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 二 章

作者:司马紫烟

“碧目天王”南彪勇武绝伦,一拳将巨钟击出三四丈远,不但使与会之人惊骇慾绝,连峨嵋掌门法元也微泛惊色道:“施主挥拳击钟,较擎钟难上百倍,当然可以通过测验,请施主暂时休息一下,让其他朋友施展神功吧!”

南彪豪笑归坐,另一边的“铁塔神”屠万夫站了起来道:“南天王神力无双,兄弟狗尾续貂,只怕大是不易,然而高明当前,不请教一下实在心痒难忍,只好勉强博诸位一笑吧!”

说完走到钟前,先用脚尖一勾,将那口巨钟踢了起来,然后两手接住,上下摆弄片刻,再捧到原地放下!

四周暴起轰雷似的彩声,因为他钩钟接钟,用的是走江湖耍罐子的手法,并无出奇之处!

难在这是口重达两千斤的巨钟,他耍来依然干净利落,这才使人如痴如狂地为他喝彩叫好不止!

法元又是略略动容道:“屠壮士力雄技妙,老衲倾心不止!”

言下之意,自然是也通过测验了,屠万夫笑着朝四周打了一个长揖,也回到座上!

众人的眼光纷纷射到骆家雄与祁赤连的座上,等待着他们中任何一个出来,心中还在揣测他们将要出什么新花样,祁赤连端坐不动,骆家雄却顿了一顿,才站起身来,走到钟前道:“兄弟既不是卖拳头的,又不是耍罐子的,好在今日之会仅是比比力气,兄弟按照规定学走一趟算了!”

说着举起钟来,照着法本的样子走了一圈,立刻放回原位,也不等法元认可,径自回到座上!

四下立刻又是一阵哗然,骆家雄表现的神力虽然也足惊人,可是有南彪与屠万夫在前,毫无出奇之处!

妙在他口齿尖刻,将前面两个人都骂上了,屠万夫只是铁青着脸生气,南彪却忽地起立怒骂道:“混帐东西,你有种站出来,洒家好好教训你一顿!”

骆家雄在座上阴恻恻地道:“小子,你找死也不必急着抢时间,等下子自然有机会碰头的,那时还不定谁教训谁呢!”

南彪悖然大怒,正要扑过去跟他拼命,法元连忙拦道:“南施主请少等一下,现在测验未毕,决斗尚非其时,今日乃较技大会,请不要乱了秩序!”

南彪悻悻然地坐了下来,他身上的肌肉不住地抖动,显见得心情激烈之至,骆家雄却连连冷笑!

法元朝骆家雄瞟了一眼,隐有不齿之色,南彪虽然莽撞,犹有武人豪壮的本色,这家伙则阴险外露,令人可鄙!

好容易一场纷乱安定了下来,殿中寂静地没有一点声音,法元等了片刻,忍不住对祁赤连道:“祁施主莫非吝于赐教?”

祁赤连微微一笑道:“座中高人甚多,兄弟想等一下!”

语态甚是从容,法元倒是不便相强,只得转向其他的人,连问数声,四下俱无应者!

骆家雄在座上又冷笑道:“天下济济群雄,难道够得力士之称就这几个人!”

此言一出,引得大家反感颇深,当然这些人中能够勉力举钟的总还有几个,但是他们自知甚明,即使通过了测验,仍不足以与先前那几个人相较,所以干脆藏拙不出了,可是骆家雄又实在叫人生气!

少林悟缘大师整袂起立道:“贫衲本来无意争雄,但敝派忝属武林一派,不得已只有滥竽充数,尚祈各位明公多方指教!”

语毕走到前,双手拈起钟上的挂环,双手平举,提着走了一围,再回到原地时,略略有些喘息!

四下叫好之声,不绝于耳,因为悟缘单手举,手臂又直又平,伸在胸前,比诸其他人要吃力好几倍!

所以他虽然表现得比别人吃力,也比别人更精彩!

法元深为动容地道:“大师天生勇武,大力神僧之举可当之无愧!”

悟缘淡淡一笑道:“掌门人过誉了,贫衲终日在山中担水砍柴,养得几斤臂力,如何敢当重誉,请示掌门人贫衲可否交差了!”

法元连忙道:“当然,当然,大师请返座休息吧!”

悟缘缓步归座,骆家雄也诧异地望了他一眼,似乎没想到这枯瘦的老和尚会有如此大的臂力!

金花峒主祁赤连又等了一下,才动身走到巨钟前面道:“各位若是再不下场,兄弟就要献丑了,兄弟先声明这一场是压轴戏,在兄弟之后,各位再想参加也来不及了!”

众人俱是一震。不明白他话中是什么意思,可祁赤连并不给大家多作考虑的时间!

蓦地一掌朝钟上拍去,殿上又被那阵嗡嗡的钟声充满了,不过这次的声音特别响亮,连人的心头也跟着猛震!

等大家在巨响中定过神来时,又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原来祁赤连那威力无俦的一掌,竟将那口巨大的铜钟震成十几块,碎呈在地上,难怪他说这是压轴戏了!

四周的人都被他的巨力震慑得连口都张开不得,千余人群聚的大殿上,竟自变得鸦雀无声!

祁赤连得意地朝法元一笑道:“在下一时无状,毁却贵刹宝器,深以为咎!”

法元呆了半晌,才自一叹道:“施主如此神力,难怪威震苗疆,老衲叹为观止矣,峒主力如天神,凡人实不足抗,敝门首先宣告退出竞技之会!”

少林悟缘大师也跟着道:“贫衲也退出大会!”

屠万夫长叹无语,神情落寞,骆家雄则脸色阴晴不定!

只有碧目天王南彪脸现敬容道:“佩服,佩服,洒家僻处百粤,竟不知道有祁兄如此神人,兄弟虽然自知不如,却仍希望祁兄稍加赐诲!”

祁赤连笑着道:“南兄太客气了,今日本来就是力士大会,不经过比赛如何定高低呢,但不知南兄要如何赐教?”

南彪庄穆地道:“洒家只会舞斧头,就在兵器上讨教几招吧!”

祁赤连笑着一招手,他的侍从那个番女立刻把那柄长矛送过来,南彪在从人手中接过巨斧道:“洒家的斧头重两百七十斤,但不知祁兄……”

祁赤连笑道:“兄弟的钢矛不过略重一点,刚好是三百斤,不过斧招重砍劈,矛招多拧刺,使起来还是南兄要费力一点!”

南彪哈哈大笑道:“只怕费力不讨好,惹得祁兄笑掉大牙!”

祁赤连也是哈哈大笑,两人的笑声震动屋宇,那佛前的供桌上香灰震得直掉,烛火也跳动不已!

二人剑拔弩张,各持器械,热战一触即发,四周的人也屏息以待,等着欣赏一场石破天惊的激战时!

突然人从中响起一个嘹亮的呼喊道:“喂,二位等一下!”

二人闻声懈势,回头看时,却见人群中跑出两个人,前面一个是二十三四的年青人,剑眉朗目,英气中还透出三分未脱的稚气,后面的一个则是真正的小孩子,头上结着发辫,一身小厮的打扮!

南彪被他打断了比赛,心中大是光火,猛吼道:“小伙子,你要干吗?”

那年青人从容地笑道:“听说此地举行力士大会,在下在家练过仙人担,自觉还有几斤力气,特地赶来参加!”

四周一阵哄笑,把刚才那股紧张的气氛冲淡了,因为仙人担在平时是最基本的练功玩意儿,这家伙冒冒失失地跑出来,怎不叫人发笑呢?

法元大师一皱眉头道:“施主,你弄错了,今日之会乃是天下闻名的力士较技,并不是普通的把式场比武!”

他心中以为这年青人必是什么富家弟子,学了几手普通拳脚,出来乱闯名声,初生之犊不畏虎,怕他糊里糊涂的送了命,所以才婉言绝他,希望他知难而退!

谁知这年青人将头一昂道:“我知道,不是猛龙不过江,老师父怎么知道我不是力土呢,在下俞士元,陕中酒泉人氏,打遍乡里无敌手!”

法元又好气又好笑,天下知名士甚多,连二流人物算上,也没有俞士元这一号!

谁知俞士元的大话还没有讲完,拍着胸膛又道:“在下幼遇名师,得过真传,家师名叫三脚虎,在下蒙家乡朋友抬爱,赠了一个外号叫做玉面追风侠,相信各位朋友多少也有个耳闻!”

此言一出,大殿中笑得更响了,因为殿中这么多人,从没有听过这么两个怪号的,祁赤连忍住笑问道:“台端练功夫时,最大的仙人担是几斤的?”

俞士元想了一下道:“没仔细称过,大概总有一两百斤吧!”

殿中又是一阵大笑,俞士元似乎也有点觉察,向四周大声道:“你们笑什么,肉眼不识真英雄,难道我算不得力士!”

四周的笑声更响,祁赤连强忍住笑道:“阁下果真是力士,只可惜来晚了一步。方才法元大师宣布过要参加力士大会的人,必须先经过举钟测验!”

俞士元嗯了一声道:“钟倒是没举过,不过可以试试看,大师,我补行测验行不行,在下学艺十数年,总得找个机会出人头地一番!”

法元接头叹道:“可惜施主来晚了一步,那口钟已被这位祁施主击碎了!”

俞士元立刻掉头向着祁赤连叫道:“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呢,这不是存心闭塞贤路,阻止别人出头么,不行,你非得给我另找一口钟不可!”

祁赤连遇上这么一个家伙也是没办法,若是依他的个性,早想一矛将他刺个对穿,可是当着天下的豪杰,杀死这么一个毛头小伙子,实在有损盛名,气得把长矛朝地下一插,大声喝道:“不必举钟了,你把我这根长矛拔起来,就算你通过测验,准你参加这大会较技角力!”

他认准这小伙子没有多大能耐,所以这一插并没有用多力气,茅尖刺入砖地尺许!

茅身净重三百斤,再加上一尺余的厚砖卡住,要拔起来也得千余斤劲道,他是存心要出这年青的丑!

俞士元却毫不在乎,高兴地笑道:“真的,这可要谢谢你了,不过这是大家的事,你一个人答应了,人家要是不同意,我岂不白费力气!”

南彪气的暴声大喝道:“混帐小子,你要拔就拔,不拔就滚得远远的,少在这儿噜嗦,惹起洒家的性子来,一斧头劈你个两半…”

俞士元也一横眼道:“大个儿,你凶什么,我又不是在跟你说话,出门走江湖的人以和为贵,你这种态度总有一天会吃亏的!”

南彪气极抡斧,真想劈上去,法元连忙阻止卜道:“俞施主,老衲是本会的主人,特别准你改变测验方法,你快去拔矛吧,拔起来就算你通过了!”

俞士元笑嘻嘻地走到矛边,先拔了一下,矛纹风不动,四周又是一阵大笑,俞土元红着脸叫道:“你们笑什么,光靠傻劲有什么用,做事情要用脑筋,讲技巧,牛力气比人大大多了,怎么会被人牵着鼻子走呢!”

这番话出口,笑声是停止了,然而南彪、祁赤连,甚至于屠万夫、骆家雄的脸上都有了怒色!

法元恐怕他触犯众怒,连忙催促他道:“俞施主,你快拔吧,别光顾着讲话了!”

俞士元这才低下头,先抱着矛身身左右摇了一阵,又前后摇了一下,矛身本就坚重无比,再加上俞士元的力气的确还不小,摇了一阵以后,矛身周围的空隙渐渐扩大,他再用劲朝上一拔,果然拔了起来!

四下一阵轻吁,只有他随身带来的那个小厮拍手欢呼,俞士元颤巍巍把长矛抱到祁赤连身前笑道:“幸不辱命,长矛璧还!”

祁赤连气得满脸煞白,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狠狠地接过长矛!

俞士元虽然拔起了长矛,却完全不是那回事,他还十分得意,摇头摆脑地道:“如何,在下这下子可以参加力士赛会了吧,下面是些什么节目,你们先告诉,我好动脑筋应付!”

南彪气得两眼发光,怒声叫道:“下面是真刀真枪的对比,小子,快把你的武器拿出来,洒家第一场就找你!”

俞士元吓得脸色发白,连连摇手道:“慢来慢来,刀枪无眼,碰上了可不玩的,我们另外想个文明一点的比法!”

南彪那管得这么多,慾劈一斧就朝他砍了过去,这一斧不仅去势劲疾,力道也相当足,二人距离又近,要躲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有硬架一法,可是以南彪的天生神力,能架得住他一斧的又有几人,因此大家都替俞士元捏了一把汗,俞士元自己更是吓得哇哇哇叫,身子朝前一扑,双手猛往上撑,不知怎的,居然被他抓住了斧杆!

南彪这一劈是含怒出手,劲力不下万钧,想俞士元那瘦弱的身子如何抗得住,幸好他的动作还算快,而且抓住的部份又是圆形的斧杆,随着斧势下落,斧锋击在大殿的青石地上,震得火星直冒,四壁皆动,着斧之处,也碎陷下四五寸的一个大坑!

可是俞士元却在斧杆下一个翻滚跌了出来,而且还使了俗之又俗的鲤鱼打挺的式子站了起来,拍拍胸膛,一脸苦相,伸出舌头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