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侍女转身而去,很快就拿来了,吴韵珊笑道:“我不经手了,免得副寨主怀疑我另外加东西,你就把两块姜

剥掉外皮,放在酒杯里!倒上半杯酒就够了!”

那侍女很快就弄妥了,吴韵珊道:“端给副寨主,请他连姜片一起吃下去!”

智化接杯在手愕然问道:“这就算是毒葯了吗?”

吴韵珊笑道:“我怕辣,不敢陪饮,所以才找个最简单的方子,东西是贵寨的,我也没经过手,好在这是最普通的东西,谁都能吃你总不好意思要我奉陪了吧!”

智化道:“陪不陪都没关系,智某既然敢接受挑战,自然有化解之法,但是可不能跟你胡闹玩笑!”

吴韵珊沉声道:“你喝下去,就知道是不是开玩笑了!”

智化擎杯在手,不明白她用心何在,但是知道这杯姜酒绝不可能含毒,遂一仰脖子喝了下去!

吴韵珊道:“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只要你能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就算你能熬过我这一关,我们就扯平了!”

智化实在不相信她的话,呆在原地,吴韵珊叫道:“走啊!现在不走,回头你连举步的力量都没有了!”

智化闻言脚步移了一下,脸色忽地大变!

吴韵珊道:“这才是第一步,你能跨出三步,就算了不起了!”

智化努力要跨第二步,脸色已憋得铁青!

举座为之一震,怎么也想不到吴韵珊能把两片生姜,半杯酒变成毒葯,姜酒都是山寨自备的,吴韵珊也没有经手,这毒究竟是从何下起的?每个人都眼睁睁地望着她,吴韵珊却毫不放松地叫道:“怎么样,我说你走不出三步吧,更别说是回座了!”

智化拼命踏出第二步,人已经直不起了,听见吴韵珊的话后,心中更是愤急,厉声回头叫道:“智某拼死也要走回去!”

说完他凝神提气,鼓足余力,飞身凝起,想往座上扑去,才飞到一半,劲力骤失,砰然一声,跌倒在桌子上。

另座的林万春刚换过衣服,又溅了一身酒水汤汁。

这次可没法生气,连忙扶起智化,但见他嘴角鼻孔都溢出黑血,气若游丝,脉息也微弱异常。

连忙高声叫道:“拿解葯来!”

吴韵珊摇摇头道:“没有解葯!”

郝通神色一变,飞身出座叫道:“没有解葯?”

吴韵珊道:“解葯是解毒的,我给他吃的不是毒葯,哪来的解葯?”

郝通伸手一掌就要拍下去,薛娇娇飞身离座格住道:“郝大哥!你想干什么?”

郝通叫道:“她居然说没有用毒?”

薛娇娇道:“这本来就是事实,两片生姜、半杯酒,如果能毒死人,世上的人早已死光!你别忘了规矩,我是公证人!”

郝通道:“你认为智老弟没有中毒吗?”

薛娇娇怔住了,智化的样子分明是中了剧毒。

顿了一顿才道:“吴小姐,照规定你应该交出解葯的!”

吴韵珊笑道:“他自己事先声明过宁死也不要解葯的!”

薛娇娇怔了一怔,才对郝通道:“郝大哥,智化是说过了,而且吴小姐也没有服用他的解葯,这件事你们只好认命了!”

郝通眼中喷火,终于点头阴沉地道:“好!我们认了!”

吴韵珊笑道:“并不是我不给解葯,实在是没有葯可解,唯一的办法是拍震他背上的穴道,将胸头的毒血逼出去!”

林万春怒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吴韵珊道:“早说了没有用,何况公证人尚未宣布胜负,我赢了可以不算,刚才郝寨主亲口认输了,我才……”

郝通过去扶起智化,一掌印向后背,智化张口一喷,接连喷出几块黑色的血团,然后才吁了一口气。接着脸色也由青而转白,四肢都能动了。

吴韵珊道:“让他坐下吧,他不会死了,可是半年之内,千万别动武,否则引动气血,可能会残废的!”

智化被扶着坐下,眼睛无力地扫向吴韵珊道:“吴小姐,你好狠!”

然后又对郝通道:“郝大哥,你上她的当了,那几块淤血留在体内不会送命的,你在我背上一掌,震伤了我的元气,半年之内,我真成个废人了……”

郝通又是一怔,智化道:“我现在想通了,姜与酒是没有毒,都是中和葯性的佐辅剂,把我服下的解葯效用抵消了,我中的是自己的毒,如果等一下,我缓过气来,再多服一点自备的解葯就没事了,现在……”

郝通一急道:“我怎么知道呢?”

智化叹道:“小弟也是一时疏忽,一心只往毒葯上去想了,忘记自己先服下了自制的毒葯之后,仍是没有想到这一层,气急攻心,才晕了过去……”

吴韵珊道:“这证明你太差劲,真正用毒的行家讲究的是以毒制毒,伤人于不知不觉之间,你实在太差了!”

智化道:“不错!论用毒我是甘拜下风,你能饮下我的七步断魂散而若无其事,我就该认输了!”

吴韵珊道:“这下你可不打自招了,你用七步断魂散来对付我,毒发只在七步之间,你却说是寸香断魂汤,等寸香燃尽了,十个七步都不止,你是什么居心?”

智化低头道:“我只是考考你,何况我已交出解葯,你发觉不对,立刻饮下解葯就行了,我并不想害你!”

吴韵珊冷笑道:“我也是考考你,为什么你不能发觉呢,你连自制的毒葯都无从觉察,却来考我这个生人,如果我不是深知葯性,硬挨到寸香之后,你的解葯还来得及解救吗?”

智化道:“我会替你施救的。”

吴韵珊道:“在规定的七步时限后,你并没有立刻表示呀,虽然我并没有任何动静,但要知我不是在拼命咬牙苦忍呢?”

智化叹了一声道:“好!我承认你高明了,可是你胜我了也就够了,为什么还要那么狠心,害我失去功力半年呢?”

吴韵珊冷笑道:“这是你自找的,因为你太卑劣,我已声明不会武,你却要利用不准限制项目的规定来欺负我。我已连胜了两场,如果你为了要扳回面子,找我比暗器,我既不能拒绝,岂不是只有等死!”

郝通道:“胡说,即使智老弟这样做,我也不会答应的!”

吴韵珊笑道:“我有能力自己解决,何必要领你的情,何况我先前已经声明过,在较毒之后,绝不给他再提挑战别项的机会,你们以为我是个女流,就无力言出必践了吗?”

智化默默无语,连郝通也没话说了,良久才一拱手道:“吴小姐,恭喜你大获全胜,幸亏你不是拜山的主角,否则敝寨此刻就应该认输,不敢再多言求战了!”

吴韵珊微微一笑就座,俞士元开心地问道:“吴小姐,你服下的毒葯真的不要紧吗?”

吴韵珊抬眼望了他一下道:“你对我的死活真的这样关心吗?”

俞士元道:“我自然是关心的,你是为了我才牵连到这种场合来的,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吴韵珊又问道:“仅是为了这些?”

俞士元怔了一怔,才体会到她问话中别有所指,一时不知如何回答,顿了半天,才轻声一叹道:“我还能有什么呢?”

吴韵珊惨然一叹道:“不错,我问得太傻了,我也应该知道不应有其他的了,你放心,暂时我是不会有关系的!”

俞士元一惊道:“暂时?”

吴韵珊道:“毒葯究竟是毒葯,那能吃下去毫无作用的呢?不过深知葯性的人,知道如何使它较缓地发挥作用而已。”

俞士元忙问道:“毒葯吃下肚也可以控制吗?”

吴韵珊笑道:“怎么不能?你曾经服过我的迷魂散,不是也用内力将它逼住不使它发作吗?由此可见控制毒葯并非难事!”

俞士元道:“可是你不会武功,不能使用内力!”

吴韵珊道:“不错!他配的毒葯性质很烈,用内力是逼不住的,不过我有我的办法,一时还死不了!”

俞士元忙问道:“究竟是什么方法?”

吴韵珊道:“我研究毒葯有年,经常服用各种毒葯以试其效,当然我也服用各种解葯以化其毒,所以我的体内对毒葯的抗性较常人强过很多倍,智化对用毒还差得远,他的毒葯在十二个时辰内不会起作用的!”

俞士元道:“你会解吗?”

吴韵珊摇头道:“我仅能知道它毒性强烈的程度,却不道他用的是哪些东西,因此无法化解,除非他肯说出来……”

俞士元急了道:“我问他去!”

吴韵珊将他按住道:“他败在我手中,又被我整得半年之内无法动武,对我恨到极点,怎么会告诉你呢?”

俞士元道:“我会强逼他说出来!”

吴韵珊道:“对使用毒葯的人,这一套是没有用的,他如知道我无法化解葯性,宁愿被杀死也不肯告诉你的?”

俞士元大急道:“那怎么办呢?”

吴韵珊眼光一瞟道:“他那瓶解葯还在薛娇娇的桌上,最好是把它弄到手,如果不行,就只有第二个办法!”

俞士元道:“什么办法!”

吴韵珊道:“在十二个时辰之内离开此地上路,然后你用隔体透劲的手法,试测我那些部位的反应不正常,就是毒葯对那些部位起了副作用,记下来告诉我,我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毒葯,迅速配好解葯……”

俞士元道:“隔体透劲的手法很重要,你受得了吗?”

吴韵珊道:“隔体透劲并不一定要下重手,火候深的人,自然知道用多大的劲,所以我才找你,否则这种事情,叫耿七娘来做较为适当,可是她的功力不够,手下无法控制轻重,很可能一下子将我的五脏都震碎了,那我不如被毒死的好!”

俞士元的额上微现汗迹道:“这种手法也没十分把握,还是想办法把解葯弄到手的好。咦,那个瓶子怎么不见了?”

薛娇娇桌上的瓷瓶方才还在,就是他们说这番话的功夫,已然不见了,吴韵珊怔了一怔道:“你没看见谁拿去了吗?”

俞士元道:“没有!大家都在位子上,谁都没走动过!”

吴韵珊道:“那一定是薛娇娇收起来了!”

俞士元道:“她要解葯干吗?”

吴韵珊笑道:“方才一番谈话你也听见了,绿林道各寨之间也在勾心斗角,薛娇娇与他们并不融洽,收起解葯,说不定会有用处的,至少可以防备智化用毒葯来对付她!”

俞士元道:“毒葯的种类很多,她只收起一种解葯有什么用呢?”

吴韵珊道:“你这就不懂了,用毒的人不管配制多少种毒葯,解葯却只配一种,为的是携带方便,如果每种毒都要带上一瓶解葯,身上岂不是要挂满了瓶子。再者,施毒的人时时都要试验的,万一自己中了毒,身边的人施救也不会拿错解葯,所以用毒的方法虽多,解葯方才是那个人真正的秘密!”

俞士元哦了一声道:“今天我算是又长了一门知识,不过要从薛娇娇手中取得解葯,也是件伤脑筋的事!”

吴韵珊低声道:“此女虽在黑道中,人品却不错,而且不肯下嫁绿林中人,分明表示对绿林道深恶痛绝,你不妨笼络她一下!”

俞士元瞪大了眼,吴韵珊笑道:“你别急,我不是叫你娶她,她的年纪比你大,配你也不相称,我想将她与南天王撮合起来!”

俞士元道:“你又在发奇想了,这怎么可能呢?”

吴韵珊道:“为什么不可能,南天王也是一方之雄,配得上她的身份,而且南彪豪杰心胸,不会计较她是绿林出身的!”

俞士元道:‘这不是计较的问题,婚姻之事,必须两相情愿!”

吴韵珊笑道:“南天王能娶到这么一个妻子,应该很满足了,现在是薛娇娇的问题,她恐怕对南彪还不满足,她心高于天,择人极苛,所以才迟迟未嫁,要促成这头婚缘,你应该帮帮忙!”

俞士元道:“我帮不上忙!”

吴韵珊笑道:“这是件好事,除非你对她有意思,才不肯舍己耘人!”

俞士元急急道:“你简直胡说,我如有此意,叫我天诛地灭!”

吴韵珊道:“那你为什么不肯帮忙呢?”

俞士元道:“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帮起?”

吴韵珊笑道:“拜山总不免一斗,你少出点风头,让南天王多露两手,自古美人爱英雄,自然水到渠成!”

俞士元怀疑地道:“这当然可以,但是有用吗?”

吴韵珊道:“成与不成未可知,但是值得一试,回头你们斗技比武时,可以推我与薛娇娇作仲裁,让我们坐在一起,我可以为南彪吹嘘一下,探探她的心意,只要她对南彪有了好感,事情就有了八成希望!”

俞士元道:“你还没向南彪是否愿意呢?”

吴韵珊笑道:“不必问,你别看南彪个儿大,脸皮可能比小孩子还薄,直接问他,他可能会不好意思,你不妨在南彪面前多说薛娇娇两句好话,叫这个鲁男子起了好求之心,我再给他双方牵合一番,保证可以成功!”

说到这里,郝通在座上问道:“俞帮主,吴小姐,二位谈完了没有?”

吴韵珊道:“我们正在等寨主指示,因为寨主正在构思,我们才随便聊几句闲话,随时都可以停止!”

郝通笑道:“我还以为二位在商量如何拜山呢,才不敢打扰!”

吴韵珊道:“我们是客人,客随主便,根本没什么可商量的,倒是郝寨主该慎重思虑一下,不要再折了锐气!”

郝通脸上一红,却因为自己这边已连番失利,无话可说,顿了一顿,才起立沉声发话:“俞帮主与南天王俱是名震天下的力士,莅临敝寨赐教,敝寨如果在别的方面求教,似乎礼上欠缺!”

吴韵珊道:“那也不算什么,我已经说过了客随主便,总没有客人上门,自己点菜吃的,主人拿什么,我们接受什么,何况除了勇力之外,我也领教过两场了!”

郝通被说得更是气恼万分,大声道:“请贵方推一位仲裁人出来,题目虽然由敝寨出,但是为示公平起见,仲裁人有权作取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