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六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雪女道:“毒龙练就了这门功夫,会不知道吗?”

吴韵珊道:“他练成了这门功夫后,一定拿武功高的人来试验,可能还不知道有这种现象,因此大可利用来打击他一下!”

雪女会意不语,摩丽莎又在催促她们进去了。

众人鱼贯进入大殿后,但见殿中金碧辉煌,正殿却供着一尊青面獠牙的神像,狰狞怖人,全身赤躶,有五个赤条的美女缠在他身上,状极婬地,神像前坐着一个中年汉子,面如赤枣,黄须碧目,身衣王者冠服!

雪女低声道:“这就是老毒龙,他背后供的不知是什么神像……”

毒龙圣者哈哈大笑道:“雪娘子怎么连这世间第一尊神都不认识了?这也难怪,本宫所供奉的这位主宰一大手尘世的神祗,恐怕很少有人识得!”

吴韵珊道:“这有什么希罕的?”

蓝梦蝶笑道:“吴小姐见多识广,不妨说来给我们听听!”

吴韵珊道:“这是佛经所载的阿修罗尊者,乃是第一邪教魔神!”

毒龙至者哈哈大笑道:“难得!难得,你既然认得阿修罗尊神,自然也知道他的无边法力!”

吴韵珊道:“阿修罗与天地同寿,法力广大,不在佛祖之下,因为他倡邪恶,导世人入罪孽之境,与佛祖救世之旨相违,数次斗法,俱不分上下,乃成为地狱的主宰,专门收罗一切恶鬼凶神,你们以此为尊,可见也不是正道!”

毒龙圣者笑道:“世人为善成佛者希,为恶者众,所以阿修罗尊神的势力日渐庞大,总有一天会成为全部天地的主宰!”

吴韵珊微笑道:“你恐怕也是个半瓶醋,对佛学掌故一知半解,根本没有研究透彻,随便招出一尊邪魔来奉为尊神,你可知道他身上的五个赤身女子是什么意思?”

毒龙圣者笑道:“这个还不简单,阿修罗尊神主男女爱慾,这交欢之法像为万物之根源,所以本宫也力倡此道!”

吴韵珊冷嗤一声道:“见你的大头鬼!阿修罗为祸人世,无法无天,佛祖无法降之,却有五个女子把他制住了,将他禁之炼狱,佛法才得宏扬于世,你居然还把他高高尊奉在上。”

毒龙圣者脸色微变道:“梦蝶真有这回事吗?”

蓝梦蝶笑道:“佛与魔只是两种境界,因为两者不可并称,佛家才写出这些荒唐的故事,哪里能当得真!”

吴韵珊道:“可是阿修罗之名出于佛典,世上并没有魔经流传,你们从佛典中找出一个邪神来作为尊神供奉,不是自落下乘吗?”

毒龙圣者喝道:“你小小年纪,哪里懂得这许多?”

吴韵珊道:“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学问,一般人都知道,把它当作欢喜佛,妓院中供来作生财迎徕之求,是个最下流的玩意儿……”

毒龙圣者变色道:“梦蝶!你简直是拿我开玩笑!”

蓝梦蝶笑道:“密宗本来就是法外之门,道外之术,没有神,也没有偶像,每个人各行其是,圣者要光大本宗,一定要我找出个神祗来,我想只有这一尊最适合!”

毒龙圣者道:“可是你该对我讲清楚呀!”

蓝梦蝶道:“讲清楚了,圣者还肯采用吗?反正密勒池畔都是些不阅经典的野狐禅参修者,用这个骗骗他们足够了!”

毒龙圣者反手一掌,劲力暗送,将那尊神像打得粉碎!

蓝梦蝶笑道:“圣者何必发脾气呢?话是人说的,故事是人编的,尊圣者之道,大行天下之时,我自然可以编出一套典故,将阿修罗尊者说成人间至尊主宰!”

毒龙圣者道:“连一个小小女子都熟知其典,你还想骗谁去?幸亏我只是刚开始,如果在道侣大会时宣布此事,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蓝梦蝶道:“没有的事,密宗道侣,谁都不会知道它的底细!”

毒龙圣者道:“现在宫中的人都知道了!”

蓝梦蝶笑道:“宫中的人知道有什么关系,他们会说出去吗?”

毒龙圣者道:“还有不是本宫的人呢?”

蓝梦蝶道:“今日之后,如果还有一个人能活着不隶属本宫,圣者这个一统密宗的大业就成问题了!”

毒龙圣者想了一下道:“这也有道理,反正重塑一尊偶像也很简单!”

蓝梦蝶笑道:“其实这是多余之举,神佛之说本属虚空,圣者干脆自立为尊,还比较实际些,何必虚托神佛呢?”

毒龙圣者笑笑道:“难怪你在中原不会成功,因为你根本不懂统御之术,人都有野心的,以人为神,人人都想取而代之,以一尊虚无的偶像为尊,就取代不了了,只要你永远站在第二位,把第一位空了出来,你就少了许多敌人!”

吴韵珊笑道:“蓝梦蝶,这倒是你该记取的地方。春秋五侯,倡尊王攘夷,故可成霸业,战国七雄图各自为尊,才纷争迭起,史之姦雄无过于孟德,他最聪明的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故得善终,他的儿子废汉自立,马上就被推翻了……”

毒龙圣者拍掌称道:“高论!高论!慾保权位,就要记住不要身居其位,梦蝶,这个女孩子是吴次仁的女儿,你怎么会让她跑到对方去的?如果你得到了她,绝不会招致以前的失败!”

蓝梦蝶苦笑道:“我知道得太迟了,不过我们也笼不住她,因为我们没有像俞士元那样一个人,引不起她的兴趣!”

毒龙圣者道:“俞士元,就是那个呆头呆脑的年青人吗?看他长相斯文,不像个大力士的样子,为什么你把他说得如此神奇?”

蓝梦蝶道:“此子骨格清奇,勇力天成,实非人力可抗!”

毒龙圣者笑道:“那对摩丽莎与关美美倒是一剂回春仙葯了!”

摩丽莎道:“是的!所以我们用雪莲香迷住他的本性……”

毒龙圣者笑道:“那可便宜你们了,不过你们拿得准吗?”

关美美道:“假如不动金刚没有骗人,我相信不成问题!”

毒龙圣者道:“梦蝶的眼光未必准,不如让我来替你们检查一下!”

摩丽莎与关美美相顾不决,商量了片刻,关美美才道:“不劳圣者费心,我相信没问题!”

毒龙圣者笑道:“你们可是怕我分了你们的膏?那可太小气了,我可不干断袖分桃那种事。”

摩丽莎道:“我们恐怕圣者跟蓝梦蝶怀着一样心思。”

毒龙圣者道:“你们太多疑了,梦蝶志在称霸天下,才想根除后患,我则希望毒龙宫能在密勒池畔广行其道,你们俩是本宫的顶上人物,将来借重你们之处还多,所以才特别关心你们,让我检查一下,对你们只有好处。”

关美美道:“圣者何以知道他是否适合呢?”

毒龙圣者笑道:“我练的就是这门功夫,岂有不知之理,梦蝶带来的几个力士你们都领教过了,举凡天生勇力的人,多半在风月道上不能称职,俞士元为勇士之冠,很可能是个完全不解风月的鲁男子,你们岂不是白费一场心思?”

关美美与摩丽莎闻言又是一呆,这是她们最担心的事,因此她们又望向吴韵珊,希望她能有个答案!

吴韵珊淡淡地道:“这种事我可不知道……”

毒龙圣者道:“也许,他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吃……”

关美美与摩丽莎耳语片刻,摩丽莎才道:“俞士元!你到圣者那儿去一下!”

俞士元痴呆地道:“圣者,谁是圣者?”

摩丽莎神色微变道:“你是怎么了,雪莲香的葯性不可能把你的耳朵也塞住了,你连圣者是谁都不知道了?”

俞士元木然道:“我只听得见你一个人的说话……”

吴韵珊道:“他是个性凝而志端的方正之人,一时不察,才为雪莲香所迷,反应自然与别人不同一点,如果他的神智能保持清明,你根本就迷不了他!”

摩丽莎用手一指道:“那就是圣者,你到他身边去!”

俞士元正待举步,蓝梦蝶大喝道:“等一下!”

俞士元如同未闻,跨步前行,蓝梦蝶又叫道:“圣者,叫他把手里的兵器放下!”

摩丽莎没有开口,俞士元举步不停,蓝梦蝶与毒龙圣者都抽出了腰剑,严阵以待,摩丽莎才开口道:“停一停!”

俞士元站住了,摩丽莎沉声道:“这是什么意思?”

蓝梦蝶冷笑道:“你叫他放下兵器再过来,现在我对你可不能放心,假如他到了圣者面前,你突然下令攻击……”

摩丽莎变色道:“你怎么想到这一点上来了?”

蓝梦蝶道:“因力你们两人对圣者的话已经不再尊重,叛心已生,我不能不防备这一着!”

摩丽莎道:“那可办不到,你们嫉他之心太切,放下兵器你们要杀他太方便了,俞士元关系我们的将来至巨,我不能冒险!”

毒龙圣者笑道:“你连我都不相信了?”

摩丽莎冷冷地说:“生死关头,我谁都不敢相信,检查之举,出于圣者之求,如果圣者心中无他,应该先相信我!”

毒龙圣者阴沉沉地道:“摩丽莎,我命令你把他送过来!”

摩丽莎抗声道:“你无权命令我!”

毒龙圣者怒道:“是吗?你们忘记毒龙宫中是谁作主了?”

慢慢鼓起眼睛,凝聚中气,关美美厉声道:“毒龙!如果你想用天龙八吼来对付我们,大家就豁出去拚了,摩丽莎,叫俞士元出手进击!我去毁了天魔女……”

毒龙圣者沉声道:“你们俩人敢与全宫作对吗?”

关美美道:“拚下去我们未必吃亏!”

毒龙圣者怒道:“你不妨试试看,瞧是谁吃亏!”

关美美冷笑道:“俞士元只听摩丽莎一个人的!天龙八吼未必能制得住,他毁了天魔女大阵,毒龙宫就减却一半实力!”

蓝梦蝶冷笑道:“雪莲香的解葯垂手可得,俞士元能听你多久?”

摩丽莎冷笑道:“他本来就是来杀你的,不解迷,他会奋战至死不止,解了迷,他还是会找你们拼命,我怕什么!”

关美美跟着道:“何况今天找上门来的还有不少人,如果我毁了天魔女大阵,看你们用什么来应付这些人!”

毒龙圣者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强忍住怒意道:“美美!你们真打算跟我作对到底了?”

关美美厉声道:“是你逼的!你受了蓝梦蝶的挑唆,存心要杀死俞士元,断绝我们的生机,我们当然要保护自己!”

毒龙圣者道:“我是为了你好,你听好,有人告警了,此人必不可留!”

摩丽莎冷冷地道:“为了谁好?我只知道俞士元活着才对我有用!”

毒龙圣者无可奈何,只有一挥手道:“算了!我不忍同门操戈,先起内乱,俞士元不必检查了,我保证他能使你们称心如意,现在你们可以放心了,该跟我同心合作了吧?”

关美美道:“如何合作法?”

毒龙圣者用手一指道:“自然是先对付这些人,再由你们慢慢地享受!”

摩丽莎闻言踟蹰,蓝梦蝶微笑道:“你们俩一定是受了吴韵珊的威胁,否则你们不会如此大胆,公然违抗圣者的,她如何威胁你们?”

摩丽莎沉吟不说,蓝梦蝶笑道:“你不说我也猜得出,她以俞士元为威胁,挟制你们暗中帮她的忙,否则她就要毁掉俞士元,叫你们落一场空!”

关美美道:“不错!她看出我们真元亏虚衰竭在即,以此为要挟,使我们毫无选择余地,换了你恐怕也只得接受!”

蓝梦蝶笑笑道:“这个女子虽未曾习武,却比一个武林高手还难对付,不过你们跟她交易,斗得过她吗?”

摩丽莎道:“她舍不得俞士元,我们只要不逼她走绝路,谅她也不敢对我们怎样,大家只好互为利用了!”

蓝梦蝶笑笑道:“毁掉俞士元,她倒不是虚言恫吓,的确有这个能力,可是你们跟她妥协下去,势必吃她的亏不可!”

关美美道:“那也没办法,必要时只有同归于尽,我们随时瞪住俞士元,就始终把握着主动,慢慢比耐性了!”

蓝梦蝶道:“现在我帮你们一个小忙如何?”

关美美道:“如何帮忙法?”

蓝梦蝶笑道:“你们一个人留此布天魔女阵,另一个人就可以带着俞士元离开去享受一下,只要能捞到手,就不怕威胁了!”

二女都为之色动!雪女等人却紧张起来。

只有吴韵珊寂然不动,微微一笑道:“你们俩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如果听他的,是你们自取灭亡,假如肯听我的,我保证你们还有希望!”

蓝梦蝶道:“口头的保证总不如到手的实惠!”

摩丽莎道:“美美!你意下如何?”

关美美沉思片刻道:“当然口惠不如实惠,但是我怕不易如愿!”

蓝梦蝶笑道:“我替你们挡住吴韵珊,你们分出一个带看俞士元先走,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你们仔细想一想!”

吴韵珊道:“蓝梦蝶的用心在杀死俞士元,你们相信他的话,终必会自讨苦吃,我则是想保全俞士元,你们要考虑清楚?”

蓝梦蝶大笑道:“如果被她们两人一摆布,俞士元纵有天赋神勇,也将少去一半精神,我还怕他什么?”

关美美终于道:“摩丽莎,你带了俞士元先走,别忘了替我留一半!”

摩丽莎笑道:“那当然,好东西尝多了也没意思,我只要一半就够了,绝不会做出损人利己的事情!”

蓝梦蝶道:“俞士元天赋奇质,如果你们懂得善加利用,不要竭泽而渔,不仅自己受惠不浅,还可以分润一下别的姐妹呢!”

雪女闻言急急叫道:“摩丽莎,你们为了求生全命,我还可以原谅你们,如果你们再分润别人,那就彻底地毁了他,我绝不饶你们!”

蓝梦蝶冷笑道:“雪娘子,俞士元与你非亲非故,你急个什么,如果你也有意染指,大可以跟美美她们商量一下……”

雪女怒不可遏,冲出去就是一掌,蓝梦蝶举掌封住,二人势均力敌,不相上下,雪女急叫道:“吴小姐!快下手,别让这批婬娃得手!”

蓝梦蝶也叫道:“摩丽莎!你还不快把人带走?如果让吴韵珊走近他身前半又以内,你的希望就全盘落空了!”

摩丽莎连忙道:“俞士元,跟我来!”

这边南彪等人一起出手,那边的屠万夫、骆家雄、祁赤连,以及毒龙宫中七大金刚也全体发动,混战成一团。

其中只有吴韵珊端立不动,绿影与俞光一直守着她,保护她不为人伤,俞光见俞士元已随摩丽莎转过后殿,也急急道:“珊姑娘,我护着你追上去,再慢可来不及了!”

吴韵珊摇头道:“没有用的,相公现在听人家的话,我们即使追上去,也挡不住他的大铜锤,难道还要跟相公拚命不成?”

俞光急道:“那怎么办呢?”

吴韵珊一笑道:“不要紧,吉人自有天相!”

天池尊者与吴次仁交手,急攻不退,引吭长啸,声如龙吟,关美美听了一下,忽而大急道:“不好,他在跟密勒老鬼打暗号!”

毒龙圣者坐在椅上不动,笑道:“我知道,密勒老鬼一来,我就知道他是假的,早就把他禁住了,这一套在我面前还耍得开吗?”

关美美道:“宫中好手全聚于此,那个老鬼的功力不凡……”

毒龙圣者笑道:“十八天魔女组成了一排肉屏风,把密勒困在中间,我不信他能闯得出来,你如不放心,去看看也好!”

关美美转身向后走去,殿中的混斗更烈,蓝梦蝶力战雪女,两人功力悉敌,吴次仁与天池尊者也棋逢放手!

南彪与俞忠薛娇娇席锦霞以及绿绫绿蚁三女合战三名力士,七大金刚,则稍嫌软弱,幸而七大金刚见她们中间女子较多,不忍遽下杀手,只想生擒她们,再加上这些女子个个奋勇拼命,才勉强维持住!

毒龙圣者在座上起立道:“这样太不像话了,大家都退下!”

毒龙宫中的人立刻退后,蓝梦蝶笑道:“摩丽莎可能已经上手了,圣者天龙八吼神功一施,把这些人都震昏过去,大功就告成了!”

毒龙圣者笑道:“我就是这个意思,雪娘子,你不必担心,我只用三成功力,因为我对你的月容仙姿,倾慕已久,绝对舍不得伤了你!”

雪女低声道:“吴小姐,天龙八吼威力至巨,发时我们万不能禁,最多只能支持一下,你是否有办法能对付他?”

吴韵珊笑道:“我不能,康丝罕公主能,她跟我一样,未习内功,可以不受影响,到时给他一箭,就能要他好看了!”

雪女道:“这一箭必须射中他的肚脐,否则我只有采取别的办法了,密勒老儿实在误事,早知如此,不送上门来,还可以跟他抗拮一下!”

吴韵珊道:“雪娘子如果有别的办法,还是不要依仗我的好,如果能制住他的天龙八吼不发,少时必有奇迹出现!”

正说之间,忽然关美美气急败坏地跑了过来,后面跟着一人,却是俞士元,手握双锤使举殿为之一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