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六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天池尊者道:“蓝梦蝶在宫中耽不久的,他一定会下山,各位可以在山下守着断住他,那就比较安全省事……”

俞士元道:“蓝梦蝶在大漠受挫,重来雪岭学技疗伤,如果等他技成下山,还不知要多久,更不知能否制他了,我们必须要尽速找到他……”

天池尊者道:“那就由我先试各位再说,白白送各位去死,我实在办不到,毒龙宫之成立,大违我宗主旨,为密勒池畔添了不少麻烦,我们又不便出面规劝他们,我很希望有个人能代劳。但我也不希望劳而无功!”

绿影忽然笑道:“尊者既能由静中生慧,预知休咎,对于我们此行吉凶,应该有个预兆,为何还要测试呢?”

天池尊者苦笑一下道:“事不关心,关心则乱,正因为各位之行与我的私心有关,竟是一点预示迹象都测不出来了!”

俞士元笑了一下道:“尊者要如何测试我们呢?”

天池尊者道:“这我想分两方面来测试,第一件是试技,我后洞有一点小小的布置,请各位跟我来一下!”

四个人站起身,跟他来到后洞,却是一片漆黑,天池尊者取出一把小小的蜡烛,每枝细小如指,长不及寸!

他拿了二枝烛光燃上,说也奇怪,那枝小小烛光不过如豆,却因洞中各处晶石的反映,竟似满天星斗璀糜,使人眼花缭乱,天池尊者将烛身插在一个旋转的灯架上,用手一旋圆盘那焕架四面俱圆,只开了一个小口透光!

射出的光也变成了一道手臂粗细,照在四壁的晶石上,只有受光处才能反射,其余都是漆黑一片!

天池尊者笑道:“我这枝短烛是专为练剑之用,燃烧的时间极短,每次光烛所及的晶石,必会产生反射,各位如果能在烛光未熄之前,将反射的晶石一一用剑削倒,大概就可以了!”

俞士元看了一下道:“这四周受光反射的晶石何止万千,要在短短的时间内将晶石全部消灭,似乎是不可能的事!”

天池尊者道:“时间是够的,不过要看人如何应用而已,因为那些晶石位置是我按照阵布置安排的,高低不一,距离也不同,每次仅能削断一枝,恰好能在限时内完成,如果判断错误了,就一定不会成功!”

绿影道:“为什么呢?我已经看了三四圈,这些晶石上下排列虽然参差不齐,但顺着次序削过去,并没有什么困难呢!”

天池尊者一笑道:“我说了也没有用,姑娘不信,大可试一下!”

语毕那枝蜡烛已熄,天油尊者又点上了另一枝,拨动转盘后,立刻朝绿影比了手势说道:“姑娘可以先开始!”

绿影早已拔剑在手,闻声后立刻开始动作,可是她只削了二十二根,就无法再继续了,因为她忘了一件事,那转盘旋转的速度极快,她的剑根本无法追上去,等速度渐减,她才能看准晶石的部位,火已经熄灭了!

天池尊者数了一下晶石的数目道:“姑娘的剑术造诣已经不错,比我第一次试验时多了七八支,但是凭这点技艺,闯毒龙宫是不够的!”

绿影相当懊丧地道:“这简直是整人,我练一辈子也不可能达到这个标准!”

天池尊者笑道:“凭苦练是不够的,只有靠智慧,先不要急,看准部位,决定了下手方法,虽然每次只断一支,但实际上所用的招式并不多,至多五招就够了,少则三招即可奏功,所以下手的时候,只能放在最后三四转!”

宇文琼瑶笑笑道:“我也想到是这个方法了,让我来试试看!”

天池尊者将灯架换了个位置,再点上一双蜡烛道:“现在我换了位置,晶石的位置也换了,请!”

宇文琼瑶先是冷静地观察,等到她认为观察成功,才开始出手,结果晶石倒是全断了,但她用了七招。

天池尊者微感愣然道:“小姐剑术超群,在这短短时间之内,居然能施七招!”

宇文琼瑶笑问道:“尊者看我能闯毒龙宫吗?”

天池尊者道:“进毒龙宫是够了,但不能胜过毒龙圣者,此行仍是枉然,因为小姐用了七招才奏全功,证明判断力尚有欠缺!”

绿影不服气道:“判断力不足,可用速度加以弥补!”

天池尊者笑道:“晶石是死的,对象却是活生生的人,不会站在那里等你进攻,因此到那个时候,你不一定有机会施展七招!”

宇文琼瑶道:“尊者之言深得剑中至理,但不知要多少招才够?”

天池尊者道:“我可以在四招之内全功,毒龙圣者可能只要三招,他胜我这一筹,造诣就深我一倍,至多在五招内全功,方可一试,否则绝难在对方剑下逃得余生……”

俞士元道:“我们要找蓝梦蝶,并不是找毒龙圣者论剑!”

天池尊者轻叹道:“不制服毒龙圣者,你们就见不着蓝梦蝶!”

俞士元笑笑道:“那我试一下吧!”

天池尊者又换了一枝蜡烛,转移方位,俞士元借了宇文琼瑶的剑,飞身而出,第一招砍上去,晶石发出叮然脆鸣,却没有断下,天池尊者道:“我忘了说明,那些晶石只有受光之处,才砍得断!”

俞士元退了回来道:“为什么要限制如此之严呢?”

天池尊者道:“毒龙宫中擅长气功,全身仅双目之处可攻,如果剑落在其他部位,根本不生作用,我设计这套晶石反照的练剑方式,也是为了针对他们的弱点!”

俞士元摸摸一根晶石道:“我知道了,尊者能否让我再试一次!”

天池尊者道:“自然可以,老弟请准备了!”

换上新烛,又加以旋转,俞士元干脆抛下了剑,对着那些晶石看着,转盘渐缓,俞士元仍然不动!

天池尊者急急道:“老弟怎么还不动手?”

俞士元道:“不必心急,我只准备用一招!”

天池尊者愕然道:“一招?那是绝不可能的!”

俞士元不理他,没多久,转盘停止,烛火全熄!

天池尊者道:“老弟是怎么会事?”

俞士元笑道:“我已经想好了出手的方法,一招必可奏功,闭着眼睛都能成事,但我还想再难一点,现在再破费尊者一烛,不必插上烛架,就拿在手里,看看我的记忆是否有误!”

天池尊者燃上一枝短烛,洞中立刻烛火辉煌,根本看不出那几枝晶石是俞士元应该砍断的。

但是俞士元举起他的大铜锤,系上了蚊筋索,站在洞的中心,向四周挥了一圈,乒乓之声不绝!

许多晶石都是连根被击得粉碎,俞士元收锤笑道:“请尊者检查一下,是否有我不该击碎的?”

天池尊者看了一下,悚然动容,深致一礼道:“老弟不仅智慧过人,这份神勇更是无人能及,毒龙宫之行,必然可操胜算,我密宗一脉,亦受惠多矣!”

俞士元微笑道:“尊者似乎要我们去为密勒池举行一次大扫除!”

天池尊者脸上微红,顿了一顿才道:“毒龙圣者虽是密宗一派,可是他的功夫却已流于魔道,利用御女采战补气之术以强身固元,深违吾道,密宗诸友对之深恶痛绝,却对之无可奈何,鄙人虽有清垢之心,却无荡魔之力,三位前来找蓝梦蝶,鄙人以为机会来了……”

说到这儿他忙又解释道:“老弟别误会我在利用你们,老弟只要见到毒龙圣者,就会知道此人之可卑可杀,绝非我故意挑拔……”

宇文琼瑶笑道:“那倒不必了,毒龙圣者既然与蓝梦蝶同通一气,信非善类,而且由试技一项,也可知道尊者宅心良善,尊者虽然想借我之力以清门户,却也怕我们能力不足,白白送死,即此存心,我们对尊者也不会有所误解,彼此既是敌忾伺仇,荡邪之举,尚望尊者多予赐助!”

天池尊者忙道:“没问题,不但鄙人会全力,我还可以找几个声气相投的同门一并附骥,以供驱策,共为灵山雪污荡垢!”

俞士元笑笑道:“尊者不是另外还有一道测验?”

天池尊者笑道:“另一道测验是考较各位的定力的,观乎老弟的神勇,那就不必了,康丝罕虽然已经告诉老朽说老弟是位大力士,老朽见到老弟文质彬彬,一派斯文的样子,怎么也想不到老弟身具拔山扛鼎的神力!”

宇文琼瑶道:“气力与定力有什么关系呢?”

天池尊者笑道:“乍看似乎风马牛不相关,其实却大有关系在焉,定力,智力,都是力的一种,力力相通,相助相成!”

宇文琼瑶道:“牛力大于人力数倍而役于人,此力不如智也!”

天池尊者摇头笑道:“非力不如智,是姑娘把问题弄含混了,蛮力与智力都是力,只有程度上的差别,牛力大于人力数倍,人智高于牛智数十倍,牛役于人,是力不及耳,非智不逮也。老朽再举过简单的例子,雷霆之击,天下无敌,无论贤愚,当之立毙,雷霆之发,系感于阴阳之气,无知无识,唯其力之特猛耳!”

宇文琼瑶道:“这只能解释力与智之关系,与定力又有什么关系?”

天池尊者道:“姑娘还是没把问题弄清楚,定力也是一种力,壁力千仞,无慾则刚,此即定力也,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此亦定力也,然都可以作为力有解释,力分为动与静两种,智力、定力,都是力的静态,一般而观之是静于动,然而俞老弟以兼人之资,合动于静与一体,因此老朽不必经过测试即知其定力与智力必超过常人无疑,姑娘承认吗?”

宇文琼瑶想想道:“我可以承认,但仍不知其原因所在!”

天池尊者笑道:“密勒池一脉主要的练功秘决,即在化静力为动力,我们练功的方法只是闭目静坐,可致兼人之体能,所以对这个问题有较为深入的了解,俞老弟的身体型态与常人无异,而其神勇过人百倍,这多出的即是静中之力的发挥,不过他得之自然,比我们练出来又高深百倍矣!”

宇文琼瑶道:“蓝梦蝶手下也有几个力土,勇可兼人,其智慧却寻常,这又是怎么说呢,他们的勇力又来自何方呢?”

天池尊者笑道:“完全一样,只是他们禀赋较差,体内的潜能全部发于勇而拙于智,所以我相信他们的智力可能比常人还差一点,他们的勇力也不如俞老弟,这是他们的禀赋不如,一般说来,每个人的体内潜能是差不多的,所能发挥的程度,仅是禀赋上的差异,练武的人运用内力,就是潜能化静为动的功夫,这个道理很深奥,姑娘慢慢会明白的!”

宇文琼瑶渐渐也有点明白了,所以也不再追问,天池尊者却十分兴奋,把门两个童子都叫了进来,吩咐了一些话,打发他们先走了,然后笑着道:“我们也走吧,上毒龙宫去!”

俞士元道:“尊者不是要找几个同门为助吗?”

天池尊者道:“刚才我吩咐两名小徒,就是去请人了,因为老朽用的是藏语,所以老弟没听懂,我请的是雪女与密勒上人,有此二人为助,再加上老弟的绝世神勇,毒龙宫不足为畏矣,他们的居处不远,我们约定在毒龙宫会头,所以我们要快点动身,免得彼此脱了节!”

宇文琼瑶问道:“毒龙宫离此有多远?”

天池尊者道:“不远,以我们的脚程,大概半天可到,可是带康丝罕同行,可能要慢一点,我预计黄昏前必能到达!”

俞士元忙道:“公主只会一点基本的武功,不必随同涉险了!”

天池尊者道:“不,她具有另一种力,对毒龙宫而言,这种力很有作用,有她同行,可以帮不少的忙!”

俞士元一愕道:“公主有什么异人之能?”

天池尊者笑道:“她的力也是天赋的,那是绝世的姿容!”

俞士元大感不然地道:“难道我们要利用她的美丽去迷惑敌人吗?”

天池尊者摇头笑道:“老弟又弄错了,康丝罕的美丽不是魅力,是一种庄严的美,我们借重她的美丽去抵制毒龙宫中的魅力!”

俞士元道:“在下不明尊者所指?”

天池尊者笑道:“毒龙宫以采战为挹补之道,他们得到一套来自天竺的秘谱,演练成天魔艳舞,这套艳舞据说是魔女摩登伽迷惑佛祖所制,威力很大,到时候只有康丝罕能予以破解,用她神圣庄严的美感去使邪魔自惭形移而敛迹!”

康丝罕笑道:“俞帮主,你不必替我担心,老师早就把如何应付天魔劫舞的方法告诉我了,我们也演练纯熟了!”

天池尊者道:“毒龙宫为密勒池之思久矣,大家早就想驱除他们,私下做了许多准备工作,我物色到康丝罕加以训练,也是准备工作的一部份,而且她与雪女是配合行动的,本身绝无危险的,我们所欠缺的就是像老弟这样一个奇才,所以老弟之来,也是天意要助我们成功!”

康丝罕又笑道:“你们没见过雪女,她的姿容之美,比我还强上百倍,以前藏民见了她,都不敢抬头仰望,把她当作雪岭上的仙女,多看了两眼,人就会失了魂魄,变成痴呆……”

宇文琼瑶道:“我不信世上还有比你更美的女人!”

天池尊者笑道:“雪女与康丝罕的美丽不同一类,各位见到后就会知道了,不过康丝罕所说的倒不是夸张,雪女所居的峰头,还有二十多个雪人站在那里,他们都是见到雪女的姿容后,变为痴呆,为冰雪所僵封,几十年来,就那样站着,不生不死,却永远也无法恢复神智了!”

绿影叫道:“几十年?雪女的年纪不是很大了?”

康丝罕道:“不大,看起来似乎比我还年青!”

天池尊者笑道:“看起来比她年轻,实际上只比我年轻不多,密宗的人,形貌与年龄是两件事,我们习惯上已不从外貌去猜测年岁,而且也没有问年岁的习惯,因为我们只有生,得道,与寂灭三个阶段,没有什么老与年青的区别!”

宇文琼瑶笑道:“尊者与两位贵门下,就有老与年轻的差别!”

天池尊者笑道:“那是你的看法,在我们的眼中,这只是悟道时的形态而已,我这付形相已经十年了,以后也不会改变,我那两个门徒到死也不会长大,密宗心法门户分歧,只有驻颜一端是殊途同归,练到某一个阶段,豁然贯通后,就始终保持那个形相,一直到死去而止……”

宇文琼瑶神往地道:“这真是一个奇妙的境界,我……”

天池尊者笑道:“姑娘如何有意加人密宗门下,我倒是很欢迎,不过一入吾门,即须摈除七情六慾,每天都是过着刻板的生活,而且必须居住在此地,举目所见,只是一片白茫茫的冰雪,目不迷五色,心不及他务,才能获致长生驻颜之秘……”

宇文琼瑶道:“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天池尊者道:“姑娘问得好,入门之初,我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悟道之后,我想起这个问题,生活已定了型,想要改变也不可能了,当然我们也不是全无意义,静中旁观世尘,每得物外之趣,倍人之寿,异人之能,百丈绝峰,来去自如,人望之若神仙,仅此而已!”

字文琼瑶道:“仅此而已吗?”

天池尊者一叹道:“这还不够吗?人间没有真正的神仙,世人但知神仙之乐,却不知成仙之苦,古之达者说了两句警语,但羡鸳鸯不羡仙,嫦娥应悔偷灵葯,碧海青天夜夜心,一言道破了神仙的苦况与寂寞……”

宇文琼瑶摇头道:“那我宁可做个浊世中人!”

天池尊者道:“这是对的,我先前要招三位入门,只是见你们的资质不凡,可以人吾门而已,内心并不急切,像康丝罕,多少次要求人我门下,我并不答应,以血肉之躯,硬变成一个没有性情的怪物,我觉得是一种罪孽……”

俞士元笑笑道:“仙道之设,专为一种生来恬淡的人而开的长生之门,我们俱非其类,只能说是仙缘不够,尘心太重,这个问题不谈了,还是往毒龙宫去吧!”

天池尊者笑道:“对,这是闲话,莫误了正事,我们走吧!”

五个人离了洞府,天池尊者带他们走上一条小路,转了一程,眼前是一座巍然高与天齐的绝岭!

整个山峰都在白雪的笼盖下,更无杂色,日光照在雪上,发出刺目的反光,峰下虽有细径可攀,但是也相当艰难,因为所谓细径,也仅是一些突出的冰块,仅可容身而已,有时还须靠双手攀缘而上!

康丝罕虽然行动稍缓,有天池尊者的帮助,必要时提携一把,倒也不致落后太多,最苦的是俞士元!

他身背两柄大锤,一轻一重,加起来也有两千多斤,超过他的体重几近二十倍,虽然他体力足可负担,可是攀手的冰角却未必能承得住,有时必须用他的那枝匕首插入冰壁借力,才能登上去,这样一来,最慢的倒是他了!

宇文琼瑶道:“上毒龙宫必须要走这条路吗?”

天池尊者道:“毒龙宫另有坦途可达,可是要绕过这座山峰,费时更久,而且我们此去,最好是出其不意,因此我才选了这条险路,事前我只考虑到康丝罕的体力不支,有我们的帮助,认为必无问题,没想到俞老弟身上的累赘了!”

俞士元笑笑道:“没问题,我支持得了!”

天池尊者道:“以老弟的神勇,我相信登峰是没问题的,只怕登峰之后,体力耗损过巨,影响到老弟的战力……”

俞士元道:“尊者大可放心,以我的估计,如果攀到峰顶,正好是我体能发挥到最高的境界,因此如果即时动手的话,倒可以给对方一个更大的意外!”

天池尊者哈哈大笑道:“老弟真是神人,据我所知,真力耗到两成时,才是发挥体能最高的境界,老弟负重攀高,仅只耗两成真力……”

一言未毕,忽然顶上有人接口道:“我不相信……”

一条白影骤降,往俞士元的面前撞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