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五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宇文琼瑶这一急非同小可,连忙抱起俞士元,送到吴韵珊面前,急声叫道:“吴小姐,你看看他怎么样了?”

吴韵珊也十分惊慌,伸手探探脉息,又摸摸他的额角道:“这是火热所逼,又使脱了力……”

宇文琼瑶忙问道:“到底要不要紧?”

吴韵珊皱着眉头道:“情形很严重,我能保全他的性命,但恐怕此生要半身疯瘫,成为一个废人了,最低限度也会手足不灵……”

宇文琼瑶急了道:“那怎么行,难道没办法救治了?”

吴韵珊道:“救治的方法是有的,只是没有适当人选施为!”

南彪大是紧张问道:“要怎么样的人选?”

吴韵珊道:“要一个绝顶内家高手,跟他一起浸泡在冷水之中,以本身真力,帮他驱出火毒,还要随时封住他的各处穴道,不让他行动,可是又不能封死太久,当他静止下来时,就需要立刻解开他的穴道,使他能抵受冷熟夹攻的侵袭!”

南彪一吐舌道:“这是个细活,咱家只有一身蛮力,恐怕做不到!”

吴韵珊道:“你做得到也不行,因为他完全不能有所行动,所以这施救的人必须身材与他差不多,你比他高得太多!”

南彪愕然道:“这与身材有什么关系?”

吴韵珊道:“关系太大了,因为要测知他的行动而加以封穴截脉必须躶身对贴,用身体的感觉去猜测对方的动向!”

南彪急了道:“上哪儿去找这个人呢?以肌肤相触而预测动向,必须那人有很深厚的内功基础,而且还要身材与他相似!”

吴韵珊道:“岂仅是预测动向难,出手封穴截脉更难,那必须一有感觉,立即抢在他前面下手,慢一步就全功尽弃!”

南彪长叹一声道:“俞老弟岂不残废定了?”

吴韵珊黯然道:“是的,我真恨自己没学过武功,否则我倒是愿意不计一切地救他,现在只求能保全他的性命了!”

宇文琼瑶默思片刻才道:“大概只有我能救他了!”

吴韵珊看了她一眼道:“是的,可是我不敢求你,假如薛大姐的身材与他相似,我就求薛大姐了,薛大姐一定不会拒绝的!”

宇文琼瑶道:“为什么薛大姐可以不避男女之嫌呢?”

吴韵珊道:“这种神圣救人的工作,还讲什么男女之嫌,我根本没想到这一点,我不敢求你,是为了你与他之间,尚有一场约斗,假如治好了他,你很可能就没有机会再挽回武林监督人的事业了!”

宇文琼瑶道:“你以为我还有那种雄心吗?”

吴韵珊道:“难道你已经放弃了?”

宇文琼瑶道:“我早就放弃了,武林监督人必须心智武功都超越一切人之上,经过这一斗,我发现自己差得太远了!”

吴韵珊笑道:“假如你已放弃了那个雄心,我就不求你了,你自己也应该做这件事,因为他两次救了你,一次是……”

宇文琼瑶道:“不用你提醒,我记得很清楚,一次是在旅风牧场,他为我吮毒疗伤,一次是刚才,他拼命救我出火窟!”

吴韵珊道:“你记得就好,为了这两次,你也应该回报他一次!”

宇文琼瑶想了一下道:“你不必激我,我答应就是了,不过我声明在先,我这样做只是为了保全他的武功,好对付蓝梦蝶……”

吴韵珊笑道:“对,这样说也行,救命报恩的事不足挂齿,他救你,你救他,都是各尽本分,他何偿不是为了要你帮助对付蓝梦蝶呢?”

宇文琼瑶道:“这就清楚了,我不愿负恩于人,更不愿示恩于人,假如不是为了蓝梦蝶,我不会要他救,我不必感激他,正如我现在救他,也不需要他的感激!”

俞光连忙道:“我们却很感激你,如果相公有了不测,我们都将难逃蓝梦蝶的毒手,宇文小姐,你就快点吧,别耽误了!”

宇文琼瑶道:“少废话,哪儿有凉水?”

俞忠道:“寺后有口深井,我去打水!”

吴韵珊道:“打水不行,第一,找不到这样大的容器,施救时必须要两个人都浸在水里,第二,那水必须时刻的换,以保持足够的凉度,我看还是用绳子把他们堕下井里去好了,由俞光在上面放绳,他是个孩子,却又够力气!”

宇文琼瑶笑道:“既然你不以男女之嫌为重,我又会在乎什么呢?”

吴韵珊道:“你也要脱掉衣服的,还是叫个小孩子去的好!”

宇文琼瑶道:“我看还是叫绿绫她们堕绳的好!”

吴韵珊知道她还是不好意思,笑笑道:“她们方便吗?俞相公是个男人……”

宇文琼瑶道:“她们是我的侍婢,我都不避嫌疑,她们难道比我更珍贵?而且堕绳的工作并不简单,必须要配合我的动作,不妨碍我的行动,俞光的力气虽大,不能跟我配合也是枉然,还是叫绿绫她们去,由你在上面指挥!”

吴韵珊点点头道:“好吧,那就这样决定了,快走吧,可不能再耽误了!”

宇文琼瑶抱起俞士元,俞光解下铜锤上面的蛟筋索,交给了绿绫,来到井边,由绿绫缒索,绿蚁与绿锦先行跳下井去,贴在井边上扶持,绿影则替俞士元脱去了衣服,宇文琼瑶自己很大方的解衣!

南彪、薛娇娇、俞忠、俞光则背向他们,每人守住一方,一半警戒,一半也是为了避免看到他们!

宇文琼瑶道:“绿影,你也把衣服脱了,如果我功力不足时,你还可以替替手,因为你处事比较冷静!”

绿影毫无踌躇地脱光了衣服,吴韵珊看看这主仆二人一身洁白如玉的肌肤,倒是颇为艳羡!

她们虽然是女孩子,却因为练过武功的关系,不但骨肉均匀,曲线玲珑,丰纤合度,且有一种刚健的美!

那是她自己万万比不上的,所以她忍不住啧啧地称道:“我见犹怜,虽然我也是女儿身,却也忍不住想抱你们一下,看了你们,我倒后悔当年不练武功了!”

宇文琼瑶道:“形体上的美会变的,只有无边的智慧,才是永远令人仰幕的,如果我是个男人,我一定会永拜裙下,俞士元真是个大傻瓜,他为什么不立刻娶你呢?”

吴韵珊笑道:“时间还没有到!”

宇文琼瑶微愕道:“你们已经把凌无咎那个心里的死结打开了?”

吴韵珊道:“那根本就不成为死结,我们不急于结合是为了别的原故,我正在设法慢慢把那些问题解决!”

宇文琼瑶不知怎的脸上忽地一红,抱起俞士元,向绿绫打了个招呼,慢慢地坠下井中。

快到水面时,吴韵珊叫停,叫绿影缘索而下,先潜入水底,托住了他们,再吩咐宇文琼瑶抱好!

然后绿蚁与绿锦一下子将两人都压入水中,只露出颈子与头,俞士元为冷水一激,突然惊醒过来!

宇文琼瑶动作极快,先点住了他的手脚的穴道,然后抱紧了他,真力暗运,同时口头吩咐绿影,闭穴解穴!

俞士元被一个柔软的身子紧紧贴住,在透进的天光中,看见宇文琼瑶与绿影都是赤躶了身子!

再一看自己也是一身光光的,心中大急,正待挣扎,绿影已得了宇文琼瑶的吩咐,一指戳在腰间!

俞士元全身都不能动了,只得叫道:“这是干什么?”

吴韵珊在上面道:“相公,你用力过度,火毒内侵,宇文小姐正在为你驱除火毒,你最好放松全身,闭上眼,什么都不要想!”

俞士元闻言只好闭上眼睛,吴韵珊道:“宇文小姐,他神智恢复了,功力就能运行了,我丢一颗葯下来,你用口接住,化开了渡过去!”

说着一颗葯丹飞下,宇文琼瑶用口擒住了,咬碎后,对准俞士元的嘴渡了过去,那颗葯丹味道很香!

俞士元咽下肚去,胸腔就感到一股火辣辣的汹涌,渐渐地感到了全身火热,宇文琼瑶忽然叫道:“吴小姐,不对,他……”

吴韵珊道:“不能放松,千万不能有放松!”

宇文琼瑶只得咬牙忍住,片刻后,两个人都觉得不太对劲,心中慾思如潮,吴韵珊在上面叫道:“绿影,你把小姐的玉枕穴下点住……好了,再点俞帮主的将台穴,先左后右,行了,现在你按住他们的腰眼,男左女右,把你的真力暗送出去!”

绿影如法施为,她觉得两个人的身子都在颤动,忽而宇文琼瑶轻轻地呻吟了一声,绿影叫道:“吴小姐,怎么他们两个人的身子都滚烫的?”

吴韵珊道:“一定会这样的,这是真力交溶,火毒外泄,你继续用力,绿蚁、绿锦,你们帮忙托住,别让他们动!”

她又叫绿绫将缒索扯紧,用手轻触索端,像医生悬丝诊脉,探测两个人的体内脉息变化!

片刻后,她才问道:“绿影,现在怎么样?”

绿影道:“现在好得多了,热度也慢慢降低了!”

吴韵珊叹了一口气道:“好了,总算大功告成了,你们上来吧!”

绿影道:“他们的穴道还没有解呢!”

吴韵珊道:“不要紧,回头他们自己可以用内力冲开的,你们先上来,现在可不能解穴,也不能碰他们!”

三个女孩子都缘绳而出,吴韵珊道:“宇文小姐,相公,你们先别开口,等我安排好了,再通知你们,也不能运气解穴!”

宇文琼瑶朝俞士元看了一眼,只见他一脸茫然,不自禁心中一酸,忍不住流下眼泪!

俞士元轻叹了一声道:“宇文小姐,我是不能动,否则我会杀了自己!”

宇文琼瑶咬咬牙道:“我不怪你,可是我非杀了那妖女不可!”

俞士元默然长叹。片刻后,吴韵珊道:“宇文小姐,你可以上来了,我把人都遣走了,只有我一个人在此,什么话等上来再说!”

宇文琼瑶立刻推开了俞士元,却忘记他还不能行动,俞士元立刻沉了下去,她只得再拉住了他!

吴韵珊在井口又叫道:“俞相公葯力所困,大约要一会儿才能行动,这时候泡在凉水里可不是玩儿的,你把他一起带上来!”

宇文琼瑶道:“上面真是没有人了吗?谁在拉住线索?”

吴韵珊道:“没有人,索子系在一棵大树上!”

宇文琼瑶手下用力,挟住了俞士元,利用腿部的助力,飞快地缘索而上,果然其他人都不在了!

吴韵珊笑哈哈地道:“先穿上衣服,俞相公不能吹风!”

宇文琼瑶抢过自己的衣服,手忙脚乱的套上!

吴韵珊道:“你还得替俞相公穿上!”

宇文琼瑶怒道:“我不管!”

吴韵珊道:“你不管,我也不管了,我跟他不过只有一个口头的盟约,既无名,又无实,你至少比我接近一层!”

宇文琼瑶咬着嘴chún,含着泪,把俞士元的衣服穿好,还小心地扣上衣钮,系好腰带,然后一指点在他的晕穴上。

俞士元暂时昏了过去,宇文琼瑶跳起来抽剑叫道:“我杀了你,你为什么这样害我?”

吴韵珊轻轻一叹道:“瑶妹,如果你真的要杀我,我也只好认了,但我绝不承认害你,天下没有一个女人肯如此害人的!”

宇文琼瑶怒叫道:“胡说,我什么时候喜欢他的?”

吴韵珊道:“你口里没说过,形色上也没表示过,但你心里绝对想过,如果你真的没有,你不但可以杀我,而且请先剜掉我的眼睛,惩罚我有眼无珠,认事不明!”

宇文琼瑶的剑已经举了起来,但又放下了道:“好吧,我承认!”

吴韵珊道:“这就对了,那也没什么可羞的,事实上天下除了他之外,也没有第二个人会让你看得上眼了!”

宇文琼瑶叫道:“可是我并不想跟他,他是你的……”

吴韵珊道:“他钦佩我的才智,同样也钦佩你的武功,只是他为人拘谨,认识我在先,就不敢再对你存好逑之心,其实他心里也是喜欢你的!”

宇文琼瑶道:“你别骗我,他的武功比我高,怎么会看得上我!”

吴韵珊道:“我不骗你,如果他没有这种心,我就不会勉强替你们撮合了,他的心气很高傲,才智不如我,他还可以忍受,武功不如你,他绝不会存高攀之心的,正因为他的武功高你一筹,我才多这个事!”

宇文琼瑶低头不语,吴韵珊又道:“瑶妹,你肯放弃武林监督人的事业是对的,女人一生中最大的成就便是获得一个值得尊敬的男人,其他都微不足道,你别强了,还是安心作人妇吧!”

宇文琼瑶想了一下道:“可是我也不能用这个方法去得到他!”

吴韵珊道:“你没有用任何方法,用方法的是我,因为我在武功上帮不下他,才想替他找一个帮手,这是我为他打算,否则哪一个女人肯把自己心爱的男人与人分享!”

宇文琼瑶道:“他会要我吗?”

吴韵珊道:“你放心,他是个负责任的人,宁可不要我,绝不会负你,现在要耽心的是我,说不定他会弃我而去呢!”

宇文琼瑶道:“他绝不会的!”

吴韵珊苦笑一声道:“我希望不会,否则我也只好认了!”

宇文琼瑶忙道:“如果他敢弃你,我绝不饶他!”

吴韵珊连忙道:“那不行,我不想勉强他,增加他的困扰,我好用奇谋,有时不计牺性,有违仁道,与他的本性不合,像上次为了瓦解旋风牧场与维吾尔人的连系,我派人刺了哈沙克的族长,那件事你承揽去了,我很感激,否则他永远也不会原谅我的……”

宇文琼瑶道:“其实我想他应该谅解的,如果不是这样做,蓝梦蝶利用维吾尔人跟我们作对,我们就没办法了!”

吴韵珊轻叹道:“他主张用仁义之道,不会赞同我这种权谋手段的,他的成功比我多,像他在丐帮中的地位,就没有任何人所能替代,所以我的方法未必正确!”

宇文琼瑶沉默片刻才道:“现在是我们的问题,要怎么跟他讲呢?”

吴韵珊道:“我跟他讲,我相信一定会成功的!”

宇文琼瑶想想道:“也好,不过我还是坚持一个原则,要就我们俩人同时解决,否则我绝不接受,而且绝不放过他!”

吴韵珊一笑道:“别那么强了,今后你该收敛一点,做一个温顺的妻子,并不有失你的身分,反而会赢得更多的尊敬!”

宇文琼瑶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道:“我的倔强是为了我的工作而训练出来的,并不是我的本性,久而久之,竟养成了我的骄傲,不过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会有放弃骄傲,恢复本性的一天!”

吴韵珊笑道:“你是应该骄傲的,因为你以前再也想不到会有个人强于你,既然这个男人出现了,你也该放弃骄傲了!”

宇文琼瑶道:“珊姊,说实话,我心里感激你,有一段时间我很嫉妒你,后来则是羡慕你,没想到你是这么大方的人!”

吴韵珊道:“当你在岳阳逼他娶我或杀我之时,我已经知道你在喜欢他了,那个时候我就想替你撮合,可是很困难,必须在适当的机会下,才不伤及你们俩人的自尊……”

宇文琼瑶脸上一红,忽然又道:“珊姐,你说他身上的热毒,恐怕是假的吧?”

吴韵珊笑道:“中热毒是真的,但治法并不须要如此麻烦,放进冷水里一泡就行了,在常人或许容易致病,他的体质是挺得住的,不过加上你的帮助,就更好些,因为在这种情形下,是以火攻火,连心火都泄光了,火毒自然清除了!”

宇文琼瑶满脸飞红,娇声道:“你可把我害苦了,你不想我受得了吗?”

吴韵珊道:“绝对没问题,我给你的那颗葯是发火的,别说是一井凉水,就是置身冰窟,包你也不会招病!”

宇文琼瑶更羞窘了,低着头道:“珊姊,我走了,你跟他说吧,别太勉强他……”

吴韵珊笑道:“你放心好了,如果他不答应,我就先杀了他,再跟你合作,我们两个联手,不要男人,一样可以大有作为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