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五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薛娇娇道:“那就麻烦二位了!”

用手一比,叫他们进去,二人乍一举步,薛娇娇与席锦霞四手齐扬,一蓬袖箭一篷飞针,直往陶人身上罩去!

那二人猝不及也,只得就地一滚,虽然躲过了大部分,手腕上却中了几枝飞针,木盘与碗都丢开了!

一人飞身纵起,扯去皮帽,赫然正是蓝梦蝶,将腕间几枝飞针拔下,撤出长剑,厉声叫道:“谷兄!你还不下手,更待何时!”

薛娇娇与席锦霞也抽出兵器扑上,薛娇娇叫道:“蓝梦蝶,你这套障眼法就瞒得过我了吗,告诉你,那袖箭与飞针都是涂了毒的,你们这两个狗贼死定了!”

蓝梦蝶冷笑道:“这点毒岂能难住我了,谷兄,快下手呀!”

另一个人踉跄爬起,他的脸颊上也中了一枝袖箭,双手都钉上了四五枝飞针,行动十分艰难,苦着脸道:“蓝兄,兄弟中毒很深……”

蓝梦蝶舞剑挡住薛娇娇与席锦霞进扑,一面叫道:“没关系,回头我就替你解毒,你先把那两个人解决了!”

谷中明道:“兄弟的脉穴上中了毒器,无形剑气施展不出了!”

蓝梦蝶叫道:“这时候还要施展剑气干吗,一剑一个就解决!”

俞士元和宇文琼瑶也都惊醒了,二人都似中毒极深,想要挣扎爬起,却又无能为力,薛娇娇一命拼斗一面叫道:“康丝罕公主,你快来呀,蓝梦蝶来了!”

蓝梦蝶因为手腕受了伤,功力大减,急声叫道:“谷兄!你快动手呀,等康丝罕一到,脱身就难了,这都怪你过份谨慎,一定要化装前来,才中了对方道儿,否则凭这两个婆娘,一剑就解决了!”

这时丐帮的人已闻声前来,绿绫等人也赶到了,大家都上前围攻蓝梦蝶,薛娇娇忙叫道:“别管这老家伙,帐里还有一个,帮主和宇文小姐恐怕无力抵抗,快进来阻截那个家伙!”

绿绫等人拼命进扑,蓝梦蝶奋起挥剑,将他们挡住了。

同时还朝帐中叫道:“谷兄!你快点下手,再迟我可管不了你了!”

谷中明咬牙拔下腕上的飞针,拉出腰间长剑,迳直朝俞士元砍去,俞士元用那条裹满发白的手臂一挡!

当的一声,谷中明的长剑断为两截,原来他将那枝斩金截铁的匕首暗藏在白布中,谷中明大惊失色叫道:“蓝兄!他们有防备了!”

蓝梦蝶背向帐蓬阻拦众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可是他也听见里面的声音不对,连忙问道:“有什么防备?”

谷中明道:“俞士元将我的长剑削断了!”

蓝梦蝶道:“那是他功力较深,勉力一挡,你再冲上去……”

谷中明道:“不行!兄弟的体力也不支了……”

蓝梦蝶急了道:“俞士元最多只能自保,你别去管他了,杀了宇文琼瑶再说,等你解决了一个,我就退进来跟你会合,用俞士元的性命作为威胁,挟持着他退走!”

背后传去格格一声,蓝梦蝶问道:“谷兄!你得手没有?”

“得手了!”

仓促之间,他也无暇细辩是谁在答话,连忙道:“你再看住俞士元,我退进来跟你会合!”

又用力一剑,格退面前诸人,飞速掉头进帐,只看见俞士元迎面而立,他一剑猛搠,俞士元用匕首急削!

呛啷声中,长剑又断了,再一看,宇文琼瑶手挺长剑直立着,含笑站在一旁,谷中明已被腰斩在地。

俞士元哈哈大笑,甩脱手上的白布道:“蓝梦蝶,你再也没想到这是个陷阱,我们根本就没有中毒,一切都是伪的,就等着你前来送死!”

宇文琼瑶也把臂上的布甩脱了,用剑比着他笑道:“蓝梦蝶,这下子你插翅也难逃了,乖乖认了吧!”

蓝梦蝶脸色如土,手挺着半截断剑叹道:“屠秋月那鬼丫头坑人不浅!”

俞士元笑道:“这不能怪她,要怪你考虑周详,你也该想想,那飞蝎是否能伤得了我们,知己不知彼,你活该倒霉!”

蓝梦蝶道:“飞蝎的尾针无坚不摧,你们纵然有气功护体也挡不住的!”

俞士元笑道:“我们偏偏就挡住了!”

蓝梦蝶道:“我不信,落在你们手中,我也没话说,但临死之前,我希望能明白一件事,你们是如何避过飞蝎攻击的?”

宇文琼瑶笑道:“我可以告诉你,飞蝎也许真的很厉害,可是它被葯物禁住,凶性已然大减,行动也迟缓得多,虽然无声无息地钻到我们身上,攻击力已大不如前,所以我们能及时警觉,运气挡住了它的毒螫,现在你该认了吧?”

蓝梦蝶颓然叹道:“这是我没想到的事,我以为已万无一失了,唯恐吴韵珊那鬼丫头替你们解了蝎毒,才赶来解决你们!”

宇文琼瑶笑道:“多行不义者必自毙,现在你打算怎么个死法?”

蓝梦蝶顿了一顿才冷笑道:“老夫没杀死你们,已经算你们狗命长了,你们想杀死老夫,可没有这么容易,我们出去拚一下!”

宇文琼瑶道:“你别做梦,到了外面,你又想溜,我们可不上你的当,就在这帐篷里,我跟你斗一下!”

蓝梦蝶道:“那也得换支剑给我!”

宇文琼瑶笑道:“我又不是跟你比武,还跟你讲这一套,你少磨茹了,乖乖的领剑受死吧,我给你个痛快的就算对你客气了!”

蓝梦蝶道:“宇文琼瑶,如果只有你一个人,我虽然只有半枝断剑,也不见得怕你,不信你试试看!”

俞士元笑道:“你别用话来激我们,除恶不限手段,好容易找到这个机会,我们绝不放过你,要上就一起上!”

蓝梦蝶一怔道:“你们想二打一?”

俞士元道:“不错!必要时我们还准备请康丝罕公主也参加进来,三面夹攻,越快杀死你越好,反正今天你是死定了!”

蓝梦蝶一咬牙道:“好一群以多为胜的卑鄙小人,我真替你们断愧!”

宇文琼瑶冷笑道:“你利用箭手对付我们时,人数多出我们十倍还不止,那时你怎么不觉得自己卑鄙,怎么不觉得惭愧呢?”

蓝梦蝶闭口无言,等了一下道:“你们怎么还不动手呢?”

宇文琼瑶笑道:“我们不急,薛大姐的袖箭跟席长老的飞针上都淬了剧毒,现在你内力深厚,还能撑得住,再等一下,你的内力消耗尽了,杀你更容易些!”

蓝梦蝶瞧瞧手腕,渐渐肿涨起来,知道是毒发的现象,大吼一声,挥起断剑,往宇文琼瑶刺去!

宇文琼瑶用剑架住,见他伸手人怀,忙叫道:“俞帮主,他想掏葯解毒,快止住他!”

俞士元不动手,等他把葯劈瓶掏了出来,才一挥匕首,欺身进击,出招极凶,蓝梦蝶没办法,只得将葯瓶劈脸掷去!俞士元为了躲开葯瓶,将身子闪了一闪,葯瓶掉在地下,蓝梦蝶如同疯虎,拼命向宇文琼瑶进招!

宇文琼瑶的剑法并不逊于他,只是不想跟他拼命,才采取守势,跟他对耗下去,俞士元口中虽说得凶,到底不好意思以二攻一,袖手在旁观战!

宇文琼瑶叫道:“俞帮主,你还不快点解决他算了!”

俞士元道:“手到擒来,何必太紧张呢,谅他也逃不出去!”

蓝梦蝶攻了一阵之后,渐渐不如先前勇猛了,吁吁直喘,剑法也显得散乱,宇文琼瑶见自己力克有余,也就不叫俞士元帮忙了,因为她是以天下第一人自许,如非必要,实在也不屑于以众击寡!

蓝梦蝶手腕受了伤,动作越来越不济了,宇文琼瑶一剑急刺,他招架不及,逼得滚地躲开,才逃过穿心之危!

宇文琼瑶跟着追过去,蓝梦蝶连起身的机会都没有,满地乱滚,断剑乱舞,身上又受了几处剑伤,毙命在即!

宇文琼瑶出剑更急,一直把他逼向帐壁处,那是一所牛皮缝成的帐蓬,两端用两个木棍支援,外面用绳索扯紧。

帐壁靠地处,每隔尺许,就有一枚木椿钉人地下,所以宇文琼瑶并不怕他逃出去,继续挺剑进逼。

谁知蓝梦蝶横定了心,单腿一蹬,整个身子往帐壁上撞去,皮帐虽坚稳,也经不起他这一撞。

两头的支柱立刻被拉断了,整个帐蓬倒了下来,将三个人一起罩在里面,外面的人急了,手忙脚乱上前拉起皮帐,只见一条人影急射而出!

朦胧中也不知道是谁,首当其冲的毕青花只得闪过一边,等到看清背影是蓝梦蝶时,他已经冲出老远了!

薛娇娇抖手又打出一筒袖箭,虽然大部分都钉在他的背上,蓝梦蝶负痛不顾,仍然冲人茫茫的夜色中而去!

等大家扯起帐篷,放出俞士元和宇文琼瑶,蓝梦蝶已越过围墙,失去了踪影,有的人还要追赶!

吴韵珊连忙止住他们道:“算了,穷寇莫追,蓝梦蝶虽然落败而逃,一身武功仍是非凡,你们追上了也不是敌手!”

宇文琼瑶怒道:“眼看着已经得手了,还是被他逃了出去!”

俞士元也后悔道:“没想到他会利用这一着,早知如此,我就一起夹攻了!”

吴韵珊笑道:“逃都逃了,追悔也没有用,何况我们这次出塞,并没有打算一定能杀死他,主要是摧毁他的基地,这个目的达到了,我们就算成功了!”

说着往地下看了一眼又笑道:“这个姓谷的家伙到底没逃得了,总算是意外收获了!”

俞士元听了笑道:“不错,这总算是易前辈英灵保佑,叫他前来送死,你没听蓝梦蝶埋怨他吗,都是他要以化装潜入,才使薛大姐与席长老的暗器能奏效,否则他的无形剑气施展起来,倒还真的难以应付呢!”

薛娇娇笑道:“这一半也是珊妹的计算成功,她吩咐我们沉住气,先对付他们的双手,再加上他们自己送死,找了一碗鹿肉过来,使我们更容易得手了!”

席锦霞却道:“薛寨主可真沉得住气,我倒急死了,因为薛寨主居然放他们过去,万一他们突然施展无形剑气怎么办?”

薛娇娇笑道:“我想不至于,因为他手上捧着木盘,无暇拔剑,乐得放他们走近一点,否则我早就发动了!”

俞士元笑道:“整个事件还得归功于韵珊,如果不是先声夺人,杀得他们寒了胆,他们也不会如此谨慎了!”

薛娇娇又道:“早知道如此容易得手,珊妹就该在我们的暗器上淬炼剧烈一点的毒葯,岂不连蓝梦蝶也解决了!”

吴韵珊笑道:“剧烈的毒葯难不住蓝梦蝶的,倒是轻缓一点的有效,因为毒性越烈,也容易发觉……”

薛娇娇道:“难道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中毒吗?”

吴韵珊笑道:“那倒不至于,可是这些毒葯性子极缓,治疗也极难,至少在半年之内,有那老家伙舒服的!”

俞士元忙问道:“那暗器上的毒葯是什么性质的?”

吴韵珊笑道:“送不了命,却比送命还难受,半年之内,每逢阴雨,受伤之处,会像针刺般地痛苦!”

薛娇娇得意地笑道:“那就妙极了,临走的时候,我在他背上补了一筒袖箭,发作起来,不痛得他满地打滚才怪!”

吴韵珊道:“还有一个妙处呢,今后一生中,他都不能用真力了,否则毒性立刻发作,全身骨节都会酸痛难忍!”

宇文琼瑶闻言笑道:“真的吗?那以后他可不能作恶了!”

吴韵珊道:“这可不敢担保,此人恶性已深,恐怕不会改变的,只是今后谁碰上他都可以从容对付他了!”

宇文琼瑶道:“那他活着也不足为惧了!”

吴韵珊点头道:“至少在武功上不必再担心他了!”

俞士元摇摇头轻叹道:“韵珊!你这一手可真绝,这比杀了他还狠!”

宇文琼瑶也道:“是的!吴小姐,你可真叫人恐怖,像你这种对人的手法,谁还敢跟你作对呢?如果你要对付我,我宁可被你杀死了还痛快些!”

吴韵珊含有深意地望了她一眼道:“宇文小姐,你大可放心,我绝不会对付你的,今天有一件事,我对你会铭感终身,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

俞士元忙问道:“什么事?”

宇文琼瑶淡淡一笑道:“吴小姐好作惊人之语,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事值得她感激的,我想她是故意说说来安我的心!”

俞士元朝吴韵珊望望,她含蓄地一笑,绝口不谈!俞士元见她们都不肯说,也就不追问了!

旋风牧场的势力总算整个瓦解了,吴韵珊将徐如风等人找到,替他们解除了体内残毒!

整整等了三天,见他们确实已不再有受毒的现象,才将蓝梦蝶的窖藏打开,分头将他们遣散了!

维吾尔人的集会已过,大家也分头去向新的牧地,康丝罕随着她的族人回去了,临别依依,说不尽千恩万谢!

旋风牧场整个地被摧毁了,他们此行的收获不仅是扫荡了蓝梦蝶的巢穴,也赢得草原上千万牧民的友谊与感激!

可是俞士元和宇文琼瑶吴韵珊等人的心情并未因此开朗,因为吴韵珊将旋风牧场的名单核对了一下,发现这里只有早先她所知的一半,另有一半的人,如早先潜伏在宇文琼瑶家里的姦细等都不在此列!

这证明了吴韵珊的推测,狡兔三窟,蓝梦蝶所布置的基地绝不止旋风牧场一处,这只是较大的一处而已!

强敌未根除,隐患仍然存在,他们的责任还是不能放下来,而且经此一役,敌人的活动由明转暗,威胁将更大!

几个人聚在帐蓬中,商讨今后的行止,也是一筹莫展,吴次仁带着祁赤连那批人,在沙漠上就摆脱了丐帮的监视,没其所踪,这证明他们虽然受了一次惨败,并未溃散,仍然是一个有计划的撤退!

大家提出了几个敌方可能的去处,一个是祁赤连的苗峒,一个是屠万夫的老家,河洛的屠家堡!

可是这两处都被吴韵珊否决了,她认为绝无可能,因为这两处太明显了,蓝梦蝶一定不会躲在他们找得到的地方!

何况敌人实力虽消亡过半,精锐未失,蓝梦蝶固然已不足为惧,吴次仁与几个力士实力仍是堪虞!

两地相距千万里,动辄月余,而这边的实力又不容易分散,如果在一处扑个空,赶到另外一处,敌人已能从容布置了,经过一次惨败的教训,敌方的守御一定更为严密,即使找到了,也必将付出相当的代价才能有所收获!

况且俞士元的丐帮子弟伤亡逾半,且都是门中的精华,虽然几个领导阶层的长老犹在,可也经不起再一次的牺牲了。

宇文琼瑶更惨,拆损了一个易静之,也等于失去了在武林中的班底,因为她刚刚接任武林监督人,对一切的情形还不够熟悉,全仗着易静之为她策划一切,甚至于绿林道的白居仁,也是直接受易静之控制的!

易静之不在了,白居仁等人未必肯俯首听命,即使白居仁仍乐于为用,他的手下份子极为复杂,既不足付重寄,更不能完全信任,如果用错了人,里面藏有蓝梦蝶的党羽,反而会误事,再者白居仁那个绿林盟主地位也岌岌可危,巫山金龙水寨的郝赤连已明白表示要另起炉灶!

叫白居仁把他的实力投诸于对抗蓝梦蝶,事实上也不可能,这次易静之调他们到沙漠上,他们也只肯扮演一次强盗角色,使宇文琼瑶能与康丝罕连系感情,混迹其中而已,就是不肯加入作战!

办完事以后,他们急急绕道返回长白山去了,武林各大门派肯支持的不会太多,而且也难以要求!

因为这明显是送死的事,谁舍得拿门下的弟子送出来白白牺牲呢?以俞士元丐帮的雄厚实力,加上宇文琼瑶绝代高手,对蓝梦蝶一战也难免伤亡惨重,他们自己也不好意思再请求别人的援助!

宇文琼瑶首先慨然叹道:“目前我能献出的力量只有我自己与绿绫等四个人,武林监督人的名义已经丧失了,我实在无法再抽调人手!”

俞士元道:“我也是一样,武林盟主的身分是我自己拒绝了,没有理由再要求大家支援,而且丐帮也不能再受一次牺牲了!”

雷法尊代表门下子弟答话道:“丐帮只要帮主一句话,万死不辞,问题是再也提调不出这么多的好手了,差的人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薛娇娇道:“要人手,我的飞鹰寨还有个三百人可以动用,但是他们的实力不会比丐帮的门下高,甚至于还低得多!”

俞士元连忙道:“那使不得,这不是人手多寡的问题,而是能否致用的问题,蓝梦蝶那些人都是武技精良之士,如果逼人前去送死,不仅于事无补,亦且于心何忍!”

吴韵珊这才道:“人手不必增加了,经过这一战后,我们对敌人至少有个了解,对抗他们的人,在精而不多!宇文小姐有五个人,相公这边也能凑出五六个人就够了,如果你们听我调度,我相信足可组成一支奇兵劲旅,千军万马亦不足畏!”

俞士元道:“我们本来就听你调度,你得拿个主意出来呀!”

吴韵珊道:“丐帮经此一挫,元气大伤,急需重新补充,相公将帮中事务暂交给四哥摄理,只要抽出席长老一个人就行了!”

俞士元道:“那当然没问题,我也是这个打算!”

吴韵珊又道:“南天王、薛大姐、俞忠、席长老与相公五个人,加上宇文小姐这边五个人,有此十大高手,足可摧坚如朽……”

俞光急急道:“吴小姐,你怎么把我给忘了?”

吴韵珊笑道:“你当我贴身护卫,随机参赞,负责连络事宜!”

雷法尊与毕青花都很不高兴,毕青花忙道:“吴小姐,难道我们都老得不堪使用了?”

吴韵珊笑道:“二位别误会,还有更重大的工作要借重二位呢!二位是帮中年龄最尊的,经验丰富,处事老到,重建门户的工作,必须借重二位,二位回到中原后,立刻调集门下年青一代的好手,加以训练,补上这次损失……”

雷法尊道:“这个工作谁都干得了!”

吴韵珊道:“不然!凌四哥要代理帮主处理帮中事务,而且训练后起之秀,必须要二位多多费心,才能有所成就,这不是平常的训练,而是一种紧急的措施,三个月内,必须要完成一百名死士的训练工作,准备第二次应战所用!”

宇文琼瑶道:“怎么还要动用丐帮的人力?”

吴韵珊道:“是的!我现在也算是丐帮的一份子了,只有在丐帮中动用人员,二位回去后,必须精选人手,征求他们志愿投效,千万不可勉强,而且必须在三个月内完成!”

雷法尊道:“三个月不是太匆促了吗?”

吴韵珊道:“我们这十二个人目前只作探查工作,最多三个月必有消息,那时就要发动第二次扫荡了,因为事关重大,我才借重二位,如果二位不能胜任,恐怕谁也无法完成这个艰巨的工作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