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三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易静之冷冷地道:“这就是我给你的答案,江大夫诊断完全正确!”

蓝化鲲口中鲜血直喷,含糊地道:“我死不甘心,兄弟,你太狠了……”

蓝梦蝶冷冷地道:“我只说明事实,是你们自己制裁你的!”

蓝化鲲已经闭目不动了,宇文琼瑶朝俞光道:“这个人交给你了,你可以手刃亲仇。”

俞光正要出去,俞士元将他喝住了问道:“那个人死了没有?”

宇文琼瑶道:“当然死了!武林监督人对作姦犯科绝不姑息,但是也不会让别人来制裁,我交出一具尸体已经很客气了!”

俞士元道:“俞光!你要对一具尸体报复吗?”

俞光怔了一下道:“我要挖出他的心肝去祭我父母之灵!”

俞士元笑了一下道:“很好!我不阻止你,但是只有我父亲能告诉你坟墓在什么地方,你敢带着一付心肝去见他老人家吗?”

俞光却呆了一呆才道:“我不敢,老爷子会打死我的!”

俞士元道:“不会的,我父亲从来不打人,你记得你小时候跟他老人家读书的情形吗,你不用功,他从来也没有打你!”

俞光哭着道:“老爷子打他自己,那比打我还厉害!”

俞士元道:“宽以待人,严以律己,这是老爷子对我们的教训,他老人家自己更是奉行不渝,如果你带着仇人的心肝回去祭灵,他老人家对你的横暴会采取何种处置?”

俞光哭叫道:“我不知道!”

俞士元厉声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他会把你的横暴认为是他教化不力的过失,他会挖出自己的心肝来给你祭灵,你要害死他老人家,我不会管你,也不会找你报仇,因为老爷子并没有拿你当外人,更没有拿你当下人!”

俞光泪落如雨,哽咽地道:“相公!您别说了,我知道了!”

俞士元手指地下的尸体道:“你对他还有什么打算?”

俞光道:“人死了,仇也了了!小的没有任何打算!”

俞士元点点头道:“好!你总算没有辜负老爷子的一番苦心教诲!”

说完又对宇文琼瑶道:“你可以叫人把遗体抬走了!”

宇文琼瑶问易静之道:“你老人家,有何指示?”

易静之道:“我与笑吾都只站在监督人的地位,必要时给你支援,至于如何处理事务,那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权利!”

宇文琼瑶点点头道:“那我就全权处置了,绿绫绿影,你们两人将尸体搬到江边,缚上块大石,沉到江底去!”

易静之道:“难道连块葬身之地也没有吗?”

宇文琼瑶道:“他的死并不足洗去他身上的罪恶,也不足洗去我们的羞耻,再让江水洗刷一下他身上的污浊吧!”

易静之默然无语,绿绫与绿影应命而出,将尸体抬走了,没有多久,江边传来噗通一响,使得每个人都为之一震!

宇文琼瑶这才冷冷地道:“俞帮主!现在该把我们的问题作一解决了!”

俞士元道:“还有什么可解决的,你上次在君山已经说过了,如果证明杀死俞光父母的凶手是你们监督人之一,你解散这个组织!”

宇文琼瑶道:“不错!可是我现在不解散,也有我的理由,等我们把问题解决后,我自然会告诉你!”

俞士元道:“为什么现在不说呢?”

宇文琼瑶道:“问题没解决,说了也没有用,我不想多费chún舌!”

俞士元想想道:“你准备如何解决呢?”

宇文琼瑶道:“自然是凭武功解决,武林监督人如不能技震天下,就不配监督武林,号令黑白两道的盟主!”

俞士元道:“天下事并不是光靠武力能解决的,你不妨看看,有很多人对你们的暗中统治已经表示反感了!”

宇文琼瑶笑道:“我不担心这件事,以往几十年我们太顺利了,逸近乎懈,才有那种情形,等我把一些自命不凡的人次第解决后,他们仍然会回到我的圈子里来的!”

俞士元道:“你太相信自己了!”

宇文琼瑶笑道:“武林监督人必须相信自己!”

俞士元正要开口,宇文琼瑶道:“武林监督人这个制度行之有年,知道内情的人却没有几个,现在我请绿林道盟主白居仁将情形公开介绍一遍!”

白居仁走前数步,朝四周一揖,然后道:“武林竞技起自六十年前,有一位武林人杰屈文甲老前辈柬邀字内十大高手,在泰山丈人峰顶秘密较技,那十大高手包括七大门派的掌门人与绿林道三位前辈,较技的结果,屈老前辈技压天下,被共尊为武林盟主,可是屈老前辈生性怡淡,不愿居此位,乃指定了其中一人代理,那是峨嵋掌门人天心大师!武林盟主有极大的权限,可以号令天下武林道,但天心大师并非武功最高之人,唯恐难以服众,屈前辈乃自居于监督人的地位,与天心大师每年见面一次,晤谈一年内之武林动态,如有心生异志者,由屈前辈暗中施以惩诫,这就是武林监督人的产生由来!六年后,屈前辈仙逝,却将毕生武技传给了一个继承人,并继续监督事业,而天心大师也于是年圆寂,武林盟主必须易人,于是重新较技。这次只有七大门派参加,因为屈前辈想到一身难以兼顾天下,而黑白两道又难以十分融洽。乃令绿林道另行组盟,也以较技方式产生一位盟主,但绿林盟主必须听令于武林盟主,而武林盟主,也规定不得由绿林中人担任,因为绿林道行事,总不免有难以令人心服之处,由此可见屈前辈用心之正直……”

俞士元冷笑道:“可是到了后来,监督人就变成武林太上皇了!”

白居仁微笑道:“武林盟主全靠着有位监督人在后撑腰,才能维持天下安宁,为了对监督人表示敬意,每年前去述职一次,也应该的,何况每次前去,多少总能在武技上得到点教益,武林监督人为了保持其神秘的身分,每年述职之处,也飘移不定,述职地点也只有黑白两道的盟主知道,同时为了配合六年一度的竞技,监督人也六年一易,传到今天,已有六十年,监督人也递至第十一代了……”

宇文琼瑶笑道:“我是最多事的一代,偏偏武林盟主被丐帮得去了,丐帮从不参加武林活动,偏偏到了崔法法手上,忽而静极思动,蓝化鲲将他设计剪除,虽为擅自行动,但是究其用心,还是为了大家的好。”

俞士元怒道:“为什么不说是为了你们的霸权呢?”

宇文琼瑶笑道:“你一定要这么说也未尝不可,但是六十年来,能维持武林平安无事,监督人功不可没,大家总承认吧?”

俞士元道:“我认为没有你们,武林中说不定更太平一点,尤其是强令武林盟主向你们述职听命,那太侮辱人了!”

宇文琼瑶微笑道:“所谓述职,只是考核武林盟主的勤惰,事实上我们经过六十年的改善策划,耳目遍及天下,比谁都清楚,武林盟主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代为解决,这有什么不好,而且每次新易盟主后,我们都考察一下他的武功,只要能胜过我们,自然不必再听命,谁叫那些盟主都不争气呢!”

俞士元朗声道:“俞某并没有认为武功一定会胜过你们,但就是不肯向你们低头,所以俞某在金龙水寨听郝寨主道及盟主之始末后,立刻毁折盟主金剑信符!……”

宇文琼瑶脸色一沉道:“上次在君山,我一时失策受了暗算,现在无权对你提出更多的要求,但武林监督制度必须维持,丐帮原不在组织之内,我可以准许你们退出,但是其他的人必须归还盟约,继续接受约束!”

俞士元哈哈一笑道:“那也行,但是你们新选出来的傀儡必须换个名称!至少不能再用武林盟主之称呼,因为丐帮不承认这个盟主,却仍是武林一脉,不能受人约束!”

宇文琼瑶道:“以往几任盟主也没有管过你们的事!”

俞士元道:“以往只有竞技魁首,武林盟主四个字仍是属于秘密的,现在这个名称公开了,就得改一改!”

宇文琼瑶道:“俞士元,我对你够客气了,你不要逼人太甚!”

俞士元笑道:“我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你们这个监督制度不能勉强别人参加,至少坐在丐帮这边的朋友,你们管不着!”

宇文琼瑶怒道:“你管的事情太多了!”

俞士元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武人天职,朋友更有患难相助之义,谁要欺侮我的朋友,我当然要管!”

宇文琼瑶道:“你能确保他们安全吗?”

俞士元道:“目前只有你们会给大家威胁,所以我要你提出保证,不找大家的麻烦,否则只有一个办法!”

宇文琼瑶道:“什么办法?”

俞士元沉声道:“把俞某的脑袋砍下来!”

宇文琼瑶怒声道:“那只好这么办了!”

话谈到这儿成了僵局,眼看只有付之一战才能解决。可是白居仁凑到宇文琼瑶耳边低语片刻。宇文琼瑶连连点头,然后道:“俞士元!我们的问题稍挪后一点再解决,目前我想先把另一批人先作个了结,否则我们在这儿火拼,却让人坐收渔利!”

吴次仁哈哈一笑道:“这大概是说我们了!”

宇文琼瑶沉声道:“不错!你们是最险恶的一批,因为蓝梦蝶曾经执掌过监督人的职务,对我们的底细知道得很多,所以才能避过我手下人的监视,暗中图谋不轨,所以你们的存在,对我们是极大的障碍!”

吴次仁微笑道:“原来监督人的工作重在排除异己!”

宇文琼瑶道:“那倒不见得,丐帮在武林中另树一帜,我们从不对他们加以干涉,也没有采取敌对的行动!”

吴次仁笑道:“那为什么蓝化鲲要暗杀崔法法帮主呢?”

宇文琼瑶道:“那是你下的手!”

吴次仁道:“你别忘了是蓝化鲲授意!”

宇文琼瑶道:“蓝化鲲不够聪明,我相信蓝梦蝶是故意躲开,让他来冒充献策,最后好把责任推在我们上,其实蓝化鲲不授意,你们也不会放过崔法法!”

吴次仁笑道:“蓝化鲲自己用心也不佳,他如果不想嫁祸于我们,怎会上这个当,所以你们吃了亏,也只好认了!”

易静之冷冷地道:“所以我才出手格毙他,并不仅是为了他所犯的罪,主要是为了他所犯的过失,不过你们也别太得意,马上你们就会得到惩罚的!”

吴次仁笑笑道:“梦蝶先生对你们的底细了如指掌,凭你们这点技业,大概还不致于吓倒人,否则我们就不会来凑热闹了!”

宇文琼瑶冷冷一哼道:“你不妨试试看!”

吴次仁大笑道:“我们就是这几个人,斗力、较技,任由你挑!”

宇文琼瑶沉声向俞士元道:“你能暂时不插手吗?”

俞士元笑道:“当然了!今天是三分鼎立的局面,最后动手的人,只有占便宜,我怎么会放弃这个有利的机会呢!”

宇文琼瑶道:“我相信你是个君子,才把你暂放在一边,先对付小人后,再与你作公平的一决,你倒不必说风凉话!”

吴次仁笑道:“俞帮主,我们是同一阵线的,我请你帮个忙!”

俞士元道:“我爱莫能助!”

吴次仁笑道:“我并不要你帮别的忙,只请你主持公道,使决斗在公平之下进行,因为我们的人数太少,对方如果一拥而上,双拳难敌四手,我们是稳吃亏的,这个要求并不过份,你总该答应吧!”

宇文琼瑶怒道:“放屁!我们岂会做出那种不顾身份的事!”

吴次仁笑道:“武林监督人有一个蓝化鲲,安知没有第二个小人,我请俞帮主监场,正是防你们再耍花样!”

俞士元道:“这一点俞某不反对,而且俞某一力保证,如是双方有卑劣的行为,俞某一定施以惩诫!”

吴次仁哈哈大笑道:“有俞帮主保证,我就放心了,我门这边由祁峒主斗第一场,较技较力,只由你们决定,我们总奉陪!”

祁赤连以力雄见长,吴次仁第一场排出他,而且还说较技较力听由选择,倒是令人莫测高深!

祁赤连手持铁矛,含笑而出道:“在下对俞帮主的天生勇力,自惭不如,所以在峨嵋竞技大会上情甘退让,但天下豪杰能如俞帮主者又有几人?”

言下之意,大有不屑作第三人想之感,态度狂傲,俞士元这边还勉强能忍受,宇文琼瑶却秀眉一皱!

她倒不是被祁赤连的大话赫倒了,而是考虑到出场的人选问题,她这边出战的主力自然是她自己与易静之,钱笑吾三人,再者就是绿绫等四名侍女,兵刃相见,巧可胜力,对方虽是闻名的力士之一,并不足惧!

可是为了身份,先后三任监督人尚不便下场,绿绫等人经验不足,恐怕会上人家的当,自从君山一战后,她已慎重多了,一两场胜负因不足影响大局,但武林监督人的威信却又不能受挫太多。

白居仁知道她的心意,含笑在她身旁低语。

宇文琼瑶点点头笑道:“那是最好了,只是太麻烦白老了!”

白居仁道:“老朽对监督人谒诚拥戴,理应效忠陛下!”

说完用手一指道:“哈贤弟!你去向祁峒主领教一番!”

一个身躯粗壮的大汉应声而出,此人就是白居仁手下最得力的心腹勇将,也是绿林道第一勇士孔雀王哈国兴!

他是长白原始森林中窝集土著鱼皮鞑子,属于一种未开化的蛮族,勇力出白天赋,为白居仁所罗致!

白居仁所以能连任三届绿林盟主,得力于此人颇多,孔雀王菩萨是佛教经典中力气最大的佛,他以此为号,可见其勇力与骠悍,而郝通极力培养副寨主马伯乐也是为了对抗此人!

哈国兴一出场,手上擎着一尊独脚佛像,通体乌黑,颇系纯钢铸就,重逾五百斤以上,拿在他手中轻如灯草。

而且哈国兴身躯之魁伟也是全场之冠,祁赤连身高丈二,已经是够魁岸的了,比他还矮一个头。

窝集中终年苦寒,所以哈国兴的身上也只围着一块小小的兽皮,遮化下体,露出一身铁似的肌肉!

祁赤连见这手巨无霸出场,怔了一怔道:“你们没人可派了,找了这个野人出来?”

白居仁微微一笑道:“祁峒主,你出身苗夷,也不是华夏正宗,哈贤弟出来对付你最适当,此所谓以夷制夷……”

这句话使得祁赤连勃然震动,连百粤的碧目天王南彪也生气了,俞士元连忙庄严斥责道:“白盟主,这话欠通,大家都是炎黄世胄,无所谓华夷之分,严格说起来,你世居长白,史称东胡,何尝又是华夏正宗,自圣人德施教化后,泽及天下,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已经没有种族之分了!”

白居仁笑道:“俞帮主见教得是,白某自承失言!”

哈国兴用他那闷雷似的声音,打着关外土腔吼道:“少说废话,咱们是怎么比法?”

祁赤连道:“今天不是比武,自然以分出生死而止!”

哈国兴大笑道:“好!过瘾!”

俞士元刚要表示反对,宇文琼瑶道:“俞士元,你只管监场,可不是当仲裁人,我的目的也不是击败这批人就够了,所以不需要你的意见!”

俞士元想了一下,觉得这两个大力土对阵,出手就重逾千斤,想点到为止是不可能的,因此也不作声了!

通天金龙郝通忽然道:“白大哥!哈兄今天是以什么身分出场?”

宇文琼瑶道:“今天他是代表监督人出场,生死荣辱,与绿林道全无关系,你不必紧张,也不必多问!”

郝通笑笑道:“那就行了,因为白大哥是绿林盟主,他手下的弟兄出战,关系绿林道荣辱,我必须问清楚!”

白居仁冷笑道:“俞帮主折剑毁符之后,旧有的武林黑白两道组织算是全部解体了,因为他这个武林盟主已不能冲施权力,我们也只好各自为政,郝老弟,你如果有意重组织绿林道,今天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郝通微微一笑道:“白大哥如此一说,大家都可以为自己作个打算了。否则白大哥以盟主身分发下令来,我们如果不遵,给你太下不了台。如果遵守了,为不相干的人卖命又太冤枉,这样对大家都方便一点!”

白居仁冷笑不语,哈国兴刚提起铁佛,当头骤砸而下,既急且猛,祁赤连仓猝之下,只好双手举矛横架!

当的一声激响,祁赤连退后了好几步,那杆钢矛已经被敲弯了,足见哈国兴勇力之强,高出于他!

全场的人都为之一震,吴次仁与蓝梦蝶等人神色激动,郝通与史元敬马伯乐三人交耳细语。

俞士元听见他们在诧异哈国兴勇力较前大出几倍,付之微微一笑,哈国兴一击退敌,哈哈大笑道:“你还差得远,经不起老子两下子!”

祁赤连脸色深沉地道:“你忙什么,今天是生死之一搏,躺在地下的才是输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