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四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原来那狼牙棒上近百根利刺全在宝刀的利锋下被削折了,这个意外的事实,深深震惊了旋风牧场上的人。

当康丝罕乍出手时,用式并不惊奇,削折了狼牙刺是宝刀之故,狼牙刺飞向骆家雄,阻碍他进招也可能是巧合。

所以蓝梦蝶等人明知这康丝罕是俞士元拉出来的帮手,也没有付以太多的注意,注意的是康丝罕赠送的礼物。

那一袋袋的珠宝全是旋风牧场的库藏,是蓝梦蝶在漠上多年剥削回人或掠自各处异邦来的波斯胡贾。

因为在那个年代,中华文物尚为各地之冠,远邻只有波斯为大邦,波斯人善于经商,中华的丝织品尤为奇货。

很多波斯胡贾采集平地的奇珍异玩,取道大漠,到中华来变换丝织物,这是条必经之途,乃有丝路之称。

蓝梦蝶看准了这条财路,才选择旋风牧场作为根据地,经常化身为强徒,劫掠那批胡贾,以图暴利。

胡人属异族,又属私人经营,遇劫只有自承晦气,连告状没有人受理,同时这种事又不惊动人。

几年下来,旋风牧场库藏之丰,几乎出人意料,骆家雄在名义上虽是场主,库存多少无权知道。

那只有蓝梦蝶与吴次仁清楚,这些财货是他们用作席卷中原,称霸武林的基金,却不想会被康丝罕以这种方式散了出来。

有许多珠宝是较为特殊的,蓝梦蝶与吴次仁自然认得,因此他们才脸色很不自然,却认为是俞士元捣的鬼,趁他们与维族公开动手之际,偷偷下的手,前几天他们已发觉宝库失盗,为了面子,强忍住没有声张而已。

失物在康丝罕手中出现,他们益发认定俞士元故意在出他们的丑,心中暗恨,仍未对康丝罕作十分的注意,一心把目标放在俞士元身上。

直到十几个回合过去,他们才发觉情况有异,那康丝罕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武功之高,远出他们的想象。

因为骆家雄每次都被削断的刺,激射得东藏西藏,一直无法回手,后来的几枚利刺靠近握手,为兵刃所不及之处,却仍躲不过康丝罕的刀锋,这维族的女郎用招平凡,其实却神奇无比。

照动手的情形看,她要骆家雄的脑袋也是举手之劳,只是她故作迟缓而已,与她动手的骆家雄更是紧张!

蓝梦蝶低声用汉语道:“奇怪,这个女的年纪不大,武功却超凡入圣,其造诣不在宇文琼瑶之下,回人中怎会有此等高手!”

吴次仁也道:“我们就对康巴这一族不太清楚,知道有这么一个公主,却不知道她会武功,会不会是宇文琼瑶的化身?”

蓝梦蝶道:“不可能!易容之术,只及于发肤,却不能改变人的面貌轮廓,这高挺的鼻梁是无法改造的!”

吴次仁道:“鼻梁不会长高,人的眼睛却是可以欺骗的,如果把眼眶涂上一层淡青色,而鼻梁就显得高了!”

蓝梦蝶忽地一震道:“什么!有这种化装术吗?”

吴次仁道:“有的!我那个宝贝女儿有次嫌自己的鼻梁太低,研究出这一套手法,确实能使人难以分辨!”

蓝梦蝶不禁对决斗中的康丝罕细看了两眼,虽然她的身形不住地游移,仍然逃不过他敏锐目光的搜索!

过了一会,他才摇头道:“还是不像,她的鼻梁虽然有化妆的迹象,眼睛的蓝色却是天然的,我不相信这部分也能改变,还有,宇文琼瑶的身材较高,化装能使矮子变高,却不能使长人变矮,何况这维女的体态也比较瘦,那都是无法改装的!”

吴次仁也没话说,只得道:“可是维族中怎会有武功高手呢?”

蓝梦蝶道:“康巴一族居住藏回边境,藏边大雪山有许多密宗高手,他的武功极似密勒他呼的路子,一定是得到了密宗异人的传授了。”

俞士元等人隐约也听见了这番谈话,起先倒是耽心宇文琼瑶的身份被认了出来,可是听到最后,俞士元本人也有点怀疑了。

康丝罕起先看来有点像宇文琼瑶,此刻却越看越不像了,尤其是身材方面,宇文琼瑶丰腴了,也高多了!

正如蓝梦蝶所说,这两项是无法易形的,瘦削的腰肢还可以硬束,高身材总不能截下一段吧!

这时两个人斗得很激烈,骆家雄一支秃棒,反倒没有了阻碍,可以放手进攻,他力大无穷,舞得呼呼风生。有时一棒砸空深陷入地,四下俱震,地上立陷一个大坑,声势煞是惊人,使旁观的维人惊心不止!

可是康丝罕凭仗巧妙的身法,每每在间不容发的危机中躲闪开了,身如穿蝶,十分快捷!

决斗近六十回合,骆家雄杀得性起,忽而举棒横扫,更助以一声猛吼,如同雷鸣,康丝罕滚地避过。

骆家雄是存心要她的命,赶上前举棒又要砸下,可是康丝罕在地下低脸对他嫣然一笑!

这一笑使他迷惑了,任何人处在这种情况下,都只有惊惶失色,她怎么笑得出来呢?迟疑间手势一顿!

康丝罕就利用这刹那间的疏神,宝刀突出,寒光一闪,骆家雄双膝前血光顿冒,身子一屈,倒了下来!

康丝罕第二刀掠向他的手腕,刚好挑断了他的脉络,骆家雄的巨棒立刻丢开了,康丝罕立刻跳起来!

宝刀紧贴着他的脖子,脆声叱道:“不许动,否则你就没命了!”

草原上立刻掀起如雷的欢声,成千成万的人高呼着康丝罕的名字,还有人高叫道:“康丝罕公主万岁……”

维吾尔人不仅崇拜英雄,更为这一次难得胜利而起了疯狂的激动,这是草原儿女第一次以武功胜了汉人!何况被击败的对手还是驰名塞外的大力士,对任何一个维吾尔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光辉的日子!

包括与旋风牧场有交情的牧民在内,发出了由衷的欢呼,那些饱受旋风牧场欺凌的牧民更高声叫道:“杀死他!杀死他!”

根据草原决斗的规矩,胜利者是有权杀死对方的,那怕对方在弃械投降之后,杀之仍不为过!

这是牧民们培养勇敢决死精神的方法,对失败者不容情,才能养成人人奋不顾身,抵死作战的勇气!

可是康丝罕微微一笑,抽回了刀道:“你刚才曾经对我手下容情,我也饶你不死,回去吧!”

骆家雄仍是坐在地上,无法动弹!

吴次仁与蓝梦蝶同是出来,吴次仁皱眉道:“骆场主,你是怎么了?”

骆家雄苦着脸道:“大哥,我完了,我的腿筋跟一只手腕筋络都断了!”

蓝梦蝶低头审视一下他的伤势,抬头对康丝罕道:“公主下手太重了!”

康丝罕微笑道:“我不杀他已经够客气了!”

蓝梦蝶道:“倒是杀了他的好,此刻他也成了残废,生不如死!”

康丝罕笑道:“我只伤了他的筋,可没有伤他的骨,旋风牧场上有的是治伤圣葯,白獭髓可以续络生肌,他不会残废的!”

蓝梦蝶沉声道:“公主对我们有什么东西倒是很清楚!”

康丝罕避不作答,反而笑道:“要叫他不残废就得趁早,再耽误就来不及了!”

吴次仁抱起骆家雄慾退,蓝梦蝶知道:“等一下,我还有事情要问,公主一刀断筋,却能不及骨头,足见手法稳练,能请教公主学艺的门户吗?”

康丝罕笑道:“这个没有告诉你的必要吧!”

蓝梦蝶冷笑道:“公主不说,我也问得出来,骆老弟,你刚才明明可以继续进击,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反而予人可乘之机呢?”

骆家雄道:“我也不知道,她对我一笑,我就不忍下手了!”

吴次仁叹道:“性命交关之际,怎能存怜香惜玉之心……”

蓝梦蝶却冷笑道:“吴老弟!你这就错了,骆老弟从来不近女色,如何会有这种心情,他是受了一种奇功的暗算!”

吴次仁一怔道:“奇功的暗算?”

蓝梦蝶道:“不错!密宗有一种精神功,能以目光左右别人的意志,公主的武功,一定是源自密勒池畔……”

康丝罕笑笑道:“你懂倒不少,由你自己去猜吧,反正我不会告诉你!”

蓝梦蝶冷冷地道:“我曾经到过藏边,对密勒池的功夫知之甚详,公主如果想以这点技俩来制服我们,还差得太远!”

康丝罕笑道:“这位老先生说话真奇怪,我们无冤无仇,而且敝族与旋风牧场之间友谊颇深,我为什么要制服你们?”

蓝梦蝶语为之塞,一拱手道:“但愿如此!”

说完吴次仁相率退后,旋风牧场中立刻有人出来将骆家雄抬回去急救了,康丝罕笑道:“苏加尔罕族长,你的代表决斗失败,照规矩,你必须退出大会盟主的竞选,请你自己宣布吧!”

苏加尔罕脸色一阵激动,吴次仁在他耳畔低语一阵,显然有点激动,又低声问了几句,然后大声宣布道:“好,退出!”

康丝罕笑道:“那么就该再推出一名候选人来!”

四下康丝罕的呼声不绝,哈维娜起立道:“不必再麻烦了,康丝罕公主神勇无敌,是最理想的盟主人选,我想大家一致会拥护她的……”

此言一落,欢呼之声更烈,没有一个人反对!

苏加尔罕眼中含着凄惶的泪,颤抖着手,将一支代表盟主的权杖交给康丝罕,默然退回原座!

盟主的大局已定,哈沙洛迫不及待地道:“请盟主宣布今年的牧地分配!”

这是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康丝罕却笑道:“我没有想到会担任这个职务的,事前毫无准备,这个关系重大的问题,我不能仓猝宣布!”

苏加尔罕道:“盟主决定的事,我们一定服从,何必要考虑呢?”

他知道康丝罕执政,对本族的牧地一定不会再如往年理想了,唯恐夜长梦多,所以利用这个机会要求立作决定,因为他一族人数最多,康丝罕如果没有详尽的考虑,必然会以人数多寡作为分配的标准,他这一族还是不亏!

这个问题关系一族的生计,他的同族以及一些人数较多的部族首长也纷起促请,要求康丝罕立作决定!

哈维娜与哈沙等人自然是反对草率决定的,两派的人当场就起了争辩,双方大声叫嚷,喧闹不休!

康丝罕忽然一举权杖道:“盟主的决定大家都绝对能遵守吗?”

大家都静了一下来,哈维娜道:“当然!对盟主的决定,我们绝无异议!”

康丝罕笑道:“那我就作宣布了,我们康巴本族,还是保留已有的牧地,这个地区只有我们的习惯游牧,因此我不想改变!”

苏加尔罕道:“盟主可以换一块较好的牧地!”

康丝罕正色道:“不必!身为亲人的领袖,应该依正行事,对维族的兄弟姊妹一视同仁,不能为自己建立任何特权,更不能存有任何私……”

苏加尔罕脸色一红,低头不语。

康丝罕又道:“本族那一块牧区情形略异,只有我们才能适应,所以我才如此决定,否则我选会选更差的牧区!”

哈维娜敬佩地道:“盟主大公无私,太令人尊敬了!”

康丝罕笑道:“这是为领袖者应具的胸襟,希望以后选出的领袖,也能具备这种胸怀,哈维娜公主,我知你很能干,而且你对各处牧区的情形比较了解,现在我把分配牧地的权限交给你,由你去决定好了!”

此言一出,四下哗然,自然有很多人反对!

可是康丝罕高举权杖叫道:“大家别忘记了,这是我的决定,我相信哈维娜公主必能有一个公平合理的分配,不许你们再多说了!”

众人虽然安静了下来,却还有人愤愤不平。

哈维娜大感意外,顿了一顿才道:“盟主,照目前的牧区,永远也无法分得公平的,因为有些地方太富足,养任何一族都有余,有些地区太贫困,养任何一族都不足……”

康丝罕笑道:“你能想到这一点,足见你对这方面很有研究,牧地可以重新划分的,我赋予你这个权限!”

哈维娜想了一下,才从身边摸出一张羊皮地图道:“我曾经为了要求公平合理的生活,草拟了一份牧地划分的计划,假如按照这个计划,我相信每一个人都能在真主的恩宠之下,使草原的子民滋生繁荣,请盟主过目一下,再作指示!”

康丝罕笑道:“不必!你就宣读好了,如果有人反对,我们再提出商量的讨论,我对大漠牧地的情形不够了解,看了也不懂?”

于是哈维娜朗声诵读,因为用的是维语,俞士元等人都听不懂,但他从各人的表情上,看出并无不满之意!

哈维娜读完后又补充道:“照这个分配,大家都可以过合理的生活了,当然我们牧地是有限的,几年之后,可能因为人口的增加,又会有不够的现象,但草原上可发展的地域还是很广大,我们仍须努力,去开辟更广大的牧场!”

康丝罕笑笑道:“这个计划好极了,今年就照此实行,不过我们还有许多必需品是自己无法生产的,以前都是靠旋风牧场的供应,由于没有人竞争,他们乘机剥削了我们许多的血汗,现在我以盟主的身份,公开宣布,今后停止跟他们的交易!”

蓝梦蝶跳了起来叫道:“什么?”

康丝罕沉下脸道:“这是我们的私事,跟你没有关系!”

蓝梦蝶道:“事关本牧场的利益,就有关系了!”

苏加尔罕道:“盟主!旋风牧场是我们唯一的交易对象……”

康丝罕道:“没有的事,我并不反对跟他们作交易,但必须公平,否则我们可以与塞内的汉商另订合约,由大家公开竞争!”

蓝梦蝶冷笑道:“我不相信别人敢到漠地来作生意?”

康丝罕也冷笑道:“这位老先生,请你认清楚一点,草原是我们牧人的天下,我是牧人们新选出的领袖,你应该对我客气些!”

蓝梦蝶愠然怒道:“我又不是你们维吾尔人,为什么要对你客气?”

康丝罕好似就为了要他说这句话,连忙沉声道:“你既然不把我们维吾尔人当作同族的兄弟,又凭什么坐在这里参加酋长的集会,现在我限令你们退出去!”

蓝梦蝶的态度显然已触犯了众怒,各部族的酋长也跟着鼓噪起来,大家都纷纷高叫着:“出去!滚出去!”

蓝梦蝶脸色气得焦黄,可是他颇为阴沉,朝苏加尔罕一施眼色,苏加尔罕连忙摆摆手,止住大家的鼓噪道:“各位兄弟,蓝老大一向是我们的朋友,今天态度变得这么不友善是有原因的,请大家听我说出道理!”

众人静了下来,苏加尔罕这才转向康丝罕道:“盟主,今天你送给各位的礼物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康丝罕笑了一下道:“我不是说过了,是从一批流寇手里夺下来的!”

苏加尔汉冷笑道:“蓝老大却认出这是旋风牧场的财货!”

众人都是一怔,吴次仁道:“每位的礼物中都有一个颈圈,是用黄金作底,镶上宝石的,在金圈上镌了一个旋字,作为表记……”

众人又忙着翻出颈圈,看了一下,默不作声!

吴次仁又笑道:“现在请大家拿起颈圈,上面最大的一颗宝石是活动的,拿下那颗宝石,还有更明显的证据!”

俞士元手头也有一枚颈圈,连忙摘下宝石,但见颈圈底上镌着一列回文,乃请旁边的沙哈洛译成汉文,那意思是:赠给亲爱的兄弟!

“这批颈圈是旋风牧场为了答谢各位多年的友情,特地备来送给各位的,没想到在三天前被人偷掉了,今天突然在康丝罕公主手中出现,虽然同样也是送给了各位,但意义却不同了,这怪不得蓝老大生气!”

苏加尔罕笑迷迷地道:“康丝公主,你虽然当选了盟主,却也不能窃盗兄弟的财富,尤其是拿来转送给大家,侮辱了牧人的荣誉!”

众人都作声不得,只有康丝罕微笑道:“你们都相信我是盗贼吗?”

吴次仁道:“我相信康丝罕公主不会做盗贼的,这一定是受了姦人的陷害,也许是流寇偷窃了这批珠宝,又被公主裁获了……”

他不愿意开罪牧民,以破坏多年的建树,所以立刻转圆,同时还想将责任归咎到俞士元头上,乃继续道:“旋风牧场一向是各位的朋友,却另有一批汉人想挑拔离间我们的感情,前些日子,本场有一队商队被人劫走了财货,那批人将劫来的财货,以极低的代价,卖给一部份牧人兄弟,意在讨好各位……”

众人把眼睛看向俞士元,康丝罕却道:“别的事不谈,先说这批珠宝,大家是否认为是我偷窃来的?”

苏加尔罕道:“证据确实,盟主不必替那些姦人掩饰了……”

康丝罕冷笑道:“我得到这批财宝后,特别请了一批金匠,制成了一个项圈,那些字是我叫他们镌刻上去的……”

吴次仁立刻叫道:“胡说,那怎么会有旋风牧场的标记!”

康丝罕冷笑道:“那批金匠做完工作后,居然不收酬,连夜偷逃了,我十分奇怪,连忙出去追索,终于追到了一个,经过审问之下,才知道这批金匠都是旋风牧场派出来的,故意利用这个方法,陷我为盗贼,想挑起我们的不和!”

吴次仁冷笑道:“公主这个说法太难令人相信了!”

康丝罕冷笑道:“我了解到你们的阴谋,故意不说破,等你们自己承认了,我再揭穿你们的姦计,现在我再提出更确切的证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