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可是深浅未测,对俞士元一无所知,他们也不愿贸然下场,把辛苦争来的盛名作一次冒险!

俞士元等了一下,见那两人还没有作决定,干脆坐在地下,把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卷成一团,作为枕头,然后放倒身子,仰天长睡。

他随身的那个小厮俞光连忙道:“相公!你怎么睡了?这石头地上容易着凉……”

俞士元翻了一个身道:“那两位大英雄都是有耐性的人,等他们决定好谁先下场,可能是明天的事了,我乐得先躺一下!”

俞光笑着道:“那你也不能地下睡呀,我到后面去给你借床席子来!”

俞士元哼了一声道:“你别不见笑了,人家峨嵋是大门大派,哪里会把咱们主仆看在眼里,连硬板凳都没轮到一张,你还想去借席子,不是自讨没趣吗?”

这番话将峨嵋挖苦得体无完肤,法元大师身为掌门人,对他的话更觉得难堪,一皱眉头道:“俞施主,未曾为施主准备坐席,固然是敝派失礼之处,可是施主也该见谅,这殿内地方有限……”

俞光道:“我看地方不小呀,排了几十张椅子,还可以容纳不少站着的人,还有这一大片空场子……”

法元耐着性子道:“敝派对武林知名之土,发出请帖,自然会安排席次,可是前来观礼的英雄太多了,如若每个人都安排席位,实难容纳……”

俞士元笑问道:“所谓知名之土,是以什么为标准?”

法元道:“武功、品德、望重一方者,武林自有公论,历届竞技大会,都是如此安排,并非由敝派作主!”

俞土元翻身起道:“对于座上的各位英雄、前辈,在下心诚悦服,并无半点不敬之心,可是对其中一两个人,在下可真不服气!”

法元一皱眉头,却不敢闷他是那一两个人,因为俞士元本身是个不速之客,年纪又轻,口没遮拦,说话可以不负责任,如果自己一追问,他说出名字来,就变成峨嵋存心得罪人了。

南彪较为直爽,心中毫不计较,连忙问道:“俞兄指的是谁?”

俞士元笑道:“别的人我不认识,不能随便乱说,骆老与祁峒主是应邀前来较技的,却坐在位子上不肯起身,实在叫我难以服气!”

南彪万没想到他会指出这两个人,倒是怔了一怔。

俞士元却继续说道:“别人是应邀前来观礼的坐着自然应该,可是应邀前来较技的,也赖在坐位上,未免太无聊了吧!”

骆家雄与祁赤连脸色都变了,南彪也觉得俞士元太过份,不该如此侮辱人,连忙笑道:“俞兄把我们都骂进去了!”

俞士元道:“没有的事,少林与峨嵋都已宣告退出,南天王虚怀若谷,自动承让,小弟十分感激,屠老师已经比过了,只有那两位……”

祁赤连见俞士元指名骂到头上,再不作表示,面子上实在撑不下去了,可是此刻出头跟俞士元硬碰,却又有点不上算。

此人心计较深,眼光也有独到之比眼见俞士元嘻笑间连折南彪与屠万夫两大勇士,心知这场力士争夺战已成定局,第一是他拿稳了,自己若是动点心机,或许可以捞个第二,却也不虚此行,因以微微一笑道:“俞大侠!你连斗两场,不觉得太累吗?”

俞士元挖苦了他半天,原是想激他们生气而出场的,谁知他竟毫无怒容,棒不打笑脸人,倒是有点不好意思!

顿了一顿才道:“累倒还好,就是闲得发慌!”

祁赤连含笑起立道:“俞大侠累了就在这儿坐一下,闲得发慌就瞧瞧热闹解闷,戏不能让你一个人唱完了,总得让别人也露两手。”

说着竟让出了自己的坐位,俞士元一时摸不清他的用意何在,瞪着眼睛,惑然不解地问道:“祁峒主让出宝座,自己又将何处安身呢?”

祁赤连笑道:“在下先陪骆老师走几招。”

刚说完这句话,骆家雄立刻笑道:“妙极!兄弟也是这个意思!”

原来两人转的一样心思,先时赖着不出场,就是想让对方跟俞士元斗一场,然后再见风转舵!

在第一道测试手续时,他们相互间的实力都有个了解,知道大家都在伯仲间,只有最后冒出俞士元莫测高深,可是俞士元轻描淡写,连挫两大高手后,他们才知道最难缠的是这个不见经传的小伙子。

南彪认输,屠万夫落败,来出场的只有他们两人,两人都希望对方先出手,如果能击败俞士元,胜来一定很吃力,最后出场的人一定占很大的便宜,如果还是俞士元得胜,他们就看情形。

俞士元如若是胜来轻松,则大局已定,干脆不依,至少可以维持个不被击败的体面,如若俞士元胜得很费劲,则乘机而出,夺魁未始无望。

谁知道半斤遇上八两,两个人都不肯先出场,再被俞士无用话一挤,他们实在拖不下去了,只好退而求其次!

先把俞士元定下来,两个人先斗一场,双方实力相当,胜了固然体面,败了也比栽在俞士元手下强一点!

因为祁赤连领袖苗峒十八寨,骆家雄勇霸河洛,除了中狱嵩山是少林总院所在管不到外,伏牛、大别、桐柏、阴心、王屋、太行等绿林道上,都奉他为尊,虽不至坐地分赃,各山头领每逢年节都有例行的孝敬!

两个人都丢不起人,败在成名人的手中,还好说一点,折在一个无名小卒之手,纵有千口为凭,回去也难以交代!

所以两个人不约而同,打着一样的算盘。

俞土元听他们这一说,才明白他们的意思,连忙道:“那可不行,这一场擂台战,鄙人还没有落败,应该继续接受挑战,怎么可以休息呢?”

骆家雄微笑道:“俞大侠,你纵然勇力冠世,也架不住车轮战,等我们打完了,你再向胜方挑战,这才是公平!”

俞士元道:“我并不觉得公平!”

祁赤连沉声道:“俞大侠,天下第一勇士的名衔还不一定是阁下稳得,我们认为还有把握与阁下一争,只是不想趁现在胜了你!”

俞士元傲然道:“你胜得了吗?”

他尽量想破坏他们的如意算盘,所以口气十分倨傲,然而那两人都是精灵鬼,丝毫不受激。

祁赤连哈哈一笑道:“胜负是等一下的事,至少目前阁下已连过两关,我们即使胜过你,也乘人之虚,千张嘴说不过一个理字,我们可以请主人评评看!”

法元明知他们言不由衷,但祁赤连说的头头是道,再者对俞士元盛气凌人的态度,也相当不满,连忙道:“这样也好,俞施主也许不需要休息,但是为了公平,理应让出一场,好在天下第一勇士要等最后一战才能决定,施主在此时力争,实属多余!”

俞士元见法元如此说了,到底人家是主人,又是年高德望的一派宗主,不能过份给他难堪,只得悻然就座!

他的贴身小厮俞光还站在场子中间,傻怔怔地道:“相公!你坐下了,我呢?”

俞士元眼珠一动,笑着道:“蠢奴才,你自己不会找个位子坐下,难道还要等我替你安席不成?”

边说边用眼色,指向骆家雄那端,此时祁赤连已经将座位让出,接过从人手中的铜矛,出场备战!

骆家雄的铁筝由一名巨无霸似的跟随担着,外面还包着油绸布套,为了突出身份,正由那跟随慢慢地褪除外套,一时尚未离座,俞光得到暗示后,竟然挤了过去,打了一个躬,笑嘻嘻地道:“骆老爷,你的宝座反正也是空着,借给小的歇歇腿吧,小的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喘口气呢!”

这一着立刻引起举座哗然,俞士元的狂态已经引起大家的不满,却因为他神力惊人,而且祁赤连自动表示让出座位,大家没有话说,现在俞光竟然去向骆家雄要求让座,这实在太过分了!

骆家雄气得满脸铁青,但是为了身份,不便向一个小厮发作,只有冷笑着看向俞士元道:“尊驾倒是好规矩!”

俞士元不动声色,微笑道:“这小孩子一向没规没矩的,骆老师父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赏他一个大耳括好了!”

骆家雄没想到俞士元会说出这种话来,却是无以应付,因为俞士元并没有护短,自然不能说他不对。

可是要叫自己出手掴一个小孩子,那怎么做出,因此脸色一沉,怒声道:“阁下自己难道不会教训奴才吗?”

俞士元笑道:“这孩子从小跟着我,没爹没娘,名虽主仆,实际上就跟兄弟差不多,我知道他淘气,却也不忍心责之过严,遂养成他这般顽皮,骆老师如果瞧他不顺眼,就教训他一下,如果可怜他,就把位子让他坐坐……”

骆家雄厉声大吼道:“姓俞的!这是什么地方?”

身为主人的法元大师,这时也怫然变色道:“俞施主!你实在太过份了……”

俞士元淡淡一笑道:“大师是出家人,这话未免太不当了,佛说无法平等,佛家眼中,岂应有尊卑奴属之见,我这小厮也是个血肉之躯,一样是父母所生,难道别人可以坐下,他就非站着不可!”

他辩才若河,居然把个得道高僧问住了,还是知客法净所经世面较多,出头代为发言道:“俞施主佛理通达,只是用非其时,此刻乃武林聚会,自应讲究身份尊下,非寻常可喻!”

俞士元微笑道:“人间天上,一个道场,这是大雄宝殿,殿上还供着释迦佛祖,如果佛祖在此当不得家,为何不撤了去!”

法净脸色一变,沉声道:“施主是存心前来捣蛋的?”

南彪恰好坐在俞士元旁边,连忙低声道:“老弟,洒家知道你是别有用心,可是峨嵋是武林名派,你万不可与峨嵋结仇,以至日后无所立足……”

俞士元还没有开口,那俞光却笑嘻嘻地朝法净一躬道:“大师父!你可别生我家相公脾气,他当爷惯了,自然有点傲气,在大庭广众之前,吵起来太难看,因我们只有主仆两人,不管理胜理屈,传言出去,贵派总免不了落个倚众凌寡之讥!”

法净被他气得哑口无言,俞士元却哼了一声道:“好小子,我在替你争面子,你倒反而说我的不是了!”

俞光笑着道:“相公!你也别生气,左右都是小的不是,小的如果不是偷懒,想捞个位子坐坐,乖乖地站在一边,不是没事了吗?而且小的也确实混蛋,当着天下英雄,挨不上坐儿的还多着呢!

那哪有小的坐下的份!”

俞士元哼了一声道:“你早有自知之明,又何必丢人现眼呢?”

俞光一笑道:“不过小的还有个问题想请教那位大师父,刚才他说这是武林聚会,讲究辈份尊下,小的不知道骆老爷辈题有多尊?才能得到如此礼遇!”

法净被他问住了,与会诸人中,除了另一家少林是名门正派,有辈可序外,别的人都是单门独户,各霸一方,也派不上什么渊源,无从序辈!

顿了一顿才勉强答道:“骆施主乃名震河洛的勇士……”

俞光笑笑道:“勇士不过是力气大一点,如果这样就是计算辈份的标准,我家相公也可以算是武林前辈了,今天这场大会的魁首更可以算大家的前辈了!”

小孩子一口歪理,却将法净也驳得哑口无言,明知道他说得不对,却无法解释清楚!

少林代表大力神僧悟缘觉得这小孩子智慧可喜,笑道:“小施主!武林论尊一为辈份,一为身份,骆施主是知名的力士,身份显赫,且是本会具柬邀请前来较技的贵宾,所以才有席次,贵主人以前韬光隐技,不为人知,所以事前未作安排,以后武林中如有集会,自然有他一份,这并不是主人故意怠慢,这要请施主原谅!”

他看出俞光是受了主人的暗示而故意取闹的,用意在报复峨嵋未曾为他安席,这事情峨嵋确有疏忽之处!

事先不知道,固自可谅,可是俞士元力挫南彪与屠万夫之后,因不论他是否能夺魁,安上一席的资格已经有了,法元既然裁定他休息一场,就应该替他设下席位,至少不应该叫他去顶祁赤连的缺!

所以他以客方的身份,这番解释,实际上也是说给俞土元听的,法元大师听了这番话后,也觉察到己方的疏忽,他是有为的高僧、知错认错,连忙起立,合仟道:“俞施主!事起仓猝,也是老衲一时疏忽,致有失礼,实感歉咎,法净!快替俞施主设座!”

法净也明白了,赶紧撤了一把椅子,另外安设了,然后肃容走过去,深深致礼道:“俞施主!贫衲先时无状,出言冒犯,万祈原谅,尊座已备,请施主移立就安,种种失礼之处,容今后再行致歉!”

俞士元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过去坐了下来!大家这时才明白他故意取闹的理由,虽然还是觉得他太倨傲,但不满的情绪已经减了许多。

法元等俞士元坐定后,才朗声道:“老衲深为适才的疏忽致歉……”

悟缘笑道:“主办武林聚会是很不容易的事,一时之疏,常易造成很大的误会,以前几次较技大会,也常有这种发生,往往为了一席之差误,引起许多武林同道的不快,虽然那些朋友隐忍不言,但对主持者的芥蒂却恒久难消,甚至于牵连出许多麻烦,倒是俞施主这样当场指出,反而好得多,因为主事者只是无心之失,并非存心怠慢……”

这番话一出,很多人都有同感,远处有人发出一声冷笑道:“这还得看主事者是否有容人之雅量!”

众人朝发话处看去,只见那个秃顶的大汉,年龄约莫在四十上下,一身破衣,上面补满钉!在他周围,也站了十几个相同装束,老少不等的人。

这批人站得远远的很少受人注意,因为突然发话,才引起大家的注视,立时有人发出了惊呼!

法元也站了出来,双手合什道:“凌长老是什么时候来的?“

原来这秃顶大汉竟是江湖武林道中拥有门人弟子最多的丐帮长老——穷神凌恽!一个最令人头痛的人物!

丐帮的势力最大,门下弟子遍及天下,可是他们行事的方式与一般武林道大相迥异,跟大家极少往来!

不过丐帮究竟是武林一股主力,任何武林集会都少不了有他们一份,但令人头痛的是丐帮的掌门人从不在江湖上露面,除了本帮的弟子外,根本没有人知道帮主是谁!

九年前武林竞技大会在嵩山召开,那次是少林的主人,给丐帮发了九张请贴,由穷神凌恽带了八个帮中人赴会,因为他只是一个长老的身份,所以席次的安排略后,谁知那一次竟有丐帮的掌门人崔法法在内!

坐定后,崔法法自动报告,立刻引起一场震动,少林掌门人悟通大师立即郑重致歉,从新更席,但是崔法法已拂袖而退,闹得很不愉快!

大家虽然觉得丐帮太过份,却也不敢多置一词,这是很丢人的事,因也惹不起丐帮,可是少林从那一次后,却惹来说不尽的麻烦,门下弟子稍微有点行为不端之处,就被丐帮擒住了捆送嵩山本院!

对一个素具盛誉的武林宗派来说,这是很不愉快的事,可是少林居然忍住了,每次将丐帮送来的人,总是按照罪行轻重予以论处,这样才没有引起两帮的火拼!

以后几次武林大会,少林都没有夺魁,自然也轮不到做主人,而且每次的帖子送到丐帮,丐帮也总是拒而不纳,所以没有人赴会,也没有发生事故!

这次峨嵋倒也发出了帖子,丐帮也照例拒收,所以没有替他们准备席次,没想到他们竟会来了!

法元大师问了一声,凌恽冷笑不答,法元居然没动气,反而责怪法净道:“师弟!你也太大意了,身为司客,居然连凌长老来了都不知道,岂不是我们又存心怠慢客了吗?”

法净被责后低头不敢作声。

凌恽却微微一笑道:“这事与法净大师无关,我们来的时候,并没有打着丐帮的招牌,这身破衣服也是临时才换上的!”

众人又是一怔,尤其是几个站在附近的人,谁都没瞧见他们换衣服,凌恽又笑道:“我们都穿了外衣,在比武最热闹的时候,悄悄地脱了下来,大家都忙着看热闹,自然不会注意到!”

法元顿了一顿才道:“即使如此,敝派也有疏忽,凌长老威震四海,即使换了装束司客执事也应该认得出来……”

凌恽笑道:“江湖上都知道老叫化的光头标记,老叫化这次却戴了假发,法净大师自然不会想到,这一点掌门人不必过责。”

法元见他言词温和,连忙道:“既是凌长老不以怠慢见责,快请入座……”

法净忙着叫人安排席位,凌恽笑着摇头道:“不必!不必!我们站着瞧的好。”

法元一怔,少林悟缘大师却神色微变道:“凌长老来得恰是其时,贫衲刚才那番话,正好作个补充说明,事情实缘起于误会……”

凌恽冷笑道:“事过境迁,有误会也过去了……”

悟缘黯然道:“难道崔帮主对敝派还是不能见谅吗?”

凌恽冷冷地道:“丐帮一向被人瞧不起,见谅二字实不敢当……”

悟缘道:“九年之事,确是少林理屈,但其中之误会情形,如不经解释,贵帮绝难明白,凌长老能否听老衲一句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