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四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阴山下的疏勒川,天如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是草原上,牧歌,描述漠上风光,确是相当的传神,这儿是漠上最大的牧场,寄居着成千成万的维族牧民。

他们以牛羊为财产,以骑射为谋生的技能,放牧着牛羊,追逐水草,几千年来,一直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

因为游牧民族今年以疏附为集会地,所以俞士元的行程上已经遇见不少部族向疏勒前进!与他们是成一线!

靠着他们的引路,倒不怕迷失方向,虽然言语不通,大家仍是以笑容直相招呼,他们带着黄九度遗下的货物。

游牧的民族以为他们是去交易的,为了要抢先获得那些必需品,在路上就有人用金沙或骏马向他们要求交换。

反正是拾来的东西,俞士元乐得大方,不计报酬,任取所需,等于奉送一般,赢得了他们不少的好感!

在牧民中也有解谙汉言的,俞士元得知他们集会的地方,竟与旋风牧场相去很近,也知道旋风牧场每年与他们都有很大的交易,不过交易的对象都是较大的部队,人数较少的部族在交易时,常常受到很重的剥削。

但是汉回之间的交易为旋风牧场所把持,大都得了好处,自然支持旋风牧场,小部族吃了亏,为了生活的必须品一定要仰赖他们供给,只有忍痛接受剥削,大的部族多半都来到了,后来到的也只是一些小而贫困的部族,他们分不到较好的牧地,每年要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到达得晚,好的东西被人选定了,交易更为吃亏。

所以俞士元的一番豪举,更博得许多小部族的友谊,十几个受惠的部族酋长都来邀请他们一起赴会!

俞士元原是向旋风牧场挑斗的,乐得与他们结拜而行,接受他们的邀请,掩藏行迹,以便接近旋风牧场。

快到疏附的时候,他们在草原上发现一片牧群,约莫有三四十头,俞士元看得心中暗惊!

知道这是蓝梦蝶已识透绿影等人的形踪,所采取的报复行动,陈尸荒原,也含有示威的意思!

但不知绿影与绿蚁是否遭受了毒手,更不知吴韵珊等人的吉凶如何,心中十分焦急,推说要赶去再作交易。

摆脱了情意万般的回民,率众先行往旋风牧场而去,到了那儿,才知道牧民的大会场是选在紧贴旋风牧场的一片广原上举行,大大小小的帐幕将整个旋风牧场围了起来,要到旋风牧场,必须先通过营区!

俞士元以汉客的身分,照规矩不得邀请为不能乱闯营区的,为了避免冲突,只好按捺下来。

好在不多久后,凌恽将剩余的货品又送给了一些部族,取得了他们的友谊,接受邀请,作为赴会的宾客。

这仅能使他们获准停居在会区内,仍是无法接近牧场,因为牧场周围都是与旋风牧场交好的部族。

他们对外来的汉客都采取不合作的态度,不准越雷池一步,俞士元空自着急,却也无可奈何!

会期前夕,维吾尔人已开始欢聚了,营火处处,有的是一族,有的是几个族,欢聚痛饮!

遥望旋风牧场内也是火光烛天,欢声喧腾,雅乐时作,知道是牧场主人欢宴一些大部族的酋长王公。

俞士元空自心焦,却也没有办法,一个人躲在帐蓬内长吁短叹,忽然帐口人影一闪,掷来一团白影!

他以为是有人暗算,也不知是什么东西,连忙躲开了,那团白影系在皮帐上,发出轻轻的声响。

原来是一块石子外方裹着纸条,他上前拾起展开。

字条是吴韵珊写的,娟秀的字迹十分平稳,不必看内容,她能从容写字,至少安全是没有问题了!

他舒了一口气,看下去,字条上写着:“珊已安然抵此,各人俱无恙,蓝梦蝶等人今夕欢宴诸回族酋长,无暇他顾,君等预防夜有警事可耳。旋风牧场内警卫森严,不宜力取,明日回教大会,彼等将参与,君可与之周旋,必有所助于珊。再者珊明日亦将以一崭新之身而参予大会,君如识破端儿,亦盼伪作陌路,莫误珊之布置也。”

看完了字条,俞士元总算透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吴韵珊在作什么计划,但最低限度,知道她是安全的!

于是他传下令去,叫手下的丐帮诸人小心戒备,以免夜晚遭受到暗袭,丐帮的人,上次得了一次教训后,警觉性也提高了,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即使是嗜酒如命的几个长老,也不敢恣意滥饮了。

夜色渐深,爱好热闹的维吾尔人也都睡了,狂欢的节日仅只是开始,他们还得留下精神去应付明日的大会。

俞士元与南彪同帐,南彪如雷的鼾声吵得他难以入睡,好在他内力精纯,闭上眼假寐就可以了。

在朦胧中,他隐约感觉到有人偷偷地溜进了帐蓬,可是他依然伪装熟睡,眼睛睁开一条极细的缝,暗暗注意来人的行动。

那是个回族打扮的女子,轻脚来到他的铺前面,对着他膜拜了一下,放下一个草囊,又轻轻地要出去!

刚走到帐门口,南彪忽然从地下一纵而起,攫住了那女子的手腕,另一手提起她的腰带,将她提了起来!

那女子一声惊呼,俞士元也跳了起来道:“南兄!放下她来!”

南彪将女子掷向榻上,然后笑道:“俞老弟!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原来你也睡醒……”

俞士元笑道:“在南兄如雷的鼾声中,兄弟怎会睡得着?”

南彪道:“洒家锤觉从不打鼾,今天是得到老弟的示警,特别装鼾声,好诱使来人上当,想不到果然有人来了……”

俞士元笑笑道:“兄弟知道,我们同处时日非浅,也曾同居过一室,从未听南兄打过鼾,今夜的鼾声就大有文章……”

南彪一笑道:“洒家的假睡当然骗不过老弟,可是哄哄这些笨贼还行,这个女子很怪,她好像不会什么武功,蓝梦蝶怎么会派这种人出来行刺的……”

俞士元笑道:“南兄冤枉她了,她不是前来行刺的!”

那女子由榻上挣扎爬起,用汉语道:“俞老爷!我不是来行刺的!”

俞士元点上灯,微笑道:“你不要怕,我知道你没有恶意!”

南彪连忙道:“俞老弟!你别上她的当,若非行刺,她半夜来干什么?”

俞士元道:“我不知道她来的用意为何,但我相信她绝不会前来行刺,因为她进来后,对我拜了一拜,天下那有这种刺客的!”

南彪搔搔头,那女子的动作他也看见的,只是没想到其中的关系,听俞士元一说,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乃问道:“那你是做什么的?”

那女子道:“我叫哈维娜,是沙哈洛族的公主,我们是个小族,族人又少又穷,生活一直很困苦中,今天得到俞老爷赠送的许多食物与布匹,我们都很感激,因为俞老爷不肯接收代价,我们很过意不去……”

俞士元笑笑道:“那是一点小意思,不必放在心上!”

哈维娜道:“平时我们一年辛苦,捕捉野马,豢养牛羊,只能换到极少的货品,俞老爷送给我们的东西,足够我们族人四年的用量,我父亲一直想报答,又苦于拿不出适当的礼物回敬,刚好不久前,有人用金沙向我们买了两匹野马,父亲想金沙对我们没用,对俞老爷却有用,就叫我送过来,因为俞老爷睡了,我不敢惊动,才悄悄的放下……”

说着拿起草囊,正待打开,俞士元却问道:“两匹野马能换这么多的金沙呢?”

哈维娜道:“说来也奇怪,那两匹并不好,平时送给人都不要,今天不知怎么,居然有人愿意出高价收买去,除了一袋金沙外,还附带许多别的东西……”

俞士元瞧着草囊道:“你看过里面,真的是金沙吗?”

哈维娜道:“不错,是成色很好的金沙,我们分配的牧地一向是最坏的地区,也不产金沙,所以我父亲叫我立刻送来!”

俞士元又问道:“你离开自己的营地,一直过来,没有耽搁吗?”

哈维娜道:“没有!我迳直来了!”

俞士元笑笑道:“那就好了,我送你们东西是一片诚意,并不想要酬报,不过你们的盛意我也难却,我就留下一部份吧,其余的你还是带回去,也许可以跟别人交换一些更有用的东西!”

哈维娜道:“不!我们这次的收获已经很多了……”

俞士元笑道:“金沙固然值钱,但是我在中原有着用不完的黄金,多也没有多大用处,你拿一把给我,表示个意思就行了……”

哈维娜感激地道:“俞老爷,你对我们实在太好了!”

说着解开草囊,正待伸手进去,俞士元的动作却比她更快,捞起南彪的大斧,将草囊击落在地,又一斧猛砍!

哈维娜愕然道:“俞老爷,你这干什么?”

命士元用斧柄拨开砍破的草囊,里面除了金沙之外,还有五段蛇尸,尚在蠕蠕扭动!

哈维娜惊叫道:“金雀花!”

俞士元问道:“金雀花是什么?”

哈维娜惊魂未定,颤着声音道:“金雀花是大漠上最毒的蛇,咬上了立刻就能致人死命,而且它的动作很快,能飞起来攻击人……”

俞士元道:“假如我打开草囊,就会被咬了……”

哈维娜道:“那是一定的……”

说完才意识到俞士元的话中之意,连忙又叫道:“俞老爷,我根本不知道这里面会有毒蛇,你对我们这么好,我怎我怎么恩将仇报来害你呢?”

俞士元道:“我晓得不是你,否则你一定不敢伸手进去了!”

哈维娜叫道:“是啊!幸亏俞老爷救了我,否则我一定没命了,而且这毒蛇性子最烈,见人就咬,二位老爷不过……”

俞士元笑道:“如果你当着我的面打开草囊,我们三个都会送命了!所以我不是救你,而是救自己!”

哈维娜脸色苍白地道:“是的!俞老爷!你怎么知道里面有毒蛇?”

俞士元道:“有人暗算我,自己不敢来,才会想到利用你,我见到草囊在地下微微作动,想到里面一定会有东西……”

哈维娜奇道:“草囊被打开过,里面并没有东西,我提着一直过来,这毒蛇是怎么进去的呢?我真不明白!”

俞士元道:“这草囊一直没有离开过你的手吗?”

哈维娜想了一想道:“我来的时候,经过一处帐蓬,有两个别族的男人拖住我,叫我陪他们喝酒,把我的草囊抢了下来,可是他们其他的族人又出来骂了他们一顿,夺下草囊来还给我,连连向我道歉,说他们喝醉了!”

俞士元笑道:“那就是了,这是别人故意设下的圈套,利用这个手法将草囊换了过来,所以这不能怪你,可是我先前问你,你怎么不说呢?”

哈维娜脸上微红道:“大会的时候,这种情形很多,我怕老爷听了会轻视我们,说我们维吾尔人太粗蛮,所以才不好意思说出来,谁知他们是存心在设下阴谋呢?我一定要告诉父亲,向他们理论去!”

俞士元道:“不必了!你并没有证据,何况那是与旋风牧场有勾结的大族,你们的力量微薄,也斗不过他们的!”

哈维娜道:“我们可以在大会时公开提出,要求公正的处置,我们的力量虽然薄弱,但是集合许多小的部族,力量就大了!”

俞士元道:“那更不可以,我们现在的谈话,很可能就有人偷听去了。如果你有这个打算,也许等不到明天开大会,人家就对你下毒手,好在我并没有中计,你回去后,就忘了这回事,叫令尊无论如何都不可轻举妄动……”

哈维娜道:“我们不怕!维吾尔人是不怕威胁的!”

俞士元道:“这是旋风牧场捣的鬼,你如果把事情闹开,掀起你们同族之内的争战,受伤害的还是你们……”

哈维娜想到事态的严重,才不响了,顿了一顿才问道:“俞老爷,旋风牧场为什么要害你呢?”

俞士元笑笑道:“他们勾结一部份较大的部族,剥削你们的利益,我送了你们货物,影响他们的利益,自然会恨我入骨了!”

哈维娜道:“是啊!我们受旋风牧场的剥削,感到很不平,早就想跟他们公开谈判,这次是个机会……”

俞士元道:“旋风牧场是汉人所设,他们剥削你们,我也感到很抱歉,因此我决心要给他们一点惩诫,将他们逐出大漠,但这是我的事,不必勾起你们同族的争战……”

哈维娜道:“俞老爷!你们斗得过他们吗?”

俞士元笑笑道:“至少我是不怕他们的!”

哈维娜道:“如果俞老爷需要帮助,我们一定全力支持!”

俞士元摇摇头道:“不!我带来的人手足够应付他们了,但我怕他们会策动你们的同胞向我生事,所以我希望你能转告令尊,叫他连络一些声气相投的同族领袖,陈述厉害,不要让旋风牧场的人利用,掀起战争!”

哈维娜道:“那一定没问题,但就怕受过旋风牧场好处的族人不会同意,所以我们还得要作必要的准备!”

俞士元笑道:“塞上是一片最大的牧场,有着无限的丰富资源,旋风牧场这样做,就是想挑起你们的仇恨,叫你们自相残杀,等你们伤亡惨重,元气凋蔽,他们就可以趁虚而人,整个地占有大漠了,你只要陈述其中利害,我相信大家都不会上当了,汉人的事,由我们汉人自己去解决,只要你们族人不介入,就不会受人利用了!”

哈维娜究竟是个明白事理的女孩子,听俞士元这一番解剖,立刻明晓利害,感动得盈盈下拜道:“俞老爷!你不但送了我们许多东西,更揭穿了旋风牧场的阴谋,解救了我们灭族的危机,我们都会感激你的!”

俞士元客气地道:“姑娘别这么说,大漠原是你们生根立足的地方,汉人来侵犯你们,我只感到歉意,驱逐旋风牧场是我的责任,你快回去吧,在大会开始前,你一定要把我的话转述给大家知道,为了你的安全,我叫两个人送你回去!”

说着将邻帐的凌恽与雷法尊唤起,告诉他们所发生的事,因令他们护送哈维娜回去,同时又拾起草囊,拣了一块米粒大小的金沙道:“我就收下这一块以答盛情,其余的还是请你带回去,作为你们以前受旋风牧场剥削的补偿!”

哈维娜自是不同意,连忙道:“俞老爷!旋风牧场剥削我们,怎能要你补偿呢?”

俞士元笑道:“事实上我送给你们的货物就是旋风牧场的,他们已经暗算过我一次,结果没有成功,反而留下了大批的货物,我不是盗贼,也不能据为已有,只好转送给你们,因此你们不必耿耿在怀……”

费了半天chún舌,哈维娜见俞士元执意不肯收下金沙的才拾起草囊,千恩万谢地告辞而去。

南彪笑道:“老弟!还是你成,洒家自为够精明的了,居然没看出草囊里藏有毒蛇,我不相信你是看出来的,因为帐里没有点灯,些微的动作,你绝对看不出来!”

俞士元道:“南兄忙着打鼾,不容易听见别的声息,那女子放下草囊后,我听见里面有轻微的蠕动,她说是金沙,我听到的都是皮革相触的声音,才有点怀疑,凭心而论,我只知道里面不会是纯净的金沙,并不知道是什么……”

南彪道:“这还是老弟细心过人,才能发现端儿,不过那个女子的话可信吗,她会不会是旋风牧场派出来的呢?”

俞士元道:“我相信她不会!”

南彪道:“那也不得,知人知面不知心!”

俞士元笑道:“所以我叫人送她回去,假如她真是旋风牧场派出来的人,凌恽会查出她的底细的,也会给她适当的处置!”

南彪道:“你可没有对凌长老特别交代呀?”

俞士元笑道:“凌长老处理丐帮大小事务,这种事不必交代,他自然知道的,否则像护送的事,我随便派几个门下就行了,何必要麻烦两位九结长老呢!”

南彪忍不住鼓掌称绝道:“俞老弟!你真是一代奇才,难怪蓝梦蝶对你畏之如蛇蝎了,除了勇武绝伦外,你这一肚子学问也够他受的!”

俞士元轻叹一声道:“南兄太过奖了,身为一门之长的人,必须要看得远一点,岂仅兄弟一人如此,宇文琼瑶,蓝梦蝶,甚至于黑道中的白居仁,巫山的郝通,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南彪道:“不错!所以洒家把这件事了断后,还是回到百粤去算了,留在中原,洒家实在斗不过这些人!”

俞士元笑道:“南兄!你别紧张,薛娇娇也是个厉害脚色,你有了这个贤内助,保证不会吃人家的亏!”

南彪的脸涨得通红,连忙道:“老弟!这可不能乱开玩笑……”

俞士元笑道:“兄弟绝不开玩笑,多日相处,你们一直很投契,我不相信南兄心中没有存过这个念头!”

南彪低下头,不好意思道:“我对薛寨主确实是很钦佩,可是我自惭形秽,怕她嫌我太粗鲁,一直不敢有所表示,因为我太蠢了……”

俞士元道:“没有的事,薛寨主慧眼识英雄,就是钦佩南兄这种人物,胸无城府,坦荡得人,才是豪杰本身,黑狐智化曾经向她求过婚,那个人心计何等灵巧,她若真喜欢聪明一点的,就不会拒绝了!”

南彪眼中发光道:“那看来我还有点希望!”

俞士元道:“岂只有希望,而且非君莫属,最近这一阵子,你们并辔同骑,有说有笑,她若讨厌你,岂会跟你如此接近!”

俞士元笑笑道:“现在就等南兄向她表示了!”

南彪道:“我还是不大敢相信,最好麻烦老弟找个机会替我侧面试探一下,如果我贸然表示,碰了一鼻子灰……”

俞士元笑道:“这个兄弟无能为力!”

南彪道:“老弟!你帮帮忙不行吗……”

俞士元笑道:“南兄!你别急,韵珊早就在设法替你们撮合了,她有了眉目,自然会告诉你的,女人与女人之间好说话……”

南彪喜极道:“吴小姐如果帮成了忙,我一定要好好地谢她……”

说着凌恽回来了,俞士元问道:“人送回去了?”

凌恽道:“送去了,她的确是沙哈洛族的公主,而且送金沙的事也是她父亲的授意,她说出经过后,她父亲立刻邀集几个部族的族长,准备商研大计,谁知人还没有邀来,她的父亲沙哈洛已被人暗杀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