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六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摩丽莎好像没有料到对方的剑式如此精妙,显得有点手忙脚乱,就地一滚,才躲过那一招合击。

绿影与绿蚁哪里肯放过机会,双双冲前,挥剑再攻,摩丽莎在地下翻滚躲避,只能舞刀护体,却无力攻击了!

而且绿影绿蚁两枝剑迫得她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十几个回合过去,摩丽莎的身上已满是汗水。

众人在下面看着,薛娇娇笑向天池尊者道:“尊者把她们说得多了不起,看来却也平常!”

吴韵珊却凝重地道:“薛大姐,你看错了,这个女子是在狡诈!”

薛娇娇道:“何以见得呢?她除了刀利之外,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吴韵珊道:“她看上去好像不济,其实刀法并未散乱,而且所施展的是一种极为高深的武学身法,蛇行狸翻,极有分寸!”

俞士元道:“我也看出她的武功在绿影等人之上,虽然她装得很像,可是在一旁的关美美全无动静,可见是假的!”

薛娇娇看了一下,也觉得不错,因此道:“她既然武功胜绿影等人有余,为什么要装败呢?如果说是想借此杀死她们,凭真功夫也够了,用不着如此费事!”

吴韵珊道:“这正是我想知道的问题!”

又过了片刻,忽然雪女叫道:“不妙!她施展的是蛇女迷阳魔功,你看她在地下翻滚,媚态横生,分明是想蛊惑我们这边的人!”

吴韵珊道:“这种魔功我也听说过,但是只对男人有魅力,绿影她们都是女子,她施展这套功夫不是白费吗?”

雪女道:“她的目的是我们这边的几个男人,你看看他们……”

果然南彪俞忠两人都目瞪口呆,俞光虽是小孩子也不例外,俞士元还好,天池尊者似乎也有点入魔之状!

而摩丽莎在地上翻滚的姿势越来越柔媚,她的短裙底下空无一物,举手投足之间,妙态横生!

奇在她虽然施展媚术,却无一丝婬荡之意,只是尽量在表现女性的美,妙相隐约,充满了神秘的意味!

尤其是她的一双腿,忽张忽掩,只把美妙的地方给人惊鸿一瞥,使人不自而然地想多看一眼!

慢慢地,五个人的眼睛都投注在摩丽莎的身上,追随看她的动作,连一刹那都舍不得放松!

绿绫在旁看得急了,连忙叫道:“吴小姐,连俞相公也入迷了,你快想个办法呀!”

雪女闻声惊视,果然俞士元也有痴迷之状,忙叫道:“天池!你对这种魔功很有研究,快想法子救醒大家……”

天池尊者如若不闻,神情痴呆,雪女急叫道:“天池!你修炼了这么多年,难道也把持不住了?”

天池尊者仍然没有行动,雪女推了他一下,他向前移动一步,雪女再去推他,却被他一手挥开道:“别烦我!”

关美美哈哈一笑道:“摩丽沙行了!鱼儿都上钩了!”

摩丽莎突地一长身,刀光急挥呛呛声中,绿影与绿蚁手中的断剑全折,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剑柄。

她们还想上前拼命,摩丽沙用刀一比道:“站住,别上来送死,本宫近日收录的男人不少,女的不敷分配了,圣者才吩咐不杀你们,否则你们哪有命在!”

宇文琼瑶还想上前拼斗,吴韵珊道:“瑶妹!下来吧!我们一败涂地了!”

字文琼瑶本来专心注意战局的进行,没留神底下所发生的事,这时闻声回顾,才发现五个男人的痴呆之状。

连忙下来问道:“珊姐!这是怎么回事?”

吴韵珊用手一指道:“你自己看吧!他们都入了魔了!”

摩丽莎与关美美两人含笑下了台阶,摩丽莎笑道:“雪娘子?尽管你的姿容美绝人世,可也没有我这么大的魔力吧?现在你该承认我们的法力无边!”

雪女顿了一顿才道:“你那套媚术如果迷住了别人,我还可以相信,要说你迷住了天池,我说什么也不相信!”

关美美笑道:“事实放在眼前,这老鬼不就入了魔吗?”

雪女道:“天池七情六慾已至斩灭之境界,任何媚态也不会叫他动心的,你们一定是施了别的手脚!”

吴韵珊道:“不错!别说天池尊者了,俞相公年事虽轻,却也有坐怀不乱的定力,南天王与俞忠是个鲁男子,俞光是个小孩子,他们都不会因色而迷……”

关美美笑道:“你不是深通百学吗?不妨想想其中道理!”

吴韵珊想了一下道:“我明白了,他们都是中了雪莲香的迷!”

雪女忙问道:“什么是雪莲香?”

吴韵珊道:“那是一种*葯,女子服下之后,身上就产生一种异香,可以使男人闻了入迷,难怪她刚才交手时并不出力,又是在空地之中,何以会有一身汗水,原来是利用那个方法,施放雪莲香的迷性……”

雪女道:“我们怎么都没闻见呢?”

吴韵珊道:“雪莲香与女人的体息相似,只有男人的鼻子才有感觉,女人却全无所觉,所以我也没有及早提出警告!”

关美美笑道:“佩服!佩服!蓝梦蝶夸你博学广闻,倒是一点不假,你既然知道雪莲香,就该知道入迷后无物可解!”

吴韵珊道:“那倒不见得,用雪莲宝中的尖芽,泡水喝了可解!”

关美美笑道:“不错!可是你上哪儿去找雪莲宝呢?”

雪女道:“吴小姐,你说出地方,我一定找得到!”

吴韵珊摇头道:“没有用!雪莲只有在年头岁尾结实,现在正当秋冬初交,即使找到了雪莲,尚未结实,也是枉然!”

雪女道:“那我们就把人带走,等到那个时候好了!”

吴韵珊道:“等不及了!这些人神智已昏,不出十天都会死的!”

雪女急着道:“那不是完了吗?”

吴韵珊道:“只有一个地方,毒龙宫既然配制了雪莲香,自然也留下了雪莲宝,要救他们,只有问毒龙宫讨取!”

雪女神色一厉叫道:“摩丽莎!快把解葯交出来!”

摩丽莎笑道:“解葯在圣者那儿,你自己问他要去!”

雪女沉思片刻道:“好!把老毒龙叫出来,我不相信他敢不给!”

摩丽莎笑道:“只要你开口,圣者没有不答应的!不过圣者说了,他不会出来见你,除非你进去见他!”

雪女道:“进去就进去!”

吴韵珊道:“我们一起进去,我也要会会毒龙圣者!”

关美美笑道:“当然可以,毒龙宫对女的是来者不拒!”

雪女道:“那么这些人呢?”

说着一指俞士元等人,吴韵珊道:“摩丽莎开句口,他们都会跟着走的,现在他们只听她一个人的话,雪莲香是女子慑取男人最有效的宝贝!”

摩丽莎笑道:“你总算知道厉害,现在我叫他们动手来杀死你们,他们也会乖乖地听话,其实雪峰终年积雪,雪莲也终年结实,要找雪莲宝十分容易,只是吴韵珊晓得你们带不走人,才不敢造次而已!”

语毕又朝五个男人道:“现在跟我走,要乖乖的听我话,不许淘气!”

五个男人都木然点头,举步跟着她走去。

宇文琼瑶悄声道:“珊姐!你告诉我雪莲是什么样子,我悄悄溜走采摘去,你去磨住他们,等我赶来接应!”

吴韵珊道:“雪莲状如莲花,产在绝岭之巅……”

雪女也悄声道:“你乘我的雪奴去,来回快一点!”

宇文琼瑶点点头,这时摩丽莎与关美美在前面催促。

吴韵珊道:“我们假装聚集商量,你就趁乱快走,采得雪莲宝后,剥开里面的尖芽,捣烂了就行,可得快一点!”

几个人一哄,故意吵吵嚷嚷地商量,宇文琼瑶趁乱溜出去了,所幸毒龙宫深处极峰,无人看守,也没有为人发觉!

他们走到摩丽莎身前,关美美一点人数道:“怎么少了一个?”

吴韵珊道:“那是宇文琼瑶,她跟蓝梦蝶势不两立,不肯跟你们妥协,所以走了,我们自然不能勉强她!”

关美美冷笑道:“只怕不是这个原因吧!”

吴韵珊道:“毒龙圣者不会无条件解救这些人的,我们全体陷入此地,吉凶未卜自然要留个人在外面……”

关美美哈哈一笑道:“她是想出去讨救兵,那可是在做梦了!”

吴韵珊道:“她是武林监督人,可以号令江湖,本身功夫更是不凡,你们想拦阻她是不可能的,她当然也不会放过你们!”

关美美笑道:“我们绝不拦阻她,老实说,除了俞士元之外,圣者对谁都不在乎,现在有了俞士元,她将天下武林高手一起找来也是白白送死!”

吴韵珊道:“俞相公只是一时入迷,雪莲香的有效期间不过十天!”

摩丽沙道:“十天足够了,我可以在十天之内将他收服过来!”

雪女冷笑道:“你在做梦,你以为你那套狐媚手段能叫他就范吗?”

摩而莎道:“不能叫他就范,我就杀了他!”

雪女冷冷地道:“走着瞧吧!也许我先杀了你呢!”

摩丽莎笑道:“我相信你有这个本事,只要你肯对圣者略尔柔情,叫他杀任何人都行,可是现在杀死我就没那么容易了!”

关美美也笑道:“用雪莲香是我们两人私下的主意,因为我们也怕你对圣者用手段而排挤我们,所以才出此下策,现在我们有这五人可供驱策,圣者如果对我们不客气,我们就发动这五个人闹他个天翻地覆!”

雪女一怔道:“那我去见老毒龙也没有用了!”

关美美道:“那倒不一定,我们并不想邀圣者之宠,毒龙宫中男人多得很,只是你得小心点,别跟我们作对就行了!”

摩丽莎笑道:“圣者是否肯给你解葯我不得而知,但是我们也得听听他的口气,如果他对你过分屈就,我们也得作个打算!”

吴韵珊道:“我真不明白你们的意思!”

摩丽莎道:“假如圣者答应给解葯,一定会对雪娘子提出相当的条件,同时我们也要看看雪娘子的表示!”

雪女道:“我的表示与你们有什么关系?”

摩丽莎道:“你不会平白无故答应圣者条件的,如果你是为了俞士元牺牲自己,我们就算了,如果你是存心颠覆毒龙宫,我们为了保全现状,势必有所准备,不能让圣者一个人糊里糊涂,断送了大家的前途!”

吴韵珊笑道:“毒龙圣者又不是傻瓜……”

关美美笑道:“雪娘子有这种本事,能叫每个人变成傻瓜,圣者为了一亲芳泽,很可能会不顾一切……”

雪女一笑道:“这么说,你们对老毒龙的忠心并不深呀!”

关美美冷笑道:“密宗门中没有忠心两个字,我们只是喜欢毒龙宫的生活方式,并不是对圣者有什么忠心!”

雪女道:“你不怕我告诉老毒龙吗?”

关美美道:“不怕!圣者自己何尝不知道,毒龙宫虽然以他为尊,只是他能供给我们所需而已,如果他做不到这一点,我们早就轰他下台,用不着你们来费事……”

吴韵珊笑笑道:“雪娘!毒龙宫中还有这种矛盾情形,倒是令人想不到!”

关美美冷笑道:“我敢告诉你,就不怕你们利用,圣者在毒龙宫虽居于领导地位,但也不是每个人必须听他的,密宗门中一向崇尚自由,在毒龙宫中,这种趋势并无改变,正如他身居密勒池总监,你们也未必听他指令是一样的!”

雪女道:“可是每次开道侣大会时,你们都把他抬得高高在上!”

关美美笑道:“那是做做样子,使你们产生一种错觉,认为毒龙宫是一个庞大而严密的组织,才可以镇住你们,不敢生事!”

雪女笑道:“你们可做得真像,早知如此,我们只要集合密宗道侣,也可以把老毒龙推翻了,何必等今天呢!”

摩丽莎含笑道:“那你又错了,毒龙宫虽不是圣者一个人的,大家对现状都十分满意,如果有人要破坏现状,我们仍然会团结一致,加以维护的!”

吴韵珊微微一笑道:“这真是个奇怪的地方,听你这一说,我对毒龙宫又要另作一番估计,至少不能用原来的计划了!”

摩丽莎哈哈大笑道:“无论你计划多详细,今天也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归于毒龙门下享人间至乐,一是命丧泉下作异城孤魂!”

吴韵珊道:“我倒不相信,也许我能找出第三条路!”

摩丽莎笑道:“假如俞士元不入迷,你们尚有希望。现在恐怕很难了,俞士元已听我所用,凭他一人之力,足可叫你们就范!”

吴韵珊微笑道:“你别想得太如意了!”

摩丽莎道:“除非你能解雪莲香,虽然解葯并非难得,但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即使你拿着解葯,我不发命令,他也不会接受!”

吴韵珊道:“这一点算你狠,但是我能叫他变成一无所用!”

摩丽莎怔道:“这是怎么说呢?”

吴韵珊道:“我不能将他由迷惑中救醒,也不能让他受你利用,唯一的办法,就是消除他的天赋神力,使他与常人无异!”

摩丽莎道:“你办得到吗?”

吴韵珊傲然道:“你应该听蓝梦蝶说起过我的厉害,我很少有办不到的事,何况俞相公与我相处日久,对他的体能状况,我了解得很清楚,我只要稍施手脚,就可以消解他的神力,成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软弱书生!”

摩丽莎道:“你如果敢这样做,那就太趁蓝梦蝶的心了,他正想千方百计以杀死俞士元,你正好给了他一个机会!”

吴韵珊冷笑道:“必要时我会的,我宁可他死于蓝梦蝶之手,也不能让他落在你们这批婬娃之手,便宜了你们!”

摩丽莎神色一变道:“你说什么?”

吴韵珊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所练的采战挹注婬功,对这种天赋神力的壮男,自然视为珍宝,你们打的什么主意,我还有不清楚的!”

关美美变色道:“吴韵珊!我们不立即杀死俞士元,正是因为他有可利用的价值,如果你毁了他,我们也就不客气了!”

吴韵珊冷冷笑道:“如果我得不到他,岂会让你们去糟塌他!”

关美美怒声道:“只要你舍得,我们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吴韵珊冷笑道:“我要的是他的心,把他变成一个平凡的人,对我毫无损失,你们精力就衰,如果不能及时找到滋补之方,衰竭之痛苦就在不远,我相信你们比我更着急呢!”

摩丽莎与关美美对望一眼,似乎被吴韵珊的话唬住了!

雪女怒道:“原来这两个婬妇打的是这个混帐主意,吴小姐,你不必顾忌,马上施为,叫她们俩死了心!”

吴韵珊笑笑道:“现在不必忙,见了毒龙圣者再说,今天我们尚未一败涂地,也许还需要俞相公的神力来扫荡魔穴呢!”

雪女道:“可是这两个婬妇不会放手的!”

吴韵珊笑道:“她们纵情恣慾,真元早失,虽然藉采补以驻颜,可是入门太迟,追补所失很难,俞相公是她们唯一的希望,谅她们不敢轻举妄动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