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三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易静之再次显得很愤怒叫道:“俞士元!你不觉得管的闲事多了吗?”

俞士元笑笑道:“前辈既然没有必胜的把握,这一战就不必再继续了!”

宇文琼瑶也怒声道:“俞帮主!这不是你能管得了的事!”

俞士元笑道:“我怎么管不到,要等到他们两个人筋疲力尽后,再分胜负,可能要两三千招,岂不是拖到天黑了!”

宇文琼瑶道:“你等不及可以先离开!”

俞士元笑道:“今天这场约会是我们订的,我怎么能先走?”

宇文琼瑶道:“我怎么知道蓝梦蝶他们会插上一手!”

俞士元道:“他们是半途插进来的,根本未经预约,你却放下我们正经的约会,去跟他们纠缠,我自然要干涉!”

宇文琼瑶怒道:“俞士元!你识不识好歹?这批人如果不及早消灭,对武林中是一项极大的威胁,我是为了天下武林的安危……”

俞士元微笑道:“你们志在独霸武林,蓝梦蝶与吴次仁也是为着这一个目标,这只是你们的权力之争,与别人毫无影响!”

宇文琼瑶被他堵住了口,易静之这才道:“俞士元!你的话不错,但是武林监督人在这几十年来究竟有了不少的建树,虽然对大家管束得紧一点,但总比让这些人得手好得多……”

俞士元哈哈大笑道:“顺我者生,逆我者亡!所有对武林霸权具有野心的人,都是这种作风,无所谓好坏之分!”

宇文琼瑶道:“照你的意思如何呢?”

俞士元道:“最好是取消这个武林监督制度,让大家自由发展!”

宇文琼瑶道:“不可能,武林监督制度必不可废!”

俞士元道:“那只有一个办法,听任大家自由选择,愿意接受监督的人,继续听你的指挥,不愿意的不能勉强……”

宇文琼瑶道:“也不可能!我放任你们丐帮自由行动,已经是够客气的了,你还是自扫门前雪,少管闲事吧!”

俞士元笑道:“如果我一定要管呢?”

宇文琼瑶道:“等蓝梦蝶这批人解决后,我再给你一个交代!”

俞士元道:“如果你真有把握我自然不多事,我怕的是你反而被他们消灭了,由他们掌握着控制武林的秘密名单,岂不是反而壮大了他们的实力!”

宇文琼瑶道:“我不会输给他的,正因为他握有了这份名单,我才急急地想消灭他们,以免为他们所利用!”

俞士元道:“这也不好,利用埋伏的暗桩作为控制的手段是下下之策,与其为一方所利用,倒不如使知道的多一点……”

宇文琼瑶道:“你的意思是让蓝梦蝶也分享这份名单?”

俞士元笑道:“是的!当这份名单有两个人知道时,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你们双方都无法加以利用了!”

易静之怒道:“你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

俞士元笑道:“很简单!我要你们双方公布留在各家的暗桩名单,下令即刻撤除,然后你们再去火拚!”

宇文琼瑶道:“我不答应呢?”

俞士元道:“那我就会阻止你杀死蓝梦蝶,当然我也会阻止他杀死你,维持武林的均势,使你们都无法利用那份名单!”

宇文琼瑶冷冷地道:“你有把握能阻止我们吗?”

俞士元笑道:“先前我不知道你们实力深浅,不敢作此打算,见过你们动手的情形后,我大致有个了解!”

宇文琼瑶冷笑到:“你确信有充分的了解吗?”

俞士元道:“不必太充分,我只要知道我目前参加哪一方,就可以强过另一方,有这点了解已经够了!”

宇文琼瑶与易静之怔住了,蓝梦蝶却笑道:“俞帮主之言深获吾心,蓝某并无意思想称霸武林,只是想瓦解一个武林监督人的不合理制度而已!”

俞士元一笑道:“那么你肯将名单公布吗?”

蓝梦蝶道:“绝没问题,只要帮主肯帮忙将他们剪除……”

俞士元笑道:“假如剪除了他们,死无对证,怎知那名单是真是假!”

蓝梦蝶道:“名单在我身边,事情一解决,立可呈验!”

俞士元道:“到时候你不肯交出来,又怎么办呢?”

蓝梦蝶道:“蓝某只有一个人,怎敢与济济群雄为敌!”

俞士元笑道:“阁下如果真是一个人,绝不会有胆子来凑这个热闹了,何况阁下也是监督人出身,武功卓绝,目前有另一批人在此,尚可构成对你的威胁,如果把宇文琼瑶剪除后,谁也奈何不了你!”

蓝梦蝶耸耸肩笑道:“帮主如此多疑,蓝某也没有办法了!”

俞士元道:“有一个办法,阁下如果真具诚意,就不妨一试!”

蓝梦蝶道:“什么办法?”

俞士元道:“你把名单交出来,先请宇文小姐审极真伪!”

蓝梦蝶道:“她肯鉴定真伪吗?如果名单交到她手中,她一定会加以毁弃,而名单只此一份,人数又多,我再也记不全了!”

俞士元道:“名单不必交给她,你交出之后,立刻唱名,请宇文小姐证实,这样大家都会帮着记,不致遗忘了!”

蓝梦蝶道:“如果她故意指正为误呢?”

俞士元笑道:“我想不至于,因为名单公布之后,我会帮你合力剪除她,至少,我想她不会把名单隐瞒住,让你去利用的!”

蓝梦蝶道:“方法虽好,但万一我们无法杀死她呢?”

俞士元道:“那也没关系,至少使她不能利用这份名单了!”

蓝梦蝶道:“我不敢冒这个险,在她没死之前,我觉得还是不宜把名单公布,至少我可以控制住她不敢胡作非为!”

俞士元道:“那份名单是她用来控制别人的,对她有什么控制力量呢?”

蓝梦蝶道:“我握有名单,等于也掌握住天下武林的存亡,至少她不能借别人来对付我,否则我走到那儿都很危险!”

俞士元道:“名单公布后,大家都不受她的控制了,你怕什么呢?”

蓝梦蝶笑道:“我始终不敢相信帮主真能杀得死她,只要名单在我身上,我就多一分安全的保障,除非杀死她后,我才放心!”

俞士元道:“她就是为了这份名单才放不过你,怎么会有安全的保障呢?”

蓝梦蝶但笑不语,宇文琼瑶道:“俞士元!我告诉你吧!名单固然秘密,但最秘密的是控制名单上各人的方法。那些方法因人而异,但随时可制那些人于死地,所以他们必须乖乖地听命令。我掌握了名单,可以利用那些人去对付他,他也可以利用那些人来对付我,所以他不舍得放弃那张护身符的!”

俞士元笑道:“原来是这么会事,但这些人真能构成对你们的威胁吗?”

宇文琼瑶道:“可以的,名单上的人所受的控制不仅危及自身,还牵累到他们的家人,只要掌握住制人之秘,可以号令他们从事任何奋不顾身的工作!而其中任何一人来找我拚命的话,都是很危险的!”

俞士元笑道:“那你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方法对付蓝梦蝶呢?”

宇文琼瑶道:“我先前根本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

俞士元道:“我向你询问逍遥子时,是你自己提供这线索的!”

宇文琼瑶恨声道:“这要怪蓝化鲲不好,他没有说实话。他说逍遥子是更上一辈监督人的化名。所以才扯出穆士英与穆士华来,谁知道逍遥子会是他们自己这一对宝贝弟兄呢!”

俞士元道:“他不怕当面对证吗?”

蓝梦蝶笑道:“我那个宝贝哥哥没想到我会赶来凑热闹的,他扯出我们的上一任监督人,将事情揭过,以为我不会拆穿的,然后他再想暗中将我杀死灭口,岂不是掩过他的罪行了。殊不知我棋高一着,早有准备了……”

俞士元道:“你既然握有名单上的秘密,为什么不暗中利用那些人来对付宇文琼瑶,那不是更为方便吗?”

蓝梦蝶道:“那些人奉命驻守各地,都是由监督人派人向他们连络,搜集消息,他们并不知监督人身在何处。如果他们找上门去,就是有问题了,不但难以奏功,反而会引起她的怀疑,所以我才未加利用,否则早就着手了。”

俞士元道:“现在你还是无法利用呀!”

蓝梦蝶道:“现在武林监督人身分已经公开,他的行踪已不是秘密,随时随地,人家都可以找到她!”

俞士元道:“宇文小姐,这么说来,目前那份名单对你的威胁较大,似乎没有再利用的价值,为什么不公开了呢?”

宇文琼瑶道:“刚才我不是表示过,这份名单有别人知道,就不足以为用了,不过我冒然加以宣布,他们必不见容于本门,所以我才准备废弃撤换,不过蓝梦蝶这批人心怀不轨,必不能容他们活在世上。”

俞士元笑道:“你有意撤除那张黑名单,事情就好办了,你可以公开宣布,我保证大家不为难他们就是了!”

宇文琼瑶道:“可是蓝梦蝶仍然能控制他们,所以我必须除去他!”

俞士元沉吟片刻道:“好!蓝梦蝶,你把名单交出来,我保证你的安全!”

宇文琼瑶怒声道:“你凭什么保证?”

俞士元不理她,转向蓝梦蝶道:“你相不相信我?”

蓝梦蝶道:“我不敢相信!”

俞士元一笑道:“你们双方都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可是我以公证人的身分宣布你们的比斗结束,这总可以吧?”

易静之与蓝梦蝶同时道:“不行!”

俞士元笑道:“你们都以为自己有必胜的把握?”

易静之道:“我相信能杀死他,即使我不行,现任的监督人必有把握,所以我绝不放弃这一次比斗!”

蓝梦蝶笑道:“我如果没有充分把握,就不会赶来凑热闹!”

俞士元沉声道:“俞光!把我的兵器装起来!”

丐帮诸人都为之一怔,俞光迟疑地道:“相公!让他们拼命好了,您何必夹进去呢?”

俞士元怒道:“我的话你听见没有?”

俞光不敢再开口,默然将两柄铜锤装好,递给他后,退过一边,俞士元将双锤抡了一下道:“我这公证人是你们双方同意公推的,现在你们居然都不服从我的约束,是藐视我的职权,我只好向你们双方挑战!”

蓝梦蝶笑笑道:“你先挑谁?”

俞士元道:“你别想占便宜!”

蓝梦蝶微笑道:“是他们先坚持不肯中止比斗的,照理应该先找他们。但是你先找我也无所谓,兵刃相接,靠力气没有用,要打发你,并不会损耗我多少体力!”

俞士元道:“我同时找你们两个人挑战!”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蓝梦蝶哈哈大笑道:“俞帮主!你也未免太狂了,我们都是武林监督人出身,一对一,已经是很抬高你的身价了!”

俞士元朗声道:“武林盟主的令符是我拆毁的,我从没有承认你们这些监督人的存在,所以我同时挑战你们两人,证明你们并不够资格监督武林!”

易静之首先发了火,挺剑直出,俞士元手指蓝梦蝶道:“你也上!”

蓝梦蝶耸耸肩,然后笑道:“易静之!这家伙太狂了,我们拿他作个比较吧!看是谁先宰了他就算得胜,把我们那一场胜负也解决了!”

易静之道:“决胜负有何用,我们是决生死!”

蓝梦蝶道:“那也行!我们约好输的人就自裁!”

易静之冷哼道:“你的话比放屁还不如!”

蓝梦蝶笑道:“你不信任我,我又何尝信任你呢?反正这个约定是凭良心,有人要赖皮也无损于事!至少在大家面前丢一次脸,也是值得的!”

易静之想道:“好!就这么说了,不过以先杀死他定高低可没有标准,你砍他的脑袋,我刺他心窝,到底算谁先谁后呢?”

蓝梦蝶道:“这也是,我们另选个目标吧。他双手握锤,我们各以一条胳臂为对象,你取他的右手,我取他的左手,谁先削下那支手,就算是输!”

易静之笑道:“你专会找便宜,左手自然比右手好应付!”

蓝梦蝶道:“左手虽然好对付,但是出招的机会少,得手的机会也少,算来是一样的。你怕吃亏,我们就交换过来好了!”

易静之道:“不必了!我能用的招式比你多,攻他的右手公平,虽然我不相信你会遵守诺言,但绝不给你事后推托的借口!”

俞士元笑道:“你们都商量好了,可忘了一件事,如果你们两个人都败在我的手下,又该如何处置呢?”

蓝梦蝶先是一怔,继而笑道:“会有这种可能吗?”

俞士元道:“我既然敢向你们同时挑战,自然有这种把握!”

蓝梦蝶大笑道:“真要有这种事,天下数你为尊,随你如何处置好了!”

俞士元笑道:“我对你们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们从此退出江湖!”

易静之已经忍耐不住,挺剑径刺,俞士元运锤震开了,由于他的力大无匹,连带易静之的身形也牵动后退!

这一来使蓝梦蝶也不敢轻敌了,运剑出招,十分谨慎,易静之欺身再上,态度也凝重多了!

两个都是曾经技镇武林的绝世高手,可是合攻一个俞士元,居然不能占到一点上风,不禁使观战的人惊诧慾绝。

当然,这并不是说俞士元的技艺造诣高过他们,因为俞士元并没有什么精奇的招式,而他那两柄大铜锤也耍不出什么精招。可是他的力气大,剑锤交触,一定将对方的剑震得老远,反震力之强,影响了他们的剑式变化!

再者两个人都要以他的手臂为攻击目标,这也增加了许多困难,因为俞士元的铜锤长度与剑相等,而前面两个箩筐似的大锤都占尽便宜,面积大,易于招架,锤面光滑尤其沾光。对刺来的剑式,他轻轻一挡就滑开了,对砍来的剑式,他举锤反击。很轻易就震开了,更因为锤巨力猛,挨上一点就可以将剑震开,所以把两个绝世高手,弄得一点办法是都没有,有时还被俞士元逼得直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