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二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白居仁笑笑道:“监督人这番顾虑也是对的,因为监督人身份公开,潜居在各地的监视者可能也不像以前那样谨慎,小姐重申禁令,雷厉风示天下,实为必要的措施!”

黄衣少女微微一笑,十分得意,吴韵珊却笑道:“雷长老,我想借你的打狗棒一用!”

雷法尊微愕道:“干什么?”

吴韵珊含笑道:“俞帮主是绝对不肯低头的,等他们处分这个丫头时,可能我们都没机会看到,而且她今天得罪的对象是帮主,叫别人去看她受罚似乎不太公平,咱们自己来施处置,先给俞帮主消消气!”

俞士元一怔道:“吴小姐!你又不会武功!”

吴韵珊道:“正因为我不会武功,下手不致于太重,否则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被打得鲜血淋漓,也太残忍了……”

俞士元道:“人家肯给你打吗?”

吴韵珊笑道:“假如帮主能拦住别人不上前插手,我想没问题!”

俞士元又是一怔,俞光却笑道:“吴小姐!我帮你的忙,把她抓住!”

吴韵珊摇头道:“我不要你帮忙,只要你留神,别让旁人进来插手就成了,因为我的手不准,万一打到别人身上,无罪受罚,那太不好意思了!”

她的语下似乎并不怕别人插手,而且还表示插手进来的人也会挨她的鞭笞,这倒使所有的人都怔住了!

黄衣少女道:“你别找死!她一个指头也能捏死你!”

吴韵珊笑道:“这不是力量大小的问题,人的力气比跳蚤大上千万倍,可是经常受它的騒扰,拿它无可奈何!”

黄衣少女刚要开口,白居仁却道:“监督人莫要轻视此女,她在巫山曾经将绿林高手黑狐智化整得死去活来,老朽据查确有此事!”

郝通冷笑道:“白大哥对小弟寨中之事,倒是很清楚!”

白居仁淡淡地道:“愚兄身掌绿林,对自己弟兄的事怎能不关切!”

郝通不想跟他公然决裂,冷笑不语。

黄衣少女却不服气地道:“绿影!这位小姐要代我管教你,你怎么说?”

绿影冷冷地道:“婢子只接受小姐的管教!也只有小姐才配管教婢子!”

黄衣少女道:“好!那我也不必多关照你了,你一向眼高于天,如果真挨了打,我可无法为你出头!”

绿影冷笑道:“婢子要请示如何应付这个女子?”

黄衣少女道:“她如果真的不会武功,你反打她一百下就行了,如果她会武功,你杀了她也没关系!”

吴韵珊伸手向雷法尊道:“雷长老,请借宝杖一用!”

雷法尊朝俞士元望了一眼,俞士元知道吴韵珊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心中虽然担忧,仍是点头示可!

雷法尊取出玉竿递过道:“吴小姐,叫化子没有宝杖,只有一条打狗棒!”

吴韵珊笑道:“宝剑之利能杀人,物得其用便是宝,打狗棒只要能打狗,就是宝贝,雷长老以为然否?”

雷法尊大笑道:“对!老叫化这条棒打狗是最管用的了!”

吴韵珊执棒在手,轻步出场道:“绿姑娘,你是乖乖地跪下让我打呢,还是要我迫着你打?依我说你还是跪下领打的好,因为那样我可以控制轻重,不会叫你太受苦,也不会打错在别的地方,否则我下手没轻重,万一打在你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上破了相……”

绿影悖然震怒,厉声叫道:“我要你的命!”

语毕纤手猛扬,急攻而上,吴韵珊大声叫道:“慢一点!你这一掌会打死我!”

绿影的手已经按上她的前心要穴,劲力一发,足可将她的肺腑震得粉碎,闻言劲力一收道:“你怕死出来干吗?”

吴韵珊笑道:“我并不怕死,是提醒你,你们小姐说过了,我不会武功,你不能杀死我,否则你就违命了!”

绿影攻出一掌,见对方毫无反应动作,她的手按上吴韵珊胸前,也觉察不到有内劲的反弹,只得猝然收手!

吴韵珊趁她撒手之际,一棒斜落,打在她的肩上道:“第一下!”

绿影没想到她会在这当儿出手,轻轻地挨了一棒,因为她落棒很轻,受到体内肌肉的反震之力也很轻!

棒身轻轻—跳,吴韵珊已经拿不住了,脱手飞起,绿影反手去夺她的棒,刚好也抓了个空!

这种事情是谁也没料到,也是谁也没遭遇到的!

绿影反而怔住了,黄衣少女道:“她不是身杯绝技,故意装傻,就是真的不会武功全凭巧合,绿影,你再试她一下!”

绿影退后作势,吴韵珊弯腰拾起玉竿笑道:“不必试,我是真的不会武功,但也不会巧合,这一切的过程全

在我的算计之中,分毫不差!”

绿影不信道:“你不会武功,怎能预料我的动作?”

吴韵珊笑道:“你为了要试探我,一定找我的要害出手,试出我没有练过武,一定要抢我手中的棒子,我要保持不被你夺去,只有打你一下,利用你的内劲将棒子弹开,这不是很简单的办法吗,精密的计算并不逊于武功!”

绿影冷笑道:“你再算计一下,我下一招要干什么?”

吴韵珊道:“当然是想夺取我手中的棒子了!”

绿影道:“你说得不错,拿来吧!”

手随声出,吴韵珊却将棒子藏到身后,她又抓了个空,不过她的动作很快,握住吴韵珊的左臂,往前一扯!

吴韵珊全无抗力,右臂被扯了过去,绿影伸手去夺棒却发现她已将棒移到了左手,正想移手去夺!

吴韵珊动作配合得恰到好处,左手疾出道:“第二下!”

一棒又敲在她的胳臂上,绿影发现上当时,本能的跃后想躲开,却已迟了一步,吴韵珊笑道:“其实你不躲,最多挨这一下,就可以把棒子抢到手了,可是你判断的经验不够,始终怕我练过武,又要多挨一棒了!”

绿影两番失利,厉声道:“下一次我再叫你打着,我就立刻自刎!”

吴韵珊将棒子一拢道:“那就不必再打了!”

绿影逼到她身前叫道:“你想溜?”

吴韵珊道:“我只想惩诫你一下,并不想要你的命,你发下那等重誓,我不忍心叫你死只好停止了!”

黄衣少女怒道:“绿影!少废话,我没有准你死,你凭什么敢说死字,挨下去,看她能打你多少下!”

绿影只得退后一步,眼中怒火直喷,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泛起一片煞白,吴韵珊轻轻一叹道:“你实在很美,这么美的脸上应该常带着笑才对!”

绿影忍无可忍,双掌齐扬,再度扑上,不过这次她已有戒心,用的全是虚招,想趁机攫夺吴韵珊的棒子!

吴韵珊十分沉稳,持棒不动,绿影几次虚攻,见吴韵珊全无反应,焦燥起来,双掌拍上她的肩头!

她是想将吴韵珊的两臂震麻,再夺下棒子,劲力发得也恰到好处,吴韵珊泰然自若,挨了她两掌!

绿影却如同触到一块炽炭,连忙缩手跳开,两眼直视片刻,才抬起一手,指着吴韵珊叫道:“你……”

才说了这一个字,吴韵珊却道:“我怎么样!现在你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了吧,我劝你还是乖乖地站着,让我打完一百下算了!”

说完移步上前,举起棒子在她背下一下下地打着,每次用的力都不重,打得也很轻!

可是绿影已变成泥塑木偶一般,任凭她如何鞭打,都没有任何反应,前几下大家还以为绿影是故意不动,等机会要出手夺棒,然而吴韵珊打了十几下,她仍然呆立不动!

绿锦按捺不住,厉叱一声,正准备出去!

黄衣少女却厉声喝道:“不许动,让她打完了再说!”

绿锦急道:“小姐!绿影分明是遭了毒手!”

黄衣少女道:“我知道!可是我也看出了这个女子确是不会武功,我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制住绿影,只好认输!”

吴韵珊打到约莫五十左右,吁了一口气道:“雷长老的棒子太重,我打不动了,留着下次打吧!”

说完姗姗回到这边,黄衣少女冷冷地看她一眼,然后走出去,将绿影的双掌一看,竟见掌心各刺着两枚细针!

她沉下脸道:“好手段!”

吴韵珊微笑道:“我不会武功,总要想个防身的方法!”

白居仁道:“这女子对用毒的本事极高明……”

黄衣少女道:“笑话!一点毒葯就能吓倒我了吗?你毒死了我一个人,我要杀她十人来折数!”

吴韵珊道:“我只有一个人!”

黄衣少女道:“你今天是代丐帮出头的,我自然会用丐帮的人抵数!”

吴韵珊笑道:“假如她真死了,我自然该偿命,可是我并没有杀死她,那两枚针上只是麻葯,暂时使她麻木一下而已!”

黄衣少女道:“麻葯有这么大的效?”

吴韵珊道:“不信你可以取出来看看,绝对没有其他的作用!”

黄衣少女正要拔针,绿蚁叫道:“小姐,小心,别上她的当!”

黄衣少女冷笑道:“我既然受托监督天下武林,还会在乎一点毒葯?任凭她在针下淬了多剧烈的毒葯,也难不倒我!”

话虽说了,她仍不敢大意,在身边取出一个小玉盒子,打开后,取了两粒葯丸吞下,才伸手替绿影起出细针!

那是四枚银针,她略一省视,随即纳入盒中道:“针上确是没有毒葯,只有轻微的*醉葯,绿绫!把人抬回去,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绿绫出来把绿影抱了过去,黄衣少女才道:“吴小姐,对你的心智我十分佩服,虽然你不会武功,可是我觉得你比一个会武功的人还可怕!”

吴韵珊笑道:“过奖!过奖,我体质荏弱,不宜习武,只好在别的方面保护自己,不过我还是很担心,因为我保护自己的力量太微薄了,所以我不敢伤害人,所用的毒仅仅使人不能伤害我而已,我惹不起人,怕人找我报复!”

黄衣少女道:“我对用毒的智识也曾下过一番功夫,对你在针上淬练*醉剂的手法颇为佩服,只是有一点不解!”

吴韵珊笑道:“是否为了每边我用两根针那一点?”

黄衣少女道:“不错!照针上的葯性,一枝就够了,多加一根,并不能增加性能,多出来这一根是为了什么呢?”

吴韵珊道:“那是以防万一,如果对方想用手指点我的穴道,一根针管不到的地方,就需要多加一根!”

黄衣少女笑道:“这是外行话,你把针藏在肩头,那地方根本没有穴道,人家如果在你肩头下去,绝不会用手指!”

吴韵珊笑道:“我对武功本来就是外行!”

黄衣少女道:“不!你只是没有练武而已,懂得却不少,否则你就无法预测绿影的行动,诱使她对你肩头落掌!”

吴韵珊道:“我身上到处都有预防,并不只肩头一处!”

黄衣少女道:“不管你在多少地方设法,肩上的两根针一定别有道理!”

吴韵珊笑道:“你一定要问,我就告诉你。第二根针是为你准备的,因为这针上的葯性一根只够制住一个人,用两根针,每根只消耗一半葯性,留下一半,刚好可以制那个替她拔针的人,这麻葯是触肌生效,并不须要入肌肤!”

黄衣少女笑道:“我想也是这个道理,可是你的算计没有准,我事先服下了解毒散,白费你一番居心了!”

吴韵珊微笑道:“那可不一定,你试试你的手指看!”

黄衣少女连忙伸手想屈伸五指,可是两只手都无法运用自如,显得十分勉强,不禁脸色大变!

吴韵珊笑道:“你对葯性的了解还不够,我用的葯见了血之后葯性就会起变化,你服了解毒散也没有用!”

黄衣少女失声惊叫道:“糟了!我怎么会忘记这—点……”

众人也为一震,吴韵珊笑道:“俞帮主,如果你要杀死她,现在可是个机会!”

除掉绿影无法行动,绿绫、绿蚁、绿锦三人都大惊失色,连忙抽剑护住黄衣少女,俞士元却哈哈一笑道:“你们别紧张,俞某岂会做这种事!”

黄衣少女神色大变,顿了一顿才道:“好!俞士元!今天算你厉害,以后我还会找你的!”

俞士元道:“不必等以后,俞某此刻就送你回家,等你葯性消除后,我们再作个了断!”

黄衣少女怒声道:“谁要你送,我自己会走。”

吴韵珊笑道:“俞帮主一代豪杰,不屑乘人之危,别的人可难说,为你的安全计还是让他护送你的好……”

黄衣少女哈哈地道:“我知道,可是我相信还没有人敢对我不利,我这些侍女的本事并不比我差多少,她们足够保护我!”

吴韵珊道:“她们阅历太差!光靠武功是不够的!”

黄衣少女道:“没关系,我师父在退为我的监督人,但也是我的保护人,我想还没人敢惹他老人家……”

俞士元道:“这一说俞某就不便多事了,可是俞某无暇整天在此恭候大驾,最好你约个地方,俞某自己前去一决!”

黄衣少女想想道:“也好!十天以后,我们在岳阳楼上见!”

俞士元道:“岳阳楼近在咫尺,为什么要十天呢?”

黄衣少女道:“为了解决那个逍遥子的问题,我想把师父请回来,当然给你一个明白交代,免得你到处诽谤我们!”

俞士元哈哈大笑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问心无愧,何必怕人诽谤呢?”

黄衣少女道:“众口铄金,人言可畏,证据尚未确实,你就随口诬定是我们,我当然要加以澄清一下!”

俞士元道:“多少年来,我一直在默默调查这件事,从未对人说过,可见我处置此事极为慎重,如无确实证据我不会胡说!”

黄衣少女道:“就凭chún下一颗黑痣怎能算为证据?”

俞士元道:“那个人武功超凡人圣,你们既然以武林监督人自居,就该负上责任,因为你们的嫌疑最大!”

黄衣少女咬咬牙道:“我一定会有个交代,不过在没有交代前,希望你别胡说八道,破坏我们的信誉!”

俞士元道:“可以,但如果调查属实,又该如何呢?”

黄衣少女一怔道:“我还没想到这一点!”

俞士元道:“你必须想到,而且现在就作决定,否则十日后我就不必赴约了,因为你们连自己都监督不了,怎能去监督别人!”

黄衣少女沉思片刻道:“如果真有这回事,我就中止这个制度,不问武林是非,听任天下大乱去,这总行了吧?”

俞士元笑道:“你不管事,天下未必会大乱,说不定还会更太平一点,但是这件事你能全权作主吗?”

黄衣少女道:“自然能,我是这一代的监督人,我师父虽能监督我的行为是否有错失,却不能干涉我的决定!”

俞士元道:“好!还有一件事,十天之后,我跟谁约会呢?”

黄衣少女道:“自然是跟我!”

俞士元笑道:“我是以私人的身份赴约,你的监督人身份今天并没有能卫冕成功,在约会以前,你也得留下个姓名!”

黄衣少女道:“如果我不留呢?”

俞士元傲然说:“十天之后我也不会赴约,因为我不承认你这个监督人,更没兴趣受一个女孩子呼来喝去!”

黄衣少女咬着牙齿道:“好!今天你算是占尽了上风,我反正已经破例了,干脆破到底,我姓宇文,名琼瑶,琼瑶玉浆的琼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