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四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为俞士元等人空出的席次只有四个位置,哈维娜派了一个通译,过来朝俞士元作了一躬道:“俞老爷,族长会议的席次是有限制的,我们只能腾出四席给老爷,因此老爷只能派三位参加,另一席是小人的!

俞士元笑道:“没关系,这对你们方便吗?”

那通译道:“小人叫哈沙克,是哈维娜的叔叔,酋长会议的席次是以各族的人数为标准,每一万人派出一位,我们各族的人众都在一两万左右,只能轮到这些席次,老爷们的席次是各族匀出来的……”

俞士元问道:“席位的多少有关系吗?”

哈沙克道:“关系很大,每一项问题都由出席的人表决而定,我们的席次少,自然很吃亏,不过俞老爷一定会支持我们的,所以我们让出席次不会受损失!”

俞士元问道:“我是外人,也能参加表决吗?”

哈沙克道:“列席就有代表的权利!”

说着将俞士元等人引了过去,因为席次所限,俞士元只得叫毕青花参加,可是他看见凌恽与雷法尊等丐帮的长老都扮成维人,以代表的身分列席参加了,在哈维娜等人有限得可怜的席次中,丐帮居然占了一半!

骆家雄见了俞士元等三人,立刻叫道:“怎么有外人来参加了?”

哈维娜道:“你也是外人,怎么也来参加?”

骆家雄道:“旋风牧场在大漠多年,与各位交情深厚,也算得是沙漠中的一份子,我们的五个席次是族长会议公决的,他们凭什么前来参加呢?”

哈维娜道:“俞老爷跟我们九族交易十分慷慨,我们感恩图报,让出本身的席次邀请他们参加,他是我们的代表……”

骆家雄问旁边一个老年维人道:“苏加尔罕酋长,这样合法吗?”

那老人沉思片刻才道:“既然是代表,那就合法了,不过表决时他们必须按照规矩,他们懂得规矩就行了,哈维娜,你告诉他们规矩了吗?”

俞士元低问道:“有些什么规矩?”

哈沙克低声道:“表决时,主持人宣布问题后,不准互通声气,每一个代表只能作赞成反对两种表示!”

俞士元问道:“如何表示呢?”

哈沙克道:“赞的伸右手,手心朝上,反对的伸左手,手心向下,每个人都要闭上眼睛,不得看别人的表决,由主持人计数宣布结果!”

俞士元道:“那怎么知道他宣布的正确呢?”

哈沙克道:“外面还有各族的人在监视,计数是错不了的,何况我们的人数一向吃亏,凡是对我们不利的问题,即使睁开眼睛也得不了便宜!”

俞士元一叹道:“那你们是吃亏定了!”

哈沙克黯然道:“是的,只有某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上,才有公平的表决,我们要想出头,只有增加人口,增多代表的席次!”

俞士元道:“你们增加,人家也增加,那有什么用呢?除非是更改这种不公平的表决方法,你们才有希望!”

哈沙克道:“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方式,精神上是公平的,因为祖上的规定凡是一个问题有三十个代表表示反对时,就可以作废另论,可怜的是多少年来,我们始终超不过这个数目,最多只有二十八个席次!”

俞士元道:“增加两万人并不困难呀!”

哈沙克长叹道:“在游牧的生活方式下,增加两万人太难了,因为粮食及各种必需品的限制,我们无法负担,有的人家儿女生育过多时,为了减轻负担,在他们一出世就加以杀死,所以我们的人口只会减少,不会增加的!”

连南彪都为之一震道:“这实在太残酷了!”

哈沙克庄严地道:“生命的本身就是残酷的,我们以牛羊为食,杀生以求生,使我们养成对生命残忍,因此我们对能够活下去就会感到骄傲与幸运。”

说完朝哈维娜道:“我已经把规矩告诉给俞老爷他们知道了!”

上一届推出的共主,也就是那老人苏加尔罕道:“好,现在我们先推举今年的大会共主!”

哈维娜道:“我提名沙古族长!”

众人微微一怔,苏加尔罕微笑道:“可以,请沙古族长站起来!”

沙古是个形容枯瘦的中年维人,腼腆起立,俞士元认识他是小部族的酋长之一,乃低问道:“他会当选吗?”

哈沙克道:“不会的,我们的票数太少,共主的职务永远轮不到我们,但我们每年都不放弃一争的权利,表示我们的尊严!”

苏加尔罕笑问道:“还有谁提名吗?”

骆家雄道:“我提名苏加尔罕族长连任!”

这次引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大部份是大部族所发!

苏加尔罕高兴地点头答谢,然后道:“按照规矩—应该再提名一位,才付之表决!”

骆家雄道:“我想不会再有人提名了,苏加尔罕族长在过去一年中的领导成绩有目共睹,劳苦功高,自然应该由他继续下去!”

苏加尔罕笑道:“如果没有人提名,就要付之表决了!”

旁边忽然有人叫道:“我提名康丝罕公主!”

众人齐都一愕,苏加尔罕问道:“康丝罕公主是哪一族的?”

那提名的维人道:“是康巴族的,老罕在今年三月蒙真主的召唤升天,族人由康丝罕公主领导,她虽然是个女孩子,却是个最英明贤能领袖,所以我提名她作为我们共同的领袖!”

苏加尔罕沉声道:“康丝罕公主为什么不来出席族长大会呢?”

那人道:“马上就来了,我们这边有五个席次,只有我一人先行出席,另外的席次就是为康丝罕公主而保留的!”

苏加尔罕虽然感到意外,但他有把握相信自己这边掌握着多数的优胜,并不在乎多一个竞争者,所以道:“叫她快来吧,再迟我们就不等了!”

那人用手一举,远远的人群中出来一列锦衣随从,抬着一座珠光灿烂的座轿,来到中场后,掀开彩帘!

走出一个千娇百媚的回装美人,她全身穿着用明珠串成的衣甲,腰跨宝石作饰的宝刀,更显得气度雍容华贵!

远远近近的维族牧人立刻轰起一片欢呼,他们最崇拜的就是英雄与美人,英雄代代有,美人却百世罕见!

所以康丝罕公主的天姿国色立刻使他们疯狂了!

她来到指定的地位,首先朝大家展齿一笑道:“我为了要亲自包裹赠送各位的礼物,所以迟了一步,劳各位久等,实在很抱歉,把东西拿出来!”

她身后的那批侍从立即由彩轿上取出许多锦织的彩囊捧着跟在她后面,由她一袋袋地分赠在场的人!

那锦囊外面以宝石作饰,已经是极其名贵,第一个接到彩囊的人打开来一看,里面竟全是明珠宝石!光辉灿烂夺目,使大家的眼都直了!

苏加尔罕沉下脸道:“康丝罕公主,你在表决之前赠送大家珍宝是什么意思?”

康丝罕微然一笑道:“我第一次跟大家见面,完全是为了表示友谊!”

苏加尔罕道:“这是贿赂!”

康丝罕脸色也沉了下来道:“苏加尔罕族长,你说话可要有点分寸,你侮辱我没有关系,可不能侮辱在场的弟兄,难道你是说他们受贿吗?”

已经有三十多人接受了彩囊,心醉于其中的珍宝,自然舍不得放弃,因此大家都用不满的眼光看着苏加尔罕!

一个人居然公开发言道:“苏加尔罕酋长,你不仅侮辱了康丝罕公主的真诚,也侮辱了我们的荣誉,希望你立刻道歉收回那句话!”

其余的人也鼓掌起来叫道:“道歉,道歉……”

苏加尔罕见这些人都是支持自己的大部族酋长,唯恐群情激愤,对自己不利,连忙改口道:“我为那句失言道歉,可是康巴族并不富庶,康丝罕公主那里来的这么多珍宝,可以解释一下吗?”

康丝罕道:“大漠上的弟兄对于友情的赠予要追究来源吗?”

苏加尔罕道:“草原的子民是纯洁的河水,不接受不义的财富!”

康丝罕道:“这是我从一批劫掠我们的强盗那儿收回来的,这原是我们的财富,我取得后,为了不愿独享,遵照真主博爱兄弟的精神,分给大家,难道不应该吗?”

苏加尔罕没话说了,只有旋风牧场的几个人脸色铁青,俞士元看得心中微动,恰好康丝罕到他面前,同样也分给他一袋,还朝他微微一笑,他才看出来了!

这康丝罕公主根本就是宇文琼瑶的化装,那批随从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男的是俞忠和俞光!

女的则是薛娇娇、席锦霞,以及绿绫绿锦绿蚁绿影四女,彩轿旁边还站着一个回装女子,则是吴韵珊!

他们都装成了维吾尔人,巧夺天工,如果不是先看到了凌恽的易容而加以注意,断难发现他们的真正身分!

南彪似乎仍未觉察,问哈沙克道:“康巴族是属于哪一边的?”

哈沙克拿着一袋珠宝,眉开眼笑地道:“康巴族是个大族,有四万多人,可是他们并不属于哪一边,他们有固定的牧地,在回疆与西藏边境,他们的族人有一半是信奉喇嘛教的,所以他们的牧地别人也无法使用,他们从不干涉草原的事务,这还是第一次!”

南彪道:“我奇怪他们哪来这么多的财富!”

哈沙克道:“那就不清楚,他们的族人骁勇善战,与藏边的同族虽然不同信仰,却极为团结,谁也不去惹他们,我倒希望康丝罕公主会当选,至少她不会串通旋风牧场来剥削我们,另配牧地时,也公平一点!”

这时康丝罕已将珠宝分赠完毕,每人都有一份,连蓝梦蝶等人都不例外,蓝梦蝶接到手后,打开看了一看,脸色变为更难看了,与吴次仁窃窃私语!

苏加尔罕将接下的珠宝放在一边,表示心中的愤慨,可是其他人却欣然色喜,显然为财富打动了心。

康丝罕回到原地,用手一挥,从人抬着彩轿退下,只留下吴韵珊薛娇娇与席锦霞三人,苏加尔罕道:“她们都是女的!”

先前提名的康巴酋长立刻抗议道:“苏加尔罕兄弟,你实在老得连男女都分不清了!”

这话立刻引起一阵轰笑,因为他们这边虽有四个女子,仍有一个男人,苏加尔罕这句话显然又出了问题!

苏加尔罕窘得满脸通红,骆家雄忙道:“三名候选人都提名出来了,开始表决吧!”

康丝罕忙道:“不可以再提名吗?”

苏加尔罕道:“不可以!”

康丝罕道:“换人行不行呢?”

苏加尔罕一怔道:“以前从来没这规矩!”

康丝罕道:“如果提名的人有失众望呢?”

苏加尔罕叫道:“大家就不会支持他,他自己也应该退出!”

康丝罕道:“那么苏加尔罕族长应该自动退出了,我的堂兄康素明明是个男子汉,你却说我们全是女人,这种昏庸的人怎能担负领导我们的重任!”

康素跳起来叫道:“是啊,这对我是个严重的侮辱!”

在维族虽然男女平等,但也仅指贵族而言,普通将一个男子指为女人,就是严重的侮辱!

骆家雄站起来道:“根据草原上的规矩,可以用决斗来洗刷侮辱!”

康素道:“不错,我要求跟他决斗!”

骆家雄道:“我代表他接受挑战!”

康素一怔道:“你凭什么代表?”

骆家雄道:“苏加尔罕族长是我提名的,我负责他的一切行为,包括挑战决斗在内,你想如何决斗呢?”

康素用眼睛看向康丝罕,她笑盈盈地起立道:“是我提议要苏加尔罕退出的,我接受决斗!”

骆家雄一怔道:“你要出来决斗!”

康丝罕道:“不错,康素虽是我堂兄,在族中却是我的地位最高,你要找人挑战,也应该找我才对!”

骆家雄夷然道:“我拒绝,好男不同女斗,我胜了你也不光荣!”

康丝罕淡淡一笑道:“在这里可没有男女之分,你是旋风牧场场主,如果你拒绝决斗,就证明你们都是懦夫,你知道草原上对懦夫是如何处置的吗?”

哈沙克大叫道:“草原上没有懦夫的名字,族长大会中更不容许有懦夫,把他们全体赶出去,取消他们的席次!”

骆家雄愕然地向蓝梦蝶请示,一名回族酋长也在蓝梦蝶耳畔低语数言,大概是向他解释惯例!

蓝梦蝶笑笑道:“骆场主,你必须接受公主的决斗!”

骆家雄道:“我不怕决斗,但对一个女子……”

蓝梦蝶沉声道:“你既然不怕,还噜嗦什么!”

他们可能还没有看出宇文琼瑶的真正身分,故而蓝梦蝶一面说,一面做了个手势叫他即下杀手!

骆家雄道:“我是怕出手太重,伤了和气!”

苏加尔罕忙道:“这是公开的决斗,生死由命,不过康丝罕公主身分显贵,似乎不太方便,最好还是换个人!”

康丝罕道:“不必,我是一族之长,任何事都应该由我居先!”

苏加尔罕看出康丝罕已得人心,唯恐在表决时失败,巴不得除去这个劲敌,因此忙加以支持道:“既是公主这么说,骆场主就不必顾忌了!”

骆家雄得了暗示,放心地道:“公主,这是你自己要求的,万一我收手不住,伤害了公主,还请多多原谅,我们双方仍是好朋友!”

康丝罕笑道:“当然,决斗是我们两人的事,不管谁死谁生,我的族人绝不会记仇,草原上的兄弟姊妹仍是一家人!”

骆家雄一笑道:“公主要如何决斗呢?”

康丝罕道:“随便,我们主动挑战的,决斗方式由你作主!”

骆家雄道:“公主的勇气令我饮佩,对勇士我不敢冒渎,大家用兵器吧,我用的是狼牙棒,公主用什么呢?”

四击的牧民对康丝罕已深具好感,见骆家雄居然要以兵器决斗,齐声鼓噪起来,有的用维语,有的用汉语,都在骂他卑鄙!

有一两个年青的维族子弟竟然挺身而出,要代替她决斗,康丝罕笑着拒绝了,同时朗声道:“我是康巴族的族长,你们要代我决斗,是轻视我的族人,更轻视你们自己,难道草原上的女儿就不如人吗?”

这番话的挑拔作用很大,骆家雄究竟是个汉人,虽然一些大部族的人蒙受其惠,但恨他的人也不少,这一来增加了大家的仇视!

康丝罕鼓动群情成功,更火上加油地道:“我今天主动挑战,就是要为草原的儿女争一口气,旋风牧场自以为武功盖式,瞧不起其他的人,这场决斗,胜了是真神的恩庇,输了表现我们草原儿女的勇气。”

群情激动,齐声鼓掌,就连许多大部族的牧民也加入了。

苏加尔罕见状忙对骆家雄道:“我们辛辛苦苦在草原上建立起来的一点基础,今天全完了,这一战无论如何要胜过她。”

骆家雄道:“没有什么了不起,这个女子一定是俞士元拉出来的傀儡,解决她之后,我们便可重振威风。”

因为他们使用的苗峒的方言,大家都听不懂,只有南彪了解,忙低声告诉俞士元。

俞士元沉声说道:“此女不简单,只怕他们要栽个大跟头。”

南彪道:“你是说这个女的能胜?”

俞士元道:“就是蓝梦蝶出来也不见得胜。”

这时只见康丝罕抽出腰间的宝刀,寒光照眼,漫步出场,走到场子中心,向骆家雄作了个“请”式。

骆家雄手执狼牙棒,欠身道:“公主不必客气,比武就开始,照刀!”

说完,便抡起狼牙棒轻轻一拔,康丝罕劲力似乎不如,刀被荡开,可是刀锋过处,那棒上的利刺竟被削下四五枚,激飞过去,骆家雄本想趁势进招的,为了躲开康丝罕的攻势,忙抽身退后,不料她接连二刀又砍了过来!

骆家雄奋力再攻,连连出招,可是她的宝刀太利,每刀都能砍下几枚狼牙刺,骆家雄顿处于劣势之中。

过招不多时,狼牙棒已成了一柄秃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