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四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俞士元问道:“哪两条命?”黄九度道:“一条是你的,还有一条是吴小姐的!”

俞士元微微一笑道:“我这条命是你们必须要消灭的,但吴小姐又何辜?”

黄九度道:“这是梦蝶先生的意思,在他的眼中,你们两个人都是他的心腹大患,势非仅速消灭不可!”

俞士元道:“她是吴次仁的女儿,难道吴次仁对她也下得了毒手?”

黄九度道:“吴大哥说过了,她许于凌家后,已经不是他的女儿了,凌无咎跟她的婚约虽解除了,却不能使她重新恢复做吴大哥的女儿!”

俞士元道:“这是什么话,那怕她嫁了人,仍然是吴家的女儿!”

黄九度笑道:“吴大哥伤透了心,女生外向,不敢再要这个女儿了!”

吴韵珊一叹道:“相公,你还跟他争这些什么,我们之间亲情早断,我相信坚持要杀死我的,恐怕还是我的父亲!”

黄九度笑道:“吴小姐果然聪明透顶,梦蝶先生还顾虑到你和吴大哥的关系,并没有把你列入铲除的对象,而且吩咐在杀死俞帮主后,将你带回去,重用你的才华,却遭受到吴大哥的反对,他认为你活在世上,对我们都有莫大的威胁!”

吴韵珊淡淡一笑道:“这是我意料的事,只是你忘了一件事,我们并没有受你的控制,这儿还有八个人,这八个人的力量非同小可!”

黄九度道:“我们的力量更大!”

吴韵珊笑道:“你们那些人都是饭桶,凭俞帮主一个人两柄铜锤,就可以全部解决你们,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黄九度道:“未必见得吧,我们受命而来,自然会有充分准备!”

吴韵珊道:“再多的准备也是徒然,如果你们真有能力一搏,大可明着前来,用不着耍这些阴谋诡计了!”

黄九度笑道:“我们的准备并非力敌,一切都靠智取,而且梦蝶先生晓得你神通广大,预先安排了一着,果真不出所料!”

吴韵珊用手一指道:“所谓安排,就是用丐帮的部众作威胁吗?”

黄九度得意地道:“不错,俞帮主是个仁义领袖,对于牺牲一己而能挽回部众的生命,他一定会乐于答应的!”

绿绫忽然侧耳听了一下道:“奇怪,这是什么东西在叫?”

夜空中传来一声声隐约的呜咽声,如啼如号,十分刺耳,听来令人有毛发悚然的感觉!

黄九度笑道:“这是鬼叫!”

绿绫道:“胡说,沙漠中怎么会有鬼的?”

黄九度哈哈大笑道:“要常居沙漠的人,才会知道这玩意儿,虽然不是真的鬼,却比鬼还灵,它一叫,就是预兆有人要死了!”

绿绫道:“那一定是夜猫子?”

黄九度一怔道:“什么是夜猫子?”

绿绫道:“你常居沙漠,连夜猫子都不知道,夜猫子就是猫头鹰,也就是书上说的枭鸟,每当听见它的叫声,就是有人要死了!”

黄九度笑道:“那是中原的玩意儿,沙漠上只有郊狼,这玩意儿跟夜猫一样有灵性,能预感到什么地方会死人,找到那儿去,准备吃尸体!”

绿绫侧耳静听一会儿道:“声音愈来愈近了!”

绿锦则用手一指道:“她们好像已经来了!”

她手指之处,果然有点点的黑影,绿绫害怕地靠近吴韵珊,拥着她的身子,握着她的手掌道:“小姐,我怕得很!”

吴韵珊微笑道:“别怕,不过是些畜生,这儿有火光,不会过来的!”

黄九度见俞士元沉吟不决,乃催促道:“俞帮主,你如何决定!”

吴韵珊抢着道:“如果真能解救他们,我与俞帮主都不辞一死……”

黄九度道:“这个我可以保证!”

吴韵珊笑道:“不是你的问题,而是丐帮的这些部众,他们对俞帮主十分忠心,见帮主为他们而死,岂肯放过你们!”

黄九度道:“等他们恢复了行动能力时,我们已经撤退了!”

吴韵珊道:“他们会追上旋风牧场的!”

黄九度道:“那是他们自己不要命,可怪不得谁了!”

吴韵珊道:“怎么怪不得谁呢,自然要俞帮主负责,如果俞帮主不轻掷生命,他们也就不会拚命了!”

黄九度脸色微变道:“这么说你们是不在乎他们的生死了,我只要手一挥,四下乱箭齐发,这些人就没一个能活的!”

俞士元道:“让我考虑一下!”

吴韵珊道:“相公,我们要好好商量一下!”

说着凑到他耳边,低声细语,俞士元微点点头,也低声与她交耳细谈,良久都不作表示!黄九度等得不耐烦了,大声催促道:“二位快一点,你们看见四周的郊狼也等急了,这玩意儿凶得很,饿急时连火光都吓不了他们……”

俞士元见四周的狼群渐渐靠近,连影子都清楚可辨,为数颇多,约莫有三四十只,分散在四周!

乃又朝绿绫看了一眼,得到她肯定的暗示后,沉声道:“我不相信你敢伤害我的部下,我没有中毒,就拥有反击的力量,只要有一人受害,我就杀得你们一个不剩!”

南彪也叫道:“对,俞老弟,咱们拚他一下!”

黄九度大感意外地道:“俞帮主真不在乎贵属下的生命!”

俞士元道:“自然是在乎的,可是我并没有到要接受威胁的时候,如果你敢发动攻击,我也立刻反击!”

黄九度道:“你们来得及抢救吗?”

俞士元道:“我不抢救他们,因为他们周围还有毒龙香在汹涌,我们的人不能分散,只要你发动,我们八个人立刻抢出去,分散在四周,截杀你们的人!”

黄九度道:“那可要牺牲这些人了!”

俞士元笑道:“这是没办法的,我舍命维持他们不死,他们事后还是会去拚命的,而且这只是一部份人,如果没有了我的领导,中原还有成千上万的丐帮弟子都免不了遭受你们的屠杀,我不能因小而失大!”

黄九度虽然感到意外,却冷笑一声道:“俞士元,原来你也是个贪生怕死之辈!”

俞士元道:“死生轻重,我的命要留作重于泰山之死,绝不能轻于鸿毛的牺牲,何况我还会替他们报仇的!”

吴韵珊笑笑道:“你听见了吗?你们的如意算盘打得并不如意,如果想保全性命,还是赶快带着你的人撤退的好!”

黄九度怒道:“我决不放弃,即使拚了一死,也要杀尽这些人,让中原的豪侠知道俞帮主的一条命是用几十条命换来的!”

俞士元笑道:“那对我有什么损害呢?”

黄九度冷笑道:“那会撕破你假冒伪善的面具,大家都将因此唾弃你!”

俞士元微笑道:“那我是应该为他们牺牲了!”

黄九度道:“你是一帮之主,应该为他们着想才对!”

俞士元笑笑道:“你也是这一群人的领袖,你可会替他们着想过,要知道今天也难逃一死,除非他们立即撤退!”

黄九度道:“他们不会撤退的!”

吴韵珊道:“你怎么晓得他们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

黄九度道:“旋风牧场中个个都是不怕死的勇士,因为懦夫是不允许存在的,他们如果有一个人敢撤退,所受惩诫将更甚死,而他们也难逃一死!”

俞士元哈哈大笑道:“在岳阳城我曾经见到一个俘虏,知道蓝梦蝶用什么方法控制你们,我真替你们感到悲哀……”

黄九度厉声道:“你答不答应自裁?”

俞士元沉声道:“不答应,而且我还要命令你们立刻滚蛋,否则我却要你们好看,我的部属一条命,要用三条命来抵偿!”

黄九度见威胁无效,倒是没了主意,进退两难起来。

一个中年汉子冷笑道:“九爷,他们是在虚张声势,拖延时间,再等下去,毒龙香被风吹散了,咱们就没有威胁他们的优势了!”

黄九度沉声道:“许老七,你说该怎么办?”

那叫许老七的汉子道:“他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无妨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先拿一个家伙来开刀,瞧他们敢怎么样?”

黄九度道:“万一他们真要硬拚呢?”

许老七笑道:“咱们守在这个圈子里,毒龙香得一个时辰才散呢!一个时辰内,他们不敢过来,一个时辰后,牧场方面可能会派兵过来……”

吴韵珊笑道:“我们已经挨过了不少时间,没有一个时辰了,而且蓝梦蝶绝不会派人来援助的,你们是一支必死的孤军!”

许老七厉声道:“对,我们是一支必死的孤军,除非能达成任务,否则回去也是一条死路,这逼得我们非拚不可,别无选择!”

吴韵珊轻叹一声道:“为那种凶残的人卖命值得吗?”

许老七道:“值得的,至少可以使我们家人活着得到富足的生活,不再有危险,而且我们能达成任务,更可以得到一世享用不尽的财富与特殊的尊荣……”

吴韵珊笑道:“财富还可信,蓝梦蝶又不是皇帝,能给你们什么尊荣与封赏,你想得未免也太天真了!”

许老七道:“梦蝶先生天下在握,迟早会统一武林,成为江湖上的主宰,他的计划是征服武林各帮派,一统而辖治,我们如能达成任务,建下大功,将来就是一方之主……”

吴韵珊朗声笑道:“你们太相信他了!”

许老七道:“我们必须相信!”

吴韵珊叹道:“你们太可怜了,成为他的工具还不自知!”

许老七冷笑道:“我们都比谁清楚,但这是我们唯一的生路,梦蝶先生手下没有叛徒,因为他不容许有人反叛……”

吴韵珊道:“那倒不见得,在岳阳被擒到的那个家伙就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否则我们怎会追到这儿的?”

许老七道:“那是他受了你们的骗,以为你们可以救他,可是结果呢?他没有能保住性命,而他的家人大小四口,却在牧场当众五马分尸,这可以说是你们害的……”

吴韵珊冷笑道:“你既然想得这么透澈,自然也知道那个家伙绝不敢反叛的,而且他也没有反叛的胆子与勇气,我们更没有说过要救他!”

许老七一怔道:“那他怎么会说出旋风牧场的情形?”

吴韵珊冷冷地道:“是我们逼问出来的!”

许老七不信道:“没有的事,旋风牧场的人绝不怕刑求,那怕凌迟碎剐,也不可能逼问出一点口风。何况我们都有迅速求死的方法……”

吴韵珊冷笑道:“我当然有办法叫他吐实,给他嗜到比死痛苦百倍的滋味,他才以吐露实情作为求死的条件……”

许老七道:“我还是不信!”

吴韵珊道:“你不信回头就可以试试那个滋味!”

黄九度厉声道:“许老七,你的话太多了!”

许老七一震,连忙道:“是,九爷,我马上就找个人杀给他们看看!”

黄九度道:“我认为能够活着达成任务总比死了强一点,因此我同意你的办法,先找个九袋长老开刀,然后一个个挨下去,在半个时辰内,足可全部解决了,如果再不见效,大家就拚力突围,毒龙香部份失效不是我们的错,能留着命回去,梦蝶先生谅定会谅解的!”

许老七答应一声,走到雷法尊前面,抽出佩刀!

黄九度道:“其他人也准备着,如果他们意图抢救,就各找各的对象下手,叫他们首尾难以兼顾!”

俞士元双手抱胸,微微一笑道:“如果你们一个个慢慢动手,我绝不干涉,外面那些狼也等得不耐烦了,你快去……你快准备去喂喂它们吧!”

黄九度看了一下笑道:“许老七,你放心下手吧,我们不怕威胁了,他们围不住我们的,如果他们想离开火堆,那些狼会攻击他们的,你们都是老沙漠,自然知道如何对付郊狼的,利用那群畜生阻敌,我们至多有一大半人可以安然回去!”

许老七闻言一刀劈下,南彪忍不住要过去,反被吴韵珊挡住了。

许老七大概用力过猛,不但一刀砍了个空,自己身子踉跄前跌,倒在地上,却再也爬不起来了,黄九度一怔道:“许老七,你是怎么了,连人都不会杀了?”

吴韵珊笑道:“谁说不会,一刀一命,他不是把自己解决了!”

黄九度神色微变,忙对另一人道:“看看是怎么回事?”

那名行商打扮的汉子拉起许老七一看惊道:“九爷,许老七的喉管上有个洞!”

黄九度道:“真的吗?”

那人道:“是真的,他已经气绝了!”

黄九度神色大变,厉声道:“俞士元,你捣的什么鬼?”

俞士元笑道:“你一直盯着我看着,我连手都没动!”

黄九度叫道:“许老七是怎么死的,一定是你……”

俞土元依然笑道:“我没动手,我们这边的人都没有动手,不过我知道怎么回事,更知道是谁杀死许老七的!”

黄九度愕然道:“是谁?”

俞士元笑道:“老天爷,丐帮门下都是结义之士,善人必护保佑,谁想伤害他们,谁就自己倒霉,行不义者,必获天诛!”

黄九度自然不相信,厉声道:“马五,你下手宰了那九袋的老叫花子!”

那汉子有点迟疑,黄九度道:“叫三个人站在你身边,我管住这些人,绝对不让你有危险,我倒要看看他们在耍什么花样?”

果然有三个人过来,分站在马五的周围,而那六名胡姬更是长箭控满,矢尖对准俞士元等人!

负责护卫的三个人都拿出了随身兵器,马五才抽出腰间的长刀,对准脚下的雷法尊急砍而下!

噗噗噗噗,一连四响,三个护卫者连同马五都双腿一屈,莫名其妙地倒了下来,连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黄九度变色走过去,翻开四人的尸体一看,每个人都是咽喉开了个洞,深透入颈,鲜血汩汩地外流。

仍还探指进洞,想找出这先后五人致死的原因,从伤口的形状看,好似中了暗器,而且伤口未透,暗器一定还留在体内,可是他连探了三个人,除了染上一手鲜血外,别无所获,巴着一脸困惑的表情站了起来!

南彪、薛娇娇也惊诧不止,他们知道俞士元必不会坐视手下人被杀,所以对第一个许老七之死并不奇怪!

以为必是俞士元或俞忠俞光等人暗中出手,所以第二次特别注意这几个人,想弄清是谁施发暗器!

然而这几个人都没有动,那四个家伙却同时毙命,这实在太离奇了,南彪出身百粤,尚有鬼的信仰!

因此他叫道:“俞老弟,这真是鬼神在暗助吗?”

俞士元笑道:“当然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以孔子都说敬鬼神而远之,因为鬼神不可轻侮,无所不在,那五个人就是行为不正,招得鬼神近身,勾去了性命!”

黄九度厉声大叫道:“我才不信什么鬼神,这分明是你们捣的鬼,大家一起动手,每个人宰一个,瞧瞧他们还能如何捣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