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五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越是上了年纪的人,越受不得奉承,雷法尊与毕青花听她这一捧,打心里舒服起,毕青花一拍胸道:“没问题,我负责五十名女弟子,三个月内,保证交出五十名公孙大娘,随时听候效命!”

雷法尊也道:“老叫化拼了命,也得磨出五十名死士来!”

吴韵珊笑道:“二位选人要着重资质,三个月的时间,只够作技艺上的传授,回头我开出两份方单,以葯物作内力的深进,这不是个好的方法,可是为了应急,就顾不得了,而且这葯方的材料搜集极难,我相信只有丐帮的人力才能办得到!”

凌恽笑道:“那绝没问题,丐帮虽然以乞讨为生,却不是真穷,那怕千万两金珠,我们也能立时拿出来!”

吴韵珊道:“那倒不必,这次扫荡魔穴,蓝梦蝶的窖藏极丰,我已经吩咐俞光将价值极高的珍玩收了起来,足够应用了!”

俞士元忙道:“那怎么可以呢,我们不是成了劫掠了吗?”

吴韵珊笑道:“这些东西都是古物,不能流落在异邦,如果分给牧场上的人,反而会害了他们,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只有丐帮这种实力雄厚的门派,才可以保存它们,何况丐帮这次损失惨重,无主之物,取之并不伤廉,除非相公愿意还给蓝梦蝶,给他拿来作为重建之资,否则给谁都不是原主!”

宇文琼瑶笑道:“蓝梦蝶也不是原主,他的财货还不是劫掠来的!”

俞士元这才不说话了。吴韵珊道:“东西在俞光那里,回头就交给二位,一半留作帮中基金,一半用作死伤弟兄的恤金,从蓝梦蝶那儿取来的东西,用来对付蓝梦蝶,与丐帮的本旨总不相违背了吧?”

俞士元道:“这还差不多,反正本帮第一不得妄取,这是前人传下的规诫,我们绝不能违背,这是我们立帮的精神!”

吴韵珊笑笑道:“事不宜迟,各位去准备一下,就立刻启程东返吧!”

凌恽道:“帮主与吴小姐不一起回去?”

吴韵珊道:“我们要迟一步走,不过我们时时都会与门中联系的,四哥必多须费点神,随时听取我们的消息!”

丐帮的人都告退而去,俞士元这才问道:“韵珊!你打算再大干一场吗?”

吴韵珊笑道:“我只是作个准备而已,用不用是另一回事。反正储备人才之举是必须的,万一真要动用人手也有着落!”

俞士元轻叹道:“韵珊,我这个帮主早该让你当了,无论是策划之密,用人之明,处事之稳,你都比我强得多!”

吴韵珊幽怨地一叹道:“相公!我是受了你的托付,才出任艰巨,以我的心志,一个丐帮帮主,并不能使我满足,照我的愿望,我只想安安份份,做兰个平凡的女人,老实说,这一阵的杀伐流血,我看了只觉得害怕……”

俞士元默然不语,薛娇娇却笑道:“珊妹!这几天我看你大展雄才,指挥若定,再想想你前一阵轰轰烈烈的表现,真没料到你会害怕流血……”

吴韵珊道:“计划歼敌是一回事,眼睁睁地看人被杀又是一回事,目击的流血越多,我越感到罪孽深重,虽然我没有亲手杀过一个人,但这些人的生命,无论敌我,都是我一手断送,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后悔!”

薛娇娇也不作声了,大家默默散去。吴韵珊先将丐帮的人打发动身上路,最后放了一把火,将旋风牧场化为一片劫灰,才吩咐大家启程东返!

度过了辽阔的沙漠,东进玉门关后,俞士元才问道:“韵珊!我们究竟要上哪儿去?”

吴韵珊反问道:“依相公的意思呢?”

俞士元道:“我问过丐帮的弟兄,他们都没有发现蓝梦蝶一行人的踪迹,因此我实在无法决定去向!”

吴韵珊笑笑道:“天下虽大,难逃丐帮的耳目,蓝梦蝶一个人好躲,他带着一大批人就必须要找个稳妥的所在!”

宇文琼瑶也急了道:“吴小姐!你痛快地说了吧!究竟是在哪儿呢?”

吴韵珊道:“他们如果要新起护灶,很难不惊动人,只有在现成的地方藏身最妥,可是各大门派中,对他们有好感的又有几处呢?”

俞士元恍然道:“是峨嵋!只有这一处跟他们有连系的!”

宇文琼瑶也道:“对啊!我们在岳阳楼聚会时,各大宗派都来了,就是没见峨嵋的影子,他们与蓝梦蝶早就有连络的!”

吴韵珊道:“峨嵋与我父亲有连系,我是早知道的,岳阳楼前聚会时,蓝梦蝶在四周密布杀手,原是打算如事不成,将大家一网打尽的,所以才通知峨嵋不来参加,可见他们的关系一定非常密切,现在蓝梦蝶不一定藏身该处,但是蓝梦蝶的讯息他们一定会知道的!”

宇文琼瑶道:“就怕他们不肯承认!”

吴韵珊笑道:“有我在场作证,他们想赖都赖不掉,不过此行还要特别小心为是,万一蓝梦蝶他们躲在峨嵋,一定会想办法对付我们的,以我的办法,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打上门去再说,但俞相公未必会赞成的!”

俞士元道:“假如蓝梦蝶他们真躲在峨嵋,我自然对他们不会客气,但万一不在,我们动蛮就太不讲理了!”

字文琼瑶道:“怎么不讲理呢?他们是罪有应得。你膺任武林盟主时,他们交出信符,却不将武林监督人的事说明,已是心怀叵测,我召集武林各宗派聚晤时,他们又不到,吴小姐可以证明他们与蓝梦蝶早有勾结,凭这三点,我们都有理由上门兴师问罪!”

俞士元一叹道:“你们说得都对,但峨嵋究竟是武林中渊源久远的大宗派,我们旨在团结武林,安定天下,罪状不足,总不能如此蛮横,否则传说出去,我们与蓝梦蝶行为无异,又怎能取得武林其他宗派的谅解!”

宇文琼瑶道:“难道那三点罪状还不够?”

俞士元笑道:“那三点都不能算是正式罪状,因为这都是我们私人间的一点小隙,却不能作为他们灭门的罪行!”

薛娇娇道:“这话不错!他们将武林监督人的事秘而不宣,只是对俞帮主个人不够诚实,或者解释为俞帮主原非武林监督人组织之列的人,他们自然不必说出,至于他们不参加岳阳楼之约,只是对宇文小姐个人的不敬,宇文小姐单独去兴师问罪还讲得过去,跟俞帮主一起去就不成理由了,因为俞帮主是反对武林监督制度最力的一个……”

宇文琼瑶道:“那我就一个人去找他们算帐去!”

吴韵珊笑道:“这可不行,蓝梦蝶的实力对付你们任何一边都是足够的,就因为你与俞相公会合在一起,他才有所顾忌而导致旋风牧场的惨败,如果你一人前去,万一碰上了,你非吃亏不可!”

宇文琼瑶怒道:“我倒不信他们能困得住我!”

吴韵珊庄重地道:“宇文小姐,希望你不要赌气,蓝梦蝶未除以前,你必须与俞相公精密合作,唯有二位联手,才是他唯一的克星,不管你们哪一位受了损失,都是蓝梦蝶求之不得的事,在岳阳楼前,他就是没想到你会与俞相公合力对付他,才放心前来,准备坐收渔利,否则他利用埋伏在四周的狙杀手,就稳可将天下掌握在手!”

宇文琼瑶这才不开口了,吴韵珊道:“我固然可以证实他们与我父亲勾结,因为以前蓝梦蝶并不出面……”

宇文琼瑶道:“现在大家都知道你父亲与蓝梦蝶是一气的……”

吴韵珊道:“不错!可是蓝梦蝶对武林的阴谋并未付诸事实,在旋风牧场上的种种布置也只有我们知道,何况在岳阳楼,也只表示与武林监督人不和,很可能还有许多人同情他,这不能构成他的罪状,更不能以此作为峨嵋的罪证!”

宇文琼瑶道:“那该怎么办呢?”

吴韵珊道:“到了那里再看情形。相公说得也对,我们既以侠义为心,自然要求事事光明,不能采取强迫的手段,我相信峨嵋如若与蓝梦蝶暗通声气,做贼心虚,必有蛛丝马迹可寻,抓住切实证据,就不怕他们赖了!”

南彪道:“洒家是主张除恶务尽的,既然知道峨嵋靠不住,就不必对他们客气,我相信大家也一样明白!”

俞士元轻叹道:“我何尝不是想这样做,但是你们没有考虑到,如果蓝梦蝶躲着不出头,即使灭了峨嵋全门,于事又有何补?”

薛娇娇道:“俞帮主考虑极是。蓝梦蝶如果来一手苦肉计,驱除峨嵋的人大批出来送死,他牺牲一个峨嵋并不在乎,我们都成为武林公敌了,以俞帮主与宇文小姐联手,固然不怕武林群起为敌,但把那些人变成同情蓝梦蝶的助力,则是天大的失策。试问到了那一天,二位是否能屠尽天下人呢?”

这一番话把南彪也说得哑口无言了。

吴韵珊笑道:“薛大姐究竟见多识广,连我都没有考虑到这一层,我之所以不主张硬来,只是为了俞相公不会赞同之故,现在有了这种顾忌,当然更不能动蛮了。我们还是维持原议,到那里看看情形再说吧!”

宇文琼瑶先前只是一番气话,事实上经过一再的教训后,她锋芒全敛,很少有以前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了。

于是一行十二人又转途南行,为了赶路,他们采取了最艰苦的一条路,由陇南翻越摩天岭,直下西川。

经过成都,俞士元想起在此初遇吴韵珊的情景,为时不过数月,却已在江湖上掀起了万丈波涛,不禁感慨系之!

在成都并没有停留,却与凌恽取得了连系,知道了一件很奇特的事,那就是吴次仁的妹妹,凌无咎的母亲,吴韵珊的姑母与以前的婆母吴季芳在峨嵋削发为尼,依归佛门受戒,取号法了,与峨嵋掌门法元平辈,主持峨嵋下院慈云庵,管理峨嵋的女弟子!

这件事意味深远。以那位老太太的脾气,对峨嵋毫无好感,为了峨嵋要她的儿子凌无咎出家成为掌门继统人选,她非常不满意。如果不是吴次仁拦着,她几乎要吵上峨嵋大闹山门了,怎么会自己归依佛门呢?

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儿子出走,侄女与儿子的婚事破裂,吴韵珊又投到俞士元这边,使她万念俱灰,看破世情!

但往深里探究,她是个雄心勃勃的人,对支持乃兄一统江湖的霸业绝不会死心的,他与吴次仁一直都保持着连络,她投身峨嵋,显示出吴次仁与蓝梦蝶对峨嵋进一步的控制。

吴韵珊听了这件事默不置言,俞士元却笑道:“我想我们摸对了方向,蓝梦蝶等人一定准备把实力移转到峨嵋来了,你姑妈投身峨嵋,可能是准备接收峨嵋了!”

吴韵珊一叹道:“那是一定的,可是我认为其目的尚不止此,她是蓝梦蝶用来作为援兵的手段,阻止我们向峨嵋寻事的!”

南彪道:“这我又不懂了,她怎么挡得住我们呢?”

吴韵珊道:“如果我们到了峨嵋,掌门法元宣布逊位,由我姑妈接替,我们谁好意思向峨嵋过不去呢?”

宇文琼瑶道:“她只是你姑妈,你跟你父亲都决裂了,还会顾虑她吗?”

吴韵珊苦笑道:“为了她是凌无咎的母亲,我与俞相公都只好担待她一点,至于你,你难道又好意思对一个老妇人下绝手吗?”

俞士元苦笑道:“事情还不止于如此简单,蓝梦蝶先前可能只控制了峨嵋的几个首脑人物,他们多少还有点是非观念,为了门户所寄,虽然做出了违背良心的事,还不会太过份,而且峨嵋弟子也不会全听蓝梦蝶的,蓝梦蝶也没有办法深进一步地控制全体峨嵋弟子。现在我们等于帮了蓝梦蝶的忙,法元为了怕我们危及门户,不得不将大权交出,那位老太太替峨嵋挡过一剑后,整个峨嵋就是蓝梦蝶的天下!”

吴韵珊一怔道:“对!那我们就不该去了!”

俞士元笑道:“如果我们不去,蓝梦蝶就在峨嵋扎根了,照目前的倩势看来,蓝梦蝶等人必然落脚峨嵋,不去怎么行?”

吴韵珊道:“去与不去,都对敌方有利,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俞士元想了一下道:“只有一个办法,我先叫凌恽到峨嵋去一趟,对法元等人私下劝谕一遍,说我们对峨嵋绝无敌意,只是想根除蓝梦蝶的势力,谋取武林安宁。法元是个有为的高僧,以前是一时之误,引狼入室,乃成附身之痈,他心里一定也非常痛苦的,也许会转而支持我们,至少我可以叫他安心,不会将门户大权,旁落到别人之手!”

宇文琼瑶问道:“这有用吗?”

俞士元道:“法元内愧于心,认为我们是要对他的门户不利,才忍痛接受对方的要挟,否则怎会做出这种荒唐事?峨嵋最重长幼之序,辈份极严,半路出家,怎么能立刻爬到这么高的位置?而且凌无咎是法元的师弟,她的母亲比法元高出一辈,现在成了同门,更是大违常规之举!”

吴韵珊道:“这个办法或许可行。法元一定是误会了我们的来意,畏惧我们会灭绝他的门户,他又自知力不足抗,不得而已才出此下策,想利用我姑妈来挡我们一下,也许他还没想到蓝梦蝶有取代他的地位之意。相公最好写一封亲笔函,交给凌四哥带去,剖析利害使他更安心!”

俞士元道:“是的!我立刻就写,我预计在信送达之后,才开始往峨嵋进发,这样可以使对方安心而不作太快的决定,我们的行动已经在对方的注视中,所以必须给他们充分的时间去考虑,现在延长时间对我们有利!”

吴韵珊道:“我怕这封信是否能交到法元的手中!”

俞士元道:“应该会的,法元的周围一定有监视的人,我交出去是一封措词极为激烈的信,用来帮助他混过监视者的耳目,然后凌长老会想办法,偷偷地交出另一封信!”

吴韵珊道:“那就行了,我相信凌四哥机警而富有急智,一定能顺利达成使命,我们听取他的回音后,再决定行动好了!”

于是他们在华阳住下,离峨嵋还有三四百里,预计来回要三天,这三天给峨嵋可以作一个周详的考虑!

凌恽在第二天晚上就赶了回来,他的回报使大家都很放心,峨嵋掌门法元亲自接见他,接下那封措词激烈的信后,曾经遍示同门,群情异常激愤,法元还向他解释了一下,说俞士元对他们误会太多!

然后在一个私人接触的机会下,他递出第二封信,法元当时没作表示,可是送行时,对他十分感激地看了一眼!

这证实了蓝梦蝶等人确实留在峨嵋,也证实了大家一切的推测完全正确,更知道法元在心里是支持这边的!

于是他们打明了身分,堂而皇之的向峨嵋进发,到了山下,俞士元与宇文琼瑶同时具名通报,叫法元下来迎接!

出乎意料的是下来迎接的竟是上次代表峨嵋出席竞技的法本,也是一位力举千钧的大力士!

宇文琼瑶怒声道:“法元大师为什么自己不下来,在我们面前,他还要搭掌门的架子不成?这里谁的身分低于他?”

法本神容惨淡,只是合什道:“俞帮主暨宇文小姐赐莅,敝掌门理应亲迎,只是掌门师兄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实在无法亲迎……”

俞士元忙问道:“发生了什么意外?”

法本轻轻地叹了一声道:“贫衲未便说出,各位上山一看就知道了!”

众人将信将疑,但知道一定事情有了变化,乃拾级登山,沿途都有峨嵋门下的僧侣侍立,个个都神色惨淡!

到了峨嵋正院,人数更多了,都没有一点声音!

法本道:“掌门师兄在正殿上恭候各位,请进!”

俞士元和宇文琼瑶居先,绿绫等四女拥着吴韵珊,进人正殿,只见一口荷花缸排在当中,四面香烟缭绕!

法本黯然道:“掌门师兄已于今晨证果圆寂,为恐各位不信,故将遗蜕停放在此,各位是否还要检查一下?”

俞士元一怔道:“怎么会这么巧,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法元黯然道:“是的!掌门师兄是今晨知求证果的,他遗言说自知罪孽深重,但求一死以谢天下,并且一身承担所有的错误,望各位念在他知错身殉的份上,高抬贵手,放过敝门……”

宇文琼瑶问道:“他只有这几句话吗?”

法元想想道:“掌门师兄还说,以往种种,敝门子弟并不知情,请各位宽大为怀,不要迁罪到门下子弟,掌门师兄在泉下也会感激各位的!”

俞士元怔住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望望吴韵珊,希望她有个主意!

吴韵珊沉思有顷,才出声道:“贵派掌门人有没有指定继承人选呢?”

法本合什道:“峨嵋已经没有掌门人了,今后峨嵋只是一处山寺道场,除了讲经礼佛,不再涉及任何武林纠纷,本寺暂由贫衲主持,稍后当另延高僧,前来宣弥佛法……”

宇文琼瑶不禁怒道:“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你们跟蓝梦蝶串通一气,为江湖上添了不少风波,现在又想弄这一手来哄人!”

法本黯然道:“贫衲所言句句是实,小姐如果不信,或者对本门不谅解,则请任意处置,贫衲与全寺弟子绝无异言!”

宇文琼瑶拔出剑,就朝身旁几个老僧砍去,他们一动也不动,似乎束手受死,倒使宇文琼瑶不忍下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