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六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俞士元身子靠在绝壁上,那白色人影是由高处侧面撞来,存心想将他撞下去,手上既无所借力,脚下可活动的余地也不多,看那人来势之疾,似乎又不是轻易可抵挡的,万般无奈之下,他想出一个绝招!

如果他匕首在手,这时尚可用来插进冰壁以借力,或是用以阻敌,偏偏为了要留给康丝罕借力,他将匕首分插在脚下的冰壁上,而且为了跟天池尊者说话,他的身子也采取了放松休息的姿势!

因此他只有一手叉开,像五枝铁钉似的,便插进了坚硬逾石的冰壁,另一手翻掌推出去,刚好接住那人的一掌。

那人的劲道很强,俞士元被打得双脚腾空,身子斜飘起来,幸好另一只手插进了冰壁,才没有掉下去。

那突击之人却被俞士元的反震之力,打得弹了开去,直向百丈深崖下坠去,如星丸猝落,去势极速!

如果一直掉到底,在这种高度与底下坚硬的冰块的撞挤之下,那人非跌成一片肉饼不可!

可是那人在快要坠地之际,半空中忽又急射下一团白影,迅速追上那人,两下接触后,后降的那团白影忽而展开大了几倍,斜掠而起,原来是一头硕大无比的巨雕,抓住了那人,又往他们存身之处飞来!

宇文琼瑶与绿影都娇叱一声,拔剑待击。

天池尊者却笑道:“二位不必紧张,是自己人!”

巨雕飞到临近,将那人放在一块突出的冰块上后,自己一收翅,也停在另一块冰崖上,神态英骏,足有一个人高通体白羽如雷。

再看那人,却是一个全身白衣的女子,脸用白纱蒙住。

天池尊者笑道:“雪娘子,你老是这么爱开玩笑,幸亏俞老弟神勇过人,换了别人,挨了你这一击,还能有命吗?”

那女子微笑道:“如果他接不住我这一击,就不是我们所期待的人选!”

天池尊者笑道:“你就是不相信人,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那女子道:“我只相信我所看见的!”

天池尊者道:“现在你相信了吗?”

那女子又点点头,宇文琼瑶道:“你就是雪女了?”

那女子点点头道:“不错!听说你第一次就破了天池老儿的试剑石,虽然招式多用了两招,总算很不错了!我们可以一交!”

宇文琼瑶听她口气很高傲,心中不悦道:“听说你的姿容绝世无双,为什么不让我们见识一下呢?”

那女子笑道:“我不想你们一辈子冰封在这石壁上!”

宇文琼瑶更有气了说道:“你真以为你的姿容能迷住一切的人了吗?”

那女子傲然道:“在我所居的雪峰前,有二十几个雪人可以为证!”

宇文琼瑶道:“你最多只能迷迷男人而已,我们同为女子。”

那女子娇声大笑道:“天池老儿没告诉你,那二十多人中,一大半是女的!”

宇文琼瑶冷笑道:“充其量也只是些少见多怪的山民愚妇!”

那女子似乎受了激,一下子扯去面纱,里面竟是一张丑陋无比的脸,满面瘢痕,宇文琼瑶先是一呆,继而笑道:“原来是这等美法,我是差一点要倒了,吓倒了。”

女子冷笑一声,伸手再扯道:“我先给你一个极丑的印象,好使你心中有个准备!”

原来她的丑脸只是一张面具,揭下面具后,才露出一张美洁无比的脸,那张脸简直无以形容。

即使拿人间所有赞美词句都用出来,都不足以形容其美丽的十分之一,宇文琼瑶确是呆了一阵。

绿影却是木立不动了,雪女嫣然一笑道:“你承认了吗?”

宇文琼瑶点头道:“我承认你美,但不致于令我痴迷的程度!”

雪女笑笑道:“因为你自己也很美,可能会好一点,其他两个人就不行了,你快在他们的人中穴掐一下……”

宇文琼瑶先在绿影的鼻下轻掐了一下,才把她从迷惘中惊觉,可是宇文琼瑶跨上去要掐俞士元时,俞士元居然拨开她的手笑道:“琼瑶!你干吗?”

宇文琼瑶一怔道:“你没有入迷?”

俞士元哈哈一笑道:“这是什么话,在我看来,她不如你跟韵珊美。”

天池尊者笑道:“俞老弟这是违心之论了,你的定力能抗拒雪娘子的美丽,我是深信不疑的,但说雪娘子不如宇文小姐……”

宇文琼瑶道:“这个我也承认,雪女的美丽,是我与韵珊姐不能比的!”

俞士元笑道:“那是你们的看法。”

雪女有点不服气道:“你难道别有看法?”

俞士元笑道:“不错!我承认你长得很美,可是我胸中,已有珠玉,对其他的美丽事物,只如顽石无异!”

天池尊者大笑道:“高明!高明,雪娘子,你终于遇上一个不动心的人了!”

雪女冷笑道:“违心之论,刚才他的样子并不比别人好得了多少,我注意到他痴呆的样子,只是他惊觉得快,所以没有入迷。”

俞士元笑道:“我是呆了一下,那原因并非如你所想的!”

雪女道:“是什么原因?”

俞士元笑道:“我告诉了你,怕你受不了!”

雪女道:“你说好了,我没有受不了的!”

天池尊者也道:“俞老弟另有高论,不妨说出来给我们听听,雪娘子的修为已够了火候,大概也不会因一句话就妄动无名!”

康丝罕也笑道:“我从小就跟雪女姐姐玩过多少年,也没见她生过气,俞帮主若是能叫她气一次,倒是很难得!”

俞士元淡淡地道:“我见到她的容貌后,只有一种感触,就是这种感触使我呆了一阵,我觉得上天生物,何以如此吝音,既然赋与她这一片容貌,为什么不给她一片善良的心肠!”

雪女脸色微微一动,差点要发作起来了,努力忍住道:“你这话是作何解释?”

俞士元道:“为了你无缘无故地偷袭我一招!”

雪女微微一笑道:“原来是为这个,我是为了要试你一下,而且也是为了你好,如果你接不下我那一掌,到了毒龙宫也是送死!”

俞士元道:“假如我稍微差一点,不必等毒龙宫的人杀死,早已被你那一掌震下这万丈深谷了!”

雪女微笑道:“你放心,即使掉下去,有我的雪奴在,保证死不了!”

说时用手一指那头巨雕,俞士元冷笑道:“它救得了我吗?”

雪女傲然道:“雪奴是灵山异种,力大无穷,别说是一个人,十个人它也能载得起,否则我怎会如此贸然相试!”

俞士元笑了一下道:“我不想多辩,但用事实证明给你看好了,我就站在这里,叫你的雕儿把我提起来看!”

雪女撮口轻啸,那头白雕冲天顷起,一翅急落,俞士元双臂上伸,握住了雕爪,巨雕扬翅急扑,就是无法将俞士元提离岩壁,俞士元最后一松手,巨雕才冲天飞起。

雪女脸色微变道:“你使什么重身法坠住身子?”

俞士元指指身后的那两柄巨锤道:“我没有使什么身法,重的是这对家伙,它们足足有两千斤重,如果再加上下坠之势,你的雕儿盛得起码?”

雪女脸有愧色顿了一顿才道:“算我错了,我听天池老儿的门人说你很了不起,可是见你登崖的身法如此迟缓,唯恐误了大事,才试你一下!”

宇文琼瑶对雪女的做态十分不服,见俞士元挫了她的锐气,心中十分高兴,忍不住也帮腔道:“俞相公乃宇内第一奇人,他那对铜锤寻常人连搬动都不可能,也只有他天生的神勇才能舞动,如果不是这对兵器累身,这点冰岩,他闭着眼睛也摸上去了,你也不弄弄清楚,就贸然相试……”

天池尊者连忙打圆场道:“好了!雪娘固然莽撞,倒不是有心加害,俞老弟的天赋奇能,也不是外表上看得出来的,这只是个误会!”

雪女笑了一下道:“是呀!我怎么知道他斯文的外表了,藏着那么大的劲力呢?而且我已经认错了,你们难道还不能原谅我吗?”

她的狂态一下子都收敛了起来,俞士元倒是不便多说。

康丝罕笑道:“雪女姐姐肯对人认错,倒是很少见的事!”

雪女婉然一笑道:“我也不是故作傲态,实在是以前从没有一个人能叫我心服,见了俞公子这等天生神人,我当然该有错认得了!”

天池尊者笑道:“原来雪娘子的认错是因人而发的!”

雪女笑道:“不错!凭你这个参禅野狐的邪魔外道,那怕杀了我也不会对你认错,你那一套鬼玩意儿也唬不了我!”

天池尊者笑道:“咱们不抬这个杠,密勒池畔谁也不比谁强,谁也不向谁低头,大家各修其本,各行其事,才是我们修真的本旨,所以毒龙圣者多管闲事,总揽密勒池的大权,才引得群起而攻之,我另外还约了密勒上人,雪娘子跟他近在毗邻,可曾看见他动身了?”

雪女道:“不知道,我得到消息后,立刻乘了雪奴,赶到这儿来接你们了,不过你约那老家伙也没什么用!”

天池尊者道:“话不是这么说,毒龙圣者练就了天龙八吼神功,除了上人之外,别人都无法破解,所以非要他不可!”

雪女微微一笑道:“我就不相信,他的天龙八吼见了我,管保一声都吼不出。”

天池尊者微怔道:“雪娘子莫非准备以姹女神功去对付他?”

雪女的脸色微红道:“密勒上人的金刚不动心功只是初入门,未必能抗受天龙八吼的震力,必要时我只好献身一试了!”

天池尊者望了她一眼道:“雪娘子,你修为至今颇为不易,千万不可妄动无名!”

雪女微说道:“废话,驱除毒龙之举,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是为了大局着想,你那鬼心眼里又在动什么歪主意?”

天池尊者轻叹道:“能这样最好,密宗法门虽不是什么正道,但能到你我的境界已是不易,你若坠人魔障……”

雪女眉头一扬道:“你又忘了我们的规诫了,各管各的事,保住你自己就够了,我的事毋庸操心,康丝罕,我带你上去!”

语毕一声轻啸,拉着康丝罕就往外跳,那头巨雕及时展翅,刚好用背托住她俩,冲霄而去!

字文琼瑶一笑道:“这位雪峰神女人是够美的了,但贪嗔争胜之心犹存,看来你们密宗绝情灭性之说,也是欺人之谈!”

天池尊者轻声一叹道:“但愿她只是一时游戏,千万别泯了真智!”

俞士元问道:“尊者说的什么?”

天池尊者笑笑道:“没什么,这是我们门中心语,你们不会懂的,去了康丝罕那个累赘,我们可以帮老弟一点忙了!”

俞士元道:“那倒不必,我并非走不快。只是借这个机会练练体力,作准备工作,以便及时能全力发挥而已!”

天池尊者笑道:“入门闯宫,老弟还有的是机会,在见到毒龙圣者之前,尽有人给老弟试手练功的,现在还是节省点体力为要!”

俞士元笑道:“那我就用个省力的方法上去了!”

说完解下那柄铜锤,系上两丈多长的蛟索,用一头扣在手腕上,用力一摆铜锤直抛而上,将他的身子吊了上去。眼看他抛上了十几丈,藉反荡之力,身子竟抛到铜锤之上,找到借力的地方站住脚,又作第三次抛荡!

没有多久,他更续接力,已经离他们很远了,三个人立刻施展轻功夫向上急升,仍是无法追及!

等他们来到峰顶,俞士元已经跟雪女等人在顶上谈天了,另外还有一个形容枯瘦的秃头老者在场。

天池尊者笑道:“上人也到了,这位俞老弟想必已经认识了。”

那秃顶老者正是密勒上人,笑笑道:“雪娘子为我介绍过了,见到俞公子登峰的绝技,老朽实在佩服,没想到中原居然有此奇人!”

雪女嫣然一笑道:“老头儿这话就该打,难道奇才只限于我们密勒池才有吗?当真仅是俞公子一人举世难求,这位宇文小姐,那位绿影姑娘,那一个不是人中麟凤,听康丝罕说还有一位吴韵珊小姐,她更了不起,可以把你这老家伙耍得团团转!”

密勒上人笑道:“是!老朽自承失言,我们这就上毒龙宫去吗?”

天池尊者道:“最好是快点去,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密勒上人笑笑道:“那恐怕办不到了,我来时经过毒龙宫,见他们正在忙忙碌碌地准备,如临大敌,早就在等我们前去了……”

天池尊者一怔道:“那不可能吧,我们越岭而至,难道毒龙宫也学会了未卜先知吗?”

密勒上人道:“毒龙虽不会你那套未卜先知的本事,却精擅先天易数,卜而后知,也不比你慢多少,反正他们有了准备是事实!”

天池尊者道:“那我们就得从长计议一番了!”

雪女道:“没什么可计划的,来了就去,毒龙宫就是那几套玩意儿,我们也就是这几个人总不能因为他们有了准备,就打消此行!”

天池尊者想了一下道:“雪娘子说得也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既然来了,说什么也得闯它一下,再计议也没有什么结果。”

于是一行七个人,三男四女,又由峰顶向下走去,毒龙宫是建在半峰之间,他们由另一边登峰爬过了头。

所以现在又得往下走了,所幸这一带山势平坦,虽然带了康丝罕,走起来也没有登峰时困难了!

远远望见一片金碧辉煌的建筑,天池尊者用手遥指道:“那就是毒龙宫,旁边的湖泊就是密勒池!”

宇文琼瑶奇道:“我看见宫中好像还有花树,那是真的还是假的?”

天池尊者笑道:“自然是真的,雪峰上冰天雪地,百草不分,就是密勒池一块地方得天独厚,终岁温暖如春……”

雪女道:“你又卖弄了,你知道什么叫春天?”

天池尊者一笑道:“我们都是活在没有春天的世界中,但俞老弟他们都是从锦绣的尘事中来的,这个形容他们自能体会!”

俞士元笑道:“深山中不会有湖泊,密勒池必是上古所遗的一个火山口,而且还与地府火心相通,得地热之温润,才能维持那一池碧波不冰,而周围又得水气之温润,能生花树,这种情形在中原很多,并不足为奇!”

雪女道:“公子见多识广,把密勒池洞天福地的迷揭穿了,我们虽然生长于斯,却一直没想通其中的道理!”

俞士元笑了一笑,举步向前走去,雪女又道:“虽然我们不在乎他们如何准备,但还是深入了解一下的,好看看他们究竟在捣些什么鬼?”

天池尊者道:“知己知彼,自属上上之策,可是四无掩蔽,我们想偷偷过去侦察一下,一定会被人发觉的!打草惊蛇,反而不妥!”

雪女笑道:“他们防得了地面,防不了空中,我乘雪奴在空中侦察一遍,他们就是发觉了,拿我也没办法!”

宇文琼瑶道:“这倒是个好办法,雪娘子,我还没尝过乘风而驾的滋味,你带我走一趟,开开眼界如何?”

雪女含笑道:“当然可以,俞公子是否有兴趣也去看一下?”

俞士元摇头道:“不了,琼瑶对奇门阵式很内行,她去看一下,对宫中的布置可以有个了解,我去毫无用处!”

雪女稍感失望,但仍是召来雪奴,跟宇文琼瑶二人一起跃登雕背,冲天而去,众人则屹立等候!

眼看着雕影在毒龙宫上绕了几匝,又如流星似的飞回!

宇文琼瑶一下雕背就叫道:“相公!你猜是谁来了?”

俞士元微怔道:“除了我们之外,还有谁会来?”

宇文琼瑶叫道:“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珊姐来了!”

俞士元为之一震道:“不可能,她怎么会来呢?”

宇文琼瑶道:“是真的!她是由峰下大路上来的,乘了一座软轿,由绿绫她们抬着,南彪与俞光在前面开路,离毒龙宫只有一里之遥,真奇怪他们怎么会前来的呢?而且还在我们前面,实在叫人想不透!”

康丝罕想想道:“吴小姐他们如果由藏境直接前来,是比你们快,因为你们找到我那儿,绕了个大圈子……”

绿影忙道:“那么毒龙宫的准备是为了他们而发了,小姐的本事还是比我们大,居然直接就找到了毒龙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