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五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情况愈来愈危急,俞士元与南彪等所有会武功的人,都忙着用兵器拨开长箭,俞士元也沉不住气了道:“韵珊,假如你没有别的安排,就得准备突围了,这样下去可不是事,丐帮的门下已死伤过半了!”

吴韵珊轻轻一叹道:“等他们再逼近一两丈,我可以悉数歼灭他们,可是我们的牺牲也将更大,只好留他们一条活路!”

说完用手帕往上一举,敌阵中突然冒出六条人影,一手持盾,一手执剑,像六团旋风,所滚之处,就是一片血光进现!

众人定睛看去,才发现是宇文琼瑶手下四绿与席锦霞雷法尊六人,分成三路,两人一组,各据一方。

他们埋伏的地方正在敌后,几处最隐密之所,也是康丝罕所指最不利的位置,现在却变成对方的弱点了!

这六人眼见己方伤之惨重,蹩得也很急了,得到攻击的号令后,手下毫不容情,见敌就杀!

对方的阵脚立乱,每个人都忙于逃命,顾不得再放箭了,一时只见人影奔窜,可是那六个人据于敌后,其肯容他们逃走,手起剑落,非死即伤。

吴韵珊道:“南大哥,现在你可以放手大砍一通了,这时可不能存仁慈之心,砍一个,我们就少一层阻碍!”

南彪见猎心喜,狂吼一声,运斧疾出,薛娇娇追随而出,俞忠拿了俞士元一柄锤跟俞光也杀了出去!

宇文琼瑶早就加入战团,只有俞土元与凌恽还留着保护吴韵珊与康丝罕,牧场上惨呼之声不绝!

蓝梦蝶与吴次仁似乎已经离开了现场,得到急报后,才匆匆地赶了回来,见状连忙鸣号撤兵!

等石屋前发出令号后,那批人才敢向石屋处退去,可是已寥寥无几,连同石屋中的人数,不到六十人了!

他顿脚大骂主持逻守的祁赤连道:“你为什么不早点发令撤退!”

祁赤连惶然道:“蝶老吩咐过不准退后的,我怕他们撤退时,对方追过来,连这个据点也守不住了,所以才不敢擅专!”

蓝梦蝶怒吼道:“废物,废物,你难道自己一点主意也不能拿,非事事向我请示不可,你知道训练这些人费了我多大心血,两百多人,个个都练成武功高手,凭这个班底,我席卷天下都有余,却被你一下折损了大半……”

祁赤连低头不敢答话,一旁的屠万夫道:“蝶老,这不能怪祁兄,是你对他不相信,一定要他事事遵令而行,何况你就在附近,他更不敢自专了!”

蓝梦蝶道:“事急从权,他连这点随机应变的能力都没有,叫我如何信任他呢?至少他不能眼看着那批人受屠杀呀!”

屠万夫道:“这还是要怪蝶老太过谨慎,既然坐拥大批高手,拼命力战也能消灭对方,何必要用箭呢?”

蓝梦蝶道:“来人俱非庸手,我就是为了避免牺牲,才不让他们近身接触,想不到反而会死亡更多,我真想不透,这批人就是单打独斗,也不至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消灭过半,难道对方里另暗藏有高手不成!”

屠万夫道:“就是那几个,只是对方的战略高明,再加上蝶老的措置失当,才招致如此惨的败绩!”

蓝梦蝶诧然道:“我什么地方措置失当了?”

屠万夫道:“蝶老第一失着是将对方估计过高,已经有了第一重布置,又忙着分身去准备第二道布置,未能亲身镇压,以至事起仓猝时,指挥无人……”

蓝梦蝶道:“事实证明我的顾虚并非绝对无因,这第一重箭手绝对无法制服来人,为万全计,第二道布置实属必要!”

屠万夫笑道:“不然,宇文琼瑶曾经为十个人围攻击倒,证明对方并不可畏,那时蝶老如果在场坐镇,及时加以援,对方很可能已悉数成擒了。”

蓝梦蝶道:“我想不透的就是这一点,十个人能击败宇文琼瑶,百余人却被对方杀得狼狈奔逃,对方合起来,也凑不满五个宇文琼瑶那等高手。”

屠万夫笑道:“那是蝶老将对方看得太高,不叫我们的人以力拼斗,使他们失却志,等到长箭无效,他们只顾逃命,根本想不到力战保全,自然只有听人屠杀了!”

蓝梦蝶沉思片刻才道:“对,这全是我的失策,屠兄,平时你不言不语,我倒看不出你深精谋略,否则早就该多多借重了!”

屠万夫笑道:“我是个大草包,那里懂得这些,完全是小女分析给我听的,我再照样说一遍,转告蝶老而已!”

蓝梦蝶道:“这么说来,令媛倒是个奇才了!“

屠万夫轻轻一叹道:“小女虽有点小聪明,她自承不如对方,因为她并不能识破对方的计划,只能事后分析成败之因果,仍是迟人一步!”

蓝梦蝶叹道:“那总比我们强多了,我们连失败了,道原因何在,其不更惨,令媛还有什么建议没有?”

屠万夫看了吴次仁一眼道:“小女说对方最可虑的人是吴兄的令嫒,我们的精心布置,费时良久,她来到此地片刻,就立刻能找出破绽,此女不除,我们的处境实在堪虑!”

吴次仁也道:“我早就说过了,韵珊那鬼丫头诡计多端,蝶老却始终不在意,认为妇孺之辈,不足挂齿……”

蓝梦蝶轻轻一叹道:“我始终难以相信一个女孩子会有多大作为,经过这几次失败的教训后,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肤浅!”

屠万夫道:“好在我们还有六七十人,实力比对方强出数倍,用心应付,还不至太吃亏,但是蝶老可不能再轻率从事了!”

蓝梦蝶道:“我晓得了,以后一定谨慎,但最好把令媛请过来,借重她的智慧,洞察敌我之情况,以作应付之策!”

屠万夫道:“小女说当面斗智,她自承不如吴韵珊,所以留后作部署,请蝶老先行应付,万一不行,撤至第二道防线后,整个由她来对付!”

蓝梦蝶想想道:“也好,今天解决不了他们,就放弃这块地方,我们可以重头再来过,对耗下去,时间对我们还是有利的。”

屠万夫笑道:“小女也是这个意思,以前是蝶老求成之心太切,才成为众矢之的,今天果不成功,我们应该退据中原,在江湖中各门派之间掀起波潮,促成对方孤立,再慢慢个别击破他们,小女以为使宇文琼瑶与俞士元联手是最大的失策,他们本来是对立的姿态,如果我们帮助俞士元,先把武林监督人的组织瓦解了,再来对付俞士元,现在大局已定矣!”

蓝梦蝶笑道:“上一回当,学一次乖,现在再开始也不迟,再说我们也不算完全失败,蓝化鲲、易静之、钱笑吾三个扎手人物已次第解决,光剩下几个年青人,到底好对付多了!”

于是他们又得意地相视大笑起来。

在对面,吴韵珊已将人手召集,丐帮的门下死伤逾半,仅剩下几个长老与几名弟子,总共不到二十人。

俞士元脸上充满了悲愤与哀戚,吴韵珊道:“相公!对这些人的死伤,我是要负全部责任的,因为我是有计划将他们排在遭杀戳的位置,以诱敌深入!”

雷法尊道:“这怪不得吴小姐,如果没有他们的牺牲,便换不到这场胜利,如果不消灭这么多的敌人,我们全体都是保不住了!”

俞士元道:“可是不能叫他们糊涂的送死呀!”

席锦霞道:“没有!吴小姐事前已经告诉过他们了,他们是自动愿意担任前驱的,因为这是唯一死里求生的机会!”

俞士元道:“韵珊!你事前已经告诉他们将遭遇到的危险吗?”

吴韵珊戚然道:“当然说过了,相公!你以为我对丐帮的弟兄生死漠不关心吗?如果我能替得了他们,我绝无顾虑……”

俞士元忙道:“你别多心,只要你事前对他们说过,我就安心了,丐帮没有贪生怕死之徒,他们跟我来到塞外,就存了必死之心,我只要他们在未死之前,明白自己的一死有多大的价值,就对得起他们了!”

大家都默然了,康丝罕道:“吴小姐,现在我才真正佩服你的布局,原来我所指出的缺点,你早有安排了,这一仗胜得真漂亮!”吴韵珊黯然道:“我倒并不认为胜利,不管敌人死亡多于我们十倍,我们的人有一个损失,我就认为是失败!”

康丝罕道:“兵阵交锋,死伤在所难免!”

吴韵珊凄然叹道:“旋风牧场的人多半出于胁迫之下卖命,丐帮的弟兄却是本着忠义之心而效死,他们的人可以无限制的补充,我们损失一个就少一个,算起来还是我们吃亏的大!”

宇文琼瑶道:“那倒不能这样计较,蓝梦蝶训练这批人,花了十几年的心血,一下子损耗大半,他心痛的程度尤甚于你我,我觉得就算我们全数毕命于此,他损耗这么多人手,要想竟其席卷武林的野心,至少又得晚几年了……”

俞士元心中十分烦燥地叫道:“现在且别谈论胜负成果,蓝梦蝶还在等着我们,该如何应付,我们必须先有个腹案!”

宇文琼瑶道:“吴小姐是总指挥,我一切都听她的!”

吴韵珊苦笑道:“现在我倒是没主张了,蓝梦蝶自引陆阵,可能是准备力拼了,这点我是一窍不通,还是由你们去决定吧!”

宇文琼瑶举目遥望,果然看见蓝梦蝶、吴次仁、祁赤连与屠万夫等一批高手,全部站在屋前,乃道:“拼就拼吧,杀一个是一个,这是唯一的办法!”

说着挺剑直进,吴韵珊忙道:“宇文小姐,你的腿伤可不能再用力了!”

宇文琼瑶低声道:“我必须撑着,我们这边的实力你是清楚的,康丝罕只能摆摆样子,能够力战的只有我与俞帮主,如果我现示出受伤的样,光靠俞帮主一人绝难支撑大局!”

吴韵珊道:“你说他们那里还有一个高手是谁?”

宇文琼瑶道:“此人还没有露面,是个中年人,我没有见过他,是易静之告诉我的,她说这个人的武功并不在蓝梦蝶之下!”

吴韵珊道:“易夫人怎么知道他的武功呢?”

宇文琼瑶道:“她见到那人在空屋中练剑,剑气可以透到墙外,她不敢惊动那人,赶快地走了,照此人的功力,我恐怕不是敌手!”

吴韵珊又问道:“俞相公能敌过那人吗?”

宇文琼瑶道:“我不知道,俞士元的功力究竟到什么程度,我实在弄不清楚,不过用他的两柄锤,绝对不是那人的敌手!”

吴韵珊一怔道:“只看一眼就可以测知胜负强弱吗?”

吴文琼瑶道:“是的,常在武功上研练的人有这种把握,一出手就能知道深浅,正如一个老练的卖肉屠夫,一刀下来,就能切出所要的斤量!”

吴韵珊道:“我也不知道俞士元的实力如何,但是我知道他最擅长的是那两柄锤,因为使惯重兵器的人绝对在轻兵器上有成就的!”

宇文琼瑶道:“可是他的剑法相当高明!”

吴韵珊道:“那是他故作姿态,剑精于勤,他很少用剑,就是会几手,也是唬唬人的,他的剑术绝不会比你高明!”

宇文琼瑶微感失望地道:“那就不能太指望他了,原先我还以为他另有所长……”

吴韵珊笑笑道:“你也不必太着急,我认为你对他双锤的能力估计可能有错误,这两柄锤重逾千斤,在他手中并不当会事!”

宇文琼瑶摇头道:“对方能运剑气透过石墙,就不是力所能拒的!”

吴韵珊笑道:“我明白,功力到了那个境界,攻击的力量就不是一个个小点而是整个的面,如光照穴,无微不至!”

宇文琼瑶道:“对了,剑气所至,如排山倒海而来,俞士元纵有拔山神力,却也不能将双锤舞得风雨不透,总有挡不住的地万!”

吴韵珊笑道:“我不懂武功,但是我知道一个最浅显的道理,那人的剑气是在剑上发出来的,就像是在斗室中点一支蜡烛,烛火不过盈寸,光却可达全室,这个比喻对不对?”

宇文琼瑶道:“对极了,就是这么回事!”

吴韵珊道:“那就行了,我用最简单的方法,就算我不会武功,也能拒住他的剑气而不为所伤,更别说你们会武功的人了!”

宇文琼瑶道:“你用什么办法?除非是用毒!”

吴韵珊摇头道:“那恐怕不行,我用毒已出了名,人人对我都有了戒心,不会再上我的当了,我的方法是十分简单的!”

宇文琼瑶急道:“究竟是什么方法呢?”

吴韵珊道:“剑气既同烛光,越远所及的范围越大,如果距离得近,一个巴掌就能掩去它的全部光辉!”

宇文琼瑶一怔道:“你是说贴身而搏?”

吴韵珊道:“正是这个方法,只要你不给他足够的距离,剑气再强也无从发挥,想透这个道理,剑气又何足惜!”

宇文琼瑶沉思片刻才道:“对,妙极了,吴小姐,我真佩服你了,你虽然不懂武功,可是你的见解知识却远甚于任何高手!”

吴韵珊笑道:“你别捧我,这个道理虽玄,却不止我一个人想到,因此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可能还不容易!”

宇文琼瑶忙道:“还有谁会想到呢?”

“蓝梦蝶!”

宇文琼瑶一怔道:“他怎么会想到这一层呢?”

吴韵珊笑笑道:“如你所云,那个人的武功应该高于你们任何一人,却仍然要受蓝梦蝶的节制,必然是蓝梦蝶想到了制他之策……”

宇文琼瑶点头道:“不错!这么说来,蓝梦蝶不会给我们近身搏斗的机会了!”

吴韵珊道:“蓝梦蝶不把那个人排出来,可能就是怕我们看出虚实,留作必要时一击,我们既然知道了,就不会上他的当,表面上不动声色,等那个人出现时,由我来应付好了!”

宇文琼瑶道:“你怎么行,虽然你知其所短,但还不是轻易可应付的!”

吴韵珊笑道:“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但还要靠你合作,现在我们慢慢走过去,瞧蓝梦蝶这狐狸摆出什么花样景来!”

二人徐步领先而行,余人紧紧随后,来到石屋前两丈之处,才站住脚步,蓝梦蝶已怒不可抑,厉声道:“宇文琼瑶,俞士元,你们简直太欺人大甚,我在这儿已经远远的躲开你们,你们竟追到塞外来,杀死我这么多人!”

宇文琼瑶冷冷一笑道:“蓝老贼,这种废话不必说,你一日不死,天下一日不得安宁,我们不能等你慢慢养成气候……”

蓝梦蝶怒声道:“你别以为我真怕你们……”

宇文琼瑶道:“当然你不怕,否则你早就夹紧尾巴逃了,可是我们也不怕你,今天纵然不能叫你授首,至少也要把你的党羽剪除干净!”

蓝梦蝶冷冷一笑,又朝俞士元道:“姓俞的,你以仁义为标榜,可是你率领手下,在我的牧场上乱杀无辜,看看那满地残尸,你居心安否?”

俞士元庄容道:“我只看见我丐帮有几十个弟兄遭受屠杀!”

蓝梦蝶叫道:“你才死了二十几个人,我的伤亡数倍于你!”

俞士元朗声道:“你的这些手下根本不能算人,他们在你的胁制之下,已经成了行尸走肉,只是你行凶的工具而已!”

蓝梦蝶怒叫道:“放屁,难道他们不是血肉之躯!”

俞士元道:“不是,我在岳阳曾经捉住一个,他宁死也不肯投降,我问他原因,他说出不但本身受了你的毒葯的禁制,连他的家人妻子,也都被你制为人质,你用这种方法来驱策他们卖命,怎么还能把他们当人看待,所以我抱定宗旨,凡是你手下的人,我绝不放过一个!”

蓝梦蝶赫赫冷笑,朝手下那些人道:“你们都听见了,今天你们除了力战求胜外,就没有活路了,所以你们别无选择地,只有拼死一战!”

俞士元道:“这并不能怪我们太狠,是你不给他们活路的,我想他们并不是心甘情愿地跟着你,只是无力解脱而已!”

那些人脸上虽无表情,眼睛里却闪着仇恨的火光。

吴次仁见情形不对,连忙道:“蝶老,讲这些干什么,还是解决目前的问题要紧!”  

俞士元道:“目前的问题很好解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战在所难免,问题是你准备采取什么方式,是群殴还是单斗!”

蓝梦蝶道:“论实力还是我们强,单打独斗岂不是太便宜你们了!”

吴韵珊笑道:“讲群殴你们更吃亏,刚才你们的人数多出我们十倍,一场混战下来,你们何曾占到便宜:”蓝梦蝶切齿道:“刚才是我失策,用弓箭进攻,才中了你这妖女的圈套,现在我们改变策略了,群殴而独斗,我的人并不逊于你们!”

蓝梦蝶道:“我不相信,你们这边除了几个有限的高手以外,单打独斗,大家都差不多,五个对一个,我们还是占先!”

吴韵珊顿了顿接道:“你不妨试试看!”

蓝梦蝶一挥手,他手下的人各执兵刃,准备合围。

吴韵珊却道:“我们却不跟你们群殴,丐帮的人布成方阵,只守不攻,俞相公,宇文小姐,公主,你们三人在外围游击截杀!”她一声令下,阵势立刻布就,康丝罕装做地道:“我斗蓝梦蝶!”

字文琼瑶笑道:“我对付吴次仁!”

俞士元道:“你们把高手都抢去了,我干什么呢?”

吴韵珊道:“其余的人都是你的对象,凭你的双锤,不到半个时辰,这几十个人全数可以解决了,岂不轻松!”

蓝梦蝶听得脸色大变,连忙挥手解散了合围之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