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滟预堆在白帝城之东,蹲踞中流,漩涡迭作,势急如箭,再加上江心怪石嶙峋,操舟偶有不慎,失去控制,撞上礁石,舟毁人亡,是长江水路中最惊险的一段,由滟预至铁滩瞿塘峡,是三峡中最短的一个。

然而其惊险之状,较之其他二峡尤其,他们这条船顺江东下,快要进入滟预堆时,船上的水手就有一半人上岸准备拉牵,风帆也放了下来,俞士元与南彪两人都暗中怀了匕首,连同吴韵珊,步至舱面上待变!

果然船到最急的地方,那些水手好像吃力不住,有两三个人放了手,船的拉力更强,将其余的人也拖下了水!

这虽是做就的圈套,却做作得十分逼真,木船像箭一般在江心乱冲,对准一块尖石撞去。

船上的船主大叫道:“不好了!船要触礁了,大家逃命吧!”

他一喊之后,所有的水手佚子都跳下水去,船主刚要往水里跳,南彪冲过去,一把将他捉了起来叫道:“你想往哪里去?”

船主急叫道:“客官,别开玩笑,船撞上石头就没命了!”

南彪冷笑道:“笑话!船撞上石头,不过是堕水而已,跟你跳下去有什么差别,你想闹什么鬼,乖乖的给我留下!”

船主被他问住了,身子又被提在空中,张手舞脚,十分狼狈,这时船已快撞下礁石,俞光抢过去,拿起一根竹篙,忽地往山石上点去,篙子才伸出去,石上窜起一个人,手挺大刀,向篙子砍去。

俞光手法极快,横篙将那人打落水中,然后篙头一点巨石,硬将船身撑偏,擦着石头滑过!

吴韵珊十分镇定,抱住桅杆,以免身子跌倒叫道:“俞光,想法子上前一块大石,稳住船身!”

前面那块大石有十多丈宽,石面高出水面丈许,十分平坦,看出没有人埋伏。俞光颇有急智,找了两余牵绳,迅速绑在船头的木椿上,将另一头系在腰间,眼看着船离大石还有十多丈,跑到俞士元身边道:“相公!送我一把!”

俞士元双手将他举起,猛力一抛,俞光像飞鸟般的往石上落去,着地后,立刻双腿蹬住石壁!

船已滑过石块,却因为有两根牵绳的牵扯,被俞光利用石块的阻力,硬行拉住,停止在水上不动了!

俞士元叫道:“把船拉过了!”

俞光奋力用劲,仍是无法将船扯过去,只得叫道:“相公!我拉不动,您从船上过来吧!”

俞士元道:“不行!我那两箱子宝贝价值连城,沉下水去怎么办?”

说着双手握住牵绳,慢慢用力,居然把船移近过去,岸上两边与附近石块上埋伏的水寇都现身出来,足足有五六十人之多,都是身背箭囊,臂挽强弓的大汉!

可是他们被俞士元与俞光两人的神力惊得呆住了,根据船上同伙的密报,只有南彪一人较为扎手!

他们的目标也是集中在南彪身上,没想到这青年公子与小孩子也有这么大的力气,吓得不敢动手了!

因为船上载重数千斤,加上船身的重量,以及流力的推力,足在万斤出头,俞光足抵山石将船定住,已经不容易了,俞士元居然能凭一双空手将船移过去,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一个水寇立刻开口骂道:“妈的!牛老四,你说船上只有一个硬点子,我看你简直瞎了眼,回头看看你如何交代去!”

牛老四就是被南彪擒住的那个船主,此刻早已吓昏了过去,软软地不动了。俞士元将船移近石边道:“南兄!你先稳住,兄弟将船系好!”

说着跳上大石,替下俞光,叫他先把南彪的钢斧拿上来,对平坦的大石凿个深坑,用斧柄插进去,将牵绳在斧柄上稳住,然后跳回船上,拦腰抱起吴韵珊,跳回大石放下,这时四处已有急箭射过来!

俞士元一面用手格挥,一面叫道:“俞光,带两块船板过来,顺便把扁担拿过来!”

所谓扁担,就是俞士元两把铜锤的柄,可以旋合起来,成为一枝长扁担,俞光将那些东西取到。

俞士元与俞光各持一块船板为盾,挡住长箭,一面还挥舞铜棍,挑架面前射来的急箭。

可是箭来得太密了,吴韵珊又不会武功,仅凭两个人保护他仍是相当吃力,俞士元道:“南兄快来帮帮忙!”

南彪将那名船主提着跳了上来,远处射来的箭,他就用船主的身子去挡,接连十几箭射在他身上,早已一命呜呼了,他抓住尸体,仍不肯放手,俞士元见状不忍,连忙朝南彪劝说道:“南兄把死人丢掉吧!”

南彪怒声道:“这家伙太可恶了,居然勾结水寇,加害商旅,洒妥叫他尝尝乱箭攒身之罪,以为他作恶的报应!”

这时水中忽然冒出一个全身穿着油绸的水鬼,手挺尖刀,往上一冲,俞士元连忙舞棍去打他。

那水鬼都攀住系船的牵绳,用刀子一割,绳子断了,木船离石丈许,俞士元的铜棍够不着,木船立刻随波而去,南彪将手中的尸体一掷,准备跳下水去追!

俞士元忙道:“穷寇勿追,南兄还是合力保护吴小姐要紧!”

南彪道:“那船上有你的兵器,丢了可没处再找!”

俞士元道:“我相信丢不了,再说真丢了也不算什么,吴小姐的性命比它要紧多了,由它去吧!”

船已去远了,钢斧也没有用了,南彪气呼呼地拔出钢斧,凿下许多拳大的石块,解开腰带,双头合在手里,用一块石子放在腰带中间,抡了起来,转丁几个圈子,忽地手一松,石块像流星般飞出。

远处石上一名水寇立刻惨叫一声,被石块击中头颅,脑花崩溅,翻跌在水中而死。俞光笑道:“南大爷,您这一手真绝!”

南彪也笑道:“这是我们百粤山民猎兽的武器,练熟了,比弓箭还方便,因为石块随地可得,只要一根布带就够了!”

说着手下连挥,击毙了好几名水寇,他的石块又疾又准。

力气又大,远至岸上,都可以应手毙敌!

那群水寇瞧着胆寒,有人叫道:“点子太扎,咱们撤退吧!反正东西已经到手了!”

一个头目般的大汉怒声道:“不行!咱们损失了好几名兄弟,非要他们偿命不可!”说着南彪一石块飞到,这头目手下不弱,居然一挺手中钢刀,将石块架住了,不过他的钢刀敌不住南彪神力。

当的一声,断为两截,他立刻一滚身,躲在一块大石头,却大声叫道:“放火箭,烧死这批狗杂种!”

叫完后,四处射来的长箭都带着火球,那是在箭簇后面装上棉沙,沾了油,点上火,遇物即燃,十分厉害!

两块船板上钉了几枝火箭后,立刻烧了起来,俞士元只得放弃了,舞着手中的钢棍拔箭,南彪也无法再放飞石伤人,手挺钢斧,架开一枝枝的火箭,那些箭堕地,仍在继续燃烧,烟味惊人。

俞光只得冒险将地下的火箭一一踢下去,这几个人如果分散开,自然会好一点,可是吴韵珊不会武功,他们非集中保护不可,那批水寇箭法又准,石面上又平坦,连个掩蔽都没有,四面是水,又无退路,南彪一叹道:“俞老弟,想不到你我一代英雄,却被几个毛贼困死在这里,想起来真不甘心,你守紧一点,洒家去拼杀他们几

个!”

俞士元忙道:“不行!南兄一走,我们就保不住吴小姐!”

南彪道:“咱们被困在绝地,人家却可以源源被补,拖下去更惨,倒不如拼他一下,或许还有生望!”

俞士元道:“天无绝人之路,等一下就有援兵了,俞光,你跟丐帮是怎么连络的,怎么还不见他们前来?”

俞光被提醒后才叫道:“小的该死,小的跟他们说不见信号,不准过来。因为小的知道您不愿轻露行藏,才如此约定的!”

俞士元喝道:“你还不快放信号!”

俞光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个小银号,放在嘴前,号声响亮清越,直冲云霄,不久后,上游也传来一声回响。

俞光道:“行了,他们在一里外守候,立刻就可以赶到,小的—时紧张,忘了这会事,否则早就解决了!”

吴韵珊道:“他们就在一里外,难道瞧不见这里的情形!”

俞士元道:“瞧见了也没有用,丐帮规令极严,没有我的号令他们绝对不敢靠近,冒犯帮主的罪过是很重的!”

吴韵珊道:“你们这些臭规矩,有时会误大事!”

俞士元但笑不语,没多久,上流下来几条快船,每条船上都有三四名丐帮门下,为首的是个中年妇人!

俞光道:“那就是白帝城分舵主,六袋弟子耿七娘!”

水寇中已有人发话道:“来船是哪一路朋友!”

那妇人朗声道:“穷家帮,白帝城分舵耿七娘!”

水寇颇感意外道:“耿七娘,咱们是巫山金龙水寨,通天金龙祁通手下,现在正接下一票生意,希望你别插手!”

耿七娘怒道:“你们瞎了眼睛,知道是谁在船上吗?”

水寇中有人冷笑道:“管他是谁,郝寨主看中的买卖,谁也别想管闲事,除非是你老公,咱们看在江湖道义上放他一马!”

耿七娘刚要开口,俞士元已出声道:“七娘!别多说,把他们都赶走,抗拒者格杀不论!”

耿七娘一声呼啸,几条船立刻分开,船上的那些人不但武功好,水性也佳,两条船上除了一名操舟者留下掌舵,其余都跳下水去,分扑各处埋伏在礁石上的箭手,耿七娘自己带了另外三条船上的人直扑岸上。

水寇中有人叫道:“妈的!耿七娘!你不要命了,今天坏了老子们的事,别说你的命难保,白帝分舵也别想立足了!”

耿七娘招呼手下奋力进扑,到了岸上,立刻与那批水寇混战起来,埋伏在礁石上的箭手很好打发,顿刻间,有六个人被格毙,余下四五个人跳水逃生了,可是岸上那批水寇相当骠悍,耿七的手下共计九人,已有四个丧生。

水寇中死亡的人数更多,可是他们中的高手不少,围住了剩下的六个人急攻,刹那间又有二人倒地不起!

耿七娘身手固然了得,可是她一面迎敌,一面还要分神去救护部属,情势相当危急,且喜箭手们都受了牵制,不能再放箭了,俞士元见状忙道:“南兄!水寇不乏能手,我这些部属恐怕不行,你精通水性,麻烦你渡水过去接应一下!”

南彪早就按捺不住了,抛下铜斧,一个猛子扎进水里,飞鱼般地往岸上泅去,水中的丐帮门人还在迫杀水寇。

俞士元忙叫道:“丐帮的人快把船划过来!”

两条快船立刻驶进大石,船上的人正准备行礼叩见,俞士元道:“别忙着行礼,把我渡到岸边去!”

说着抱着吴韵珊跳下一条快船,同时对俞光道:“把南天王的钢斧带着!”

俞光扛起钢斧,跳进另一条船,幸好那些快船为了要在急流中行驶,载重量很大,而且丐帮的弟子不敢与帮主同舟,跳下水中帮忙推舟,所以俞士元的船上多了一个吴韵珊与百余斤的铜棍,行驶仍然很快!

他们到达岸边时,南彪早已泅到了,而且加入了战围,由于他只有一柄匕首,神力无由发挥,被七八个水寇高手缠住,占不了太大的便宜,只是因为他的加人,耿七娘的压力减低了,手中一枝龙头拐上下翻飞,奋战六名水寇,已能抵挡得住,丐帮另外只剩下三个人,都要迎战十几名水寇,他们的武功较差,两下扯个平直!

丐帮的门下要上前帮忙,俞士元道:“不用你们上去,保护住吴小姐,不得有差错!”

他一挥铜棍近前叫道:“七娘!退下!”

耿七娘虚晃一拐,应命退后,那些水寇迫过来,俞士元铜棍一摆,为首三人的兵器脱手飞走,吓得怔住了!

俞士元抽空递上钢斧,南彪接在手中,斧刃直压而下,不但将一名水寇的护手钩压折,连人劈成两片!

这两人一现神威,将其余的水寇吓坏了,手挺兵器,不敢再上前,俞士元用棍子比住他们道:“哪一个是带头的?”

耿七娘手指一个使狼牙棒的大汉道:“这家伙叫黄书郎,外号称黄鼠狼,是通天金龙手下的大头目,这次抢劫一定是他指挥的!”

俞士元冷笑道:“鸡鸣狗盗之辈,连个名号都是鬼头鬼脑的!”

黄鼠狼怒声道:“妈的!你敢侮辱老子!”

话才出口,俞光已欺身抢进去,黄书郎一挥狼牙棒盖头砸下,俞光左手一托架住,右手跟着一拳。

黄书郎的身子像石块般地飞跌出去,狼牙棒已被俞光夺在手中,信手一抛,丢进了江中,黄书郎的武功底子不错,胸前挨了一下重击,震得五脏移位,口中鲜血外溢,居然还能站起来。

俞光赶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