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四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俞士元道:“旋风牧场不会发觉吗?”

吴韵珊笑道:“大概不会,你再也猜不到她藏身何处!”

俞士元笑道:“要我猜的话,一猜准着,她必定是藏身在宝库里!”

宇文琼瑶愕然道:“你怎么知道的?”

俞士元道:“只有那个地方才藏得住!”

吴韵珊道:“那里只有蓝梦蝶与我父亲才能进入,藏身其间,倒是万无一失,不过你怎么会猜到是那里的?”

俞士元道:“如果不是进入他们的宝库,怎能把他们的珠宝拿出来送给大家,今天你们玩的这一手太高明了,差点没把蓝梦蝶气得昏过去!”

吴韵珊笑道:“这一点要归功于宇文小姐了,她居然能摸进牧场的宝库,反正这些珍宝也是从牧人的身上剥削下来的,慷他人之慨,还给牧人们也是应该的!”

宇文琼瑶笑道:“不过还是吴小姐居功较多,如果不是她发现那些项圈上的刻字,临时找人加工多刻了两行,我们还是弄巧成拙,反而替他们做了人情,我把这批珍宝运出来,就没有想到他们原是准备送人的!”

俞士元道:“韵珊,你怎么会想到这一层上去的?”

吴韵珊道:“那要归功于你的启示,你抢了黄九度的那批货物,分赠给一部份回人部族,引起了旋风牧场的恐慌,才想到用珠饰项圈贿赠各族酋长,收拢人心,我见到那一批项圈数目很多,形式相同,引起了好奇,仔细研究后,才发现宝石下面的刻字,来个将计就计,本来我是打算用别的方法去激起回民对他们的反感,有了这批项圈,我就省事多了!”

俞士元望了她一眼,沉声道:“韵珊,原来你准备用什么方法?”

吴韵珊自觉失言,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想不到宇文琼瑶抢着道:“那是我的主意,旋风牧场利用沙维娜送了两条毒蛇来陷害你们,结果反被你们识破,我就跟踪她回到帐篷里,刺杀了她的父亲沙哈克,准备嫁祸于旋风牧场,使得他们失去了支援……”

俞士元道:“这么做太不对了!”

宇文琼瑶道:“这也许是卑鄙一点,但总比蓝梦蝶的手段好得多,他原来打算引动维人来与你们作对,到时候你们是抵抗的好,还是束手被杀的好?我刺杀了沙哈克之后,情群激愤,旋风牧场虽然鼓动了一部份人,但另一部份人因为衔恨旋风牧场,一定会声援你们,势将引起激战,才打消了这个计划,沙哈克被刺的消息,旋风

牧场昨夜就知道了,有些酋长还跟骆家雄吵了起来,蓝梦蝶也弄不清是谁下的手!”

俞士元道:“他自己没有这个意思,自然会想到是别人嫁祸!”

宇文琼瑶笑道:“可惜他有口难辩,因为送毒蛇的那个家伙是他派出来的,他刚回到牧场,还来不及开口,就被我用箭射杀了,我还命一个维人前去报告说是那家伙行的凶,弄得蓝梦蝶有苦说不出……”

俞士元轻声一叹,宇文琼瑶冷笑道:“俞帮主,要跟蓝梦蝶斗,你就不能太讲仁道,你要光明,他偏使弄阴谋,吃亏的一定是你!”

薛娇娇也道:“这话不错,跟他们斗,只有诡计对诡计,我说句不中听的话,如果没有吴小姐,你们不知要吃多少亏呢!”

俞士元闭口无言。宇文琼瑶道:“走吧,时间拖得越久,旋风牧场的准备越充分,对我们越不利,趁他们忙碌的时候我们去抢个先机!”

康丝罕站了起来,准备出发,俞士元道:“公主,把你也拖累进来,真是于心不安!”

康丝罕却笑道:“那里的话,我这次领队前来,途遇盗劫,差一点全军覆灭,幸亏宇文小姐解围,为了报恩,我也应该的,何况各位又帮助我的同族,摆脱了旋风牧场的控制,化除了我们族人的宿怨,更蒙宇文小姐抬高了本族的地位,我为各位尽点力,又算得了什么?”

俞士元道:“大漠中的盗寇如此猖撅吗?”

康丝罕道:“以前从来不敢如此大胆的,这次也不知从那儿钻出一伙流贼,人高马壮,个个武功精强,我们的骑士简直不是敌手,幸亏宇文小姐及时赶来,才把他们击退了!”

俞士元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康丝罕道:“十多天前,我是那个时候才认识宇文小姐的!”

俞士元想想道:“不会是旋风牧场的人吧!”

康丝罕道:“那倒不会,旋风牧场对我们倒很客气,有时还派人保护我们呢?这批流贼好像是从外地来的!”

吴韵珊连连对他示眼色,俞士元才明白了,那批流贼一定是宇文琼瑶另遣的绿林人物,多半还是白居仁的部属!那时蓝梦蝶等人也没有到达牧场,防备较疏,宇文琼瑶等人才可以混迹在牧民之中,不知不觉地接近牧扬!

而且她们所选的路线也很绝,康丝罕这一族是从藏边交界处过来的,蓝梦蝶也不会怀疑到这方面去!

他心中开始暗暗地感叹,天生奇才,都钟在这批女孩子身上去了,像吴韵珊,宇文琼瑶等人,的确都很了不起。

想到这里,他忽然有点感激凌无咎了,假如他不拒婚吴韵珊而与他们父女合作的话,以吴韵珊的才智,再加上蓝梦蝶,席卷天下并非难事,整个武林也不知会演变成什么样子,自己这个丐帮也不知会遭到什么命运了!

康丝罕已经准备出发了,大家也就停止了说话,随着她一起来到帐外,虽然没有多远,大家还是准备了马匹!

宇文琼瑶把自己的另两位侍女绿影与绿蚁,派去保护康丝罕的安全,因此这两人还是维人的装束!

俞忠背负着俞士元的铜锤,俞光替南彪肩着巨斧,只有他们二人步行,因为马匹载不动这个重量。

康丝罕与宇文琼瑶夹着俞士元居首,南彪与薛娇娇夹着吴韵珊紧随,后面则是丐帮的几个长老!

这一战不在人多,恶战随时会发生,每一个人都必须具备单独突围决战的能力,所以求才选精!

一行人不到三十,却强过千百雄狮,浩浩荡荡的来到旋风牧场之前,那是一座类似城堡的建筑!

沙漠中建材难求,骆家雄却不惜重资,运来大批的树杆,围成了栅栏,栅栏间是一堵沙墙!

黄沙筑墙是很难的,他用糯米浆调入沙中,又粘又实,高约三丈,宽有丈许,再用木栅作为基柱!

绕墙引疏勃河水,挖了一道宽有两丈余的深沟,仅有大门前架一座吊桥可通,固若金汤!

门楼上高扯着旋风牧场的大旗,声势显赫,众人来到桥前,见吊桥并没有放下,乃由凌恽高呼道:“康丝罕公主到!”

城楼上探出苗疆红花峒主郝赤连的身子,看了一眼后,神情似乎一震,又等了很久,才通令放下吊桥!

蓝梦蝶与吴次仁亲自率了一队健汉出迎,那些健汉个个身材彪勇,神气十足!

蓝梦蝶将康丝罕与宇文琼瑶也看了两眼才笑道:“吴老弟,我说是两个人吧,你偏不信,现在怎么说!”

吴次仁道:“蝶老判事自然不会有错,可是我很难相信回族中也会有武林高手,康巴一族,我知之甚详,从没有人会武!”

宇文琼瑶微笑道:“这次你可弄错了,康丝罕是我的师姊,钱老师挑选下一任武林监督人时,先选中了她,后来因为她父亲垂老多病,必须留在本族领导族人,才又找到了我……”

蓝梦蝶道:“武林监督人不会有两个的!”

宇文琼瑶道:“胡说,你与蓝化鲲怎么同时担任的!”

蓝梦蝶道:“正因为我们兄弟不和,化鲲才规定武林监督人只选一个,所以易静之与钱笑吾都没有双份了!”

宇文琼瑶笑道:“我们并不算双份,康丝罕只想留在回疆,永为她的族人效力,武林监督人的工作,由我一肩担承!”

蓝梦蝶神色微变了一变,但仍笑道:“多一个人也没有关系,我们并不在乎,俞帮主,刚才在会场上我不便招呼,现在不妨事了,阁下率众远来,有何见教吗?”

俞士元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我的来意你十分清楚!”

蓝梦蝶道:“我清楚是一回事,你说你的,经过你亲口宣布后,我才能作数,更可以决定接待的方式!”

宇文琼瑶道:“俞帮主的来意跟我一样,知道你利用此处作为根据地,培植羽翼,不利于武林,我们来对付你的!”

蓝梦蝶哈哈一笑道:“二位不是对头冤家吗,什么时候结成同盟了?”

俞士元正色道:“我与宇文小姐只是观念上的不同,大家好商量,你的一切作为却危及整个武林,所以必须清除!”

宇文琼瑶道:“在这一点上我们的意见并不相左……”

蓝梦蝶笑道:“公主,你是局外人,何必又插进来凑热闹呢?”

康丝罕道:“钱老师教过我武功,宇文小姐跟我有同门之谊,我应该帮她的忙,再说你们鱼肉我的同族,我也不能坐视!”

蓝梦蝶道:“公主这话从何说起,旋风牧场对贵族贡献良多!”

康丝罕道:“我所指的同族乃指草原上全体牧民而言,你们卖好一部份人,剥削大部份人,造成我们全族离心……”

蓝梦蝶道:“公主现在是大会盟主,应该将目光放远一点,如果跟旋风牧场作对,对你们全体都很不利!”

康丝罕怒道:“回族的子民绝不怕威胁的,草原是我们世代相居的家园,绝不容外人侵占,所以我必须驱逐你们离境!”

蓝梦蝶威胁道:“那样只怕会在草原上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康丝罕不为所动道:“我不怕,为了抵制外侮,我们不在乎牺牲,我可以号召所有的战士,将旋风牧场踏为平地!”

蓝梦蝶冷笑道:“你为什么不试试看呢?”

康丝罕道:“我会试的,我已经告诉沙维娜,如果日落的时候我还不回去,维吾尔的骑士将漫山遍野而来!”

蓝梦蝶冷冷地道:“你现在仗着这些人才不在乎,到了日落的时候,你就会改变主意了,到时我会放你一个人单独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再作决定!”

宇文琼瑶冷笑道:“你是说除了康丝罕之外,我们都回不去了?”

蓝梦蝶冷笑道:“在中原是你们的势力,我都不在乎,到了这个地方,自然更不怕你们了,强龙不压地头蛇,你们都是聪明人,怎么会笨得想不到这一点,千里迢迢,远远地赶到大漠上送死!“

宇文琼瑶冷笑道:“你别把自己看成多了不起,你这旋风牧场我不知出入多少遍了,连你视为最隐密的宝库,我还不是出入自如!”

蓝梦蝶怒道:“这是你最卑劣的行为,堂堂武林监督人,居然会做出鼠窃的行迳了!”

康丝罕道:“拿走你的窖藏的是我,这些财产原是你从我们的族人身上剥削来的,我拿来还给族人,有什么不对!”

蓝梦蝶冷笑道:“公主,我念在与回族多年的友谊,所以才对你特别客气,你既然要跟他们扯在一起,可怪不得我了!”

康丝罕道:“我是来追索杀死沙哈克族长的凶手,你把人交出来!”

蓝梦蝶道:“凶手我已经访查确实了,这件事并非我的主意,是一个手下自作聪明,我可以把人交给你!”

康丝罕道:“我才信呢,你随便杀个人意图塞责,根本就是你的主谋,我只找你算帐,捉你去抵命!”

蓝梦蝶冷笑道:“我知道这件事很难撇清,所以并没有杀死那个凶手,留个活口给你去审问,你见到那个凶手,问清楚了再归罪于我也还不迟!”

宇文琼瑶冷笑道:“你手下多的是死士,交出个代罪的并不困难!”

蓝梦蝶冷冷地道:“这个人并不是我的手下!”

俞士元忙问道:“是谁?”

蓝梦蝶笑道:“进去一看就知道了,你们要解决问题,也不能站在门口吧,吴老弟,咱们先进去,随他们来不来!”

说着与吴次仁回头走了,众人在门口迟疑片刻!

宇文琼瑶道:“进去就进去,那怕是龙潭虎穴,我们也得闯一闯!”

领先策马前进,大家也只好跟着,门内占地极广,搭了不少帐篷,也有很多石块建成的屋子。

蓝梦蝶等人走向一所高大的石屋,宇文琼瑶紧跟在后面,到了屋前,蓝梦蝶回头笑了一下道:“这里是刑堂兼作囚屋,凶手就关在里面,各位有胆子,就不妨下马人内一观,我保证绝不暗算你们!”

俞士元望望宇文琼瑶,她略作沉思道:“这所房子我没有到过,不知道是什么?”

绿影低声道:“旋风牧场内机关密布,步步设营,不过易老夫人已潜伏在内,如果有问题,她会警告我们的!”

宇文琼瑶道:“老人家没有示警,大概没什么,进去再说!”

大家都下了马,吴韵珊比较谨慎道:“别都进去了,留一半人在外面,万一有警,也好多个接应,否则都陷人了埋伏,连个援手都没有!”

俞士元点头认为有理,吴韵珊道:“最好宇文小姐留在外面,由俞相公陪公主及我三个人进去,这个地方不过是个起始……”

宇文琼瑶道:“那不行,任何地方我都要去见识一下,而且我对此地的情况较熟,差不多的埋伏机关,我都看得出来!”

吴韵珊道:“那也好,我就不进去了,绿影她们也留在外面!”

宇文琼瑶又抢先走了,俞士元与康丝罕随行,凌恽俞忠紧随,一个要为俞士元拿兵器,一个是居中与外连络!

到了里面,吴次仁一个人在那儿,屋内阴沉沉的,遍设各种刑具,一大堆熊熊炭火,烧着烙铁!

吴次仁见他们来了,沉声喝道:“把人带出来!”

两名赤着上身的健汉,由屋后抬出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过来,丢在地下,吴次仁朝他们喝道:“准备烙铁,如果再不说实话,就重重烫上去!”

那二人各执一根烙红的铁棒,吴次仁这才笑道:“你们可以问了!”

这名囚人脸上都被烙得处处是伤,早已奄奄一息!

俞士元走上去,仔细看了一下,宇文琼瑶也要过来,俞士元连忙回身将她拦住,同时推她回头道:“没什么可问的,那人已不能说话了!”

宇文琼瑶道:“看也没关系!”

俞士元低声道:“人是你杀的,这凶手根本是假的,还问什么呢?”

宇文琼瑶硬抢过去,看了一下,回头对俞忠道:“打死她!”

俞士元道:“为什么呢,给韵珊看看,也许还能救!”

宇文琼瑶眼中含着泪水道:“不必,他们的手段太狠了,把她的四肢都弄成残废,双目刺瞎,一身重伤,活着反而痛苦!”

俞士元想了一下,突然伸指戮向那人的死穴。

宇文琼瑶伸手拦住了道:“你干什么?”

俞士元道:“易前辈生机既无,就给她一个了断吧!”

宇文琼瑶含泪道:“他们在她身上还施了最惨酷的制穴手法,这是我们武林监督人的独门手法,你点她的死穴,不但杀不了她,反而会加重她的痛苦,叫你的人给她一锤,打得血肉不分,才是最痛快的死法,否则你就是割下她的脑袋,她也要挨上两个时辰的痛苦,才会慢慢死去!”

俞士元愕然道:“割下脑袋还知道痛苦?”

宇文琼瑶冷冷地道:“武林监督人不是好当的,就是要找死,也没有痛痛快快的,我是不忍心下手,你帮个忙好吧!”

俞士元颓然长叹,朝俞忠打了个手势!

俞忠一锤下去,上半身血肉模糊,成了一片血浆,那下半身还在颤动不止,宇文琼瑶凄声叫道:“再补一下,一点都不要剩!”

俞忠只得再击一锤,将整个人击成肉浆!

宇文琼瑶厉声问道:“是谁下的手?”

吴次仁狞笑道:“自然是蝶老才能制得住她,宝库失窃后,蝶老想到她必然藏身其中,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她,旋风牧场的东西,哪有这么容易就偷走的!”

宇文琼瑶切齿道:“我抓到那老贼,一定要千倍还诸其身!”

吴次仁笑道:“只怕你自己也难逃这个遭遇!”

宇文琼瑶挺剑上冲,两名健汉挥动烙棒挡住,宇文琼瑶一剑砍翻一个,俞忠手起锤落,打烂了另一个。

吴次仁哈哈大笑,由屋后退走了。

宇文琼瑶还要去追,俞士元拦住道:“他们道路熟,你不能单身涉险,还是跟大家合在一起,再去找他们吧,何况你要找的是蓝梦蝶!”

康丝罕被目前的惨状吓得脸也白了,连忙道:“宇文小姐,我们出去吧,这儿吓死人了!”

宇文琼瑶含泪朝她看了一眼,然后用手捧起糟成一团的残尸,投入炉中,对着滋滋冒起的黑烟含泪说道:“监督人,您一向是个豁达的人,常恨生死太平凡,现在您得到这种死法,可以无憾了,您也一向是个定不住的人,常感死后,只能占地三尺,永有一隅,现在您化身青烟,随天风而飘散,遗下的尘灰,将可跟着千万匹草原的战马,布满整个沙漠,总算又如了您的愿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