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俞士元双掌突扬,迎着刀光拍出去,出手既快且准,掌面平拍在刀身上,呛然刀环震鸣,将两柄大刀拍成四截。

这一手太漂亮了,群盗们立刻又爆出一声欢呼,他们虽知俞士元了得,却不想会有如此神奇!

那些刀手都是精选的好手,刀身沉重,刀法凌厉,而俞士元却凭一双肉掌,竟能拍断纯钢的大刀,尤其叫人叹绝,而那两名操刀的壮汉更是心惊不已,因为俞士元一拍之劲,不仅震断了他们大刀,连剩下的半截断刀也从手中飞了出去,将他们握刀的虎口也震裂了!

俞士元露了一手之后,似乎将其余的刀手也镇住了,眼看着两人从容通过,连示威性的试探都不敢了。

二人走出刀阵后,郝顺迎了上来道:“佩服!佩服!俞帮主神功果然不凡,只是兄弟有点不明白,帮主对先前两次试探何以能视若无睹?”

俞士元淡淡一笑道:“既是试探,自然不必理会?”

郝顺道:“敝寨对这些刀手并没有明文规定,试探也好,正式出招也好,都由他们自己决定,俞帮主由何判断呢?”

俞士元微笑道:“那很简单,看他们的眼睛就行了,他们眼中如果没有杀机,就是属于试探性的,否则就必须注意了!”

郝顺一怔道:“兄弟倒不知道从眼睛里也能看透对方的心意!”

俞士元笑道:“如果到了二寨主这种火候,杀人已成了习惯,自然不会有什么预兆,这些人资格毕竟还太嫩了一点!”

郝顺被取笑了一阵,气得满脸通红,却发作不得!

俞士元又问道:“怎么还不见郝寨主的大驾?”

郝顺气呼呼地道:“等南天王通过后,家兄自然会出来接待的!”

俞士元道:“南天王可没有俞某这么好说话,他是宁折不弯的汉子,因此他准备硬闯,为免伤和气,最好还是请二寨主下令撤去刀阵!”

郝顺冷笑道:“敝寨这刀阵设立以来,还没有人敢硬闯过,南天王有这份豪情,兄弟极想见识一下!”

俞士元道:“俞某是为贵寨着想,这个刀阵训练不易……”

郝顺哈哈大笑道:“不错!这刀阵费了敝寨近十年的心血精练而成,除了迎宾之外,还是敝寨最坚强的一道防线,南天王如果能硬闯过来,敝寨以香花铺路,迎接各位进寨,视为无上之光荣!”

南彪听得不耐烦了,钢斧一摆,直冲而进,第一对刀子立刻分左右斯刀直劈,南彪除了勇赛天神外,钢斧的招法也相当精奇,但见他横斧急抡,斧刃将右边的一人连手砍下,斧柄扫在左边那人的腰上,摔出四五丈远去!

他出手就是一死一伤,将群盗都吓住了!

郝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厉声叫道:“布阵围攻!”

令下阵变,由两列长阵迅速变为两层的圆圈,将南彪围了起来,这下威力顿时加强了。

那些刀手不仅身手矫捷,攻守尤为精熟,刀光霍霍,由四面涌进,却能避免与南彪的斧头接触。

南彪抡着大斧,奋力前冲,却是一步也进不得,因为他跨前一步,立刻就有十几柄大刀,从上而下,由左而右急攻而至,而且那些刀手都是奋不顾身地猛扑,虽然有一两个人躲不过斧刃,或死或伤,或者被格飞了兵器,但他们递补得也快,一人漏出缺口,立刻有两三人补进!

南彪连冲了七八次,虽然将刀手杀伤了七八个人,但本身却陷入重围,幸好他勇力绝伦,铜斧舞得如风般急,前扫后架,才没有受伤,可是已被胶着在圈子里,寸步难移了,俞士元没想到这个刀阵会如此厉害,不由焦急了起来!

吴韵珊忽然向郝顺道:“二寨主!这刀阵似乎已超出了迎宾的范围了!”

郝顺道:“硬闯那里还有什么范围?”

吴韵珊道:“不然!我虽然没有见识过,却听说过刀阵迎宾之道,对闯阵之人应该是布成长列,由闯阵者次第过关,如果这是贵寨所创的新规矩,我自然没话说,但是要请郝寨主出来正式声明一句。”

郝顺没想到一个女孩子对绿林道的规矩会如此清楚,一时红了脸,无话可答,呐呐地道:“等他闯过了阵,家兄自然会出头接待!”

吴韵珊冷笑道:“俞相公,金龙水寨徒有其名,却只是一批乌合之众,我们来拜山实在大降低身份了,走吧!”

说着拉了俞土元要走!郝顺连忙道:“二位上哪儿去?”

吴韵珊道:“出去!向别处绿林道打听一下新规矩,如果是我们的错,再回来向贵寨领罪,否则就遍传武林贴,遍邀黑白两道的领袖人物,再向贵寨理论!”

郝顺道:“拜山的事没有解决,二位还走不得!”

俞士元朗然道:“我们是把贵寨当作正规的绿林组织,才循例拜山,现在看看贵寨只会胡闹,俞某可没兴趣奉陪了……”

郝顺又羞又惭,只得大声叫道:“撤阵!”

一声令下,那些刀手全部应声退后,地上血肉狼藉,已经横尸十多具,还有一些伤者在呻吟惨呼。

南彪柱着大斧直喘气,而正在这时候,寨内冲出一列人,为首一条大汉,约莫有四十多岁,身躯比郝顺还高出半个头,一过来就沉声问道:“老二!这是怎么回事?”

郝顺低头不敢回答。

吴韵珊却道:“这位想是郝大寨主了?”

那大汉道:“不错!在下郝通,哪位是俞帮主?”

俞士元挺身而出道:“在下俞士元!”

郝通拱拱手道:“久仰!久仰!那位一定是南天王了,兄弟接到二位拜山通知后,因为临时仓猝,在内寨准备接待事宜,未能恭迎,特令舍弟代表接待二位……”

吴韵珊冷笑道:“郝寨主来得正好,贵寨创下了新规矩,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让我们也好有个准备!”

郝通微愕然道:“敝寨一向按江湖规矩行事,并未标新立异!”

吴韵珊道:“南天王要力闯刀阵……”

郝通愕然接口道:“那倒是武林一大创举,刀阵之设,虽有两种闯法,但独力硬闯,南天王可谓空前第一人,早知南天王有此豪举,兄弟一定在此恭候,以一睹天王雄风,但后来怎么变了样呢?”

吴韵珊道:“那要问令弟,南天王才闯了第一关,令弟突然下令变阵围攻,我问他是否贵寨另创新规,他没有回答,现在郝寨主亲临,想必能作个明白答复了!”

郝通脸色一沉问道:“老二!是这样吗?”

郝顺呐呐地道:“因为南天王一开始就使两位兄弟一死一伤,小弟同胞心切,才下令变阵……”

他还没说完,郝通已厉声喝道:“混帐,才死了一个人,你连金龙水寨的脸都不要了!”

郝顺低头不敢出声,旁边一个中年汉子道:“寨主!这一百另八名刀手都是二寨主亲手训练的,情同手足,有了伤亡,难怪他会心痛!”

郝通怒声道:“林副寨主是替我作主吗?”

那汉子连忙道:“小弟不敢!”

郝通脸色深沉地道:“老二!这件事不能怪你,因为你只负责教练刀法,却没有教他们如何遵守号令,刀队的队长出来!”

有七名持刀的壮汉立刻排成一列,郝通一看道:“怎么只剩下七个人了,还有两个呢?”

为首一名壮汉道:“第七队队长袁虎与第九队队长马大雄已于决斗中阵亡!”

郝通道:“把尸首抬过来!”

立刻有四个健汉抬上两具尸体,一人被砍去半边头颅,另一人大概是被斧柄击断了腰骨而死的。

两具尸体被排在七名队长一起,郝通厉声道:“我给你们的命令是什么?”

那七人低头不响,郝通厉声道:“说!我在出发前给你们的命令是什么呢?”

为首的那名健汉低声道:“寨主命令属下率队迎宾!”

郝通冷笑道:“我还有别的交代吗?”

那健汉道:“没有了!”

郝通道:“很好!那是谁叫你们变阵的?”

郝顺连忙道:“大哥!是小弟!任何处分小弟一身担当!”

郝通冷笑道:“你够资格下命令吗?”

郝顺又低下头,郝通怒声向那七人道:“你们在山寨十多年了,对本寨的规矩应该很清楚,老二虽然是我的亲兄弟,他的话能更改我的命令吗?”

那七名健汉没有一人敢开口,郝通沉声道:“林副寨主,你把那两个死人的右手砍下来!”

姓林的汉子一怔道:“人已经死了,寨主可以免加处分!”

郝通将眼一瞪道:“是否林兄又要指教我如何处理山寨了?”

姓林的汉子惶恐地道:“小弟怎敢,小弟立刻遵命!”

他拾起地下一柄大刀,将两具尸体的右手砍断!

郝通一瞪那七名健汉道:“那两人因为死了,才麻烦林副寨主执刑,你们是否还要等我再宣布一次,或者叫个人来侍候你们?”

那七名健汉脸色一变,每人自动抽刀,将自己的右手齐腕处砍落,郝顺急叫道:“大哥……”

郝通冷冷地道:“老二!你运气好,并不因为你是我的弟弟,而因为你是个窝囊废,所以我才不处分你,如果今天是别人犯下这个错误,我一定砍下他的脑袋!”

说完又朝那七名健汉道:“我不处分老二是否有人觉得不公平?”

那七名健汉虽然断了手,仍是整齐地站着。

为首的一名代表道:“寨主处事极公!”

郝通问道:“为什么?”

那健汉道:“属下不知道,但相信寨主处事绝对公允!”

郝通这才露出一点笑容道:“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不过我还是要把道理说出给你们听。本寨上下各人都有职司,唯独老二,我什么事都不叫他管,除了一个二寨主的名义外,他只负责教练你们的刀法,而你们的统制权也不属于他,这是什么道理?”

那健汉道:“自然是寨主大公无私,不肯假权于亲人……”

郝通道:“错了!如果他有能力,那怕是我老子,我重用他也不怕别人讲闲话,这就是明证,你们不懂事胡闹,这就是不能原谅了!”

那健汉道:“属下该死!”

郝通一叹道:“本来你们的罪是该死的,因为我叫老二出来负责接待客人,并没有叫他指挥你们,他擅作主张,你们居然也听他的,这实在不能饶恕,可是因为他无知而不处分他,也不能处分你们太重,所以只断一手,现在明白了吗?”

那健汉道:“明白了!”

郝通道:“明白就好,下去包扎伤口,好好休养!”

郝顺满脸羞惭过来道:“大哥!兄弟自请处分!”

郝通冷笑道:“不必!平时你仗着是我兄弟,在寨中作威作福,现在我这个处置,就是告诉你,以后谁也不会再听你的话了,这对你已经够了,现在你给我滚开些!”

郝顺满脸惭色,默默地溜到后寨去了。那姓林的中年汉子道:“寨主对令弟太苛刻了,令弟一身技艺,除了寨主外,无人能望其项背,寨主应该好好启导他才对!”

郝通一叹道:“林兄!你是看见的,他的功夫再好,魄力太差,又有什么用,照刚才的情形,我虽然不处分他,至少他自己也该自残一手,才对得起兄弟们,可是他居然老着脸皮不作表示,这种废料我能拿他怎么办?”

说完又对南彪一拱手道:“南天王,郝某督促不力,才致多有得罪,请原谅!”

南彪这时对郝通倒是颇有好感,回礼笑道:“哪里!郝寨主威名远昭,看了刚才一番作为,才知道不是偶然所致,兄弟佩服异常!”

郝通微微一笑道:“世人看绿林,以为都是鸡鸣狗盗之辈的组合,全无纪律可言,郝某想改变一下世人的看法,力图整饬,只是能力有限,没什么成绩!”

吴韵珊一笑道:“因为有令弟那种作法,我对贵寨已经下了乌合之众的评语,而且准备取消拜山之举,然而郝寨主出面后,情况显然不同了,我收回先前的话!”

郝通脸上一红,随即道:“整个山寨的次序就是被舍弟一个人弄糟了,绿林道为了广求人才,对加入者的人品就无从选择,有些弟兄对舍弟太巴结了,才罔顾法纪,擅自行事。譬如那个黄书郎,就是舍弟纵容出来的混蛋,对劫舟之事才演变得如此!”

吴韵珊道:“如果是寨主亲闻其事,就不会劫舟了?”

郝通哈哈一笑道:“俞帮主与南天王并没有按照江湖规矩路过敝寨,劫舟势在必行,但不会用那种方法,一定是选个平旷的地方,公开拦截,让江湖朋友知道,金龙水寨并不仅是靠水上功夫才立足的!”

俞士元淡淡地道:“俞某此次拜山,也是想让江湖朋友知道,俞某不必以丐帮掌门人的身份而通过贵寨辖地!”

郝通大笑道:“俞帮主峨嵋一战,威震天下,郝某也想见识一下!”

说完一比手势道:“请,俞帮主这次来得很巧,除了敝寨的一些弟兄外,伏牛山飞虎寨与吕梁山黑鹰寨的两位寨主也在敝寨作客,他们都很想见识一下俞帮主的盖世雄风!”

耿七娘等人听了脸色一变,因为一个金龙水寨已经够难缠的了,再加上那两处山寨的高手,差不多就是半个绿林的好手云集于此,这个拜山之行,又将增加不少的凶险。

俞士元却十分从容,毫不为意地拱拱手笑道:“好极了,敝帮的弟兄在伏牛山与吕梁山一带,经常受到阻扰,

俞某正想找个机会去拜会一下,为敝帮设置分舵之事作个商量,今日之会,能免去两度跋涉,俞某感到更不虚此行了!”

郝通笑道:“俞帮主别忘记了今日只对敝寨一处投帖拜山!”

俞士元道:“当然是完成对贵寨拜山的仪典之后,才能谈到其他的事,俞某还不致糊涂到这种地步!”

郝通微微一笑道:“俞帮主是个明白的人,郝某就不必饶舌了,请吧!”

说完高声招呼道:“用金龙大典,接待俞帮主与南天王进寨!”

令下之后,立刻有一列健汉各捧一卷东西,飞快地过来,从他们脚前开始,展开手中的圈卷。

原来是一条条宽约半丈的地毯,用纯羊毛编织成金龙盘柱的圆形,每一卷约有两丈多长,一直连续上去……

俞士元笑道:“俞某不过是个乞儿头子,怎配接受如此厚待?”

郝通笑道:“俞帮主别客气了,丐帮门下遍及天下,论财富之足,哪一家都不堪比拟,敝寨这点场面算得了什么?”

南彪一怔道:“洒家倒没听过丐帮是最富足的一派?”

吴韵珊笑道:“南天王是被丐帮两字骗住了,其实丐帮中的三结以上弟子,都是富甲一方的大财主!”

南彪愕然问道:“俞老弟,是真的吗?”

俞士元点点头,南彪道:“那还当什么乞丐?”

吴韵珊道:“唯其他们都出身膏梁,献身行乞才特别难得,丐帮弟子入门的条件是献出一半资财,作为供养二结以下弟子之用,否则丐帮那么多的人,全靠求乞渡生,混日子都来不及,还有时间去行侠仗义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