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三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祁赤连道:“蓝化鲲的作为就是一个证据!”

宇文琼瑶怒叫道:“放屁!那些事根本就是蓝梦蝶干的!”

祁赤连道:“你有什么证据呢?”

俞士元道:“双方都是一面之词,谁也无法评定曲直,唯一的办法是把两个人找出来,当面对质!”

祁赤连道:“对!梦蝶先生早已准备好了,只要蓝化鲲出面,他立刻出面对质,但看他们敢不敢!”

宇文琼瑶怔了一怔,朝钱笑吾直语片刻。

钱笑吾轻声一叹道:“看来几个监督人的身份都隐不住了,此事不明,我们将贻羞世人,还有什么颜面去监督别人呢!绿影,把他们请出来!”

绿影应了一声,走到楼中去了片刻,然后随在两个半老的中年人身后出来,这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是斯文打扮,长需过胸,风度俊逸,女的却是一头银发,可是面容平整,毫无一丝老态!

钱笑吾与宇文琼瑶都站得笔直,躬身行礼。

宇文琼瑶道:“二位老人家都知道了?”男的点点头,然后叹道:“知道了,我念在手足之倩,未忍对那混帐过份处置,想不到他竟会做出这种事,还栽诬在我身上!”

女的却道:“这都怪上一任的监督人不好,向来都是一脉单传的,偏偏到了你这一代,要弄出了双胞案!”

男的道:“在我以前,所有的监督人都是找一对孪生兄弟或姊妹继任的,那是为了行事方便,分身两地,以增加武林中人的信畏!”

女的一怔道:“你以前怎么没说起呢?”

男的道:“这是一个秘密,除了主事者外,谁都不知道,这样对各地的眼线耳目,亦能增加其敬信之心!到了我这一代因为有了个不争气的弟弟,处处跟我捣蛋,我才改为一脉单传,以免再发生类似的情形……”

女的道:“你弟弟为什么要跟你捣蛋呢,你们两人的权限是相等的,各任其事,他用不着跟你作对呀!”

男的道:“虽然我们权限相等,但我们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兄长对弟弟有管束之权,他不甘心受我的管束……”

女的道:“快把你的弟弟叫出来!把事情弄个明白!”

男的朝宇文琼瑶道:“先把我们向大家介绍一下!”

“这是第八代监督人蓝化鲲,第九代监督人易静之,钱笑吾老夫子是第十代,我是第十一代,七代以上的监督人已经仙去,在我之上的,就只有三位老人家了!”

蓝化鲲笑道:“我是在少林任上执事的,悟空大师恐怕还记得,静之与笑吾则是峨嵋当盟主时执事,峨嵋没有人来,恐怕只有白盟主一人认识!”

悟空大师肃然合什道:“十八年前,老衲诣见监督人时,就是这付形貌,悠悠十八载,监督人竟毫无改变,可见修为有素!……”

蓝化鲲含笑道:“那不过靠着内功驻颜而已,这修身的法门,我也曾经传授给大师,必然是大师未加勤修之故……”

悟空道:“老衲为释门弟子,监督人的养生之术近乎道家,释道不同门,老衲未敢尝试,所以老态龙钟……”

蓝化鲲笑道:“大师太固执了,我修功的方法兼包释道,其实并无所谓,就是各位门户之见太深,才等闲视之,以致在武功上也局限一隅,无以大成,否则各位一定突飞猛进,也不会要我们多事在后监督了!”

他的口气仍然很居傲,俨然以天下至尊自居。

俞士元听得很不顺耳,冷冷地道:“蓝前辈,请你出来是为了解决一项悬案的!”

蓝化鲲点道:“我已经出来的,梦蝶那混帐还敢出来吗?”

祁赤连探手向天,发出一支响箭。

江面远远驶来一只小船,船上有三个人。

吴韵珊俯声对俞士元道:“前面的那个是我父亲!”

祁赤连等人迎了上去,舟行甚速,没多久就靠岸了。

舟上的三个人鱼贯登岸,祁赤连首先道:“梦蝶先生,人家要你当面对质!”

蓝梦蝶的形貌与蓝化鲲完全一样,只是左chún下多了一颗黑痣,吴次仁身躯微胖,虎虎有神!

最后是一个老者,已经有八九十岁,须发皆白。

吴次仁朝吴韵珊一笑道:“韵珊,听说,无咎跟你的婚约解除了!”

吴韵珊道:“是他自己主动提出的!”

吴次仁笑道:“解除得好,这小子简直混帐,也配不上你,最近几次你出足了风头,干得有声有色!不愧是我的女儿!”

吴韵珊道:“爹!您把我扔给了凌家,早已没当我是女儿了,现在凌家又把我休了出来,我什么也不是了!”

吴次仁打了个哈哈道:“没关系,我知道你嫌我这老子没出息,要自己成一番事业,我非常赞成,平心而论,我也不敢再要你这个女儿,前些日子你把上一任武林监督人钱老夫子整得躺在床上几天爬不起来,我还真担心……”

吴韵珊道:“您有什么可担心的!”

吴次仁大笑道:“他们这一起人统制武林六十年,声势浩大,谁也惹不起,吃了这场哑巴亏,那能就此完事的,如果因为你是我的女儿而迁怒到我头上,我可吃不消,再说他们要找你算帐,我这个老子也保护不了你,倒是大家撇撇开的好!”

他的话中明为调侃自己,实则将宇文琼瑶等人骂了个够,易静之脸上泛起怒色,沉声道:“笑吾!这都是你惹来的好名声!”

吴次仁笑道:“吃错了葯泻肚子并不丢人,堂堂武林监督人,却做出谋人妻室,杀死人家丈夫的卑劣行为,那才是真的丢人!”

蓝化鲲与蓝梦蝶一直是默然相视,不发一言,听见吴次仁的话后,蓝化鲲才怒声大叫道:“放屁,那明明是我这个宝贝兄弟干的好事!”

蓝梦蝶微微一笑道:“大哥!别的事依赖在我头上,我可以承认,唯独这件事,我绝对不能承认,你说话可要凭良心!”

蓝化鲲大怒道:“我就是太凭良心了,才容得你胡作非为,这些年,你冒了我的名,做了多少坏事!”

蓝梦蝶笑道:“大哥!这话可不对,凡事要有证据,我从没有冒过你的名,因为武林监督的名号是我们共有的,倒是我脱离这个不近情理的身份后,你冒了我的名,干了一件很不应该的事!”

蓝化鲲道:“胡说!我什么时候冒过你的名了?”

蓝梦蝶笑道:“你趁我不在的时候,假托我的身份,授意吴兄,暗杀了丐帮的帮主崔法法,这件事可是有的?”

蓝化鲲顿了一顿才道:“不错!有的!崔法法意图染指武林盟主,他如膺任此职,一定不肯听我们的约束,而且要将监督人的秘密公开,我们如果置之不理,难以对创业的祖师交代,如果那时公开声讨,势必造成更多的杀劫,死一人,而保全更多的人,我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蓝梦蝶道:“那为什么要嫁祸于吴兄呢?”

蓝化鲲道:“吴次仁心怀不轨,完全是受了你的蛊惑,我不忍心手足相残,才假手他杀死崔法法,又通知了峨嵋的凌无咎,叫他把内情透露出去,由丐帮来对付他,既可化解他的蠢动,又可以不伤手足之情,我对你实在是仁至义尽了!”

俞士元忍不住怒道:“你为了顾全手足之情,不惜拿别人的性命作牺牲,这种居心,简直可诛,怎配领导武林!”

蓝化鲲道:“武林组织中从没把丐帮算在里面,为了保全更多的人,不得不牺牲一小部份,这是整个的事业……”

俞士元冷笑向宇文琼瑶道:“你们维持这个事业的手段倒是仁至义尽!”

宇文琼瑶低头不语,蓝化鲲道:“这要怪你们自己,丐帮与武林同道一向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我自然要将你们视作外人了!”

俞士元怒声道:“那么我折毁盟主令符,也怪不得我了!”

蓝化鲲道:“峨嵋根本就不应该把盟主令符又给你,他们居心叵测,我迟早要给他们一点教训,你可以等着瞧!”

宇文琼瑶道:“这种事您已经无权处置了,您已经退为监察人的地位,连暗杀崔法法的事都是您越权,而且事后又不告诉我,使我难以对人交代,回头我要以执事的身份,对您作一番处置!”

蓝化鲲怔了一怔,随即道:“当然!虽然我是为了大局着想,但私自行动,确有越权之处,任何处置,我都甘心接受!”

蓝化鲲是宇文琼瑶四代师祖,可是宇文琼瑶仍然对他说出处分的话,而蓝化鲲居然表示接受,可见他们这个传统的特殊,以及执法之严,使得众人都力之一凛。

宇文琼瑶又冷冷地道:“那些事都属次要,只有劫色杀人之事,关系本监督组织的声誉至矩,希望您老人家作个明白交代!

这番话她说得声色俱厉,易静之,钱笑吾等二人也都望着蓝化鲲,静静地等待他的辩白!

蓝化鲲急急道:“这明明是他干的,却偏要赖在我身上,当事人又死了,无可见证,叫我怎么说呢?”

蓝梦蝶道:“大哥!十四年前我在藏边喜马拉雅山上与几位密宗高僧论禅,我有人证,你是否有人证呢?”

蓝化鲲道:“谁知道你在哪里,你把人找来,我立刻自裁!”

蓝梦蝶道:“大哥!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密宗修的是瑜伽功夫,终生不履人世,怎么会找得来呢?”

易静之道:“这就是你的证词不足采信,你明知不可能把人找来作证,提出的人证等于没有,怎能令人取信!”

蓝化鲲道:“是啊!如果我真干了那种事,大可以也提出几个子虚乌有的人证来为自己的丑行推托了!”

少林悟空大师突然起立道:“老衲问一句话,老衲是十八年前膺任盟主,每年都向监督人述职一次,十二年前才卸任,请问那六年中是那一位接待老衲的?”

蓝梦蝶道:“第一年是我:第二年我已远游藏边,都是家兄负责听取述职,大哥!这一点该不假吧!”

蓝化鲲道:“不假,那正证明我是清白的,因为我忙于视事,无暇分身,只有你才有时间东飘西荡!”

悟空大师道:“老衲的证词只能作为一个参考,却不能作任何决定,老衲每次述职,见监督人身边都是姬妾成群!”

蓝化鲲道:“不错!借声色以彰人耳目,才可以使人不怀疑我的身分,武林监督人的身分必须保密的!”

说完觉得大家的眼光都凝注着他,忙又道:“这一说似乎我的嫌疑更加重了,可是我有这么多的姬妾,何暇去谋人之妇,只有我兄弟才有此可能!”

俞士元道:“俞光的母亲是绝世姿容,你在脂粉阵中处惯了,见色而生婬心,可能性自然大一点!”

蓝化鲲坦然道:“我们追究是事实,不是可能!”

俞光挺身而出道:“你们两人中总有一人是杀死我父母的凶手,既然你们都不承认,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

蓝化鲲道:“什么办法?”

俞光道:“你们两人都让我割下脑袋!”

宇文琼瑶道:“这个办法倒不错!”

蓝化鲲怒道:“什么!你也怀疑是我吗?”

宇文琼瑶道:“不!我绝对信任您老人家,可是您老人家纵任兄弟胡作非为,才引出这场不白之冤,这是唯一表明心迹的办法!”

蓝化鲲默然片刻才道:“可以!我以一念之仁,才招致门户之耻,引咎也该自裁,问题是我这个混帐兄弟肯不肯受刃呢?”

宇文琼瑶道:“这个您放心,我们会做得到的!”

蓝梦蝶道:“我反对!这么死得不明白,太没价值了!”

宇文琼瑶道:“你也算是监督人之一!为了本身的荣誉,你应该不辞一死,否则你就是心中有愧,事实不辨自明!”

蓝梦蝶道:“笑话,我就是不满意这个监督人的传统,才退出不干,要我为一个不齿的组织送命,我没兴趣!”

宇文琼瑶道:“那我们为了监督人的声誉,必须对你采取行动了!”

蓝梦蝶身旁的那个老者突然开口道:“各位是否能允许老朽说一句话!”

宇文琼瑶冷冷地道:“你是什么人?”

那老者笑道:“老朽姓江,草字梦放,卜居岳阳,世代习医,五世悬壶,在岳阳街上问起老朽,总还有点薄名!”

丐帮长老缝穷婆婆毕青花道:“江大夫是一代医圣,有赛华陀之称,是远近闻名的!”

江梦放笑道:“那倒不敢当,可是老朽对歧黄之道,还小有研究,今天特来证明梦蝶先生的清白!?

蓝化鲲怒道:“你凭什么证明?”

江梦放道:“老朽凭的是医理,梦蝶先生是先天的绝阳症,终生不能人道,别的不敢说,劫色之举,绝无可能!”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蓝化鲲脸色如土,急声道:“这……这怎么可能,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从不知道他有这种病,而且他还娶过妻室!”

蓝梦蝶道:“娶妻只是掩人耳目之举,我们同室而异梦,我的妻子以为我讨厌她,才悒悒而终!始终不知道我是有残疾的!”

蓝化鲲道:“可是你照样也置姬妾……”

蓝梦蝶笑道:“那也是为了掩饰我的残疾,虽然我广置姬妾,实则一无所私,大哥不相信,可以找到她们去问问看!”

蓝化鲲大叫道:“我绝不相信你有这种病,你还生过儿子!”

蓝梦蝶脸色一沉道:“大哥!别说那是我的儿子,你心中比谁都明白!”

蓝化鲲脸色如土,江梦放问道:“梦蝶先生真有后嗣吗?”

蓝梦蝶笑道:“我有一名侍妾,长得颇具姿色,有一天大哥喝醉了酒,我把那名侍妾送到他房里去,结果替我生下了一个儿子,大哥虽不知道这孩子是他下的种,但他应该记得有这会事,大哥!这下子你总不能否认了吧!”

易静之脸色一沉道:“化鲲,如果你连你弟弟的姬妾都能沾手,则你什么事不能做?现在我对你也失去信心了!”

蓝化鲲长叹道:“那件事是我在酒醉乱性之后发生的,而且是那女子自动跑到我房里来,我根本就不知道,而且我平生就做过这一件糊涂事,至于另外劫色杀人,我发誓没干过!”

蓝梦蝶道:“兄弟如非心有余而力不足,绝对替你承担这个罪名,可是有了江大夫的证词,只怕说了也没人取信!”

蓝化鲲汗下如浆道:“那绝对不是我!”

蓝梦蝶道:“以逍遥子为名只有我们两人,不是大哥,便是小弟,但是兄弟身具残疾,绝不可能做那种事!”

宇文琼瑶脸色深沉地道:“江大夫,你的诊断不会错吗?”

江梦放愠然道:“小姐可是怀疑老朽与梦蝶先生是串通的?这太岂有此理了,在场一定还有精于歧黄的名家,小姐大可请他们再诊一次脉!”

字文琼瑶沉思片刻才道:“易老人家,您也是医道名家,少林悟空大师与武当玄真道长都精于脉理,请三位会诊一下!”

悟空大师出来握过蓝梦蝶的脉尺,然后放手不语。

玄真子翻翻蓝梦蝶的眼皮,伸手在他腹上按了一按,易静之则叫蓝梦蝶张开口,详细地研究一下他的舌苔!

宇文琼瑶问道:“三位有结果了吗?”

易静之道:“对于结果我还有点怀疑!”

蓝梦蝶连忙问道:“什么地方可疑?”

易静之想了一下道:“化鲲,我诊一下你的脉看看!”

蓝化鲲伸出手去,易静之扣住了道:“我还要检查一下你背上脉路!”

说着将他背翻过去,由后面继续扣住他的脉门,突然用手一拍,一枝匕首由后背刺入直透前心!

蓝化鲲痛极前挣,可是手脉被扣,动弹不得,易静之又是一掌击在他的后背上,震碎了他心脉。

易静之丢开了手,蓝化鲲已倒了下来,呻吟地道:“静之!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