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三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虽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却使旁观的人直摇头,因为这不是一种正规的战斗方式,提不起大家的兴趣!

这可以说变成了力与技巧之战,而力在武术上是并不受人重视,虽然最近出了几位力士,以天赋的神勇而成名,甚至于最近的竞技大会也成了力士之争,但这种方式仍是不易为一般人所欣赏,因为这使大家觉得委屈,多年苦练出来的武功变得不受重视了!

所以对这一场决斗,大家所关心的只是结果,当然在私心中还是希望俞士元能得胜的……

但,万一俞士元被斩断了手臂,他们也不会太难过,只希望胜者不是蓝梦蝶就心满意足了!因为宇文琼瑶这一边究竟是正统的武林监督人,而且在短时间的接触后,大家都认清了蓝梦蝶的真面目。他虽然将仁义挂在口上,在场的都不是小孩子,谁都看得出他内脏姦诈,此人如得志,绝不会给武林带来平静。

至于丐帮这边,以及南彪吴韵珊等人,心境又不同了,他们才是真心希望俞士元能胜利!

最平静的是宇文琼瑶,她冷眼旁观,仿佛战局的进行与她毫无关系,那三个人的生死也与她漠不相关!

战局进行到百十回合后,蓝梦蝶首先道:“易静之!我们犯了个轻敌的毛病,出题目把自己限制死了,如果只以他的手臂为对象,恐怕很难得手!”

易静之冷冷地道:“你又要想什么新花样了?”

蓝梦蝶道:“不是新花样,我觉得办法可以变通一下,我们仍是以斩下手臂为决胜负的标准,但是攻取的部位不限于手臂!”

易静之道:“这是怎么说呢?”

蓝梦蝶道:“我是想先在别的部位上叫他受点伤,才有机会使他守势松懈,当然最后仍是以先斩得手臂为胜……”

易静之道:“要变动你变好了,我绝不变动……”

蓝梦蝶笑道:“我如果杀伤他别的部位,你就可以先得手了!”

易静之冷冷道:“那么你是要我给你造成先得手的机会!”

蓝梦蝶笑道:“看来你是一点亏都不肯吃,我哪里有便宜可占呢!不过我们可以各凭巧思,给自己造成机会呀!”

易静之道:“那你可给自己造成机会,反正在动手之前,我们只约定以先得手者为胜,并没有限定方法……”

蓝梦蝶道:“我通知你一声,是怕你事后借故推托!”

易静之冷笑道:“我不相信你会有这么好心!”

蓝梦蝶道:“你真是多心,那我就用我的方法,到底算不算?”

易静之道:“当然算,我代表武林监督人,不屑用别的手段,但只要我比你后得手,一定规规矩矩地认输!”

蓝梦蝶笑道:“话说定了就行!我要发动攻势了!”

语毕剑术突变,由各处进招,剑势十分新奇,可是他所攻的部位,多半是俞士元的右方!

易静之怒道:“右边是我的,你凑上来干吗?”

蓝梦蝶笑道:“我帮你的忙还不好?”

易静之怒道:“滚!谁要你帮!”

俞士元笑道:“前辈可能还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帮忙先砍下我的右臂,前辈岂不是输定了!这是他的取巧之策!””

蓝梦蝶道:“右臂先断,我也跟着输了,有什么巧可取?”

俞士元笑道:“可是我的右臂是你砍下来的,自然不能算易前辈得胜,这样易前辈先落了败境,你再慢慢对付我的左臂就行了!”

蓝梦蝶被他说穿了心事,讪然笑道:“他也可以抢在我前面把你的左臂削断呀!”

俞士元道:“易前辈光明磊落,不会做这种卑鄙事!”

易静之这才明白蓝梦蝶的阴谋,厉声喝道:“滚开,你再在我这边混搅,我就对你出手了!”

蓝梦蝶笑道:“你别发脾气,我们都是监督人出身,如果双战不下一个后生小辈,大家都不好看,所以我宁可落败自裁,也要争足这个面子!”

口中说着话,剑下更急,易静之大怒,一剑朝他刺去。

蓝梦蝶架开了道:“你怎么找我出招了?”

易静之怒道:“你再不滚开,我就先杀了你!”

蓝梦蝶抽剑跳开笑道:“好!我就不管,让你一个人先斗去!”

说着垂剑不动,易静之怔了一怔,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蓝梦蝶都趁二人都不注意的时候,猛地抽身发剑!这一剑直指俞士元的心窝,俞士元用锤一格,劲力无俦,将他的剑震飞出去,可是蓝梦蝶欺身突进,手中居然还有一柄剑,对准俞士元左肩削落!

这一手又快又疾,谁都没有想到,眼看剑锋直落,俞士元万难幸免,很多人都讶然惊呼出声!

但是俞士元身形忽地一矮,仰面斜蹲,跟着双锤并举,在空中自行对击,锵然震鸣声中,蓝梦蝶急速退后。

手中的一枝长剑只剩了一个剑柄,三尺来长的剑身被俞士元的巨锤夹在中间一击,断成了四五截!

这一手变招折剑,才是真正精招,四下立刻掀起一片如雷的掌声,蓝梦蝶脸色大变,莫知所措!

俞士元摆动双锤笑道:“你可以下去了!比斗已经没有你的份!”

俞光却笑嘻嘻地拾起蓝梦蝶被击飞出去的剑,那只是一枝剑鞘,蓝梦蝶故意以鞘代剑,让俞士元击飞了松懈他的注意,以便那一式急击奏功的,谁知还是技逊一着,被俞士元化解了,俞光刁钻地道:“蓝老爷子,你的剑断了,这枝空鞘留着做纪念吧!”

蓝梦蝶哼了一声,接过剑鞘,回头就走!

吴次仁等人也都脸色大变,俞士元却朝易静之道:“现在只剩前辈一个人了,是否还要比一下?”

易静之略作沉思道:“当然要比,没有他在旁边碍手碍脚,我还利落些!”

俞士元将双锤拢过一边道:“前辈既然相信自己的剑术无匹,俞某用双锤领教似乎过于不敬。俞光!把我的剑送过来!”

易静之一怔道:“你也会使剑?”

俞士元微笑道:“武林监督人既然精通百艺,俞某要击溃这个制度,自然也不能光靠几斤蛮力,所以每种功夫都会一点!”

俞光却道:“相公!您从来没佩过剑,哪来的剑?”

俞士元笑道:“蠢才!丐帮虽穷,一枝剑总还找出来的,随便找一柄来就行了!”

凌恽连忙解下自己的佩剑道:“帮主!属下倒是有一枝,只怕帮主用不顺手!”

俞士元笑道:“没关系,再重的剑也不会比我的锤重,没有一枝是顺手的,剑道论技不论力,轻重都无所谓!”

俞光接过剑交到俞士元手中,俞士元抽出剑来一看,精芒四射,竟是一枝宝剑,乃笑笑道:“凌长老这枝剑倒不是叫化子的身分所能有的!”

凌恽道:“这是属下的家传之物,已经传了十几代了,虽不是前古名刃,但尚称锋利,斩金削铁还勉强可行!”

俞士元笑笑道:“易前辈的剑招保住吗?”

易静之看看他的剑,又看看自己的剑道:“无所谓,器在人为,我的剑虽然不行,还不见得会输给你!”

俞士元道:“话不是这样说,如果前辈担心剑器受损,许多精招就无从发挥了!”

易静之怒道:“废话!你有本事就把我的剑削断!”

说完挺剑直刺,俞士元轻轻一拨,易静之早已变招,横里斜削,俞士元翻脱迎击,易静之慾撤已迟!

当的一声,两剑交触,易静之连忙退后,却见剑依然完好无损,才放心吁了一口气,俞士元却笑道:“这一剑我是平着用剑身招架的,如果换了剑刃,前辈的剑即使不断,也断缺个口子,还是换枝剑吧!”

易静之满脸通红,怒声道:“少废话,这是我太大意,下次不会有机会了!”

俞士元淡淡一笑,缓缓举剑前刺,易静之看准剑势来路后,根本不作理会,运剑反削他的腰下!

谁知俞士元忽地收招,又迎着她的剑挡去,双剑再度交触,易静之只觉得腕上一震,连忙顺势退出,才稳住掌中的剑没有脱出,俞士元笑道:“这是第二次了!”

易静之大怒道,正待拚命进攻,字文琼瑶已经喝止道:“监察人,请回来吧,不必再比了!”

易静之怒道:“为什么?我又没有输给他!”

宇文琼瑶冷冷地道:“还要怎么样才算输,人家已经指明你的剑器不如,叫你小心,结果你连犯两次错误……”

易静之道:“那也只是剑器不如而已!并不是剑技输给他!”

宇文琼瑶冷笑道:“对方指明要削断你的剑,一守一攻,一共才用了两招,结果你连一招都避不过,还不认输了事!”

易静之道:“这样就认输,如何叫我咽得下这口气!”

宇文琼瑶道:“那可没办法,谁叫我们拿不出一口好剑呢?”

易静之叹了一口气,当的一声,将自己那口剑丢在地下,宇文琼瑶倒是心平气和地拾了起来道:“只怪我们以前太张狂了,老以为凭剑技就可以睥睨天下,才没有在剑器上留心,招致今日之败,夫复何言!”

说完又对俞士元道:“俞帮主!虽然我们还没有交过手,但是我可以看得出,你的剑技造诣很深,加上这口利剑,目前绝难胜过你!”

俞士元微微一笑道:“宇文小姐太客气了!”

宇文琼瑶道:“今天我们认栽,但是事情并不就此了结,等我找到一口可以匹敌的好剑时,我仍然要找你决斗一下的!”

俞士元道:“可以!俞某随时候教!”

宇文琼瑶道:“今天我们认输了,武林监督制度自然也跟着取消,我除非能击败你,再重头建立这一制度,否则永远作罢!”

俞士元道:“那份名单呢?”

字文琼瑶道:“名单留在家里,我可以交给你,随便你如何处置!”

俞士元道:“那也好,俞某取得名单后暗中通知各家掌门人,撤消他们的禁制,但是希望各位不要对他们处置过严!”

少林掌门悟净大师道:“事实上我们自己也臣服于武林监督之下,如何能怪得他们呢?这一点老衲绝对可以保证……”

俞士元又朝蓝梦蝶道:“今天我当众击败了你,你应该没话说了,希望你能遵守诺言,从此退出江湖,安份守己……”

蓝梦蝶垂首无言,宇文琼瑶朝身后群豪道:“大家都散了吧,除非有新的发展,我会再行通知,否则你们就各自为政,我不再管你们的事了!”

群豪默然退去,连白居仁也没有作任何表示!

宇文琼瑶道:“俞帮主!那份名单我希望你亲自去取,在未经公布之前,它的关系很大,我不想落人别人之手!”

俞士元道:“当然,俞某立刻就趋府拜领!”

席锦霞与毕青花都不放心地道:“帮主一个人去恐怕……”

俞士元摆摆手笑道:“没关系!我相信宇文小姐不是那种阴谋暗算的小人!”

南彪道:“洒家陪老弟去一趟!”

俞士元道:“不必了!南兄请代表兄弟,送各位掌门人回去,绿林的朋友,则请薛寨主代为送别……”

南彪道:“老弟!总不能一个人都不带吧?”

俞士元笑道:“那我就请吴小姐同走一趟,如何处理那份名单,恐怕还要麻烦她筹划一下,雷长老,你率领本门弟兄回到临时总坛候命,凌长老!你过来一下,我有件特别的任务要交待给你!”

凌恽连忙过来,俞士元在他耳边低语片刻,凌恽连连点头,俞士元道:“你必须立刻回报!”

凌恽道:“是!属下知道!”

于是俞士元邀请吴韵珊同行,跟着宇文琼瑶一起步行,来到她的家门前,宇文琼瑶开了大门,一直将他们迎到正厅中坐定,她又吩咐绿绫等四名侍婢分别在四周严密巡守,然后才捧出一个匣子道:“名单都在这里面!”

俞士元笑道:“吴小姐!你有过目不忘之能,而且你对各家的人比较熟悉,请你看一下后,立刻加以销毁……”

宇文琼瑶道:“名单上多至数百人,能记得住吗?”

俞士元笑道:“其实蓝梦蝶与她父亲吴次仁合作已经很久,这份名单她大致已有个谱,差不到哪里去!”

宇文琼瑶一怔道:“你们早就知道这份名单了?”

吴韵珊道:“我父亲有一份名单,也是记载着安插在黑白两道中的暗桩,我想家父跟武林同道极少来往,不可能在短短几天中,培植下这么雄厚的势力,现在宇文小姐说起控制各大门派的方法后,想这两份名单,必是同一份名单……”

说着打开匣盖,取出一本册子,很快地翻了一遍,然后合上,闭目沉思有顷,才开口问道:“这份名单全吗?”

宇文琼瑶道:“都在这上面,共计五百六十一名!”

吴韵珊道:“家父的名单有七百多,这里有的都有,还有一百多是上面没有的,看来蓝梦蝶的工作比你们还彻底呢!”

宇文琼瑶与易静之脸色都为之一变!

吴韵珊从身边取出一张字条道:“这几个人是在家父名单上的,因为不知来历,我特别写了出来,请你看看,是否有你所认识的?”

宇文琼瑶接来看了一下,脸色大变,厉声叫道:“绿绫!把全家的人都集中起来!”

绿绫从门外进来,芒然不知何故。

吴韵珊笑问道:“是否有你认识的?”

宇文琼瑶道:“不错!有九个人是本宅的执事人员!”

易静之也骇然道:“难怪他对我们的事完全清楚,我们对他却毫无知闻,原来他把姦细安排到我们的身边来了……”

俞士元笑道:“小姐准备如何处置他们?”

宇文琼瑶道:“那还用说,当然是杀了他们……”

俞士元摇头到道:“不可以,你只能把他们善为打发,却不能太苛待他们!”

宇文琼瑶道:“为什么?”

“这是你们用来对付别人的手段,别人为什么不能用来对付你们?此不可之一也,至于第二个理由,则是为了你们本身的安全……”

宇文琼瑶一怔道:“我们本身的安全?这话怎么说?”

俞士元道:”蓝梦蝶今天只带五六个人赴约,以实力而论,他胜得过你们吗?”

宇文琼瑶道:“这很难说!”

易静之道:“他不知我们实力如何?我们也不知他实力如何,以他与蓝化鲲相较,则是他强得多了,但是监督人的武功,是一代高于一代,以我的推测,他可能比我强,但与钱笑吾差不多,但绝不会高于宇文琼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