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五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吴次仁不解道:“蝶老,为什么好好的又变卦了呢?”

蓝梦蝶怒道:“你那个该死的女儿太可恶了,这种战法我们太吃亏,除了你我,谁也挡不住俞士元的两柄铜锤!”

吴次仁道:“我们是少了一个能绊住俞士元的人,要不要把……”

蓝梦蝶连忙道:“不行,你少说话!”

吴次仁道:“那又怎么办呢?”

蓝梦蝶想了一下才道:“在我们的地盘上,株守对我们有利,唯一的办法是个别击服,先把几个狠狠的解决了再说!”

说完将人手又调配了一下道:“大家按照我分配的位置散开,对方的方阵一散,你们就分头攻上,各占各的方位,认清对象,不得轻动!”

那五六十人立刻分成十几处,据守要点,丐帮这边每一个人都有四五人监视着,吴次仁又调集了四名箭手,各据一方,长矢控弦吩咐道:“你们一有机会就射杀那个妖女!”

他所指的是吴韵珊,绿绫等四女见情况严重,只得各据一方,为她严密戒备,这一来吴韵珊顿陷劣势!

蓝梦蝶哈哈大笑道:“妖女,这下子可制住你了!”

吴韵珊仍是从容地笑道:“未必见得,我要化解你这阵势不过举手之势!”

蓝梦蝶不信道:“你试试看!”

吴韵珊道:“俞光,你出来先把那四个箭手解决了!”

俞光应了一声,滚身跳出防阵,蓝梦蝶叫道:“祁峒主,拦住这小鬼!”

祁赤连一摆长矛,吴韵珊轻推南彪,他会意举斧直出,搭上祁赤连,展开狠斗,屠万夫连忙挥动铁塔助阵!

俞忠大吼一声,捞起俞士元的:—柄铜锤接上拼斗,这四人都是大力士,一交上手,战得十分激烈!

俞光道:“吴小姐,这种精采的打斗难得一见,你就让我看看吧,那四名箭手回头再解决,包在我身上就是了!”

吴韵珊笑了一下,也不去理他,转而观战。

场中四人势均力敌,战来十分精采,四般兵器碰触时,不但发出震耳的声响,更冒出蓬蓬火星!

脚下是沙地,身影移动,劲风卷起阵阵沙雾,人影在沙雾里翻转,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南彪与祁赤连秋色平分,两个人都是天神般的身材,也都是长兵器,战来格外精采,因为他们一个回合过后,就得拉到适当距离,回头冲前再度交锋,所以位置变动很大,战场也越拉越宽!

俞忠与屠万夫的兵器较短,接触也较为密切,不过力士拼斗,较力的成分比较技多,他们的招式也是以对方的兵器为对象,一心想震脱对方的兵器,很少对身体攻击,可是凶险尤有过之!因为他们的兵器都是重家伙,一旦脱手,对方的兵器掉压下来,势必粉身碎骨,所以格外惊心动魄!交战有时,屠万夫凶勇虽不在俞忠之下,他的铁塔却不如俞忠的铜锤质地坚实,经过几十下猛砸猛碰后,渐渐声音不对了!

由叮丁叮当当,变为破哑笃笃之声,已有显明裂痕,而且屠万夫年事较长,耐力也比不上俞忠!

蓝梦蝶连忙道:“吴兄,老屠恐怕不行了,你招呼着点!”

话犹未毕,当然一声巨响,铁塔神屠万夫的手中只剩半截铁塔,另半截飞出老远,俞忠的大锤仍是急砸而下!

吴次仁身形急进,居然用一只单手,硬托住了那一锤,另一双只在他的手背上一敲道:“拿过来!”

轻而易举地将铜锤夺到了手,反手击向俞忠!

斜里人影又闪,却是俞士元飞身而进,举起手中的大锤朝那一柄锤上击去,当然如雷震中!

吴次仁敌不过俞士元的神力,铜锤脱手。

他还怕俞士元趁势反击,连忙跳了开去。

可是俞士元只弯腰拾起铜锤笑笑道:“这东西是一对,落了单就不好使用了,所以我必须收回!”

因为这一边战况紧张,南彪与祁赤连自动歇了手,专神看这边的战况变化,南彪哈哈大笑道:“吴次仁,你自负勇力盖世,想跟俞老弟争天下第一勇力的头衔,这下子较出高低,你该死心了!”

吴次仁满脸愧色,低头退回原地道:“天下第一勇士,未必就是天下第一高手!”

俞士元笑道:“这一点我同意,可是你连天下第一勇士都没指望了,更别想争天下第一高手的名位了!”

吴次仁道:“我并不作天下第一人想,但也轮不到你!”

宇文琼瑶笑道:“难道会轮到蓝梦蝶不成?”

蓝梦蝶微微一笑道:“你是天下第一剑手,俞士元是天下第一勇士,这两项我都不如,可是天下第一高手,我却不甘后人!”

宇文琼瑶微笑道:“凭什么?”

蓝梦蝶道:“凭我比你们多一点脑筋,今天你们绝对逃不出我的重重布置,等我把你们两人解决之后,天下第一高手就坐稳了!”

宇文琼瑶道:“论脑筋你也差得远,吴小姐就强你百倍!”

蓝梦蝶笑道:“这一点我也承认,只可惜你们这三个人各居一项,我却集智、技、力而一身,当然比你们强了!”

宇文琼瑶冷笑道:“俞帮主的力你领教过了,吴小姐的智你还没有领教彻底,你还有什么鬼把戏,趁早使出来吧!”

蓝梦蝶笑道:“不必,我目前这个阵势就可以活活困死你们!”

宇文琼瑶冷笑一声道:“你还在做梦呢,吴小姐,你把他的梦摧醒吧!”

吴韵珊微微一笑道:“宇文小姐的性子太急了,让他多高兴一下,再兜头浇他一盆冷水,说不定就会活活气死他,岂不少了麻烦!”

宇文琼瑶笑道:“这个老家伙是千年王八成精,火候很深,修养很好,气死他是不可能,只有逼得他走投无路,活活困死他!”

吴韵珊笑了一下,然后道:“战阵结束的太快了,我还不知薛大姐得手了没有?”

薛娇娇在远处叫道:“得手了,六十四个人,六十四枚摧魂针,一个不漏!”

蓝梦蝶失声惊道:“她什么时候溜出去的?”

宇文琼瑶道:“在战况最紧凑的时候,薛寨主号称展翅大鹏,轻身功夫之佳,的确出入意外,如果她不是从我面前经过,连我也不会发现她偷偷地离开,你们这些肉眼凡胎,当然更不会看见了!”

蓝梦蝶等人大惊失色,俞士元忙问道:“韵珊,你把这些人都杀死了!”

吴韵珊道:“主意是我出的,还亏得薛大姐那种绝妙身手,才能在不知不觉间将他们悉数了帐,所以功劳还是薛大姐的!”

俞士元戚然道:“这太残忍了!”

吴韵珊道:“俞相公,是你自己说的,这批家伙已是行尸走向,既无法劝化,又无法解救,我不杀人,人必杀我……”

俞士元叹道:“话是不错,但用这种手段杀死他们似乎太残忍了!”

吴韵珊正色道:“相公的意思是要在公平的决斗不搏杀他们才算光明正大,要知道他们的武功都不弱,先前能够得手是蓝梦蝶用错了方法,只叫他们以长箭进攻,丧失了斗志,才折损了一大批人,如果认真动手,除了几个人之外,其余的人恐怕都难免一死,我虽然不是丐帮的人,可是你将丐帮的继任掌门之职委托给我,我自然要尽心尽力,保存丐帮精英!”

席锦霞忙道:“帮主有过这个打算吗?”

俞士元道:“是的,我如有不测,你们就听吴小姐的!”

丐帮诸长老交换了一下眼色,雷法尊道:“帮主神勇盖世,如果不免于难,则证明敌势太强,非武力可抗,只有靠吴小姐的无边智慧来保全一脉门户了,属下以为帮主的决定十分正确。”

丐帮自凌恽降为八结长老后,只有雷法尊的地位最高,他出头支持,其他人自然没话说。

而且事实证明,吴韵珊所表现的一切也足以使人敬服。

蓝梦蝶、祁赤连连看了一眼道:“祁峒主,你去看看那些人还有没有救?”

吴韵珊笑道:“不必看,薛大姐的摧魂钉已经是摧命符,我再帮她用毒葯淬练了一遍,这批人早上枉死城去报到了!”

蓝梦蝶不信道:“他们死了怎么不倒下来!”

吴韵珊笑道:“那是薛大姐手法精妙,一针透人死穴,把他们不知不觉地送到了黄泉,连姿势都没有变动一点!”

祁赤连走到最近的五六人处,用手一推,那五六人互相碰撞倒地,祁赤连看了一遍,抬头道:“全部是孔穴上中暗器,伤口发红,血色变黄!”

蓝梦蝶叫道:“别碰他们,小心你也沾上了毒!”

祁赤连吓得连忙退后了,吴韵珊笑道:“你倒识货!居然知道是什么毒?”

蓝梦蝶切齿道:“我多年心血,训练了这两百多个手下,悉数毁在你这妖女手中,我一定要把你粉身碎骨以雪此恨!”

吴韵珊微笑道:“可是你为人心胸之狠,你不说为他们报仇,却只为自己泄恨,你何尝把他们当作人看待!”

蓝梦蝶厉瞪了她一眼,双脚一蹬,退人屋中,吴次仁跟着进去,祁赤连与屠万夫也急急忙忙地退人屋中!

门口只留下几个持刃坚守!

吴韵珊道:“你们还等在这儿找死不成?”

一个中年汉子叹道:“吴小姐,你是明白人,我们都身受禁制,不为蝶老效力,就是死路一条,所以我们别无选择!”

吴韵珊道:“你们的职责是什么?”

那人道:“我是奉命坚守门户,阻止各位进入!”

吴韵珊道:“凭你们几个人守得了吗!”

那人苦笑道:“自然守不住,可是我们只要耽误各位片刻,让蝶老等人从容撤退,就算达成任务了!”

吴韵珊道:“蓝梦蝶这样对你们,你们还肯为他卖命?”

那个人叹道:“如果死在各位手中,不过一刀之苦,如果落在蝶老手中,连死都不能痛快,我们是没有办法!”

吴韵珊笑道:“如果我能把你们身上的禁制解除了呢?”

那人道:“这是不可能的!”

吴韵珊笑道:“如果你们是受了毒葯的禁制,绝对难不住我,如果武功手法,宇文小姐和俞帮主也绝对能解!”

那人道:“毒葯与手法兼而有之,而且受禁制者并不仅我们一人!”

吴韵珊道:“我知道,你们的家属妻小都受禁制,我要救你们,当然是一齐救,而且是在驱除蓝梦蝶之后,使你们再无威胁!”

那人顿了一顿,吴韵珊朝后一指道:“这六十几个人除了前面的几个,我叫薛大姐下手处死以彰耳目外,其余的都是受了麻葯的迷酒,并未杀死,我将他们*醉,是不忍心你们受人驱策而冤枉送死,在*醉的状态下,他们一切的机能活动都会静止,体内的毒葯也不会发作,等我安顿下来,再慢慢研究替他们解毒!”

那人一怔道:“是真的吗?”

吴韵珊笑道:“我要杀死你们也易如反掌,何必要骗你们呢,再说回头你们可以去检查,就知道我所言不虚!”

那人屈膝下跪道:“吴小姐,只要你真能救我们,我们会终身感激你的!”

吴韵珊笑笑道:“我们并不以杀戮为乐事,这样做也是为了安心,你倒不必客气,起来吧,我还有事告诉你!”

那人爬起来道:“小姐有何吩咐!”

吴韵珊问道:“你们牧场上,还有多少人受禁制而未死的?”

那人道:“眷属有两百多人,都集中在西北角上,至于我们有职司的,大概还有四十多人分布各处!”

吴韵珊取出一个小包道:“这里面有一瓶葯末,只要闻上一些,立刻就陷入*醉状态,如果你们信任我,就拿去给其余的人闻一下,先制止住毒葯发作,等我们把蓝梦蝶解决后,立刻为你们施救,另一瓶红色的是解葯,一闻就会清醒如常,如果我无法解决蓝梦蝶,救了你们也是白费,你把那些救醒,继续听蓝梦蝶的好了!”

那人接过小包道:“多谢小姐,既是如此,我就告诉那些同伴,先进入*醉状态,等待小姐的解救了,这样也免得他们的因势所迫,不得不与各位作对!”

吴韵珊道:“这样最好,你们两百多人,我剪除大半,剩下几十个人,我们绝不在乎了,只是不想你们冤枉送命而已!”

那人又谢了一声,将小包打开,取出一个白色的瓶子,交给另一个人,又将红色瓷瓶放在身边道:“你们拿这瓶麻葯,去把其余的人*醉过去,我带着解葯躲起来,等吴小姐成功后,再来救大家!”

那些人犹在踌躇,这汉子急了道:“杨小泉、林九、你们别糊涂,这是我们唯一自救的机会,我是单身一个人,生死都是一条命,如果吴小姐等人不成功,你们可以把事情推在我的头上,杀割由我一人担承,反正我也逃不出蓝梦蝶老贼的毒手的!”

那些人终于散去了,这大汉又道:“小人姓徐,名如风,久受蓝梦蝶老贼的拘禁,只恨无力振拔,今日愿破出性命,以助吴小姐除此巨魔……”

“徐壮士,我们不要你的帮忙,只要你告诉我,蓝梦蝶还有什么秘密道路,以便我们截杀他,不叫他逃走!”

徐如风道:“秘密道路太多了,这牧场下面隧道四通八达,再加上一身武功非凡,想在每一个地方都派人截杀他是不可能的,只要吴小姐能将他驱逐出境,摧毁他的根据地,使我们能回到中原去安居,就是天大的幸运了!”

吴韵珊道:“那没问题,我们一定彻底摧毁这个地方,他宝库的金银财宝,你们均分之后,都可以安稳过这一辈子了!”

徐如风道:“小人见过俞帮主与宇文小姐的武功,知道必能胜过蓝老贼,可是他另有一个帮手,名叫谷中明……”

宇文琼瑶忙问道:“是那个会无形剑气的中年人吗?”

徐如风一怔道:“不错!宇文小姐已经知道了?”

宇文琼瑶道:“知道得不多,你说那个人怎么样?”

徐如风道:“谷中明的无形剑气十分厉害,有一个叫易静之的老夫人,就是伤在他无形剑气之下……”

宇文琼瑶切齿道:“我非手刃此贼不可!”

徐如风望了她,然后道:“对付无形剑气之法,只有两途,一是在十丈以外,剑气不及之处,用暗器对付他,蓝老贼叫我们每个人都练习射箭之技,就是为制他,不过这个方法必须人多,而且个个都是好手,各位不精放射,可能困难一点,倒不如第二个方法较好,那就是以一两个高手,贴近他搏斗!”

字文琼瑶朝吴韵珊笑道:“吴小姐,果然被你料中了!”

然后对徐如风道:“我们早就知道制他之策了!”

徐如风顿了一顿才道:“跟他交手,别让他离出两尺之外,他跟个普通剑手差不多,此外每长一尺,威力增加一倍,一丈开外,千军万马也挡不住他了!”

吴韵珊笑道:“蓝梦蝶将他藏在暗处,准备突击我们的是吗?”

徐如风道:“是的!他留在暗道中,准备各位进击时就出手,主要是对付宇文小姐,俞帮主与康丝罕公主三位高手!”

吴韵珊笑道:“谢谢你告诉我们,他在什么地方?”

徐如风道:“那倒不清楚,可是黄九度跟他在一起,各位如果遇到黄九度在前诱战,就要小心他的暗算了!”

吴韵珊道:“知道了,还有什么吗?”

徐如风想想道:“还有最狠的一着,就是飞蝎阵,这是大漠特产的一种毒蝎,肩生四翅,能飞行袭人,剧毒无比,不过此物具惧日光,只能在暗室中伤人,到了日光之下,即卷伏不动,这些毒蝎由十二个人袋中携行,由屠万夫指挥施放,如果杨小泉他们能避过蓝老贼,与那十二人取得连系,就没有关系了!”

吴韵珊点点头笑道:“好了!知道他们的虚实,就不难对付了,你赶快躲起来吧!我们要去扫庭黎穴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