀死所有的男人吗?”

尤俊不禁为之语塞,没想到燕青会举这样一个例子的,燕青略顿一顿又道:“我在决定献出我的兄弟与爱侣时,还征求得他们的同意,又怎么在糊里糊涂之下去杀死一个自己的同志呢,尤兄,我们要消灭天魔会,瓦解天魔教,正因为他滥杀无度,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如果我们在这种情形下杀死花惜惜,又与天魔会何异。”

尤俊叹了一口道气:“燕兄说得是,但是为九老会推荐出来担任行动的人,都是抱定牺牲的决心的。”

燕青道:“是的,我们的牺牲是出之自愿的,因此,如何牺牲与何时牺牲,都该由本人决定,你我都无法代作决定。”

尤俊道:“是,我们告诉她本人,让她自决。”

燕青一笑道:“那不等于逼她就死吗?”

尤俊急急道:“如果要防她泄秘,总得要有个办法呀。”

燕青道:“是的,她只是在睡梦中呓语而已,有个最稳妥的办法,就是不让人跟她一起睡。”

尤俊道:“那怎么行呢,她们的身分是半开门的歌妓,不做生意,岂不是要揭穿了。”

燕青道:“不会,我们可以包下她们来,你一个,我一个,现在我不是流浪汉了,这点能力还有的。”

尤俊道:“可是丁宏那儿呢?”

“丁宏一旦知道我包下了惜惜,总不好意思再跟我争吧。”

尤俊怔了一怔才道:“金紫燕那儿呢,燕兄,从她那儿,你可以往深处再接触一层,这个机会可不能放弃啊。”

燕青笑笑道:“我晓得,那边的线索我也不会放弃的,但我是个浪子,浪子是不会死守着一个女人的。”

尤俊无可奈何地道:“好吧,那么今天晚上你必须睡在惜惜那儿了!惜惜不能露出会武功,而行刺的人今夜就会来的。”

燕青道:“是谁?”

尤俊道:“林奇!”

燕青笑道:“你怎么会指使他来动手的。”

尤俊道:“很简单,用几句就行了,我告诉他,如果想使金陵分坛的地位增高,必须要拉拢你这位好手,要想拉拢你,只有金紫燕才有这份魅力,而你却不专情,因此杀了惜惜,可以使你专心在金紧燕身上了。”

燕青一笑道:“尤兄,你计赛诸葛,这番话却不高明,如果我对金紫燕有情,何须杀死另一个女子,如果我对惜惜也有情,杀死惜惜,岂不更增加我的反感!那个林奇也不是傻瓜,如何会被你这番话说动呢。”

尤俊笑笑道:“可是我自有说动他的方法,金陵分坛十大护法名额有限,必须出了缺才能递补,他急于往上爬,势非除去一个不可,只要他杀人时施展青萍剑的招式就行了。”

燕青道:“又是一套措刀杀人之计,叫我火拼史剑如去,这可不像陶宏那么好说话了,杀死一个青萍剑,马百平还会罢休吗?我也不会做那种傻事。”

尤俊笑道:“何须燕兄出手呢,而且燕兄也不便出手,因为从尸体上看出是青萍剑的招式很不容易,燕兄如果能直接指证青萍剑,就证明你对青萍剑法很了解,反会引起怀疑了,小弟也不会让燕兄做这种事。”

燕青道:“那么谁会出手呢?”

尤俊道。“火龙神了宏,他对那三人早已不齿,跟惜惜多少还有点感情,本人又是个火爆性子,他会出手的。”

燕青一叹道:“尤兄,你真是一石三鸟,丁宏怒拼了史剑如,你还可以唆动陈亮与裘梅风合搏丁宏,这样一闹起来,金陵分坛不是天下大乱了。”

尤俊道:“不错!马景隆与马百平老不在金陵分坛,马景隆是不满天魔教,马百平则有意另创局面,坐大一方,早就有意挫除异己,史剑如对陶宏之追索甚力,他的身份很有问题,马百平今天在席上已动了杀机,陈亮与裘梅风跟史剑如三位一体,又是一个鼻孔出气,当然也容不得。”

燕青道:“所以马百平一定会支持丁宏的。”

尤俊道:“是的,所以事情一闹大,天魔会一定会亲自前来镇压,这次我们都站在侧面,由马百平与他周旋,我们的机会就更好了。”

燕青沉思片刻才道:“假如事情真能如此理想,再大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尤俊道:“那么燕兄是同意牺牲惜惜了。”

燕青道:“不!我没有同意,我说过,牺牲必须要由本人自决。”

尤俊道:“如果向惜惜说实话,她一定会自己答应的。”

燕青凝重地道:“不!尤兄,即使她同意,我也是坚决反对。”

尤俊愕然造:“为甚么呢,刚才燕兄不是说已经值得付出牺牲吗?”

燕青一叹道:“不错,我说过,但尤兄没注意听我的话,我说假如能如此理想,才值得付出这个代价。”

尤俊道:“一定可以的,兄弟可以在后面推波助澜的。”

燕青道:“尤兄,你忘了一件事,林奇到底是甚么身份?”

“他是天魔总坛的监视人。”

“不错,因此他的立场不会改变,假如史剑如是天魔教的重要人物,他敢这样做吗?”

尤俊道:“他已经利令智昏,连暗杀陶宏的事都干了。”

燕青道:“暗杀陶宏对他有利,因为陶宏与他共同负责金陵分坛的监视工作,陶宏一死,他就大权独揽了,但接连除掉分坛中三个属于总坛的护法,就与总坛不利了,他会这么做么?”

尤俊怔了一怔才道:“可是他已经答应了,而且很热衷。”

燕青道:“那就证明史剑如等人不会是天魔会的心腹。”

这下子尤俊也怔住了,燕青又道:“我这次要选三白传人为身份,是因三白先生原属九老之一,而且浪子燕青这个身份也确有此人,我出现后,真正的燕青就隐藏起来,这个身份不怕被查究,也不会出问题,而所以被我用作伪装身份的人,都是九老会精心密藏,武功招式绝不舍被人知晓的人。”

尤俊道:“那史剑如为甚么知道呢?”

燕胄道:“是的,他不但知道,而且知道得很清楚,可见他与三白先生确有交谊,而且与三白先生有交谊的人,绝对不会是对方的人,即使不是自己人,也必是帮助我们的人。”

尤俊急急道:“那他今天为甚么要对燕兄那样苦苦相逼。”

燕青道:“因为他要确定我是否真的是三白传人,更要向我表示他不是我的敌人。”

尤俊道:“可是他今天施展了杀手,剑下竟然毫不容情。”

燕青笑道:“青萍剑有三十六杀式,他单单用了“急流催萍”这一式,更是含有深意,因为这一式唯有达波三式可破,他分明是向我打个招呼。”

尤俊急得流汗道:“那么史老爷子是自己人了?”

燕青道:“八成有可能,否则他不会对陶宏的死追索很急,因为他知道陶宏不是我杀的,急于为我洗脱以掩护我的身份,他不知道尤兄也是自己人……”

尤俊苦笑道:“幸亏燕兄精细,否则我就闯下大祸了。”

燕青道:“是的,幸亏尤兄事先告诉了我,否则不但牺牲了惜惜,还帮了对方的一个忙,挫除了我们的自己人。”

尤俊道:“我怎么知道九老会布置下了这么多的暗线了。”

燕青道:“九老会为了对付天魔会,曾经作了半年的策划与布置,将一切可能性都设想好了,因为我是直接负责行动的人,才知道得多一点,别的人都是单线发展,或是两三个人一组行事,互相不连系,以免牵一发而动全局。”

尤俊道:“这个我知道,我们只有两个任务,一是探查天魔会的真相,一是协助行动人狙杀天魔会,却不知有横的连系。”

燕青道:“每一个人都以为自己是唯一的暗线,除了一个行动人外,没有别的同志,这样才能使每个人提高警觉,谨慎行动,时存戒心,而且不存倚赖之心。”

尤俊道:“这个方法虽好,但很可能会造成互相伤害的情形。”

燕青道:“那是一定的,以前在那六处分坛,就有过这种事,但也不无收获,因为两方面都是不被信任的,并吞掉一方时,另一方就能更进一步地深入。”

尤俊道:“那我们这一次是否也将如此呢?”

燕青摇摇头道:“不可以,事实证明天魔会十分狡猾,所谓深入,也很难接近核心,最多探出另一个分坛在那儿,目前我至少已经掌握了十个分坛的所在,用不着从事牺牲了。”

尤俊点点头道:“我是要跟史老爷子连系一下。”

燕青道:“不必,他是个很慎重的人,可能已经看出一点端倪了,你还是不要跟他作正面的接触的好。”

尤俊道:“我们已经掌握了马百平这一条路线,那是很有利的一个局势,就怕他老人家不清楚,先给我来一下。”

燕青一笑:“不会的,如果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