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二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黄衣少女道:“难道你认为这逍遥子是我们监督人的化名吗?”

俞士元道:“我遍访各地武林高手,发现很少有人的武功,能胜起他的父亲,现在听你说起监督人的递传,觉得大有可能!”

黄衣少女道:“放屁!无凭无据,你怎么随便诬赖人!”

俞士元道:“逍遥子有一个特征,chún下有一粒黑痣,如豆粒大小!”

黄衣少女道:“那不是我师父!”

俞士元道:“这是十四年前的事了,以时间推算,令师那时候还没有当监督人,自然不会是他,但可能是更前的监督人……”

黄衣少女道:“监督人的传递也是秘密的,我只知道师父的容貌,再上一代就无法推考了,因此我无法告诉你是否有这样一个人!”

少林掌门人悟空大师忽然道:“老衲是十八年前应任武林盟主的,受任接见老衲的监督人倒是chún下有一颗黑痣,但不知是否即为逍遥子!”

俞光眼中含泪,急声问道:“大师!这是真的吗?”

悟空合什道:“老衲是出家人,不会打诳语!”

黄衣少女怔了半天才道:“chún下有黑痣的人多至千万,岂能评这一点证据……”

俞士元道:“可是身怀绝世武功的人不多,两下凑合,这范围就缩小到近乎可能了,何况照时间推算,也正是那逍遥子卸任监督人,以自由之身,飘游四海之时,现在你对这件事有何看法?”

黄衣少女道:“我一定设法找到家师,往上推溯,给你一个明白的交代,但是我今天的任务仍须贯彻!”

俞士元淡淡地道:“你要如何处置我呢?”

黄衣少女道:“毁符折剑,罪无可赦,我要你自残两手,然后另外选派一个武林盟主,继续我祖传下来的制度!”

俞士元笑道:“如果我不肯自残双手呢?”

黄衣少女道:“我自然会代你执行的!”

俞士元点道:“好!干脆我们较量一下,把问题解决!”

黄衣少女道:“你身为丐帮掌门人,有了这些人撑腰,你才敢如此胆大,因此我必须给你们一点教训,丐帮八结以上长老,每人削去一耳示敬,至于这两个老叫化子与那个小孩子,曾经辱及的侍女,应该拔舌为惩!”

雷法尊忍不住怒骂道:“放屁!臭娘们儿,你凭什么如此专横!”

黄衣少女冷冷地道:“你又骂我一句,外加敲齿,以昭重戒!”

俞士元微微一笑道:“好像你就是天下的主宰了?一切都由你作主?”

黄衣少女冷笑道:“不错!为了维护监督人的威信,我必须如此,当然我也不会平白要求,至少要叫你们口服心服!”

雷法尊叫道:“你把老子的脑袋摘下来,老子也不会服你的!”

黄衣少女笑道:“我要你的脑袋易如反掌,但是我偏要你活着受点罪,给大家做个榜样,绿蚁!你还不动手?”

雷法尊怒哼一声道:“本来老叫化只想用打狗棒揍她两下就算了,经你这一说,老叫花就要使用另一件法宝来对付她了!”

黄衣少女冷冷地道:“笑话!我们既然负责监督天下武林,还会怕暗器?”

这句话居然触怒了丐帮全部门下,雷法尊怒骂道:“放你的臭屁,丐帮向来行事光明正大,不像你们偷偷摸摸,不敢正面见人的鼠辈,才会使用暗器……”

绿林盟主白居仁忙道:“监督人,丐帮门下倒确是不使用暗器,而且最瞧不起使用暗器,谁说他们使用暗器,就会引起群愤!”

黄衣少女道:“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白居仁笑道:“监督人此来乃为重立武林盟主威信,何必惹闲气呢?”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她的身分,低头不响了!

俞士元冷笑道:“你不是自夸天下武林动态无不了如指掌吗?怎么对丐帮的情形如此陌生,说出那种幼稚的话来!”

黄衣少女脸色微红道:“武林组织中根本就没有你们丐帮这一号,所以我才懒得打听你们的动静,这次如果不是你得了竞技魁首,我还是不会来找你!”

俞士元也冷笑道:“丐帮向来自己管自己,所以我才毁了信符令剑,放弃盟主的头衔,因为我不愿受人节制做傀儡!”

黄衣少女不理他,朝绿蚁叫道:“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绿蚁长剑一扬,欺身进招,雷法尊挥动打狗棒展开一片竹影,将她的长剑封住,只听得叮叮之声不绝于耳!

众人这才注意到雷法尊的那枝竹竿的质地也非比寻常,因为它与剑锋相触,竟然有火花发出!

黄衣少女凝听片刻,忽然道:“绿蚁!他的兵器是玉质的,你把它当成竹竿,怎么能赢得了他,还不快变换剑式!”

绿蚁连攻了几剑,都被竿上的强劲震偏,影响了出手的速度,闻言赶忙变换剑势,改走阳刚的路子!

原来她起初当是竹竿,因为竹劲柔韧而富弹性,她怕剑锋被竹竿弹震之力失去准头,专以阴劲发招!阴劲重于粘缠,谁知兵刃交触后,竟连连吃亏,先还以为是对方内劲深厚,优于自己,内心十分焦急!现在受了指点后,果然扳回优势,攻多于守了。

白居仁微怔道:“监督人怎知那条竿是玉质的?”

黄衣少女笑道:“听声音,例如这点能耐都没有,我怎配监督你们!”

她口气虽狂,众人都无不暗服,因为克敌交锋,首重在知彼,对方的兵器质地尤为重要。

鞭钢斧锤属刚,剑刀练属柔,了解到对方的虚实,才能以己之长,攻人之短,玉质虽刚而脆,可以强力而克之,假如把它当作竹竿或是钢竿,自然要吃亏了!

绿蚁剑风呼呼,尽量用剑刃去硬砍他的玉竿,雷法尊果然不敢硬碰,束手缚脚,打得很吃力!

席锦霞看雷法尊节节败退,十分狼狈,忍不住道:“雷大哥!宁可玉碎,不作瓦全,你就拚他一下!”

雷法尊喘吁吁地道:“那可不成,老叫化这条打狗棒是累世祖传的,在我手中拆毁了,有何颜面去见泉下的祖先!”

绿蚁剑势更盛,忽地几下急攻,将雷法尊的竿子震开一边,另一只手飞速前扣,想夺下他的玉竿!

雷法尊一面闪避,一面用手去拨架,谁知绿蚁的招式阴刁异常,反手一掌,击在他的手背上!

啪的一声,雷法尊的一只手立刻垂下不动,原来她这一掌连击带戳,还拂中了他的肘弯处的穴道!

跟着长剑一挑,将雷法尊的玉竿挑得脱手飞起,雷法尊连忙踢出一腿,将她逼开,纵身去捞接玉竿!

手才触及竿梢,绿蚁动作比他更快,一把捞住竿身,横剑下劈,而削他的手指,雷法尊只得往前一送道:“给你好了!”

绿蚁绰住玉竿,脸现微笑,可是瞥见雷法尊手中又拿住一根玉竿,心中微怔,以为他还有一根!忽然发觉手中的那根竿子蠕蠕挣动,低头一看,那里是什么玉竿,竟是一条大青蛇,长舌吐信!

女孩子天性怕蛇,她虽然一身武功,却也不能例外,尤其是这条蛇握在她的手中,吓得大叫一声,将手一松。

那条青蛇被握住了颈际,十分难受,所以才拼命挣扎,她的手一松,青蛇恰好屈身一口咬住她的手指!

绿蚁又是一声尖叫,昏绝于地,那条青蛇还咬住她的手指不放,黄衣少女怒叱一声,雷闪进身出剑,青光扬处将青蛇一挥两截,可是半截蛇身还钉在绿蚁指上!

雷法尊一叹道:“这下子叫花子没蛇弄了!”

黄衣少女怒道:“你居然使用这种阴毒的手段,我要你碎尸千段……”

雷法尊笑道:“叫化子不离蛇,我早打过招呼!”

黄衣少女冷冷地道:“你说的两件法宝,就是指此而言吗?”

雷法尊道:“棒是打狗的,蛇是调弄来混饭吃的,叫化子除了这两件随身法宝外,还有什么呢?”

黄衣少女沉声冷笑道:“好!真是好宝贝,你得给我的侍女偿命!”

雷法尊笑道:“叫化子整天弄蛇也没被他咬死,你的侍女不过摸他一下子就吓昏了,这点胆子,怎么能出来闯江湖!”

黄衣少女怒道:“放屁!她再不济事,也不会被一条小蛇吓昏过去,分明是你用毒蛇将她咬死了!”

雷法尊哈哈大笑道:“叫化子自己也要命,哪里敢玩毒蛇!”

白居仁忙道:“那是草蛇,的确没有毒的,绿蚁姑娘一定是吓昏了!”

黄衣少女自己有点后悔出口孟浪,但不肯认输道:“蛇虽然没有毒,纵蛇咬人也罪该万死!”

雷法尊笑道:“没牙的蛇能咬人,那倒是奇闻了!”

黄衣少女一怔道:“你的蛇没有牙?”

雷法尊道:“叫化子耍的蛇都是拔掉大牙的!”

黄衣少女道:“胡说!那条蛇还咬在绿蚁手指上,死都不肯松口!”

雷法尊上前拉起半截蛇尸,朝她面前一递道:“你看看清楚,它有牙没有?”

黄衣少女虽然不怕,倒底太恶心,忙叫道:“快拿开!”

雷法尊撬开蛇口,瞧了一下道:“它根本无法咬人,是你的丫头手指太尖太长,一下子戳穿了它的喉咙,才挂在上面,掉不下来!”

绿绫也已醒转,绿锦出去拍醒了绿蚁!

黄衣少女对这四个侍女似是十分珍惜,忙问道:“绿蚁!你到底怎么样?”

绿蚁余悸未尽,朝地下的蛇尸看了一眼,又看看手道:“奇怪!我记得那条大蛇咬了我一口,怎么没受伤?”

雷法尊哈哈大笑道:“蛇还敢咬,是你的指甲戳进它的嘴里,把它给戳死了,幸亏你没对老叫化子用这一招,否则老叫化早已完蛋了!”

绿蚁仍是莫名其妙,黄衣少女一叹道:“我虽然教了你们一身武功,却没有教给你们应付江湖的知识,所以才处处吃亏。绿影!你也出来学学吧,瞧瞧这些臭要饭的还有什么花招!”

第四名女郎应声而出道:“小姐!你要我收拾哪一个?”

黄衣少女道:“随你挑好了,反正丐帮八结以上的长老都是对象,要他们削下耳朵,他们不会自己动手的,你替他们办一下!”

绿影环顾众人一眼道:“最好你们一起上,免得我多费手脚!”

这个女郎是四人中最美的一个,可是神情冷漠,而且一开口就大发狂语,惹得丐帮诸人个个怒形于色!

缝穷婆婆毕青花年数最高,脾气也最烈,立刻骂道:“小丫头片子,你敢如此目中无人,老奶奶揍扁你!”

掳袖慾出,俞士元轻唤道:“毕长老!”

声音虽不大,却使毕青花为之一凛,立刻恭身道:“请帮主恕属下无状!”

俞士元微笑道:“没什么!但请你以后注意规矩!”

毕青花又恭身道:“是!属下请帮主赐准出去收拾这小鬼!”

俞士元含笑摇头道:“不准!”

毕青花怫然退后,但不敢再开口了!

俞士元道:“并不是我故意扫你的兴,人家派个丫头出来,我们却要惊动一位九结长老,似乎太隆重其事了!”

绿蚁冷冷地道:“我已经见识两位九结长老,都不见得高明!”

俞士元微笑道:“凌长老已经降为六结执事,雷长老倒是真正的九结长老,他喜欢开玩笑,同时那位绿蚁姑娘也颇为天真,我才让他们闹着玩玩,像你这种口出狂言,无法无天的小女孩子,我要特别给你点教训!”

绿影冷冷地道:“凭你这种脚色,还不配说这种狂话!”

俞士元脸色一沉,朝黄衣少女道:“你受命监督武林盟主,说话可以傲一点,可是你的侍女也用这种态度说话,可见你心目中何曾有武林人的地位!”

黄衣少女一怔道:“你先对我不尊重,她自然也不必对你客气!”

吴韵珊突然挺身出来庄严地道:“俞帮主技冠天下,且为一门之长,在未能令他心服口服之前,自然没有听命于人的必要,你这个侍女明知他是竞技魁首,仍然对她如此轻视,可见你把天下武林宗派,根本不放在眼中!”

薛娇娇也附和道:“是啊!俞帮主虽已毁符折剑,却仍是武林盟主,如果你的侍女都可以随便侮辱武林盟主,足见你平时没把武林人放在眼中,你如此轻视别人,却要别人尊重你,这是万难办到的事!”

白居仁忙道:“薛寨主,你不要说话!”

薛娇娇两眼一翻道:“为什么不说?白大哥,因为你是我们的仁义大哥,我们才尊你为绿林总瓢把子,如果你要我们受制于这一批狂妄无知的丫头,我宁可退出绿林结盟!”

郝通与白居仁本就面和心不和,立刻趁机道:“是的,白大哥,对武林盟主监督人,我们可以表示敬意,但是对一个侍女是否也要如此,就凭白大哥一句话了!”

白居仁脸上十分作难,朝黄衣少女道:“监督人应该叫绿影姑娘向俞帮主道歉!”

黄衣少女道:“你要教我如何处置吗?”

白居仁道:“老朽不敢,可是绿影姑娘的态度令人无法接受,监督人初次接掌重任,对情形可能还不太熟悉……”

黄衣少女听白居仁这样一说,知道事情很严重,因为不仅绿林道的人表示不满,连少林武当两家掌门人也都脸泛愠色,才轻轻一叹道:“我真倒霉,监督人流传几代都是太太平平的,偏偏到了我手里就出了这些麻烦,弄得我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她究竟年纪轻,处事经验太嫩,自然而然地流出口中。

白居仁道:“上代监督人也是为了这个原故,才在卸任之后,立即命老朽前来述职,使监督人对武林情形加深了解!”

黄衣少女道:“我应该叫绿影道歉吗?”

白居仁道:“老朽以为应该的,监督人地位至尊,固不容轻侮,但是绿影姑娘却没有权利以同等的语气对人说话!”

黄衣少女想了一想道:“我对绿影一定会有个适当的处置,但不是现在!”

白居仁道:“那要等什么时候?”

黄衣少女道:“我的身份已经公开,自然不能照以前方式行事,我想等把武林盟主的人选确定后,邀请黑白两道的负责人到我家中,重申监督的命意,那时候我当众声处,鞭挞她一百藤鞭,以为她出言不逊之过,这样行吗?”

白居仁笑道:“自然行,这样更容易使天下人信服,监督人世代皆为绝顶雄才,到了小姐这一代,尤见特出,不过一百藤笞的处分,似乎太重了,只要叫绿影姑娘对大家公开认个错也就行了!”

黄衣少女道:“不!我说一不二,武林监督流传太久,我手下的人虽然没有什么轨外行动,可是年深日久,他们恃才傲物,可能有几个会不太安份,我想借这个机会,惩一儆百,叫他们也知所警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