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四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俞士元跳了起来道:“暗杀了?是谁下的手?”

凌恽道:“不知道,凶器是一支长矛,由帐外刺进来,他的背靠着帐壁,透心而过,属下追出去,却已不见人影!”

俞士元愠然道:“凌长老,我请你护送的原因是借重你处事经验的老到,你应该防备到有人行刺,怎么还会让它发生?”

凌恽低下头不敢抗辩,倒是南彪替他解说道:“俞老弟,这不能怪凌长老,他们因为那哈维娜才是最重要的人证,全神去护卫她了,自然不能顾及旁人!”

俞士元摇头道:“不能这样说,丐帮有两位九结长老在场,如果不能护卫一个小小的帐蓬里的人,那就显得丐帮的力量太薄弱了!”

凌恽这才躬着身子,惶谨地道:“启禀帮主,沙哈洛酋长遇刺的帐蓬比这里大上十倍,他又为着指挥族人布置会场,往来移动,属下等才一时照顾不及,当然行刺的凶手能于刹那间逃逸无踪,其武功高明也是一个原因,但属下等仍不辞怠忽之咎!”

南彪道:“哪会有这么大的帐蓬?”

凌恽道:“每一部族的酋长都携有特制的巨帐,以备邀集邻族酋长会议之用,那是临时架设的!”

俞士元脸色稍霁道:“那还可原谅,沙哈洛族人对酋长之死反应如何?”

凌恽道:“哈维娜公主处事十分镇定,她没有惊动族人,在族中几个元老的拥戴下继任族长之职后,继续召开会议,用她父亲的遗体作为证据,准备明天在大会上公开揭发旋风牧场的阴谋……”

俞士元道:“这个女孩子倒是很坚强!”

凌恽道:“她连眼泪都没有流一滴,的确是个很坚强的女性,她说维吾尔的女子天生是坚强的,她要把眼泪化为力量!”

俞士元又问道:“各部族的酋长来了没有?”

凌恽道:“近一点的已经来了,较远的尚未到达,但他们发出的是紧急邀请通知,相信必会全体到达!”

“邀请了多少人?”

“共计十四个小部族,都是与沙哈洛族有深厚交谊的,也都受过我们的周济,哈维娜公主很小心……”

俞士元道:“对方既然已经展开暗杀的手段,这些人的安全颇堪为虞,你们作了安全的部属没有?”

凌恽道:“属下本来想调集本帮部属严为惊戒的,可是哈维娜公主说不必,对方这个手段是最笨的了,杀得越多,悲愤复仇的力量也越壮大,维吾尔人是不会受威逼屈服的!”

俞士元点点头道:“这也是,对方是失策了,我想此事必非蓝梦蝶的主谋,行凶的人回去后,说不定还会受到严重的制裁!”

凌恽又道:“哈维娜公主请帮主也去参加会议,藉以取信于人!”

俞士元道:“这是他们的内政,外人不便介入!”

凌恽道:“哈维娜公主说帮主一定要参加,维吾尔人虽然不避威胁,却也是个慎重的民族,多少年来,他们受着旋风牧场的剥削,心中未尝没有反抗的意图,但他们也了解自己的实力,身居领导者的人不能把全族的生命付之毫无希望的一掷,她希望帮主去显示一下足以奋斗的力量!”

俞士元笑道:“她怎么知道我有这种力量呢?”

凌恽顿了一顿才道:“雷长老告诉她的,雷长老说帮主是天下第一勇士,足可以支持她报仇,她要所有与会的人都知道这种力量!”

俞士元笑了一下道:“我不能去,你去转告她,对抗旋风牧场的侵犯,我会给她足够的支持与保证,但我不想去介入他们的内争!”

凌恽道:“她父亲之死是因我们而起,帮主在道义上也应该给予支持,否则她无法取得大家的信任……”

俞士元道:“对她父亲的死我会叫旋风交出凶手,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你告诉她好了,不要太倚仗武力,智慧与团结比武力更有力量,她如果真的聪明,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否则必然引起他们同类相残,毫无一点益处!”

凌恽顿了一顿才道:“属下就这么回答了!”

俞士元点点头道:“是的,你可以再带几个人去,担任护卫的工作,不要再使人被害了,对她的安全尤须注意!”

凌恽答应后退出,南彪才道:“俞老弟,你应该去一下的!”

俞士元摇头道:“南兄,你可能还没有看出来,哈维娜的目的不仅在抵制旋风牧场的剥削,她还进一步想取得同族之间的领导权!”

南彪不以为然地道:“那不至于吧?”

俞士元道:“那她为什么要我去炫示武功呢?”

南彪道:“她要取得别人的支持!”

俞士元道:“她的父亲被杀已是事实,别人都会支持的,何况我已经向她保证,旋风牧场的人由我们负责,她没有再需要武力支持的理由,所以要我去的原因,是为了表示她已取得了一个强大的同盟,造成她在同族间的领导地位!”

南彪想了一下才道:“这也可能有道理,不过也不能怪她,大漠上的牧地一向被大族人把持着,他们始终分不到足够的水草,为了想改善族人的生活,她的努力也是值得同情的!”

俞士元道:“话说得不错,但这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我们局外人没有介入的必要,牧地有好有坏,谁都想争取好的,坏的又叫谁去呢?这个问题该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我们不能支持那一方面打击另一方面呀!”

南彪终于同意了道:“老弟,我相信你的判断不会错,但那位女郎如果只是为了要给她父亲报仇而没有你所想象的野心呢?你不是太令她失望了吗?”

俞士元道:“那她更没有怪我的理由了,维族中没有高手,杀死她父亲的一定是旋风牧场的人,我会替她报仇的!”

南彪道:“老弟,有一点是你所不了解的,我们这些所谓蛮夷的民族,都崇信一个原则,报仇一定要藉自己的力量……”

俞士元道:“事实上不可能,她斗不过一个学过武功的高手!”

南彪默然不语,两个人将帐内略事整理后,各自回到地褥上睡了,俞士元这次很放心,似乎预料到不会再有什么事发生了,一梦香甜,等到他们被嘈杂的声音吵醒后,天色已经大亮了。

吵醒他们的是胡加,丐帮的弟子打水进来服侍他们梳洗,俞士元一面洗脸,一面问那弟子道:“凌长老回来过没有?”

那弟子恭声道:“回来了,他说回族的大会已经开始了,现在是他们的宗教礼拜时间,异族是不准参加的,所以没有惊动帮主,这段时间过去后,他再来请帮主!”

俞士元点点头,用过早餐后,听外面广场上传来朗读经文的声音,十分庄严与虔诚,使他十分感动,轻叹道:“也许我的顾虑是杞人之忧,维吾尔人虽然分为许多散漫的部族,但他们有着同一的信仰,不会轻启内战的!”

南彪奇道:“何以见得呢?”

俞士元道:“因为在同一的信仰下,他们有自己的道德准绳,把所遭受的待遇归诸于神的意旨,就不会有不平的感觉了。”

南彪笑道:“假如一直是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这也许会平安无事,但那个哈维娜公主会讲汉语,读过汉人的书,情形就不同了,她发现他们的神对他们弱小民族的待遇不够公平,自然就不会满意目前的现状了!”

俞士元奇道:“南兄,昨天你还同情那个女子,替她讲话的,今天怎么反过来不相信她,认为她有野心了呢?”

南彪道:“我还是同情她的,只是对她的想法有了改变,昨夜你睡了之后,我又想了半天,认为你的看法很正确,那个女子是想利用你的支持,帮助建立她的权势,进而想提高她族人的地位,改善她族人的生活!”

俞士元道:“南兄是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南彪一叹道:“我在百粤也是一族之主,在族中,我是至高无上的主宰者,这权势却是从我父亲手上遗下来的,并没有借重我的武功。家父在临终前,曾经告诫过我,要想权势永固,我必须厉行与汉人隔绝的方策,我的子民不得接受汉家的文化,以前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处,昨夜才想通了!”

俞士元道:“为了什么呢?”

南彪笑道:“汉人的文化高于一切异族,人民的智慧也很高,他们懂得命运的主宰是操在自己的手里,因此汉人没有永固的王朝,从古到今,换了不计其数的天下,在我们蛮族中,就很少有这种情形,这并不是我们特别忠心,而是我们的思想太简单,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反抗暴力的统治!”

俞士元笑道:“那么南兄认为哪一种制度较为合理呢?”

南彪道:“自然是你们的,身为一个领导者,如果不能为他的子民谋幸福,反过来还要去压榨他们,就不是一个好家长,应该被推翻的!”

俞士元笑道:“南兄的统治者的立场,能有这种胸襟倒是很难得!”

南彪道:“那是拜受老弟所赐!”

俞士元微愕道:“兄弟一介布衣,从未南面称王,如何能影响南兄呢?”

南彪道:“可是老弟担任丐帮的掌门人,处处为门户着想,才赢得部属们一致衷心的拥戴,这一点给我的启示很大,一个帮派如此,一族一邦一国也莫不如此,所以我对那个哈维娜倒是很同情,不平则鸣,每个人都有争取更好生活的权利,因此在必要时,我打算给她一点帮助!”

俞士元轻轻一叹道:“维吾尔人长期与汉人交易往来,所受的影响很大,不平之心,早已有之,那些大族就是利用旋风牧场的势力才欺压同族,我们只要把旋风牧场驱逐出境,不公平的现象自然会改变的,我们还是在这方面尽力算了,其余的事不必多管,天下事不会绝对公平的,在我们汉人中,弱肉强食的情形也经常发生,你就是支持哈维娜当权,也只是捧上另一个统治者而已,他们全体的生活并没有改善!”

南彪道:“那要怎么办呢?”

俞士元道:“除非她们能改变生活的方式,每一部族都有自己生产生活的必需品,不必再仰仗汉人,自然不会受剥削了!”

南彪道:“他们除了游牧,没有别的生活方式,大漠上不能耕作,有许多生活的必需品他们是无法生产的!”

俞士元笑道:“汉人也不是每一个人都下田耕作,却人人都有饭吃,可见问题并不在此,各尽其力,各献所能以换其需,才是基本改善生活之道!”

南彪摇摇头道:“那个问题太大了!”

俞士元道:“其实也不难,大漠上的金沙、皮毛、葯材、马匹都是宝贵的资源,拿来与汉人公平交易,他们都可以过得很好,只要这交易不再受人垄断,不为某些人所操纵,那就解决了,至于牧地分配的好坏问题,那不是我等所能解决的!”

南彪叹了一口气道:“昨夜我以为想得很多了,今天听老弟这一说,我发现还是差得太远,几时你有空,到百粤走一趟,把我的族人也改善一下!”

俞士元道:“南兄有此心,就是很贤明的领导者了,至于改善贵族人的生活,有个人能比我做得更好!”

南彪忙问道:“是谁,是吴小姐吗?”

俞士元笑道:“韵珊只能有所建议,不能长久停留在百粤,这种事必须按部就班,一点一滴做起,薛寨主才是最理想的人选!”

南彪红着脸道:“老弟又开玩笑了!”

俞士元道:“不是开玩笑,薛寨主是个才女,她能将飞鹰山寨治理得井井有条,成为绿林道中一个劲旅,可见其才华之高,而且她是个极有抱负的女中豪杰,一寨之主,距她的理想太远了,南兄如果得配斯人,让她到百粤去一展怀抱,不仅是南兄的福气,也是你族中子民的福气!”

南彪听得心动,失声叫道:“为了我的族人,我一定要求得她的帮助,不过百粤地处偏荒,也许还不如她这个寨主来得逍遥自在,她肯去吗?”

俞士元笑道:“南兄这么想就是侮辱她了,她不是个贪图舒服的庸俗女子,百粤虽苦,不会难住她的,相反的更能吸引她,飞鹰寨不过千余众,占地不过数十里,南兄的百粤族区有多少人众,有多少块地呢?”

南彪道:“这个我没有统计过!”

俞士元道:“南兄身为一族之王,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南彪讪然道:“百粤都是深山蛮荒,广被千万里,有些地方根本是人迹不到之处,我的黑脚夷是最大的一股,族人有两万多,还有许多小的夷族,等于是我的财庸,归我辖制,却自行生活,因此我实在不知道有多少人!”

俞士元笑道:“那就行了,有这么多的人,这么大的地域,正好给薛寨主一个大展怀抱的机会,二位结缡之后,将莽莽丛林建成一个世外桃源,说不定兄弟江湖事了之后,还要托庇到南兄的治下,做一个食客呢!”

南彪大笑道:“老弟只要肯来,我一定分出一半的土地,拔出一半的人民,在老弟与吴小姐的领导下,必然比我更有成就!”

俞士元笑道:“南兄虽然慷慨,却非待客之道……”

南彪一怔道:“老弟如果嫌少,这可以全部转赠,量才度力,老弟与吴小姐都比我强,让贤与能,我绝对心甘情愿!”

俞士元笑道:“兄弟如果要来,只求一亩之地,十户之众,做一个悠游的渔樵隐士,可不想去伤脑筋找罪受!”

南彪哈哈大笑道:“那没有问题,老弟如果要清闲享乐,我一定当神仙般的供养二位,到了百粤,如果还要渔樵求生,岂不是骂人了!”

俞士元笑道:“南兄这就错了,如果兄弟要求过舒服日子,以丐帮的人力财力,兄弟也能富甲王侯,自渔自樵,完全是为了生活的情趣,兄弟并非为贫困而来求食的,只是不愿做个倚人而食的废物罢了……”

南彪笑道:“我是个粗人,不懂得老弟的乐趣,反正老弟只要肯光莅贱地,予取予求,这总行了吧!”

俞士元道:“行,那怕不能久居,我也一定会到百粤一游,四十岁以前,我立志行万里路,四十以后,我想安定下来读万卷书,这两个心愿中,都包括南兄的百粤在内,行路必游百粤,读书必寄寓百粤,只是怕我活不到那么久!”

南彪微觉默然,随即爽朗地大笑道:“老弟何必说这种丧气话,洒家读书不多,但知道一件事,天佑善人,老弟仁心侠怀,上天会保佑你长命百岁的!”

二人都在豪情激荡下哈哈大笑起来,门口进来了一个回民打扮的汉子,朝俞士元打了一躬道:“时间已到,请帮主前往参加大会!”

俞士元怔了一怔,见那汉子碧睛隆额,完全是回族牧民的长相,可是口操汉语十分纯熟,还带着川中的声调!

同时那声音也十分熟悉,那汉子含笑道:“帮主不认识属下了,属下凌恽……”

俞士元用眼一打量,发现那脸庞果然有几分像凌恽,再经仔细辨识,才确认是他,不禁笑道:“凌长老,你怎么装成这样子了?”

凌恽道:“属下为了要保护哈维娜公主的安全,不敢离开她,可是参加宗礼引时,外人严格拒与,属下只好乔装而行!”

俞士元点头道:“回族的易容术真高明,居然连形都变了!”

凌恽道:“易容葯物是吴小姐派人送来的!”

俞士元忙问道:“她在哪儿?”

凌恽摇头道:“不晓得,这位姑娘真的确是神龙不见首尾,我们的一举一动,她都了如指掌,但我们却始终找不到她在哪儿!”

俞士元想想又问道:“哈维娜没有再遇意外吗?”

凌恽道:“没有,她昨夜邀集了九位族长与会,以她父亲的遗体作为证据,说明旋风牧场的阴谋,当时群情激愤,大家都想冲进牧场去拼命,还是她冷静地阻止了大家,要求今天在大会上作个合理的解决!”

俞士元又点点头,然后问道:“她打算如何提出呢?”

凌恽道:“这也不清楚,可是她向那些族长一再晓喻,要求和平解决,千万不可冲动,叫大家忍耐,她说那些大部族人数与大家相等,他们虽然占去了好的牧地,到底还是维族的子民,是受着真神庇护的同胞,如果大家不忍一时之愤,互相杀戮,结果肥沃的牧地将全属阴谋的汉人,维吾尔人在大漠上的立足地都没有了!”

俞士元失声道:“这个见解很高超,她很了不起!”

南彪笑道:“由此看来,老弟昨夜对她的看法有了错误,我今天对她的看法也有了错误,她是个不平凡的女子!”

俞士元再问道:“她要我去开会有什么要求呢?”

凌恽道:“她说维吾尔人的问题由维吾尔人自己解决,但是怕旋风牧场的人会捣乱,她只要求帮主遏止这件事!”

俞士元笑道:“那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事,我立刻就去,你还是继续保护她吧,本帮的部属也不必撤回……”

凌恽道:“八结以上长老只有一位毕长老留下听候帮主吩咐,其余各人都乔装成维人,保护各族的族长去了,帮主这边的人手够吗?”

俞士元道:“够了,我并不想动用部属,一切事情由我与南兄两人出面应付就行了,你先走吧,我随后就来!”

凌恽道:“目前是各族族长与元老们集会,商讨牧地分配的问题,哈维娜公主说要等帮主到达以后才开始……”

俞士元道:“这是他们的内政,为什么要等我呢?”

凌恽道:“因为几个大部族的酋长代表们与旋风牧场的人一起列席,哈维娜怕受威胁,故意拖延时间,等帮主前去镇压!”

俞士元道:“那我就去吧!”

说着与南彪整装出发,南彪扛着大斧,俞士元也将两柄巨锤安装妥当,执在手中,帐外毕青花率着十几名丐帮门下已经列队待发了。

一行人慢慢走近集会地,但见四处散列着维吾尔的牧民,中间则是各族的代表团,成一个小圈子。

旋风牧场的蓝梦蝶、吴次仁、骆家雄、屠万夫以及他的女儿屠秋月都赫然在座,紧挨着几个衣着鲜丽的维族酋长,哈维娜见到俞士元后,才会同另一部分维族人出场!

各族都有自己的旗帜作为标示,他们都走到指定的地方盘膝坐下,俞士元打量一下,才觉得哈维娜这边的人的确太少,他们只有四分之一的席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