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三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俞士元笑道:“前辈的估计很正确!”

易静之道:“俞帮主!今天我输给你是没话说,但琼瑶一定不会输给你,她说没好剑也是推托之词,我知道她身边的那口剑就不比你差,她今天不跟你动手,是不愿意让蓝梦蝶知道她的实际功力……”

俞士元笑道:“我完全明白,不过我到府上来,也不是为了这份名单,我相信宇文小姐邀我来,也不是为了交出名单!”

宇文琼瑶一笑道:“俞帮主智慧如海!这点障眼法自然是瞒不过你的,因此我相信你也一定明白我为什么要认输了!”

俞士元微笑道:“明白!我们之间一战必不可免,但这一战只是技艺之争,胜负虽然决定今后武林的趋向,但对大家都没有太大的影响,武林各派已经接受了六十年的监督,多少养成了习惯,纵然他们有一部份不太满意,但也非不能忍受!”

宇文琼瑶道:“他们都不能忍受,除了少数像白居仁之类,想依赖我维持他们的权势外,大部分的人都不能忍受!”

俞士元道:“那你为什么还坚持要继续呢?”

宇文琼瑶道:“武林监督人不仅是一个光荣的传统,也是一项神圣的责任,监督制度存在一天,野心者如蓝梦蝶之流就必须先推翻我们才能达到他雄霸天下的目的,所以监督人的存在,无疑是替江湖上的武林道做挡箭牌!”

俞士元笑道:“假如小姐专以这个责任为目标,俞某只有赞成而不会反对,可是小姐控制武林的手段似乎与本衷有违!”

宇文琼瑶一叹道:“传统的手段是如此,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刚刚接任,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我还来不及改革!”

易静之微愕道:“琼瑶!你要改革这个制度?”

宇文琼瑶微笑道:“您老人家是否认为我的制度有改革的必要?用高压的手段去镇服人心,究竟不是上策!”

易静之默然片刻道:“我不知道,我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宇文琼瑶却道:“我考虑过,我认为有需要改革的地方,监督制度的精神是好的,我不会放弃,行事的手段却有斟酌的必要!”

易静之道:“现在是你当权,我的责任只是监察你的作为是否有违背传统之处,却无权在事前干涉你,因此我现在不便置言!”

宇文琼瑶道:“那您今天对我向俞帮主认输之举作何看法?”

易静之道:“目前我说不上,因为要等你与俞帮主决斗之后,我才能作定论,如果你能力确是不如,那自然没话说,如果你有胜他的力而故意认输,我就要采取最后的制裁方法了!”

字文琼瑶笑道:“我与俞帮主之战不是重点,最主要的是我没有把握稳能杀死蓝梦蝶,如果我与俞帮主拼个两败俱伤,刚好给他一个渔人得利的机会,这才是我不战而败的主要理由!”

易静之道:“这要怪俞帮主多事了!如果你不阻止我们斗下去,至少我能消耗他一大半的真力,琼瑶就有足够制他之力了!”

俞士元笑笑道:“前辈可能没想到,蓝梦蝶绝不会跟你们力拚的,他今天所打的算盘是能力战而胜最好,不能力胜,就另作阴谋的打算!”

字文琼瑶一怔道:“他还有什么阴谋的打算?”

俞士元笑道:“府上这九个人就是他打算的一部分!”

宇文琼瑶道:“这九个人武功平平,最高的也不过与绿绫她们相等,我想要利用他们实行暗杀,恐怕很不容易!”

俞士元道:“武功相差悬殊,暗算的手段自然不会在这方面着手!”

宇文琼瑶道:“不暗杀就是用毒,我的防备很周密!”

俞士元笑笑道:“我相信他们一定另有更高明的方法,我把吴小姐请来,就是要她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她是大行家!”

宇文琼瑶忙向吴韵珊问道:“吴小姐,你还能指明有什么其他暗算的方法吗?”

吴韵珊抬起头来,笑了一笑道:“俞帮主!你要我说出来吗?”

俞士元道:“是的!我与宇文小姐之斗是各凭技艺,而且你也知道真正的敌人不是宇文小姐而是蓝梦蝶那批人!”

吴韵珊这才笑向绿绫道:“绫姑娘!这所房子好像刚翻修过一次!”

绿绫愕然道:“是的!小姐的身分公开以后,想到可能会有不少人要来登门拜访,新近叫人粉刷油漆过一次!”

吴韵珊道:“工匠是从哪儿请来的?”

绿绫道:“是刘管家从本城召来的?”

宇文琼瑶变色道:“刘凯!这混账东西不是在名单上吗?”

吴韵珊微笑道:“我知道名单中有刘凯其人,却不知道是府上的管家,不过他既在我列的名单上,这问题就有答案了!”

宇文琼瑶忙问道:“翻修屋子又能施展什么阴谋呢?”

吴韵珊微微一笑道:“绫姑娘!你把东边的板壁拆开来!”

绿绫征了一怔,宇文琼瑶道:“听吴小姐的吩咐!”

东墙的板壁是新安上的,雕刻镂花成八仙庆寿的画面,泽以油彩,十分精致,绿绫闻言后,抽出腰剑,将板壁砍烂,掀开几块木板,里面是竹技为架,和着石灰与黏土,看不出有什么毛病!

吴韵珊端详片刻才道:“再把竹枝砍断!”

绿绫挥剑砍断竹枝,仍是不见什么,吴韵珊道:“我的判断不会错,请你拿一根竹枝过来!”

绿绫送过一根断竹,那是较手臂略细的全根竹竿,吴韵珊看了一下,递给宇文琼瑶笑道:“宇文小姐明白了吗?”

宇文琼瑶接过仔细端详了半天,还照了一照,那竹枝中间都打通了,都是空无一物,乃摇头道:“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毛病!”

吴韵珊笑道:“普通敷墙都是以茅竹片为支架,为什么这里用整竹呢?”

字文琼瑶道:“因为这是大厅,墙面较大,竹片不够坚固!”

吴韵珊笑道:“既为求坚,为什么要把竹心打通,有竹节在竹心为支架,不是更坚固吗,这样容易碎裂,反不如竹片了!”

宇文琼瑶一怔道:“这话有理,可是竹竿中并没有什么呀!”

吴韵珊道:“竹竿中通,便于贮物,这是上半截,东西在下半截!”

宇文琼瑶被她一言提醒,连忙飞身过去,拔起那竹竿的下半截,果然根部塞着一团黑如泥沙的东西!

她倾出一些放在桌上,却不知是什么,也不敢用手去拨弄,吴韵珊却用小指甲挑起了一些,俞士元忙道:“你小心点……”

吴韵珊笑道:“放在夹墙里的东西不会有毒的!”

说着将那一撮黑色砂粒丢进了厅旁的火盆中,立刻冒起尺来高的焰苗,绿光四闪,宇文琼瑶骇然叫道:“是火葯!”

吴韵珊笑道:“这才一小撮,照我的估计,这屋子周围,最少有几百斤这玩意儿,一把火,连屋子都可以化为劫灰!”

宇文琼瑶愤然变色道:“他们的手段太狠毒了!我非宰了刘凯那狗贼不可!”

吴韵珊道:“刘凯只不过听命行事而已,杀他有什么用?”

宇文琼瑶道:“这老贼在我家几代为奴,我从来也没有亏待他,先父还教他武功,他居然恩将仇报!这种忘恩负义的畜生,岂可饶恕!”

吴韵珊笑道:“错就错在教会他武功,他在你家强死了还是个奴才,蓝梦蝶如果许他个出头的机会,他焉得不动心!”

俞士元也笑道:“这活有道理,唯下智者能安于所命,人的野心是随着智识与才能增长的,秦始皇焚书坑儒,愚民而求万年之帝业,自其手段而论,倒不失为上上之策!”

字文琼瑶愤然道:“这么说他背叛,我还是应该的了!”

俞士元道:“忠心是自发的,不能强求!”

宇文琼瑶默然不语,易静之道:“他们既然有此严密的布置,大可将我们一网打尽,我不明白蓝梦蝶为什么不及早采用呢?”

前士元道:“他的目的是取你们而代之,并不是消灭你们,这几年他埋首苦修,在藏边学了一些奇技异能,还以为能在武功上胜过你们,所以他这些埋伏只留作必要时才用。今天我本来不想展示剑术的!正因看到他武功比你们不会高到哪里,才表演了一手,叫他知难而退,因为他的目的在独霸天下,光击败你们还是没有用,目前他对我莫测高深,不敢轻易一试,才暂时撤退,徐图后举!”

宇文琼瑶道:“俞帮主!你究竟能不能胜过他?”

俞士元摇摇头道:“不能!讲句老实话,我的剑术就是那几手,唬唬人可以,真正动手,我还是使我的双锤顺手些!”

易静之笑道:“我倒真被你唬住了!”

俞士元道:“我的目的是唬他,总算侥幸成功!”

宇文琼瑶道:“你的锤与剑比起来,重量差上千倍,可是你使起来完全一样,谁也会被你唬住的,早知如此,我倒不必认输了!”

俞士元笑道:“不过小姐想胜过我的双锤倒还要费点心思!”

宇文琼瑶笑道:“有机会的!这一战绝不能免,只是得先把蓝梦蝶解决了再说,将来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地斗一下,老实说,我不愿被你公开击败,也不愿公开击败你,将来的胜负,只是我们两人得知,因为我们都输不起!”

俞士元淡淡一笑,未置可否。易静之忽然道:“俞帮主!你来得太冒险,如果蓝梦蝶叫人点上一把火,将你与琼瑶都炸死了,他岂不是可以畅慾所为了!”

俞士元笑道:“我算准他必有暗算的准备,但是我把吴小姐拖来,就是一张护身符,应该不会有危险的!”

易静之道:“吴小姐也是后来才发现的,如果在进门时就爆炸了呢?”

俞士元道:“蓝梦蝶自己不会来联络的,因为蓝化鲲没有死,他不敢公然现身,所有的联络事宜,一定都是吴次仁出面,有吴小姐在一起,他不舍得下毒手的!”

吴韵珊淡然道:“你把我们父女之情想得这么深厚?”

俞士元庄容道:“韵珊!你对你父亲成见太深,今天我在旁边看得很清楚,他表面上虽然对你漠不关心,实际上他还是很关心你的!”

这是俞士元第一次直呼她的名字,吴韵珊的神情微微一动,却没有再开口说话了,默然片刻后,宇文琼瑶道:“关于刘凯等九个人应该怎么处置呢?”

俞士元道:“我希望你能饶恕他们,当然这九个人不能再用了,但是不妨给他们一个自新之途,赶他们走就算了!”

宇文琼瑶道:“这太便宜他们了?”

俞士元笑道:“他们可能另外受了威胁或挟制,你示之以恩,他们只有感激与惭愧,说不定将来还会报答你!”

宇文琼瑶道:“我不希罕!”

俞士元道:“那还有一个作用,目前最难探测的是蓝梦蝶等人的行踪,他们今天乘船而来,也是为了便于摆脱我们的跟踪。”

宇文琼瑶道:“不错!他们是很厉害,我的侦骑明里暗里,遍及天下,可是对他们的行踪却一直摸不透!以后他在暗里,我们在明处,实在太吃亏了!”

俞士元笑道:“以前是他们的人少,对你的耳目又了如指掌,才能避过去,你把九个人放走,他们势必要去投奔蓝梦蝶,人越多,越不容易掩藏行迹!”

宇文琼瑶沉思片刻才道:“如果不是有这点好处,我绝不轻饶他们!绿绫!你去通知刘凯那老匹夫,叫他带着那八人马上滚蛋!”

绿绫应了一声才问道:“小姐不见他们了?”

宇文琼瑶怒道:“不见!见了他们,我就想宰他们,你就说东墙事发了,我叫他们滚蛋,滚得越远越好!”

吴韵珊却笑道:“你不见他们,能否让我见见呢?”

宇文琼瑶道:“你见他们干吗?”

吴韵珊道:“我要问问他们到底是受了什么挟制,名单上多出一百多个,这里才只有九个,我要把其他人也弄弄清楚!”

宇文琼瑶道:“好吧!绿绫,你把那九个滚蛋召集起来,交给吴小姐发落问话,然后听由吴小姐处置!”

绿绫应了一声,与吴韵珊去了!

望着她们的背影消失后,宇文琼瑶一叹道:“俞帮主,你真幸运能认识她!”

俞士元也轻轻一叹道:“是的!她原与凌无咎订姻,凌无咎却留了一封混帐信,将她转托给我,使我感到很痛苦……”

宇文琼瑶道:“那是凌无咎没福气,这样一个绝世才华的女子,打着灯笼却找不到,他还往外推,不过凌无咎那庸才也实在配不上她!你们是很好的一对,有什么痛苦的?”

俞士元悠悠一叹道:“凌无咎是个可饮佩的男儿,他这么一做,我变成了谋人之妇的小人了,可是我又不敢放她走……”

宇文琼瑶大笑道:“那真是放不得,如果她又回到她父亲那儿,天下就会被他们父女玩弄于股掌上了,俞帮主,如果你不怕引起物议,就赶快娶了她,否则另有一个办法!”

俞士元忙问道:“什么办法?”

宇文琼瑶道:“杀了她!”

俞士元瞪了她一眼,宇文琼瑶笑笑道:“男子汉!大丈夫,要敢作敢为,拿得起放得下,你如果不敢娶她,拖下去,使她伤了心,那可是大家的祸患,如果你下不了手,可以交给我来办!”

俞士元愤然起立道:“我的事我自己会办!”

宇文琼瑶道:“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俞士元怒声道:“宇文小姐!如果有人敢对她不利,俞某第一个就放不过他,我知道你在君山受了她一次挫折,一直在恨她!”

字文琼瑶笑笑道:“我对她没有私人的恩怨,倒是觉得她有点放不过我,就以这壁中的炸葯而言,如果不是你同意,她还不肯说出来呢!所以我必须对她存有戒心,如果你不能笼络住她,为了大局,我必须除去她!”

俞士元道:“她必须也防你一手,因为除去了蓝梦蝶之后,你如果还存着一统天下的野心,你仍然是武林的公敌!”

宇文琼瑶脸色一沉道:“这是你的看法吗?”

俞士元道:“不错!你并没有放弃你雄霸天下的打算!”

宇文琼瑶冷冷地道:“维持武林监督制度是我的责任,也许我会改变一下方法,但绝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俞士元道:“俞某在世一日,就不容武林中有太上皇的存在!”

宇文琼瑶一拍桌子道:“那我们就走着瞧了,我非要叫武林再度臣服于我之下!”

俞士元一拱手道:“告辞了!”

宇文琼瑶坐在位子上,头也不抬地道:“走好!不送了!”

俞士元气冲冲地走到门口,刚好吴韵珊回来了。

俞士元大声道:“走吧!”

吴韵珊望了他脸上的气色道:“你跟宇文琼瑶闹翻了?干吗呢?刚才还好好的!”

俞士元怒道:“这女子简直是个疯子,受了这么大的教训,她还是不放弃她一统天下的迷梦,跟她没什么好说的!”

吴韵珊道:“不会吧!照刚才的谈话情形,她似乎颇有罢手之意!”

俞士元道:“她在里面,你去问她好了!”

吴韵珊沉思片刻才道:“不必问了!先走吧!”

两人步出大门,往所居的地方慢慢走去,吴韵珊道:“她可是想杀死我?”

俞士元一怔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吴韵珊苦笑一声道:“想也想得到的!这是女人的直觉!”

俞士元忙问道:“这与女人的直觉有什么关系?”

吴韵珊笑笑又问道:“她除了想杀我之外,还有什么别的路给我走吗?”

俞士元道:“有的,她要……”

说到这儿,他觉得难以启齿,忙打住了,吴韵珊问道:“她要怎么样?”

俞士元道:“别去管她了……”

吴韵珊笑道:“你不说我也猜得到,她要你娶我,不然就杀了我!如果你下不了手,她可以代你下手!”

俞士元瞪大了眼睛道:“你听到我们谈话了?”

吴韵珊惨然一笑道:“没有!我想得到的,除了这个原因,她不会跟你闹翻,一定是你的答复不能令她满意!”

俞士元道:“我只说我的事不要她管,当然我不会准她杀你的!”

吴韵珊道:“她怎么能不管,她是根据你的答复而作决定的,如果你肯杀了我,她就准备放弃霸业,跟你终老江湖……”

俞士元连忙道:“没有的事,这是从那儿说起!”

吴韵珊苦笑一声道:“放眼当世,除了你之外,谁还能在她眼中,人总要求归宿的,她找不到一个可以委托终身的人,自然只有在一事业上去寄托她的终身了。俞公子,你不该拒绝她的,尤其是为了我。何况你不杀我,蓝梦蝶与我父亲也放不过我。刚才我问过刘凯,我父亲给了他举火的命令,是他顾念思情,没肯点燃炸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