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五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俞士元听得凄楚,闻言一怔道:“字文小姐,你打算把牧野的回族也牵进战局?”

宇文琼瑶拜拜起立道:“没有你的事,监督人的生死付之天命,连我都不想替他老人家报仇,怎么会牵涉别人呢?”

俞士元更愕道:“不报仇,就这么算了?”

宇文琼瑶道:“怎么会算了,扫荡梦蝶及手下的群邪是我的责任,并不是为了报仇,公主,我对你有一个要求!”

康丝罕道:“小姐尽管说好了,你不但是我们一族的恩人,整个草原,也蒙受你的恩赐很多,我们会毫无考虑的支持你!”

宇文琼瑶豪笑道:“我要求的事很简单,并不要你们帮忙厮杀,我只要击败旋风牧场后,麻烦你的同族,将此处踏为平地!”

康丝罕道:“那自然没问题,就是要我们帮忙厮杀也是应该的!”

宇文琼瑶摇摇头道:“厮杀用不着你们,等你把人马召集前来,这儿已经没一个活的敌人,凭我一枝剑,这点人还不够杀的!”

说着昂头大步出了门,俞士元见她神智似乎有点迷乱,连忙跟了出来,吴韵珊率众布阵,将整座屋子都围了起来。

见了宇文琼瑶,迎上问道:“里面的情形如何?”

宇文琼瑶摇摇头冷淡地道:“没什么,有一名俘虏,已经被我杀死了!”

吴韵珊低声道:“是我们这边的人吗?”

宇文琼瑶摇头道:“你怎么知道的?”

吴韵珊道:“听蓝梦蝶的话,我已经想到了,所以才不叫你进去,可是你不肯留在外面,我想你还撑得住,绿影她们,我坚持不要她们进去,我们处境极险,一定要控制住自己,否则自乱章法,有害而无益!”

宇文琼瑶淡淡地道:“你太过虑了,我训练的人都已经看惯了生死,没有什么丢不开的,蓝梦蝶跟你父亲呢?”

吴韵珊道:“我没有看到他们出来,但他们都在另一所石屋前现身,想必地下隧道相通,他们早撤退了!”

宇文琼瑶问道:“哪一所屋子?”

吴韵珊用手遥指几十丈前,宇文琼瑶朝俞忠道:“这位大哥,请你把通向此间的地道截断!”

俞忠会意,举锤在两屋之间猛击,却毫无迹象,只是把沙地击出一些深坑而已,俞士元道:“把锤给我,让我来吧!”

俞忠捧上双锤,俞士元接在手中,运足劲力,朝石屋的墙上击去,轰然巨响中,整面石墙坍了下来!

他又走向另一面,击坍了另一道石墙,全间石屋坍倒下来,尘土冲天,俞士元用脚在地下点了几下!

然后走到一个位置,猛力一顿,沙地立陷,现出十几丈长,丈许长的一道深沟,俞士元将隧道震塌了!

他两锤一脚,表现出惊人的神力,将牧场中遥远观望的一些人吓得脸色大变,倒塌的屋子与深沟中爬出几个人!

他们都是蓝梦蝶预伏的狙击手,每人手执长弓,背插箭囊,形相狼狈不堪,宇文琼瑶一声轻啸,剑随身进!

就像是一股疾风,那些人还没有摸清是怎么回事,一个个已身首异处,宇文琼瑶还要去追杀深沟中爬出来的人。

弓弦震处,那六七个人全为长箭透胸而过,扑倒在沙尘中,字文琼瑶回头一看,却是康丝罕出的手。

乃走回来笑道:“公主这一手很高明呀!”

康丝罕低声道:“你为我吹嘘了半天,我也得表现一下才能叫人相信,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而弓箭又是我的特长!”

俞士元道:“这些人都具有武功底子,公主箭无虚发是很了不起!”

康丝罕低声道:“这是吴小姐教我的,她说这些人刚从沙堆中出来,耳目为沙雾所迷,正是猎取建威的最佳目标!”

俞士元朝吴韵珊看了一眼,似乎怪她杀戳太过!

吴韵珊笑道:“我必须如此,既然要把公主捧成与你们齐名的高手,不能光靠口上吹嘘,这是个立威的机会!”

俞士元默然了,吴韵珊又道:“这批箭手是蓝梦蝶用来狙击你们之用,手法一定很卓绝,如果不消除,对大家的威胁都很大!”

俞士元轻叹道:“你总是有理由的,可是你别忘了,牧场上的箭手不止这几个,如果对方照样施为,我们又怎么办?”

吴韵珊笑道:“不必担心,蓝梦蝶被公主的一轮神射吓糊涂了,脑筋还没有转过来,他一定会立刻撤退箭手,以保全实力!”

果然对面的石屋中号角长鸣,四周隐蔽处退下许多手挽强弓的健汉,飞快地往石屋处集中!

吴韵珊笑道:“你看如何?把我们集中在一块孤立无隐蔽的空地上,用箭手密集射击是最佳的策略,可是他们放弃了!”

俞士元道:“我们可以退到石屋里去呀,他并没有预料到我们会毁坏石屋,这个办法并不见得管用呢?”

吴韵珊道:“他是将石屋留给我们作撤退之用,所以才备下十几名箭手,以便里外夹攻,你破坏石屋是他们万没想到的事!”

俞士元忽然道:“蓝梦蝶并不太笨,很快就会想到那些箭手被杀是出了慌乱所致,可能会再行布阵,我们立刻抢夺据点!”

吴韵珊道:“我早就分配好了,你看人手不是到指定的地方去了吗?”

俞士元这才发现他分散在四处的下属都占据一个有利的位置,每个都带了一面盾牌,一具劲弩!

弩是比弓较小的射器,用机簧发矢,而且还可以连发,箭小而质重,射程比弓还远,丐帮所持的机弩是铁胎的,劲道更急,只是机劲特强,寻常人拉不动,在这批武功好手们说来,倒是没多大问题!

他不禁一叹道:“韵珊,你真有未卜先知之能吗?”

吴韵珊道:“我一看地形,就知道对方必然会用箭攻,立作应变的打算;你毁屋之举,恰好配合我的想象布局!”

俞士元道:“可是你怎么会叫他们预携盾弩的?”

吴韵珊笑道:“在沙漠拒敌,弓弩是最好的利器,盾为防身所必须,远在出发以前,我就叫四哥暗下备妥了!”

凌恽道:“吴小姐说这是帮主的命令,属下以为帮主已经知道了,所以未曾禀报,尚祈帮主恕罪……”

吴韵珊笑道:“帮主日理万机,不能每件事都想到,好在这是有备无患的事,我作主代为策备一下,与你有什么关系!”

俞士元知道凌恽着急的是没有向自己请示,就误认为韵珊的策划是出于自己的授意。乃笑道:“凌长老,这次西行,我请韵珊代我策划一切细节,像这种事,她有权决定,我知不知道都没有关系,而且你转告大家一声,以后韵珊的话,就等于我的话,大家必须贯彻执行无误!”

凌恽应了一声,却又有点踌躇,吴韵珊笑道:“当然比较重大的决策,还是要帮主亲自决定的,我的话如果与帮主的指令相背,仍是以帮主的指令为尊!”

俞士元笑道:“不会有那种情形的,现在我亲得你的筹划比我周详得多,以后连我也接受你的指挥,由你一人发令好了!”

宇文琼瑶也道:“吴小姐,你能预测易监督人身遭不幸,足见料事如神,这次荡邪之举,完全以你为尊,我也听受指挥!”

吴韵珊一愕道:“那我怎么敢当呢?”

字文琼瑶道:“那没有什么不敢当的,第一是你的才智令人信服,第二我们的行动必须一致,我与俞帮主是两个团体的负责人,谁也不便听谁的,由你统一指探,大家都没话说,当然这只是沙漠为限,此间事了后,我们又恢复敌对地位……”

吴韵珊笑笑道:“那我暂时僭越一下了!”

宇文琼瑶道:“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吴韵珊笑道:“蓝梦蝶还没有发现我们的部署,他想通之后,一定会后悔撤退箭手的决定,可能会卷土重来一次,我们等着吧!”

俞士元道:“他又不是暗子,难道会看不出吗!”

康丝罕道:“吴小姐,沙漠上作战我比较熟悉,你的守势还有缺点,布防的人太少,四方都有空隙!”

吴韵珊道:“公主请示一下!”

康丝罕蹲在地下,画了一幅略图,指出几个地方,为守者所不及,而对攻者有利的据点!

吴韵珊道:“公主果然是行家,只是告诉我太迟,怕来不及补救了!”

康丝罕道:“现在还来得及,赶快调人补充上去就行!”

吴韵珊道:“对方已经出去了,而且这是他们的地盘,人超出我们许多,我们不能困守拒敌,必须要主动出击才行!”

康丝罕见对方的箭手又蛇行反扑,乃叹道:“旋风牧场的人也是老沙漠,果然针对着我们的缺点进攻了,现在只有冒险进击,冲破他们的阵势!”

吴韵珊道:“我也是这个主意,宇文小姐与相公打头阵,冲向那栋石屋,南天王与薛大姐留下保护我们两人,其余的跟着冲锋,尽量消灭对方的狙击手,冲到石屋后,再散凶击,才可以掩护我们分散的人集中进行到石屋会合!”

由于事机紧迫,俞士元再也不敢耽误,招呼了宇文琼瑶立即进扑,其余人员分散,只有俞忠俞光凌恽三人跟着!

蓝梦蝶等人只在石屋门口现了一下身,立刻就隐入不见了,门口留着疏疏落落的几个人!

俞士元道:“宇文小姐,小心一点,可能有诈!”

宇文琼瑶道:“我晓得,可是不争取到这一个据点,所有的人都在威胁中,再危险也得硬闯一下,让我一个人先试试!”

说着身形进扑更急,石屋还有六七丈时,突然有人发了一声暗号,石屋前的沙地上冒出了三排箭手!每排虽然只有十个人,却个个都是,前排半跪,后箭排站立,二十张弓齐发箭急如蝗,劲射而至!

宇文琼瑶虽有防备,却不料人会从地底冒出,长剑连拔,怎奈对方箭势太猛,劲力又强!

她的腿上挨了一箭,身子微侧,俞士元从后赶到,双锤急舞,才算替她挡住了,宇文琼瑶咬牙拔箭,脸色微变道:“不好,这是毒箭!”

忍住痛,挺剑再冲过去剑光飞绕,第一排十名箭手全数了帐,第二排的箭手由于来不及发箭,就用长弓作兵器,跟她斗起来,这十个人武功不弱,居然挡住了她的急攻,将她围在核心,无法再冲前一步。

末排的十名从容不乱,长箭连发,挡住了俞士元等四人。

寸步难移,而宇文琼瑶却因腿上的箭毒发作,气力不继,被一个家伙长弓击中腰部,跌倒在地!

有四五支长弓攻到,想将她毙于弓下,俞士元见事态紧急,铜锤抛了出来,疾如电闪,势如奔雷!

因为他的铜锤柄上有环,连以蛟筋,可以当流星锤施展,筋长丈余,急风声中,至少有六个人脑碎血溅,两个人的长弓被震脱了手,另两个人吓得退后,那后排十名箭手畏惧他的流星飞锤,也退入石屋中了!

屋中有四个小窗,他们在窗中发箭,阻止俞士元追逼,俞士元将铜锤交给俞忠,急声吩咐道:“挡住飞箭!”

弯臂伸手将宇文琼瑶拉了起来问道:“宇文小姐,你怎么样了?”

宇文琼瑶叫道:“别管我,杀进屋里去!”

俞士元见她中箭的伤口已流出黑血,也不避嫌疑,伸手撕破她的裤腿,低头用嘴凑上伤处,往外吮吸!

吸一口吐一口,十几口后,伤处血才转为红色,他由身边取出那柄消铁如泥的短刃,沉声道:“伤口周围的肉色也变黑了,必须立刻剜掉,你忍住点疼,不要挣动,这匕首很快,割断腿骨就麻烦!”

用刀锋刺人伤口,四周一转,动作极其俐落,差不多挖了有巴掌大一块,黑肉才尽,他收起匕首道:“大概不要紧了,韵珊身边有葯,我送你急救去!”

他剜肉之际,宇文琼瑶尽量忍住痛楚,动都不动,直到她见俞士元伸手要去抱她,才急了道:“我自己能回去,你们继续进攻!”

俞士元道:“那可不行,这一箭幸亏在腿上,如果你在挨了一箭,中在要紧的部位,连救治都没法子了!”

不由分说,强将她抱了起来,俞忠俞光凌恽三人在后掩护遮拦急箭,总算慢慢地退出了,长箭的射程!

宇文琼瑶先前还挣扎,慢慢变得柔顺了,轻叹道:“为了我一个人,你放弃了一个到手的据点,将大家都陷入危境,这值得吗?现在他们又重新布阵了!”

俞士元头也不回地道:“抢到了石屋,对方可以重新合围,也是困守在一地,有什么好处呢,还是保全实力要紧!”

宇文琼瑶道:“我受伤成了残废,反而会成为累赘!”

俞士元笑笑道:“没有的事,伤口的毒已去尽,敷葯裹创之后,你立刻可以再战,现在可我们损失不起你这样一个高手!”

慢慢退回到吴韵珊那边,薛娇娇与康丝罕忙把宇文琼瑶接了下来,吴韵珊上前检视一下伤口道:“这箭上含的毒很厉害,幸亏相公措置得当,立即吸出毒血,割去腐肉,稍微耽误一下,命就保不住了!”

说着取出葯瓶,为她敷上创口,又撕破衣襟,包扎停当,宇文琼瑶跳起来,抢起剑又要进扑!

吴韵珊道:“宇文小姐,你等一下,现在去太迟了,他们已经把箭手补充好了,刚才你们能全身而退已经很不容易!”

宇文琼瑶见到石屋前密排箭手,足足有五六十人之多,想起先前的凶危,不禁颓然若丧。吴韵珊道:“这些人不是普通箭手,个个都经严格训练,弓强五石,普通人根本拉不动,所以才能伤到你!”

俞士元道:“我也试出来了,刚才如果不是小姐逞勇急进,杀死了第一排,缠住第二排,我才能解决一半,那就太危险了,光是这三十名箭手,就能把我们全部射死在当场,算起来还是小姐救了我们!”

宇文琼瑶长声一叹,目中流下泪来道:“你别替我解嘲了,经此一战,我才知道自己差得太多,我这条命是你救的,以后再也不能与你作对,武林监督人的事业,只好到我这一代为止了!”

俞士元惊喜交集地道:“是真的?”

字文琼瑶擦擦眼泪道:“这还能假的了,武林监督人技镇天下,几时像我这么狼狈过,在君山折于吴小姐之手,在沙漠上又丢了这么一个大人,我还有脸以天下第一自嘲吗?”

吴韵珊笑道:“宇文小姐,你也别气馁,争不争天下第一还是小事,剪除蓝梦蝶才是第一要务,还要靠你大力支助呢!”

宇文琼瑶道:“那当然,为了我这一箭之仇,为了易监察人的惨死,我与蓝梦蝶势不两立,非将他碎尸万段不可!”

康丝罕忽然叫道:“吴小姐,我指出的缺点叫你立刻填补,那时还来得及,现在可真的迟了,他们已经开始进攻了!”

果然另三面的箭手又密密进围,而且都采取在可攻而不受攻的有利位置,丐帮的人虽然也据险反攻!

可是一来射技不如对方精良,二来人数不足,面积又广,无法守住每一个缺口,已然有几个人被狙杀了!

薛娇娇急道:“如果外围失守,我们处境更危险了,南兄,我们要冲出去,阻止他们进逼过来,再耽误就更迟了!”

南彪道:“洒家不会射箭,只有靠钢斧砍得一个是一个!”

薛娇娇道:“我用暗器替你殿后,你在前面开路!”

南彪抡斧就要出去,吴韵珊道:“二位请等一下!”

吴韵珊笑道:“牧场人手约在两百之众,个个都精于射技,这相当可怕,好在已经消灭了五分之一,再消灭一份,就不足为患了,山人自有安排,二位请稍安勿躁!”

两人只好等待,对方逼得更近,丐帮人伤亡也更多,除了几大长老外,只剩下十几个弟子,零星作战,三面合围,足足有近百名箭手迫近,长箭已能射到他们身前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