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二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宇文琼瑶神色一变,还是忍住了道:“好!那我们就下来,等我把这武林盟主监督人的身份确定后,再登楼对天下武林同道重申我的职权!”

俞士元笑道:“你的身分已经公开了,假如你还有机会重新上楼,干脆就以武林盟主的身分自居吧,不必再掩耳盗铃,假作清高,当什么监督人了!”

宇文琼瑶冷笑一声,将手一挥,四名侍女抬着钱笑吾所坐的椅子,与她同时动作,飘身而起!

六个人,五抬一坐,不变姿势,轻飘飘的由楼栏上飞出降落地下,着地无声,腿不弯,衣角不卷!

这一份绝妙的轻身功夫,已经压住全场!

宇文琼瑶又道:“你们要不要搬两张椅子来?”

俞士元道:“两张椅子给谁坐呢?”

宇文琼瑶道:“我认为只有你跟吴韵珊够资格坐下!”

俞士元笑道:“我不敢招摇,要坐椅子你自己坐吧!”

宇文琼瑶道:“今天的事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解决的,你不坐,吴韵珊可不能站那么久,最好还是坐下!”

俞士元道:“那我就自己来,凌长老,设席!”

凌恽一声呼啸,立有几十名丐帮弟子,每人抱了一卷簇新的草席,铺在地下,俞士元笑道:“丐帮习惯于席地而坐,我今天是以丐帮掌门人的身分前来赴约,因此仍须按照丐帮帮规事行!”

宇文琼瑶等他们铺好后,才冷冷地道:“你们准备得不少呀?”

俞士元笑道:“丐帮一视同仁,是朋友也好,敌人也好,在招待上绝对平等,这是给大家预备的!”

宇文琼瑶道:“很好,爱坐的坐下,不坐的陪我站着!”

白居仁在旁道:“监督人理应就坐!我们站站没关系!”

宇文琼瑶道:“在没有击败俞士元前,此地只有我师父一人的坐位!”

钱笑吾笑道:“其实我也不想坐,可是那天受了吴小姐一场教训到今天还浑身乏力,只得托大一点了!”

吴韵珊笑道:“钱先生!你最好在椅子上开个洞,底下放口木桶,否则我今天又要叫你来回跑个不停!”

钱笑吾淡淡一笑道:“吴小姐的芳chún渡酒是再也不敢领教了!”

宇文琼瑶却一皱眉头道:“师父!今天不斗口,您先别谈那些!”

钱笑吾一伸舌头道:“是!我不说……你忙你的吧!”

这师徒两人的关系很奇怪,做徒弟的对师父似乎不很尊敬,反倒是钱笑吾有点怕她似的!

俞士元看了心中暗暗纳闷,宇文琼瑶环顾四顾道:“各位要坐的过去坐下,要站的站在这边,我要先把壁垒分明清楚,坐下的我不管,站着的就全要听我的!”

这无异是叫大家表明一下立场,立刻引起一片紧张每个人都在考虑自己该作何决定。

片刻后,少林悟空大师与武当玄真,走到草席上坐下,南彪,吴韵珊与薛娇娇则早就坐下了!

片刻后,郝通,史元敬带着他们手下的人也坐下了!但也不过寥寥十几个人而已,宇文琼瑶得意地一笑道:“只有这几位吗?”

凌恽道:“丐帮门下因为帮主在此,不敢入座,并不是听你的!”

少林悟缘大师道:“贫衲等也因为掌门人在此之故,不敢并席!”

宇文琼瑶冷笑道:“那就站到后面去,我好检点人数!”

丐帮,少林,武当的门下一起站在俞士元等人身后!

祁赤连那一簇人却由他代表说话道:“我们不坐,表示不与俞士元合伍,我们站着,也不是表示要听你的,你可别把我们算进去了!”

宇文琼瑶冷冷一笑道:“那就站到楼对面去,回头我再问你们!”

祁赤连笑了一下,于是形成了三个截然分明的壁垒,以人数而言,三面都差不多,以实力而言,则就难说了!

宇文琼瑶之名是因武林监督人而为人知,可是知道武林中还有一个监督者的人并不多,而且曾任过武林盟主的少林与武当都已明白地表示了不再受约束的态度,而宇文琼瑶的年纪又那么轻,也很难使人相信。

可是叱咤一时的绿林道盟主白居仁对她如此恭敬,再加上少林的武当也曾对人证实确有监督人这会事,大家对她才抱着存疑的态度!

俞士元这边看来势力非常雄厚,俞士元本人是闻名天下的第一勇士,又有丐帮为之后盾。

何况少林,武当,以及绿林道的以郝通为首的部份山寨霸主都表示支持,再加上碧目天尊南彪,简直无与伦比。

看起来祁赤连等人是最弱的一环,除了他们三个有名的力士外,其余是些不甚起眼的人物。

然而久于江湖的人也知道,愈是藉藉无名的人,愈不可轻视,因为这些人虚实莫测,不知道有多少实底子。

宇文琼瑶等大家都定了下来,才对俞土元道:“俞帮主,现在我向你正式提出责询,你为什么要毁弃盟主令符,不服从我的监督?”

俞士元笑道:“旧话不必重提,我说过很多次了……”

宇文琼瑶冷冷地道:“你是认为我们监督人的武功不足以令你钦佩是吗?”

俞士元道:“我根本就不承认设有监督人的必要,与其要你来监督武林,倒不如由你当盟主,直接号令武林道还好一点!”

宇文琼瑶道:“我的身分已经公开,暗中监督已不可能,今后只好敞明来干了,但监督人的制度必不可废!”

俞士元笑道:“如果有人肯接受,你尽管监督好了!”

宇文琼瑶道:“武林道中掌权论力,我当然会提出权力的保证,用武功来表明我是否有主掌监督的职务能力。”

俞士元道:“征服是一个手段,但武功并不是服人的最佳策略!”

宇文琼瑶道:“那当然,武林监督人必须术德兼修,除了武功上胜过人之外,在私德上我绝对敢保证丝毫无亏!”

俞士元笑道:“你一个人提出保证不足为信!”

宇文琼瑶道:“我现在提出保证,历届武林监督人尚存于世者有四位,可以上溯至十八年前,绝无一人有失德之举!”

俞士元微愕道:“那么你对逍遥子此人已有线索?”

宇文琼瑶道:“是的!这个人不是我们上代的监督人,但也可以算得是监督人之一,而他的行为却与我们无关!”

俞士元一怔道:“这是怎么说呢?”

宇文琼瑶道:“因为第六代的监督人有两位,一真一假,监督人在职时,这两位都可以算,监督人卸任后,继续任事者,只有一位真的了,因为监督人卸职后,退而为对下一任监督人的评察任务,只有一人真正任其事!”

俞士元道:“我还是不明白!”

宇文琼瑶笑道:“那样说你是不易了解,因为第八代监督人是一对双胞兄弟,姓穆,一名穆士英,一名穆士华,真正受命为监督人的是穆士英祖师,穆土华也曾代替摄理过一两年,以后更名为逍遥子的也是此人!”

俞光忙问道:“那家伙还在吗?”

宇文琼瑶手指祁赤连笑道:“我知道此人还在,但要问他的下落,就得找他们!”

祁赤连微笑道:“我不知道,我没见过这个人,也没听过这两个名字!”

宇文琼瑶冷笑道:“你们都是门下的小卒,自然不知道,可是问问你们的负责人,他一定知道这个人的!”

祁赤连道:“我们那来的负责人!”

宇文琼瑶道:“你别装糊涂,吴韵珊的老子吴次仁就是你们的负责人,吴韵珊在君山对丐帮的人早已公开说明过了!”

祁赤连怔了一怔,才冷笑道:“吴老先生的武功学问都很值得我们尊敬,但他不是我们的负责人,我们都是自己负自己的责!”

字文琼瑶冷冷一笑道:“见你们的鬼,如果没有人撑腰,你们今天敢到这儿来吗,你们有几颗脑袋,敢如此大胆!”

祁赤连微微一笑道:“我们又不是来争雄斗胜的,只是听说俞帮主为了不愿受监督人的约束,在巫山金龙水寨将武林盟主的信符金剑折断了,这等豪情,可以说是惊天动地,我们特地前来表示一下钦佩之忱,同时也略尽棉薄!”

俞士元连忙道:“各位如果前来帮忙,俞某就敬谢不敏了,毁符折剑是俞某一个人的事,无须劳动各位!”

祁赤连道:“俞帮主,话不是这么说,虽然折剑乃帮主一人所为,可是反对这个监督人,乃我们武林人士共同的心愿!”

俞士元道:“祁峒主说句老实话,就是帮兄弟的忙了!”

祁赤连道:“帮主要问什么!”

俞士元道:“逍遥子是否与吴次仁在一起?”

祁赤连想了一下道:“吴老先生有个朋友,叫做蓝梦蝶,蓝老先生确实有个孪生兄弟,叫做蓝化鲲,逍遥子则是他们两个人的共同化名!”

俞士元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承认?”

祁赤连道:“刚才各位追究的是姦杀尊纪母亲的凶手,这个兄弟当然不能承认,因为蓝老先生不是那种人!”

宇文琼瑶怒道:“放屁!不是他是谁?”

祁赤连笑道:“梦蝶先生与蓝化鲲形貌虽同,性情却异,梦蝶先生志在湖山,性情淡泊,弃监督人而不为,遍游天下,十几年来,一直在藏边与几位密宗高僧论禅,前天才回到中原来,假如那事情是发生在十四年前,当然不会是他!”

宇文琼瑶道:“那就是我的师祖了?”

祁赤连笑道:“梦蝶先生对乃兄的作为很不满意,对监督人暗中控制武林之举尤不以为然,所以前年回到中原后,遇见吴老先生,相谈之下,十分投契,才请吴老先生纠合一部份志同道合之士,准备推翻此一制度……”

俞士元道:“那为什么要杀死本帮的崔帮主呢?”

祁赤连道:“问题就在这里,吴老先生杀死崔帮主是受了蓝化鲲的蛊惑,因为梦蝶先生那段时间因故他往,蓝化鲲乔装梦蝶先生,授意吴老先生如此做,梦蝶先生回来后,问知此事,曾经大发雷霆,差点与吴老先生绝交!……”

宇文琼瑶怒道:“放屁,难道吴次仁会认不出他们两人吗?”

祁赤连笑道:“他们二人的形貌完全一样,所差的只是嘴边一颗痣,一个在左,一个在右,蓝化鲲将右边的痣点掉了,在左边贴上一颗假痣,吴老先生才一时不察而上了他的当,梦蝶先虽然生气,却因为是自己的兄弟冒名作恶,也没有办法,而且整个设计是出自吴小姐之手,吴老先生有勇而无谋,也怪不得他……”

字文琼瑶道:“吴次仁自己是个死人不成!”

吴韵珊起立道:“家父确实毫无主见,一切唯他人之言是从,以前是听我的话,后来则听那位蓝老先生的话,如果蓝化鲲冒名蓝梦蝶而授意,家父确是无法拒绝!”

宇文琼瑶道:“我师祖为什要杀死崔帮主呢?”

祁赤连道:“因为崔帮主有意逐鹿武林盟主,蓝化鲲知道他武高过人,必可膺选,而事后必然不肯听你们的指挥,为免除后患计,当然要除掉他!”

吴韵珊笑道:“家父有意逐鹿武林盟主,蓝化鲲为什么肯放过他?”

祁赤连道:“蓝化鲲是有这个意思,不过他想藉吴老先生之手,将一些有反抗意图的武林人物一一消除,最后才对付吴老先生,可是梦蝶先生突然赶了回来,识破他的姦计,他来不及下手就仓惶而逃了……”

说完又接着道:“梦蝶先生的意思是要吴老先生出面,取得武林盟主后,再公开声明反抗监督人的组织,可是到了那一天,俞帮主异军突起,独冠群雄,而梦蝶先生看见俞帮主与丐帮的长老一起来的,虽未知俞帮主即为丐帮掌门,亦必与丐帮有关,为对杀死崔帮主之举表示歉咎,才暗中通知吴老先生离开,否则吴老先生现身出场,俞帮主恐怕还不会胜得那么容易!”

俞士元微笑道:“那倒是承情了,可是各位在那一天争得很积极呀!”

祁赤连道:“我们三个人虽然与吴老先生有连系,互相并不知情,我们自知勇力不如吴老先生,本身并无夺魁之心,都是替吴老先生争,而吴老先生退走时,也没有告诉我们,我们是会后到达约会的地点才知道的!”

俞士元笑道:“吴次仁与各位都有连系,为什么又不告诉各位呢?”

祁赤连笑道:“那是梦蝶先生的意思,他认为我们互不知情,争得才像会事,否则倒像是我们联合起来行动,难以令天下心服了!”

俞光叫道:“那些话都不必谈了,到底是谁杀害了我的父母!”

祁赤连道:“自然是蓝化鲲,梦蝶先生那时不在中原,有藏边喜马拉雅山上的几位高僧可以作证!”

宇文琼瑶冷笑道:“如何作证法,难道还要从喜马拉雅山去把人请来!”

祁赤连笑道:“那倒不必,梦蝶先生另外有一个作证之法,他听见这件事后,十分生气,到处去找蓝化蝶,却一直没有找到!”

宇文琼瑶怒道:“胡说!只怕是他们的那个蓝梦蝶躲得不敢见人,我师祖一直住在我的家里,你们当真不知道!?”

祁赤连道:“梦蝶先生离开中原十几年,对以后的几任监督人都不知道是谁,自然无法找到,前天他才闻讯进来岳阳,明知蓝化鲲藏在你家,却不敢贸然前往,因为连你在内,共有四个监督人,梦蝶先生怕遭了你们的毒手!”

宇文琼瑶叫道:“胡说!只要他有理由,我们绝不偏袒,武林监督人只有授技之渊源,并五师徒的关系,我们照样可以制裁他!”

祁赤连道:“你刚才还叫蓝化鲲为师祖!”

宇文琼瑶道:“那是为了顺应大家的习惯,一时找不到适当的名称,并不能作数,现在有个现成的例子……”

说着用手一指钱笑吾道:“方老夫子是我的师父,也是上一任的监督人,可是我只称他一声老师,并没有拿他当师父看待!”

祁赤连笑道:“师父与老师有什么两样呢?”

宇文琼瑶道:“实际上他只是我这四个侍女的老师,我跟着叫老师,只是为了客气,他一点都管不了我!”

俞士元道:“你不是说上一任的监督人,对下任的监督人有监视之权吗,怎么管不到你呢?这倒令人不懂了!”

宇文琼瑶笑笑道:“因为他行止过份狂放,常常惹事,更上一任的监督人不让他有监视之权,只把他放在我家养老!”

俞士元猛然道:“不师不弟,这成什么体统?”

宇文琼瑶道:“武林监督人是个特殊的传统,行事自不能按照常规!”

祁赤连冷笑道:“武林监督人不是好色之徒,就是狂妄之辈,梦蝶先生就是不齿为伍,才想要推翻你们!”

宇文琼瑶怒道:“没有证据,你敢随便侮辱我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