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三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蓝梦蝶接着道:“那截钢丝还在,矛尖在薛寨主手里,请她交还给你,重新接起来,还是可以使用的!”

薛娇娇道:“为什么要还给他,东西到了绿林之手,几时吐出来过。要想取回失物,就得拿代价来赎取!”

蓝梦蝶笑道:“薛寨主,那段矛尖只有一段凡铁,毫无价值,因为祁峒主对它的轻重使熟了手,才恳请奉还,当然我们还是会付代价,而且那代价很高!”

薛娇娇道:“是什么代价?”

蓝梦蝶道:“你飞鹰寨中千多条手下的生命,这代价不够吗?”

薛娇娇双眉一竖,蓝梦蝶笑道:“当然目前贵寨的弟兄十分安全,可是坚持不还,我们就有办法使你飞鹰寨化为灰烬……”

薛娇娇愤然道:“我倒不信,你不妨试试看!”

蓝梦蝶笑道:“我不是虚言恫吓,你可问问宇文琼瑶,飞鹰寨中有武林监督人所派遣的监视人暗伏,我当过监督人,知道如何命令他们发动攻势的!”

薛娇娇微微一怔,宇文琼瑶却道:“他说得不错,你还是别跟他作对吧,如果今天我无法消灭他们,立刻撤除各地的监视人,重新布置,免得再为他们所利用,目前,你必须受他的威胁!”

吴韵珊也道:“薛大姊,我父亲对江湖上各处的动态了如指掌,一定是蓝梦蝶假借监督人的身份,从监督人那儿取到的消息,为了你手下兄弟的安全,你还是忍一忍吧!”

蓝梦蝶笑道:“我也不是白要你的东西,回头我把武林监督人留在飞鹰寨中的眼线名单奉告,使你摆脱他们的威胁如何?”

薛娇娇将矛尖恨恨地一丢道:“宇文琼瑶,我宁可领你的情,你最好把那些混帐东西迅速撤除,否则被我知道了,我一定要他们的命!”

字文琼瑶道:“蓝化鲲将蓝梦蝶的事秘而不宣,使我派在各处的监视人受他的利用,凭这一点就死有余辜,不过你放心好了,除非我能将蓝梦蝶消灭,否则我一定将各地的监视人全部撤除。另行更换!”

蓝梦蝶笑道:“那恐怕没这么简单,各家都已提高警觉,再要安插入进去,实在太难了,那么一个庞大的组织,不是一天可以建立起来的!”

宇文琼瑶冷笑道:“这个不劳你费心,目前那份名单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杀了你,那些人仍是不会暴露身分,可以继续工作!”

蓝梦蝶道:“我未来前已经作了一个准备工作,如果我身死,自然能有将那份名单分送各处,一举就可以击溃你的势力!”

宇文琼瑶怒道:“没关系,我的身分已经公开了,只要我这监督人的地位不垮,谁也不敢动他们一下!”

蓝梦蝶道:“可是他们工作就没有先前那么顺利了!”

宇文琼瑶道:“目前我只要维持现状,三年之内,我有把握将新的监视网建立完成,再撤清旧有人员……”

俞士元皱眉道:“这是干什么呢?引得人人互相怀疑,谁也不敢信任谁了!”

宇文琼瑶道:“这样才可以叫大家谨慎言行,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祁赤连已将钢线与矛尖接好,抡了一下笑道:“骆兄!你放心出手吧!有兄弟给你掠阵,保证万无一失,而且必要时,兄弟还可以帮你一点小忙!””

骆家雄怀抱铁筝,大步而出笑道:“祁兄还是看看好了,对付两个小丫头,何必太紧张!”

吴次仁却笑道:“骆老弟,人家虽是侍女,却出身监督人门下,非同小可,老弟一人能对付下来,当然最好,否则祁峒主帮个小忙,也不为过,人数上是二对二,我们并没有以多为胜!”

他的话分明是造成两个女孩子的心理威胁,可是宇文琼瑶只含笑一声,绿蚁与绿锦则漠然无动于衷!

骆家雄手握铁筝大声吼道:“小丫头,上来送死吧!”

绿蚁冷笑道:“臭大个儿,如果我们先出手,你丢了脑袋,还不知道是谁送你的终,死了到阎王面前告状,也是个糊涂鬼!”

骆家雄悖然大怒,举筝迎头砸下,旁边的绿锦用手一扯,绿蚁径而易举地扯过躲开了。

而绿蚁趁势攻出一剑,几乎削掉了骆家雄的一条胳臂,一连七八招都是如此,大家才看出这正逆连环攻势之妙!

她们俩人交向而连接,前后左右都顾到了,受攻击的人只管反击,由另一人替他牵移位置,躲开对方的攻击。

而且她们手臂对勾,双掌互握,可以用暗号连络,指示移动的方向,配合自己的攻击,十分紧密。

骆家雄上了几次当,如非躲闪得快,差点反挨了对方的利剑,于是改变攻势,专用横扫!

可是两人配合得很巧妙,判断也极准确,每次都是等铁筝快接近时,才双双跃起避过,双剑前后,居空夹击!

因为骆家雄的铁筝是重兵器,发出后撤招变招都不容易,所以反把自己陷入困境,应付得很苦!

如果他攻击的是背向那一人,则由面向他的人负责移位闪躲,由背向的人反攻敌。

总而言之,她们的连环战法的变化很多,而且都是有攻无守,十几招下来,双方的兵器从未接触,却把骆家雄弄得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蓝梦蝶叫道:“祁峒主,她们这个战法很利害,骆老弟一个人恐怕难以应付,必须要你从旁协助才行!”

祁赤连手握铜丝,将矛尖抡得呼呼直响,早就想出手了,就苦于找不到机会,因为双方距离太近,他怕不慎将骆家雄也卷在里面,蓝梦蝶一面说话,一面用手往上一指,这个暗号使祁赤连与骆家雄都看得懂了!

于是骆家雄奋起神威,将铁筝拦腰横扫出去,绿蚁与绿锦双双似彩蝶般的飘身飞起,祁赤连的矛尖适时飞出。

绿蚁在空中拧身去刺骆家雄,绿锦发现矛尖飞来,惊呼一声,用剑去挡,剑身触及矛尖,虽然荡开了。

可是祁赤连的钢线也跟着脱手,两丈多长的细线是横着切过去的,在绿锦的身上触了一触。

随即又发生了先前的情形,矛尖很快的折转,扯紧钢丝,将她们两人并排地捆束起来,双双堕地。

因为只有矛尖一头用力,劲力较弱,如果她们也像哈国兴那样,受矛尖与矛杆两头重力紧束的话。

就凭钢丝本身的束力也能将她们拦腰切成四截,现仅将她捆住,无法行动而已!

骆家雄见机会难得,举起铁筝就猛砸而下,这种行为使旁边的侠义道中人士看得颇为反感!

因为攻击两个受束缚的女孩子,似乎太不人道了,可是谁也没说话,因为她们的主人宇文琼瑶,对此漠然无动于衷!

而且她对哈国兴的态度也使人无法置词,即使出手将这两名侍女救了卞来,她们仍然难逃一死!

绿蚁与绿锦倒地之后,虽然手臂被钢丝捆住了,却仍能行动,就地一滚,已经滚了开去。

骆家雄一击不中,举筝继续追击,可是这两个女孩子行动很灵活,翻滚得也很快,满地乱转,忽前忽后,骆家雄想追到她们也很不容易,更别说是出手了!

祁赤连怕她们滚得久了,抽暇解开身上的钢丝,岂不是白忙了一场,连忙赶上去叫道:“骆兄!你守住一头,兄弟挡住另一头,等她们滚过来,兄弟就给她们一脚,将她们踢回来!”

这倒是个好办法,骆家雄果然守住一边,两个女孩子滚到祁赤连面前时,他举腿猛力踢出!

祁赤连是闻名的力士之一,这一脚的力量是何等劲猛,如果踢中了,挨踢的那人势非送命不可!

吴韵珊心肠较软,闭目不忍观看,可是她闭上眼睛后,耳中只听见一声惨呼,却是发自男人之口。

睁眼一看,但见祁赤连已跌倒在地,一条准备踢人的右腿齐膝被斩断了下来,鲜血淋漓!

绿绵与绿蚁却都从钢丝中脱了出来,两人的连续之势已散,分成左右,慢慢向骆家雄逼过去!

地上的钢丝仍然圈成圆形,分明不是解开而是由圈子里脱出来的,她大感惊奇,忙问身边的薛娇娇道:“薛大姊!这是怎么回事?”

薛娇娇道:“我也不晓得,祁赤连才举腿,那个绿蚁忽然从束缚中穿了出来,剑光一闪,祁赤连就丢了一条腿!”

骆家雄先前被突发的事故震住了,怔怔地直往后退,及至两个女孩子逼近,他才大吼,举筝迎斗!

俞士元突然叫道:“我以公证人身分宣布,比斗暂时中止!”

绿蚁与绿锦虽然被那一喝而停止了进逼,却并没有退下之意,宇文琼瑶冷冷地问道:“这与公证人什么相干?生死胜负未分,并没有理由要停止决斗呀?”

俞士元道:“祁顺主一腿已残,如果不立刻救治,他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宇文琼瑶道:“死就死,我并不要他活着!”

俞士元正色道:“那你就干脆下令叫你的侍女杀死他,免得他多受痛苦!”

宇文琼瑶冷冰冰地道:“她们此刻是我的代表,武林监督人从不杀死没有战斗能力的人!只要他命长,等一下也不会再杀他!”

俞士元道:“那你就该让别人去救他!”

宇文琼瑶道:“为什么?我对敌人从不怜惜!”

吴韵珊道:“为了你欠俞帮主一命,十天前在君山,你已中了我的麻葯,双手无法行动,那时俞帮主要杀死你,只是举手之劳,可是他不杀你,反而要派人保护你离去,这才是武林人应有的道义精神,你连这点都不懂,怎配做武林监督人?”

宇文琼瑶顿了一顿才道:“好吧!冲你这句话,我只得接受了,不过这一场胜负如何算呢?”

蓝梦蝶道:“祁峒主已经受伤,无法再战,自然算你们赢了,可是骆老弟还没输!”

字文琼瑶笑笑道:“那也行,反正多打一场也没关系,绿蚁、绿锦,回来吧!”

两个女孩子应声而回,吴次仁道:“韵珊!你给祁峒主治一下伤吧!”

宇文琼瑶冷笑道:“你们那边不是有一位现成的大国手吗?”

赛扁鹊笑道:“老朽只会诊脉处方,专治内科的病,这种外科的伤却是外行!”

宇文琼瑶冷冷地道:“原来你只是个欺世盗名的庸医!”

吴韵珊道:“话不能这么说,医道分门别类,一个人只要能精于一项,就要穷毕生之工夫,岂能门门皆精。以我自己而言,我虽然善于用葯,却是用毒的本事比用葯的本事精,害人的本事比救人的本事大,像这种外伤的疗冶,我也不行,手头也没有成葯,还是请丐帮的弟兄偏劳一下吧!俞帮主……”

俞士元点点头道:“雷长老,你去给祁峒主急救一下!”

雷法尊万分不情愿,但不敢违拗,应命而出。首先用截脉的手法,切断祁赤连腿上的血脉,然后再叫人取来金创葯敷在伤口上,包扎妥当。祁赤连不愧为硬汉,居然不要人搀扶,自己用一只脚跳了回去!

吴韵珊道:“救治外伤,还是要练过武的人着手较易,比如说止血一项,我们没有学过武,就无法用截脉的手法,单靠用包扎堵塞的方法,绝无如此干净迅速,但这不能说我们的医理不如雷长老,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宇文琼瑶诋毁赛扁鹊的医术,原是想为死去的蓝化鲲申解一下,被吴韵珊用话堵住了嘴。

所以怒声道:“你别得意,迟早我还要整你一下的!”

吴韵珊笑道:“你如何报复我都没有问题,但是别想再为蓝化鲲辨解了,那经过你们自己人的判断,绝不会再有错误的!”

宇文琼瑶冷哼一声道:“少废话,这一场既是我们获胜,就该对方先派人出场了,蓝梦蝶,这一场是谁?”

蓝梦蝶与吴次仁商量了一下,一时颇难决定,因为从绿蚁、绿锦两个人的功夫看来,力大并没有用,真正的胜负还是要靠技艺与招式!

屠万夫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忽然道:“吴老伯!我出去接一场行吗?”

吴次仁微微一怔,屠万夫笑道:“叫她去试试也好,她听说令媛在君山的种种事迹,羡慕异常,恨不得也想找个机会出出风头!”

吴次仁道:“今天的情形不同!”

那女孩子笑道:“没什么不同,斗智斗力斗技而已,我除了用毒的本事不如吴大姐外,其他都还能勉强凑凑!”

吴韵珊笑道:“这位小妹妹可别弄错了对象,今天可不是跟我比苗头呀!”

那女孩子微笑道:“也没什么差别,如果我能把宇文琼瑶也整得死去活来,岂不是也像大姐一样轰动于世了吗?”

吴韵珊笑了一笑,屠万夫道:“去吧!记得规矩,先向公正人唱名报到!”

那女孩子缓步而出,朝俞士元一福道:“屠秋月问候帮主!”

俞士元笑道:“姑娘的芳名虽是第一次听见,姑娘的盛誉却早已如雷贯耳,闻名天下了!”

屠秋月微怔道:“这怎么可能?我是第一次出门离家!”

俞士元笑道:“上次在峨嵋竞技时,令尊说过有一位掌珠,智慧逾人,俞某还准备踵府候教呢,不想姑娘倒先来……”

屠秋月笑道:“那是家父信口之言,我小聪明是有一点,与帮主的无边智慧相比,仍然有云泥之别,只是我相信对付武林监督人那批蠢材,还不太困难就是了!”

她一出口就把宇文琼瑶那边的人说得一文不值,宇文琼瑶气得杏眼圆睁,厉声戟指喝斥道:“你居然敢如此侮辱武林监督人,我要你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屠秋月一笑道:“冲你这句活,你就不够资格跟我一较。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杀死我,我总能占到一块葬身之地的,即使你把我化成了灰,送上天空,随天风扬散,我的尸灰仍然会落下来,飘得越远,占地越广。身为武林监督人,说话一定要有分寸,否则信口开河,徒自取辱而已!”

宇文琼瑶怒叫道:“我把你剁成肉酱,蒸熟了喂狗!”

屠秋月笑道:“狗吃了仍然要拉出来的,除非你再把狗屎又吃下肚去,然后用一根千万年不朽的铁练,把自己吊在人迹不到的绝峰之顶,永远不掉下地,那才勉强可以说做到了,但是既要吃狗屎,又要自己上吊,而且还陪着我葬身无地,那代价不是太大了吗?”

宇文琼瑶气得浑身发抖,却因为屠秋月的辞锋太锐,斗口万不能及,不敢再随便开口说话了!

屠秋月笑道:“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你虽然是武林监督人,只可以对那些臣服你的人发发威,我们是站在敌对的立场上,你那套傲性最好收一收,自取其辱,殊为不智!”

虽然她摆下脸来,老气横秋地教训,宇文琼瑶倒是对她暗生钦佩之感,因为这番话很有道理,武林监督人地位至尊,但只是对那些不敢违抗的人有震慑之效,对那些生心反抗的人过份狂傲,惹来几句难听的话,反足以打击自己的威信,因此她顿了一顿才道:“是你先开口骂人的!”

屠秋月笑道:“我只说你们是蠢材,并不是骂你们,要想证明你们不蠢,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拿出本事来击败我!”

宇文琼瑶道:“我们如果出手,岂仅击败你就能事了!”

屠秋月笑道:“那当然了,你的目的在杀死我们,我出来就没打算能活着回去,只看你如何杀死我是了!”

字文琼瑶忽又一叹道:“你只是个女孩子,何必要挤进这个漩涡,冤枉送死呢?还是回家去安份守己过日子吧!”

屠秋月笑道:“这话又错了,你自己也是个女孩子,你手下的四个侍女都是女孩子,你们为什么要卷入漩涡,为什么不安安份份过日子呢?”

宇文琼瑶道:“我是武林监督人!”

屠秋月道:“天下有万年不死的树木,却没有万年不倒的事业,你不会永远是武林监督人!”

宇文琼瑶道:“我活着一天,就得把这份基业维持下去,就得把这个名衔顶在头上!”

屠秋月一笑道:“如果你维持不下,你就不是武林监督人了,至少目前就不能算是,因为有两拨人没承认你这头衔与身分!”

字文琼瑶笑道:“他们不是活着承认,就是死去否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