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六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摩丽莎终于叹口气,以妥协的语气道:“吴韵珊!蓝梦蝶说你厉害,我们算是领教到了,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你的眼睛是厉害……”

关美美却道:“摩丽莎,你别听她鬼话,她是在诈我们!”

吴韵珊笑道:“什么事能逃过我的眼睛,你们两人目光散而不凝,肌肤虽柔腻,毛发却已失去光泽,分明是衰竭之象,旁门左道,究竟与正统难以并论,你们看看雪娘子,英华内蕴,就可以知道自己的缺点所在……”

关美美低头不语,吴韵珊又道:“照你们目前的状况,一定是饥渴胜于虎狼,蓝梦蝶带来的一批壮男,虽然能解燃眉之急,但杯水车薪,所得不敷所耗,再这样下去,不出三五个月,你们就到了灯枯油尽的程度,到那时除了容貌变成罗刹夜叉一般怖人外,还要日受魔火煎心之苦,生不如死,除了俞相公这种天成的奇资可以解救你们的厄难,你们只有坐待毁灭……”

摩丽莎面现恐怖之色,哀声道:“吴小姐,你说得对……”

关美美仍然倔强地道:“你从哪里懂得这么许多的?”

吴韵珊道:“我精擅歧黄之道,你们这一套鬼玩意有什么了不起,黄帝与素女答问的素女经上,说得很详细!”

摩丽莎连忙道:“吴小姐,你既然是个大行家,就该知道俞士元年岁还轻,精力旺盛,我们不会对他造成多大损失,即使消耗精神,你可以用葯物使之复原,何况毒龙宫中各种葯物齐全,只要你肯帮我们的忙,我们无条件供应……”

吴韵珊道:“你是跟我谈条件吗?”

摩丽莎道:“不是谈条件,算我们求你行不行!”

吴韵珊想了一下道:“行!我可以帮你们一下忙……”

绿影连忙道:“吴小姐,你怎么可以答应这种事?”

吴韵珊一叹道:“我何尝愿意,但是别无良策,除了玉石俱焚之外,只有这个办法可行,我们别无选择!”

绿影道:“俞相公宁死也不愿接受这种龌龊的条件!”

吴韵珊道:“他会答应的,他献身江湖并不是为了名利,而是为了武林的安宁,蓝梦蝶不灭,天下永无宁日,他的生死不能由自己作主……”

绿影也没有说话,事实上她也舍不得牺牲俞士元!

雪女道:“那就叫她们交出解葯来!”

摩丽沙道:“可以!”

关美美却道:“慢来!其他四个人都可以救醒,俞士元却不行!”

雪女道:“我们主要谈的就是俞公子!”

关美美道:“俞士元的为人我听说了,吴韵珊虽然答应了,他本人却一定不肯屈就的,如果他神智清醒,谁也不能叫他听命!”

吴韵珊想想道:“这倒也是,那你把其他四人的解葯交出来行吧!”

摩丽莎取出解葯,关美美抢了过去,分别按入那四人的口中,然后将余葯一起毁了,朝吴韵珊道:“我们并非不相信你,而是不相信你能叫俞士元帮我们那种忙,所以我们救醒其他四人以示诚意,但必须控制俞士元以为保障,你同意吗?”

吴韵珊笑道:“我当然同意,而且十分赞成,除了雪莲香的魅力外,我也没有别的方法叫俞相公同意这种事!”

关美美道:“那就行了,我们控制着俞士元,也不怕你反悔!”

吴韵珊道:“我们还要除去蓝梦蝶,你们是否帮忙呢?”

关美美道:“行!不过蓝梦蝶在毒龙宫中很得人缘,我们只能暗中帮忙,如果给大家知道我们与你私下妥协,成子众矢之的,我们也招惹不起!”

吴韵珊道:“雪娘子要扫荡魔宫,为雪山除垢,连毒龙尊者也在产除之列,你们是否也肯助一臂之力呢?”

关美美道:“那可不行,毒龙宫是我们安身之地!”

吴韵珊笑道:“雪娘子她们立意清修,才需要这绝峰雪岭,人迹罕至之处安身,以你们的修为之道,应该在尘世之中,去安身择人的机会多,取材也方便,你们挤身在密勒池畔,就是一个错误!”

雪女道:“呆小姐,你纵使这两头婬狐,流毒人间,岂不是造孽!”

吴韵珊笑道:“不然!世上好色的男人多如恒河沙数,他们择肥而噬,促其早登鬼界,也可以为贪慾者之诫!”

雪女望了地一眼道:“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吴韵珊笑道:“我只是为大家安排一个妥当的归宿而已!”

这时天池尊者等四人已经由迷惘中觉醒过来,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到了这里?”

雪女怒道:“天池老儿你羞不羞,枉自修炼多年,连一个小小的迷魂阵仗都过不了,还好意思问呢!”

天池尊者被骂得莫名其妙,魔丽莎笑道:“毒龙宫中的迷魂阵仗还多呢!这算得什么,幸亏我们捷足先登,把俞士元弄到手,否则叫别人占上了,不把他生吞活剥吃下去才怪呢!走吧!”

吴韵珊忙问道:“毒龙宫中的女人都是这么穷凶极恶吗?”

关美美笑道:“内劲到了相当阶段的人都差不多,每个人都在拼命找补剂,俞士元是我们定下了,你们这几个男的最好还是小心点,她们都到了饥不择食的程度了,看见个新鲜的男人,就像蜜蜂见了糖……”

吴韵珊点了点头道:“那我可得准备一下,急色的雌狼比什么都危险!”

摩丽莎笑道:“毒龙宫中不仅女人可怕,男人也很危险,你们这一大批绝色美人更要小心,别叫他们沾上了!”

吴韵珊笑道:“谁敢沾我一下就算他有种!”

摩丽莎与关美美相互一笑,雪女道:“吴小姐,你要小心,她们对你不怀好心!”

吴韵珊笑道:“我知道,她们虽然跟我妥协,却巴不得我也着了道儿,她们好趁心如意,为所慾为,不过她们是白费心思!”

摩丽莎笑道:“那最好,我们固然希望你失手,也希望你成功,圣者把我们限死在这个地方,我们也耽腻了,如果你能成功,我们能换换环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关美美道:“本来你们要连闯二关才能登入大殿,现在俞士元受了制,白便宜你们少闯一关,见了圣者,看你们的表现吧!”

吴韵珊道:“别忘了你们跟我订的条件,你们的生死仍控制在我手中!”

关美美道:“晓得!只要你一帆风顺,我们自然会帮你的,就怕你自己把持不住,我们就慾动无力了!”

吴韵珊冷冷地道:“你们最好多留心一点,别让我出事,否则我在失手之前,一定先绝了你们的指望,那时大家就倒霉了!”

二女脸色激变,不作声向前行去,只有俞士元一个人痴痴呆呆地跟着,南彪等人已在薛娇娇口中问知经过!

虽然都是满腔愤怒,但看了俞士元的神倩,也不敢多说了,一行人默然前进,穿过几层院落!

来到一所宫门前,有九名中年人按剑而立。

雪女道:“这是老毒龙座下的九大金刚,每个人都具有一身超凡的剑术,与蓝梦蝶不相上下,原来是准备作第二关拦截的,现在可能用不着了!”

吴韵珊道:“这么说来,毒龙圣者的武功还在他们之上了?”

雪女道:“不太清楚,但老毒龙的天龙八吼是一项绝艺,那是以内力化为声响,能令人不战而屈,比他们难斗多了!”

摩丽莎向那九人比说了一阵,似乎叫他们退走,他们则似乎不太愿意,正在争执不下,雪女忍不住冲前道:“你们想怎么样?”

其中一人笑道:“雪娘子难得以妙容示人,自然该让我们多瞻仰一下!”

雪女微微一笑道:“是吗?你们真对我如此倾倒吗?”

那人笑道:“岂止倾倒而已,雪娘子如果再肯见赐一笑,我们就是割心剖肝献上,也是心甘情愿的!”

雪女微露玉齿,展开了如花笑靥,那九个人都看呆了!

雪女柔声道:“我对你笑了,你答应我的心肝呢!”

先前说话那人毫不犹豫地举剑刺入胸前,往下一划,顿时膛开血流,他还想用手去拉出心肝。:

可是手才入膛,体力不支,已经砰然倒地!

雪女轻轻一笑道:“这太遗憾了,他还没有割出心肝就死了,你们谁能比他撑得久一点,把心肝掏出来给我?”

另一个人呆呆地道:“雪娘子,你真的喜欢心肝吗?”

雪女笑道:“喜欢!喜欢极了!我最喜欢一个男人,掏出血淋淋的心肝,最好再用肠子穿好,做成一付项链送给我!”

那人道:“我可以送给你!”

雪女道:“真的吗?我要你亲手给我挂上!”

那人毫不犹疑地拉剑刺胸,直至肚腹,然后抛开剑,将一颗勃勃跳动的心掏了出来,又扯出—截肚肠!

雪女嫣然笑道:“你真好!你比他强多了,来!给我挂上!”

那人向前跨了一步,身子朝前一倒,也不能动了!

忽然宫里冲出一人,厉声吼道:“你们都疯了!”

这一吼如黄钟大吕,声裂金石,总算将其余七人都震醒过来,吴韵珊见那人正是蓝梦蝶,乃笑道:“蓝梦蝶,不管你躲得多密,我仍是找得到你!”

蓝梦蝶朝她看了一眼道:“吴韵珊!你别神气,这次是我故意召你来的!”

吴韵珊笑道:“你必定是活得不耐烦了,才请我来给你送终!”

蓝梦蝶冷笑道:“恐怕是替你自己送终,俞士元怎么样了?”

摩丽莎笑道:“已在我雪莲香的禁制之下!”

蓝梦蝶哈哈大笑道:“好极了,除此一人,不足为患矣,快杀了他!”

摩丽莎摇头道:“那可不行!我跟你说好了,这个人对我们的用处极大,我们才费尽心力把他弄来,怎么能随便杀了!”

蓝梦蝶道:“此人不除,我的后患永远存在,你们的雪莲香只能迷得他一时,等他醒了过来,就非你们能控制了!”

摩丽莎笑笑道:“十天之内,他不会苏醒,十天之后,他醒了也没关系,我们的目的已达了,再由你去处置好了!”

蓝梦蝶道:“雪莲香解葯并不难得,在此地俯拾即是,你们想控制他十天实在太冒险了,还是杀了他的好!”

摩丽莎冷笑道:“解葯虽方便,但是我与美姐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任何人都无法将解葯塞进他的口中,有什么可担心的?”

蓝梦蝶急了道:“你们仅为一己之私,要拖大家一起冒险?”

关美美沉声道:“什么叫一己之私,你说说情楚!”

蓝梦蝶道:“你们的做法就是一已之私,只为了你们两人的好处,却将我们全体都拖进来冒险,万一……”

关美美沉怒道:“在这里每个人都是自顾自,为什么我们要牺牲自己来替你们打算,那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蓝梦蝶语为之塞,片刻后,恼羞成怒道:“你们既然不顾大家,大家也不必顾你们了!”

摩丽莎冷冷地道:“很对!你是准备要我叫俞士元先给你一锤这很容易,我只要开口说一句,你就够受的了!”

蓝梦蝶知道这两个女的都是说得出做得到的,脸上微微变色,立刻转成笑颜,打了个干哈道:“这是何苦呢?我们不能同室操戈,我是为了你们好……”

摩丽莎道:“好是你们,关我们屁事,我控制俞士元,已经帮了你很大的忙,你别不知足。如果你敢动歪脑筋,我就站到另外一边去了!”

蓝梦蝶笑道:“俞士元是这几个女子的命根子,你们就是站到那一边,也未必能受她们的欢迎,挤进去分一杯羹的!”

摩丽莎道:“至少我可以还给她们一个活的俞士元,总比你要杀死他强,在这个条件下,她们想来不致拒绝!”

蓝梦蝶听出事态严重,连忙道:“你们别误会,我绝无此意,只是为了大局着想!”

摩丽莎冷笑道:“你的大局是称霸中原,与毒龙宫有屁的关系!”

蓝梦蝶道:“怎么没关系,这些年来,我送进多少年轻男女……”

关美美道:“那是以前,现在你送多少对我们都没有用处!”

蓝梦蝶只得道:“好吧!我也知道俞士元对你们很重要,利用的权利归你们,控制的责任由大家共同担负,这总行了吧?”

摩丽莎道:“那也不必,只要你们少管我们的闲事……”

蓝梦蝶无可奈何,见旁边的七个男子仍然痴痴的瞪着雪女望着一付神迷之状,又大声吼道:“你们还不警觉,雪娘子是在对你们施展迷术!”

这一吼更具震人心弦之威,那七人才觉醒过来,望着地下两具残尸,个个脸现骇然之色,摩丽莎冷笑道:“你真是孤陋寡闻,雪娘子姿色绝世,根本就不须要施术,自然就有使男人神魂颠倒的魅力!”

另一个男子叹道:“这话不错,我们都是施摄心术的行家,如果雪娘子以术来对付我们,倒不可怕,怕的就是她这种发自天赋的魅力,绝使我们无法抗拒!”

蓝梦蝶轻叹道:“我知道,所以我才用觉迷棒喝,把你们振拔出来,回头各位千万小心一点,别又入魔了!”

那男子叹道:“这可难说,雪峰绝顶有一种冰蛛,雌雄交体后,雄者却为雌者所吞噬,所以雄蛛见了雌者,多半远远就躲开了,可是只要雌蛛抛出一缕细丝,弹出求偶的呼召,那些雄蛛仍然会奋不顾身,争先恐后地投向前去!”

雪女微微一笑道:“你骂我是蜘蛛?”

那人苦笑道:“我这个比喻绝无冒渎之意,而且抱着十二分的敬意,虽然不动金刚以觉迷棒喝将我们振拔出来,那效果只在一时,如果雪娘子再对我们一笑,我们仍然会割心剖腹在所不辞!”

雪女冷哼一声道:“你们这几条狗命才不值我付出一笑,我要进去见老毒龙,你们是否还要拦路,不肯放行?”

蓝梦蝶忙道:“圣者早对你们提出警告,你们不相信,一定要试试,现在已经有两个人送了命,你们该服气了吧?”

那人苦笑道:“我们哪里是不服气,只因雪娘仙颜,平素难得一见,现在有这个机会,我们舍不得放弃而已!”

蓝梦蝶道:“那么各位是否还有兴趣为雪娘子献身呢?”

大殿后传出一个宏亮的声音道:“梦蝶!请大家进来!”

这一声具有绝大的威力,不仅蓝梦蝶听得眉头微皱,连雪女与天池尊者都神色为之一动,那七个人先进去了!

蓝梦蝶也跟着进去,雪女低声道:“这就是老毒龙的天龙八吼,你们感觉如何?”

绿影等四人与薛娇娇席锦霞身战神摇,连南彪等人也都心浮气动,只有吴韵珊神色如恒微微一笑道:“我只觉得声音有劲,却没有什么特别!”

雪女奇道:“连我都难以抗受,你怎么能无动于衷的?”

吴韵珊低声笑道:“岂仅是我一个人,康丝罕公主不也是没受影响吗?”

康丝罕道:“是啊!我仅觉得有点刺耳而已。”

雪女一怔道:“这就怪了,难道你们俩的耳朵听觉与别人不同?”

吴韵珊笑道:“没什么不同的,我已经知道是什么缘故了。所谓天龙八吼是气化人声,感应生威,你们练过武功的人,本身的内力起了感应,才为之所慑,我们却毫无影响,因为我们无气可应,无劲可感而已!”

雪女想了一下道:“一定是这个道理,天龙八吼也有缺点!”

吴韵珊道:“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有一利必有一弊,只是利弊相消的结果后,尚有多少可用的价值而已,天龙八吼对我们没有作用,而我们不会武功,也不能攻其所弱,所以这门功夫,仍然具有相当大的威胁……”

雪女低声道:“吴小姐,我们已有两种对付的方法,但不一定有效,现在既然你能不受影响,可否看看当时的情形……”

吴韵珊忙道:“你不必多说,我知道该怎么办的,可不能让毒龙知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