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 十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老妇不禁犹豫,吴韵珊笑道:“姑妈,您别担心,没有了这个姓俞的,爹就能称霸天下,短时间内不会有人跟他争雄了!”

老妇一怔道:“短时间?”

吴韵珊笑道:“世上能出现一个俞士元,自然也可能出现第二个,第三个,但是那些人目前还不会出现的……”

老妇道:“将来呢?”

吴韵珊道:“那很难说,但天下没有千秋不易的霸业,迟早总会易手的,周朝有八百年王业,史书上只占一个字,隋代只有几十年,史书上也占了一个地位,只要有片刻的成功,就是成功了,表哥是前一届武林魁首,爹如果能取这个姓俞而代之,那么您的儿子,您的哥哥都是武林盟主,在您一生中只有两个姓氏,凌吴两姓都在武林霸史上占一页地位,您还有什么遗憾呢?”

老妇被她的言词激发了豪情,大声笑道:“对!尤其是想到这两代霸业都是我们两个女人所造成的,我们也可以流传不朽了,不过我年纪大了,我不足惜,你还年轻!”

吴韵珊望了凌无咎一眼道:“我无所谓,女人的归宿是嫁好丈夫,您如果不在人世,表哥是绝对不肯娶我了,一个女人落到这个下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倒不如死在他手中算了!”

老妇轻叹一声,然后叫道:“姓俞的,你上来吧!”

俞土元捧锤道:“老太太,这是一场正式的挑战吗?”

老妇怒叫道:“自然是正式的挑战,难道还是开玩笑的不成!”

俞士元笑道:“既是正式的挑战,就得按规矩,首先要有公证人,南兄名震百粤,提起南天王三字,三尺孩童皆知,我们就请他做个公证人吧!”

老妇怒道:“我不管那些噜嗦事,你到底比不比!”

俞士元笑道:“比当然比,不过这既是正式挑战,小侄就要放肆一下,按照规矩,请教老太太的尊姓大名!”

老妇叫道:“为什么?”

俞士元道:“为了称呼方便,比武的身份是平等的,在下不能再叫您老太太或是凌伯母,那就不成体统了!”

吴韵珊道:“姑妈,人家是规矩人,您也得照规矩,而且他是丐帮掌门人与武林魁首的身份,您向他挑战,应该自报姓名!”

俞士元道:“不错,这一点请恕俞某失礼,俞某有权如此要求!”

老妇怒冲冲地道:“我嫁了个短命的丈夫,生了个不孝的儿子,对这个逆子已伤透了心,还是用我的本名好了,我叫吴季秀!”

俞士元一举铜锤作礼道:“吴老前辈请赐招!”

老妇吴季秀挥钩进击,直劈而下,俞土元举锤相迎,双方各退了一步,兵器相触,火光直冒!

南彪与凌无咎都知道俞士元没有认真用力,可是俞士元装得很像,吴季秀也颇感意外,叫道:“小子!你只有这点能耐!”

俞士元笑道:“前辈神力惊人,在下深为钦服!”

吴韵珊在旁道:“姑妈!人家在拿您开胃呢?他在竞技会上力挫群雄,怎么只有这点能耐,他分明是瞧不起您!”

吴季秀闻言大怒道:“臭小子,你敢戏弄老太太!”

奋力进扑,双钩猛砸,俞士元又架了上去,却像力不胜敌,不但连退了几步,而且还直喘气!吴季秀更是生气叫道:“小子!我看你能装到几时!”

踏步进招,双钩急下,用劲更强,俞士元举锤招架略慢了一步,幸而吴季秀为了加强劲道,使用钩背砸下来,敲在他的手背上,俞士元痛叫一声,一只铜锤脱手丢下,手背上血肉模糊,连忙丢开另一手的铜锤,去护那只伤手。

可是当他扶着那只受伤的右手上下摇动时,自己也咬牙惊叫一声,整只手腕上下都可以反抵贴近小臂,柔若无骨,很明显的,那一下重击把他的腕部关节处的骨骼整个击碎了,才能有这种现象。

大家都被这个情景惊的呆住了,连吴季秀也停止了攻击,满脸诧异之色,呆呆地问道:“小子,你是怎么了?”

俞士元忍住痛楚道:“前辈神力惊人,在下不足以匹!”

说完用左手在怀中取出一枝碧玉如意放在地下道:“这是竞技大会魁首的采物,也是天下第一力士的信物,在下敬以奉上,前辈持此为证,就可以向天下武林同道证明已击败在下,取得此项荣誉,当然南天王是此次较技的证人,他也会替前辈证实此事的!”

吴季秀呆住了,还是凌无咎抢来要替他包扎。

俞土元摇摇头道:“不必了,兄弟行囊中自有治伤之葯……”

说完朝俞光道:“小鬼,收拾行李,我们可以走了!”

吴韵珊道:“俞帮主就这么走了?”

俞土元神色一怔道:“俞某已经认输了,难道还不能走?”

吴韵珊冷笑道:“我觉得俞帮主输得太离奇!”

俞士元伸出那只受伤的右手道:“吴小姐不相信,可以检查一下!”

吴韵珊果然捏住他的手腕,上下幌动了一下,还向前拉了一拉,居然能长出半寸出来,证明内部骨骼确是碎裂了。

俞士元痛得汗水直流,仍然咬住牙道:“吴小姐这下可以相信了。”

吴韵珊道:“我知道你的劲力比姑妈大得多,这是你故意受伤的!”

俞土元道:“不错!那全是拜你之赐,俞某不忍心逼死一位老太太,更不甘心死在凌大侠剑下,只有走这条路。”

凌无咎屈膝跪下,眼含泪珠道:“俞帮主!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俞士元淡淡地道:“什么也不必说,俞某右臂已残,再也无力与人争雄斗勇了,今后武林,将是令舅的天下了!”

凌无咎低头无语,俞士元道:“我希望你留在家中跟吴小姐成亲,不必再打出家的主意了,如果以你的影响,能劝劝吴小姐,以她的智慧,引导令舅,多做点有益于武林的事,那比出家修心成佛的功德还大上千万倍呢!”

说完招呼俞光与南彪离去,吴季秀这才问道:“韵珊,真要放他们走!”

吴韵珊想了一下道:“他右手已残,永远也不会是爹的对手,放他倒是没关系,只怕他将来又动别的鬼脑筋来跟爹作对。”

凌无咎跳了起来,厉声叫道:“表妹,俞帮主为了成全我们,作了这么大的牺牲,如果你再对他不放松,我就不客气了!”

吴季秀沉声道:“你想怎么样?”

凌无咎目中喷出火来叫道:“就为了我一点愚孝,才害得俞帮主如此,如果谁再敢对他有不利之心,我就找谁拚命。”

吴季秀道:“如果是我呢?”

凌无咎脸上因痛苦而扭回得变了形,嘶叫道:“也一样,孩儿宁可负不孝忤上之罪,也要保护俞帮王的安全,娘!您别再逼我了!”

吴季秀道:“我偏要试试看,你是否敢杀我。”

凌无咎拔剑向天大声道:“凌无咎上告皇天,下告亡父之灵,如果有人再敢加害俞帮主,就是逼我委弃衣冠,作一头畜牲!”

这个誓发得太重了,连吴季秀也怔住了,可是她倔强的本性又不甘受制于自己的儿子,气怒之下,举钩向凌无咎的头砍下去,叫道:“我先杀了你这不孝的畜生!”

凌无咎对砍下的双钩视如无睹,他虽然立下重誓,本性究竟是善良的,如果母亲要伤害俞士元,他可能会拼命,可是吴季秀要杀死他,他倒是甘心认了,而且还自动地迎上去,痛苦地叫道:“娘!您杀了我最好,这痛苦的日子我过够了!”

吴韵珊飞也似的扑过来,想托住双钩,却有人比她更快,那是南彪,他只一伸手,毫不费力地夺下钢钩,把吴季秀推得老远,跟着双手一拗,将铜钩断成四截抛在地下,碧目中亮光四灼,厉声道:“洒家不像俞老弟有那么多的拘束,洒家只知道你这老婆子太不是东西,俞老弟是尊敬你的儿子,才对你如此,你倒得寸进尺起来。”

凌无咎见母亲受挫,刚把剑举起来,南彪怒叫道:“姓凌的!你如果敢对洒家出手,洒家就一斧劈了你,看看你这个母亲,把俞老弟害成什么样子,你们凌家欠他多少恩情,你简直是个忘恩负义,猪狗不如的畜牲。”

他一手捞过长斧,一手指着凌无咎,义正词严,把凌无咎痛骂了一场,凌元咎居然怔住了,半晌之后,当的一声,丢下手中的长剑,掩脸回头跑开了!

南彪又指着吴韵珊道:“你这贱婢更不是好东西,利用俞老弟的仁义之心,行使阴谋,逼使一个老大婆出来拼命,驱使人家母子送死来达成你父亲称雄天下的慾望,如果你不是个女人,洒家就一斧劈了你!”

俞士元忙道:“南兄……”

南彪道:“俞老弟!你别管,现在你只剩下一只手,想管也管不了,凌老婆子,洒家刚才空手夺下你的双钩,你已经败了,为什么不自杀了,你死呀!死了洒家就等你的儿子来报仇,一斧劈碎那不明是非的混蛋!……”

吴季秀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吓住了,再者也领略到南彪惊人的巨力,怔在一边,动都不敢动!

南彪伸手拾起碧玉如意,还给俞士元道:“俞老弟,你还是收起来吧!人家根本是在哄你,这老婆子何尝舍得自杀,你这只手断得太不值得了!”

俞土元轻轻一声道:“我以仁义之心待人,并不希望人家同样地回报我,我明白这是个阴谋,仍然钻进去,就是告诉她们仁义的价值,我不相信她们心里毫无作愧之意……”

南彪冷哼道:“这是一窝禽兽,禽兽也知道惭愧吗?走!走!离开这个畜牲窝,洒家越看他们越有气……”

俞士元默然无语,三人走出大厅,来到门外,只有吴韵珊追出来叫道:“南彪,今天你骂得痛快,等我爹回来,就有你受的。”

俞士元回头道:“吴小姐,烦你寄告令尊,对于崔帮主受害之事,本帮暂时不追究,因为我一臂已残,其余的人恐怕不是他的敌手,我不愿拿帮中弟兄的生命,作无谓的牺牲,可是他必须从此光明正大的做人,即使不能行侠仗义,至少也不能做坏事,否则我就要号召武林同道,联合对付他!”

吴韵珊冷笑一声,缩了回去。

南彪一直气冲冲地前进,走到街上,才找了一家客栈休息,俞光打了水,先给俞士元洗净血手,然后拿出葯散来敷上,再加以包扎,南彪道:“俞老弟!你太不值得了!”

俞士元道:“值得的,至少凌无咎今后会为天下安危多尽点责任,如果那个吴次仁能受他的影响而转变为善……”

南彪道:“那个吴次仁究竟有多厉害?”

俞士元道:“不清楚,如果吴韵珊的话属实,他能降伏祁赤连、骆家雄与屠万夫等三大勇士,必然很了不起,不怕南兄生气,南兄恐怕不如他……”

南彪道:“洒家自信在屠万夫之上,骆家雄与祁赤连尚未正式献技,但也不会比洒家高出许多!”

俞士元道:“可是这些人都受了吴次仁的辖制,足见他的聪明!”

南彪默然片刻才道:“那个姓吴的老家伙专好用鬼计,也许不是真本事。”

俞士元摇摇头道:“不然,凌无咎的话是可以相信的,他劝少林首先退出竞技之争,是深知对方的实力堪虞,所以武当峨媚也见机而退,这些门派历史悠久,门下弟子信念极坚,阴谋鬼计是吓不住他们的,只有真正实力才可以威胁他们!”

南彪不说话了,俞士元又道:“再说丐帮的崔帮主一身武功已臻化境,就是受了暗算,也须要相当的武功才能杀死他,可见吴次仁的功力一定相当强,而且祁赤连与骆家雄也不是好相与的,光是靠计谋,并不能使他们俯首听命!”

南彪道:“我不懂了,既然他们早已有了连络,为什么在竞技大会,一点都不肯相让,拼得很认真呢?”

俞士元笑道:“他们是在故作姿态,显示实力,其实他们心目中,竞技魁首已经内定了,是吴次仁了!……”

南彪睁大了眼道:“洒家又不懂了!……”

俞士元一叹道:“历来的竞技魁首都被各大门派包办了,这并不是说天下能者都出在各大门派,以个人技艺而言,高出他们的很多,为什么不出来参加竞技呢?说穿了很简单,竞技魁首等于是武林盟主,如果没有一股强大的实力做后盾,所得的只是一个空衔,反而会招来许多麻烦,也不见得真能顺利赢到手……”

南彪又问道:“这是怎么说呢?”

俞士元笑道:“很简单,如果各大门派遣高手出来挑战,那怕天神临凡,也会战个力竭而死,所以兄弟在连战两场之后,立刻叫丐帮的人出来表示身份,否则这个魁首那会顺利拿到手呢?吴次仁看透了这一点,他又没有力量组织一个帮派,只有把几个力士暗中联络好了,这些人合起来,也算是一个很坚强的阵容了。”

俞光在旁笑道:“南天王,蚂蚁虽小,合起来也能咬死老虎呢!您孤身一个人前来争雄,注定了是失败的!”

南彪愤然道:“酒家怎知道中原武林中人如此卑鄙呢?”

俞士元微笑道:“这倒不是卑鄙,武林盟主要负责今后三年的武林安危,排解纠纷,有一言九鼎之力,自然必须要有相当的实力为后盾,否则单丝不成线,靠一个人的力量万难成事的,兄弟于夺得魁首之后,峨嵋与武当倒没有藏私,他们原是想用本门的实力为兄弟做后盾的,可能他们对吴次仁的事也有所耳闻,怕兄弟独力难支……”

南彪道:“洒家没看见他们有此表示呀。”

俞士元笑道:“那是兄弟已经显示身份,有丐帮为后盾,他们才没有表示,因为丐帮的实力比他们雄厚多了!”

南彪道:“洒家还是不相信他们有这种好心。”

俞士元道:“竞技结束后,依照规矩应该立刻将盟主信物碧玉如意当众交付的,可是峨嵋直等丐帮的人认兄弟为帮主后,才交出来,可见他们是如何慎重了,因为这枝碧玉如意可以调动天下武林人士,如果兄弟提不出相当的实力基础,他们怎敢轻易交出呢!”

南彪想了一下道:“别的不去说他了,反正洒家也没份,只是俞老弟,那个吴次仁不会比你强吧?”

俞士元道:“兄弟出头以后,他知难而退,可能是差一点。否则他的女儿也不会使出这种毒计,硬要逼死兄弟了!”

南彪叫道:“你根本就不必理她的。”

俞士元笑道:“我不能不理,真要逼死了那个老太婆,凌无咎势必找我拼命,杀死他于道义有亏,而且他是峨嵋上一届竞技魁首与武林盟主,死在我手中,别人以为我不能容物,峨嵋很可能藉此与丐帮成仇!”

南彪道:“是非自有公论呀。”

俞士元道:“在这个地方,只有我们几个人,凌无咎一死,我们有口难辩,不死又无法解决,如果我顾全道义,让他报了亲仇,吴次仁岂不是得其所哉,算来算去,我只有出此下策,保全大家!”

南彪道:“可是你把碧玉如意交出去,不是更糟了吗?”

俞士元大笑道:“那有什么用,碧玉如意不过是一个象征性的东西,那个老太婆拿去,谁会听他的,这跟皇帝的玉玺一样,因为是天子的代表,才能号令天下,如果有了玉玺就能做皇帝,大家都刻它一个,人人都是皇帝了!”

南彪一叹道:“洒家是粗人,不会拐弯抹角去想这么多,不过你老弟这只手残废得太可惜了……”

俞士元道:“我的手不残,我们岂能如此顺利离开凌家大门!”

南彪道:“怕什么,洒家一个人也能杀他个精光!”

俞士元摇头道:“不是杀能解决问题的,吴韵珊明知拦不住我们,仍然耸动那老婆子出来拼命,当然是成竹在胸,凌无咎能杀死我最好,被我们杀死,对他们也是有利的,否则兄弟何必用苦肉计呢!”

南彪叹道:“问题是你一只手能制服吴老头儿吗?”

俞士元道:“不能,否则吴韵珊不肯罢休的!”

南彪叫道:“那怎么办,今后岂不是听任吴次仁那老王八横行了?”

俞士元笑道:“谅他也不敢,到时候我仍然可以制服他!”

说着用那只受伤的手摇了两下,听见格格的轻响后,脸上显出了微笑,弯腰拿起地下的铜锤,十分从容自然。

南彪睁大了眼睛叫道:“俞老弟,你别是会巫术吧!我明明看见你的手骨碎了,就是吃了仙丹也无法好得这么快……”

俞士元笑道:“南兄说是巫术,兄弟也承认是巫术吧,不过这是一种得自天赋的障眼法,除了兄弟,很少有人能施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