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 三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俞士元将弹丸在手中抡得呼呼直响,然后进身一步,探臂向南彪砸去,南彪心中还是不敢怠慢,挥开手中长斧,看准弹丸劈去,一下子迎个正着!

但听见扑的一响,南彪双手丢开长斧,飞身朝后急退,俞士元却哈哈大笑道:“承让,承让!”

众人但见斧弹相触之际,冒出一蓬白色浆液,然后就是南彪弃斧后退,双手掩着脸,手背上还沾了许多黄白相间的浆点,脸上身上也是那种东西,才知道俞土元的弹丸中果然有鬼,不禁纷纷大叫起来!

兵器中藏暗器已属下乘,尤其是使用毒汁,更为武林大忌,俞士元在这种场合下使比如此卑鄙的手段,怎不激起公愤,峨嵋掌门人法元大师身为主人,自然更有责任,飞身而出,另一条人影却比他更快!

那是上届武林魁主美剑客凌无咎,现已落发为僧,改号法净,职掌大会知客,但见他身形乍歇,一枝长剑已抵紧俞士元的前心,拔剑出剑之速,不减当年雄风!

俞士元瞪大了眼睛诧然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法净一脸愤色,厉声道:“那要问你自己!”

俞士元一摊双手道:“在下一招就使得南天王弃斧,他要是不服气,大可以卷土重来,与你什么相干?”

法净怒声道:“这是技论英雄的场合……”

俞士元微笑道:“大和尚弄错了吧,这不是较力的大会吗,因为在场都是力士,在下才敢斗胆参加,要是论技的话,还有谁强得你大和尚……”

法净听他在故意设词歪缠,不禁怒意更甚,四下的群豪已忍不住纷纷吼道:“杀了他,宰了这卑鄙的小人!”

法元大师朝四面摆摆手,止住大家的喧闹道:“各位放心好了,峨嵋忝为本届大会地主,一定会有个公道交代!”

说完又对俞士元庄容道:“本届虽为较力之会,犹不失为武林本色,施主怎可使出这等毒手?”

俞士元笑笑道:“大师是出家人,在下那种手法用之于大师,或许还要得上一个毒字,南天王是俗家人,不禁荤腥,一枚鸡蛋对他有什么妨碍呢!”

法元大师为之一怔,俞士元手指着呆立在一旁的南彪笑道:“你们看好了,黄的是蛋黄,白的是蛋白,黑的是蛋壳,那是在下故意涂上黑墨,我不知道南天王怎么会吓成这个样子,而且这鸡蛋还是他自己打破的……”

南彪自从弃斧退出之后,一直运气逼住血脉,唯恐毒气内侵,等了半天,始终没有感觉,心中正在估量自己中的是什么毒物,听见俞士元的话后,连忙放下手一看,可不是染了一手的蛋黄!

这一气几乎要昏倒下去,顾不得拾起长斧,怒吼一声,挺着双拳就要扑过来,俞士元连忙退后道:“慢着,你已经弃兵认败,怎么还可以找我拼斗呢,法元大师,你是主人,可得维持公道……”

法元一皱眉头,觉得实在很难处理,武林大会三年一聚,到现在不知举行多少次了,却从来没有出过这种事!

依照一般规定,南彪的确已经落败了,可是在这个情形下宣布他失败,不仅他不服气,自己也说不过去!

因此他只好转身先劝止南彪道:“南施主,请你给老僧一个薄面,老僧自有道理!”

南彪愤然朝旁边一立道:“今天若不给洒家一个明白交代,洒家宁可与天下为敌,也要闹翻这场大会!”

法元皱眉头又问俞士元道:“施主的恶作剧太过分了,这是一场较力的盛会……”

俞士元笑道:“在下就是为较力而来!”

法元微愠道:“施主的态度要放尊重些,老僧此刻身为大会主持人,代表全体与会英雄……”

俞士元也将神色一庄道:“好,那在下就请问大师一声,在下所为有何不当之处?”

法净忍不住怒道:“施主根本是存心胡闹!”

俞士元却冷笑一声道:“大和尚看破红尘,怎么看不透事理,这既是一场较力之会,在下以力致胜……”

法净大叫道:“你那是什么力?”

俞士元淡淡地道:“智力!”

这短短的两个字将所有人都怔住了,俞士元接着又侃侃地道:“牛马之力大于人数倍,而驱役于人,非力不胜也,乃智不及耳,足见勇力不足与智力为抗,武林盟主执掌江湖信符,在三年之内,江湖任何大小事故,都凭一言以决之,假如今天的大会,选出一个武勇之夫作为盟主,则天下必将大乱,主人以为然否?”

法元大师怔了半天,一句话也答不上来,云里金刚骆家雄在座上冷冷一笑道:“大师既为主人,便该从速作决断,这大会刚开始呢,别让我们等得心焦……”

法元大师沉思片刻,才对俞士元道:“老僧无法说施主的高论不对,可是今日与会群雄济济多士,施主是否能以智力一一胜过呢?”

俞士元微微一笑道:“在下当尽力而为!”

法元朝他一拜道:“老僧衷心希望施主成功!”

南彪一听法元竟是承认那一场胜负,不禁鼓起怒目,正想表示反对,法元却对他也是一拜道:“假如俞施主能胜过每一个与会之人,足证智力高于勇力,南施主应该败得也心服了,假如俞施主败于别人之手,则施主这一场也不算败,依然具有挑战的资格,老衲斗胆作此仲裁,相信在场的各位朋友也一定会同意支持的!”

四下哄然叫起来:“我们同意!”

法元又对座上的几个具有参加资格的人问道:“各位有何意见?”

少林代表悟缘与峨嵋本派的代表法本自然都没有话说,奇怪的是祁赤连与骆家雄也不表示反对,只有铁塔神屠万夫一个人独持异议道:“我反对!”

法元大师眉头微皱道:“屠主有何高见?”

屠万夫朗声道:“这是我们江湖人的集会,自然要讲究一刀一枪的真功夫,假如光是动脑筋耍耍鬼主意,不如叫我女儿来了,小女今年才十七岁,因为读了不少书,淘气异常,经常把我整得团团转……”

这番话引得哄堂大笑,连法元大师也忍俊不止,只有俞士元满不在乎地道:“在下不知道屠英雄还有一位才女掌珠,假如在下能侥幸得到本届盟主,第一件事就到府上去拜识一下令媛,假如令媛的才智能高于在下,在下一定将盟主之位转让……”

法元连忙道:“俞施主,这是很正经的场合,不可以随便开玩笑……”

屠万夫却怒声斥骂道:“放屁,我看见你这油腔滑调的臭小子就有气,老子不跟你比脑筋,更不让你见我的女儿,老子现在就一铁塔将你砸个烂扁!”

法元见他破口大骂起来,眉头一皱,刚想开口,俞士元却笑着道:“屠英雄何必讲得那么难听呢,在下虽然不才,还不至于怕你的铁塔!”

屠万夫扛起铁塔,就从座上跳了出来,大声叫道:“那再好也没有了,老子就是怕你没有种,老子也不跟你多讲废话,也不跟你一招一式的慢慢动手,我们就这样打下去,谁有本事把谁打死为止……”

说着举起铁塔就要砸下来,俞士元却连连摇手道:“等一下,我还没有家伙呢,既然这是一场拼命的比斗,你总得等我找样趁手的家伙!”

南彪莫名其妙地败了一场,心中犹有余怒,闻言将地下的长斧拾起,朝他面前一竖道:“臭小子,你别耍那个细丝线的吊鸡蛋的玩意了,洒家的斧头借给你……”

他是存心要出俞士元的丑,故以手下十分用力,斧杆没入地下尺许,退后一步厉声道:“臭小子,你若是使不动洒家的钢斧,就趁早滚蛋……”

俞士元却笑了一下道:“天王真是大方,在下正看中天王的巨斧,慾待出口相借,又怕天王念及方才相戏之怨,不肯答应,难得天王不记旧恶,足见心胸光明……”

南彪原是想难他一下,不想他一口应承了下来,倒是弄得有点不相信,因为他在拔起祁赤连的长矛时,都显得那么勉强,自己的钢斧与那长矛相差无几,他能从地下拔出来已经不容易了,更别说是拿来与人比斗!

四下的人也被俞士元的豪语震住了,法净轻触法元的肘部,示意他回到座上,二人将信将疑地走了!

南彪双臂环抱,脸上的蛋白蛋黄都来不及擦掉,睁着一双碧目,看他如何动作,俞士元走到钢斧前面,用手比了一下,忽然说道:“多谢天王美意,尊斧对在下说来似乎太长了一点,使时不太趁手……”

南彪是个巨无霸,那钢斧与他的身长相等,插进地下一尺后,还比俞士元高出一点,所以他这一番推托,倒是巧妙异常,掩饰得天衣无缝……

南彪却冷笑一声道:“长了可以缩短,只要你能拔出来,洒家就送给你了,随便你如何处置!”

他是故意给俞士元难堪,叫他下不了台,谁知俞士元却微微一笑道:“南天王如此盛情,在下只好受之有愧了,俞光,你来替我把斧头修一修,改成我合用的尺寸!”

他带来的那个随身小厮一直躲在旁边看热闹,听见呼唤后,才笑嘻嘻地跑过来道:“要长的还是短的?”

俞士元审量了一下道:“要论趁手的话,自然是短的好,可是南天王这柄钢斧打成不易,我只是用一下马上还给他,将就一点就改成长的吧,只要把后面削短一尺,将来南天王还能将就着使用!”

那小厮笑着弯腰在身上掏出一柄短刀,齐着地面在斧柄上转了一圈,然后站起来用脚一踢叫道:“公子接好!”

钢斧平空飞起,被俞士元一把接在手中!

四下之人大为吃惊,他们这才知道俞士元是深藏不露,不仅是他,就是那小厮也端的未可轻视!

南彪的钢斧斧柄粗如人臂,长约丈余,斧头大如畚箕,加以纯钢所铸,重量是二百七十斤,即使短掉尺许柄尾,仍有两百多斤,那小厮所用的短刀虽利,也只能剧割一半,可是他轻轻一脚,居然将斧杆踢断了飞起来!

俞士元接斧的手法虽不惊人,有仆如此,主人还用说吗,有那小厮不过十三四岁,可见他勇力之强,不下于与会测试合格的任何一人!

南彪的嘴张大了,半天都合不拢来,俞士元却笑着他道:“南天王,对不起得很,将尊斧削短了,不过在重量上却轻不了多少,随其他人的家伙比起来,尊斧还是可以一用!”

南彪长叹一声,拱拱手道:“洒家有眼无珠,刚才多有冒犯,请俞兄多多原谅!”

此人心地磊落,输了就认输,俞士元倒是有点赧然!

铁塔神屠万夫在对面也有点怕了,他先前是抱着必胜的把握,所以才有恃无恐地等待着一搏,谁知这断命的小子突然露了一手,看他接斧的轻松,把两百多斤的巨斧视如无物,就知道他不简单,最苦的是还不知道这小子实力究竟有多少?

俞士元将巨斧在手中抡了一抡,像耍竹杆一般的轻松,而且他还用指头试试斧刃的锋利,然后皱眉道:“这斧头太锋利了,使起来太危险,万一不小心挨上了一下,真能闹出人命,屠老师父,你可得小心点!”

屠万夫心中虽微生怯意,众目睽睽之下,又岂能受这种奚变,同时已经出来了,更不能打退堂鼓,因此怒声道:“放屁,兵刃交锋,生死论命,你有本事尽管可以把我砍成两截,没本事就让我砸个稀烂!”

俞士元微笑道:“屠老师父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请你小心点,不是怕你受伤,而是为我自己的安全打个招呼,屠老师是成名的大英雄,自然技艺精深,我是第一次使这种重家伙,手底实在难以控制……”

屠万夫怒叫道:“小子,你的废话有完没有?”

俞士元道:“马上就完了,我只是请屠老师动手时,对我的斧头只招架而不躲闪,因为你一躲,斧势落空,兜了回来,很可能会伤了我自己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天下第一高手没争到手就丢了命,那太冤枉了!”

屠万夫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厉声道:“怕死死你就别来!”

俞士元笑道:“不来可不行,我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功,就巴望着这一天,这武林霸主,天下第一的头衔是多么光采……”

屠万夫听他尽说废话,忍不住吼道:“小子,你到底比不比?”

俞士元道:“比,当然比,不过还是那句老话,你可不能躲开我的斧头来害人,这是一场竞技,你的铁塔砸死我,自然没话说,如果我死在自己的斧头之下,纵使你得了天下第一的尊号,也不太光采。”

换在平时,屠万夫早就忍不住出手一击了,可是俞士元表现了接斧的那一手,使他深具戒心,才强忍住怒气。

沉吟片到,先使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才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