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六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蓝梦蝶怒声道:“把那个丫头叫出来,问问她如此信口雌黄,用心何在?”

关美美道:“她既然拆穿了你的阴谋,自然不肯出来受你的陷害,现在早已躲在一个最安全的地方去了。”

毒龙圣者一皱眉头道:“梦蝶,你们究竟在捣什么鬼?”

蓝梦蝶也颇为着急地道:“我怎么会捣鬼呢?这都是关美美在胡说八道!”

关美美冷笑道:“等事情完了之后,屠秋月自然会出来跟你对质的,谁胡说谁不胡说,自然可见分晓!”

蓝梦蝶鼓目瞪向屠万夫,厉声道:“屠万夫,你的女儿究竟在存什么心?”

吴次仁微笑道:“蝶老!那小丫头未必有这个胆子,也许是她到了此地后,目迷五色,乐得昏了头,你又何必放在心上呢?”

蓝梦蝶哼了一声,又朝关美美道:“且不管是你胡说也好,是屠秋月胡说也好,我以祁赤连出来对付那个小鬼,又有什么不对么?”

关美美微笑道:“你分明是在耍心计,遇到小孩子,就叫你的人出来,有了强硬的对手就推给我们,你是什么意思?”

毒龙圣者皱眉道:“美美,这是你在无理取闹了,刚才你说这个小家伙是对方的一等高手,现在又说他是个小孩子……”

关美美笑道:“圣者明鉴,对方虽然是个小孩子,却是俞士元最贴身的人,如果能把他给制住了,可以用来威胁俞士元就范,蓝梦蝶心中只想杀死俞士元,所以才叫他的人出场,宰这个小孩子不难,却可以激起俞士元跟我们拼命……”

毒龙圣者笑道:“说来说去,你还是对俞士元不死心!”

关美美道:“话不是这么说,俞士元的武功神力确是不俗,本宫虽然不会输给他,要杀死他,可能要付出相当代价,有个省事的方法,岂不是更好?”

毒龙圣者笑笑道:“这也有理,依你之见,该当如何呢?”

关美美道:“对付一个小孩子,圣者难道还没办法吗?随便派个人去就行了,要紧的是别伤害他的性命!”

一个中年人笑道:“我们出手没轻重,活捉敌人,美美是最拿手了!”

关美美笑道:“活捉大男人没问题,小孩子可不行!”

毒龙圣者也笑道:“对!小孩子家不解风情,美美的媚功可行不通,乐明,你尊号叫圣婴金刚,就由你去斗斗这顽童吧!”

乐明就是那开口的中年人,生就一付娃娃脸,他笑吟吟的走了出来,朝俞光贼牙一笑道:“小老弟,圣者点到我是你运气,因为我最喜欢你这种聪明俊秀的小男孩儿,舍不得伤害你……”

俞光怒声道:“混你的蛋,我要找蓝老贼报父母之仇!”

乐明仍是笑道:“别那么杀气腾腾的,毒龙宫是人间天堂,我更是男风中的龙阳圣手,跟着我有你的乐子呢!”

俞光听不懂什么男风龙阳的名词,南彪也不懂,怔问道:“什么叫男风?”

俞士元却沉声道:“你们真是无耻之尤,对一个小孩子,竟然也讲出这种不堪入耳的脏话,俞光,宰了这婬贼!”

俞光从俞士元的神情中,约略也听出对方对自己必是存着极为下流的企图,不禁怒从心起,举锤猛击了。

乐明伸手一托,被震退两步,神色微讶道:“这小鬼的手劲还真不小!”

蓝梦蝶忙道:“这小鬼蛮劲之大,不下于几个江湖闻名的力士,乐兄千万不要托大,还是用兵器招呼他吧!”

乐明在腰间解下一条丝鞭,笑笑道:“恐怕是得动家伙,否则还真治不了这小鬼!”

俞光再度挥锤进击时,乐明拍拍一抖手,丝鞭撩在锤上,将俞光的锤头震偏了,可见此人内劲之强!

南彪由于长时间与俞光相处,跟这小家伙产生了一种密切的感情,见状颇为着急,捉斧慾出道:“不好!小坏蛋恐怕不是敌手!”

薛娇娇将他拦住了道:“俞帮主都不急,你急些什么?”

南彪道:“人家用的是内劲,小鬼只靠蛮劲,恐怕难以持久!”

俞士元这才笑道:“俞光虽然年纪小,却也是走的勇力一途,恃勇而战者,不必持久,几招之内,就会分胜负的!”

南彪道:“俞老弟似乎认为小鬼头会获胜?”

俞士元道:“必胜无疑!”

南彪不信道:“对方的内劲不逊于他的蛮劲,且有以过之,俞老弟凭什么以为他会胜?还是不要太托大了!”

俞士元低声笑道:“正因为他是小孩子,才必胜无疑,人家只知道他有几斤蛮力,还不知道他有一肚子坏水,怎么能不上当呢?”

吴韵珊也道:“南天王放心好了,战以气胜,俞光抱杀敌之心,对方却存侮敌之志,胜负自明,连这一战都是多余的!”

谈论归谈论,战局却并不如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俞光好像冒上了真火,拼命抢攻,两柄锤舞得呼呼生风!

乐明好整以暇,站在适当的距离外,信手挥鞭,着着中的,每一鞭都击在锤上,将他弹震回去!

二十多招过去后,俞光的攻势显然慢了下来,渐渐不如先前勇猛了,乐明的丝鞭也开始蹈隙反击!

蓝梦蝶连忙道:“乐兄小心,这小鬼惯会使坏,他还没有到力竭的时候,却装出这付样子,一定在耍什么花样!”

乐明笑道:“我知道,我的丝鞭一触,便知虚实,他的手腕还没有发颤,分明尚有余勇,怎么骗得过我呢?”

关美美冷笑道:“圣婴金刚以捉狭出名,是耍人的祖宗,还用得着你来提醒他,你一多嘴,反而破坏了他的计划!”

乐明微笑道:“是啊!本来我想将计就计,等这小鬼耍滑头,反给他一点苦头吃吃,被你这一说,我只好改变战略了!”

毒龙圣者皱眉道:“乐明,你别当作儿戏,对方人数还多得很,不能让你慢慢蘑菇,快点解决了,我们好对付其他的人!”

乐明笑道:“毒龙宫中以悠闲与享乐为主旨,我们有的是时间,找这小家伙开开心,聊以遣情,圣者何必心急呢?”

毒龙圣者道:“你是密宗十大护法金刚之一,地位何等超然,对付一个小孩子,也要费煞周章,与本宫颜面有关!”

乐明道:“圣者既然如此说,我就速战速决了!”

丝鞭一抖,啪的一响,将俞光双锤震开后,跟着欺上来,绕住一柄锤柄,用力往怀中一带。

俞光连忙跟他争持,乐明手腕轻抖,鞭梢仍然缠住锤柄,却使俞光的劲力分散,无法把持,脱手一锤飞出。

俞光将牙一咬,身子跟着过去,右手的铜锤急举,对准脱手的那柄锤击去,轰然巨响中,锤去若流星。

乐明没想到他会有这一手,拍鞭不及,只得伸手托住那柄飞来的巨锤,口中还喊了一声好!

俞光见乐明用一双左掌托住锤头,锤柄仍是向着自己,忙又冲上去,握住锤柄,想把铜锤抢回来。

那知乐明功力不愧深厚,竟然用掌心吸住锤球,任凭俞光如何用力,始终夺不过来,两人隔着一锤拉扯起来。

乐明手上用劲,脸上仍笑嘻嘻地道:“小乖乖,现在可服我了吧?”

俞光啐了一口唾沫,拼命用力,结果锤柄是抢到手了,锤球仍然在乐明掌中,原来他用力太大,将锤柄拔了出来!

同时他自己也因为过份出力之故,稳不住身形,退了几步,—屁股坐在地上,乐明哈哈大笑道:“小宝贝,别坐在地上,起来咱们再玩玩,我虽有几个知心的娈童,没一个有你这么够劲儿的,我一定要把你乖乖的收服下来……”

边说边朝俞光走去,俞光从地下一跳而起,举起石手的铜锤,对准乐明的头上猛砸下来!

乐明仍是毫不经意的举手一挡,那知道这一锤重若千钧,不但没挡住,噗的一声,竟然将一颗脑袋砸得稀烂!

毒龙宫中诸人齐皆骇然色变,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乐明手中托着的那颗锤球,滚到毒龙圣者脚下。

毒龙圣者刚要弯腰去捡,蓝梦蝶飞起一脚,将锤球踢了出去,为俞光接着,立刻将锤柄安上。

毒龙圣者一愕道:“梦蝶,你这是什么意思?”

蓝梦蝶道:“乐兄的内力高于那小鬼,何以会挡不住那一击?”

毒龙圣者道:“是啊!我也正在奇怪!”

蓝梦蝶道:“没什么可怪的,一定是锤里的毛病,他们那边的吴韵珊惯会使用迷毒葯物,藏在锤心中,乐兄一时不察……”

毒龙圣者道:“本宫对这—套也相当有研究,乐明尤为个中健者,怎么会毫无所觉呢?这不太可能吧?”

蓝梦蝶一叹道:“毒龙宫所研究的迷毒葯物,都是稀世之物,很可能忽略了寻常的东西了,我看见锤心中冒出一阵深青的粉末……”

毒龙圣者道:“那是铜绿,不足为奇!”

蓝梦蝶道:“绝对不是,我怕圣者也着了道儿,才赶紧踢开!”

毒龙圣者道:“你太紧张了,弄得疑神见鬼,草木皆兵!”

蓝梦蝶叹道:“不是我紧张,圣者试想那锤柄脱得太不合情了,普通这类重兵器,器柄相连之处,一定用螺纹旋紧,以防脱落,哪有一拔就掉的道理,必然是为了特殊的装备,才弄成这个样子。圣者想想我的话,是否有理?”

毒龙圣者沉思片刻才道:“不错,那锤柄掉得奇怪,但是什么东西呢?”

蓝梦蝶道:“深青色的粉末,必定是一般江湖上用的蒙汗葯!”

毒龙圣者笑道:“岂有此理,乐明对*葯研究极深,普通的蒙汗葯怎么会迷得住他,凭他那一身功力也不会上当!”

蓝梦蝶道:“吴韵珊一定是将葯性加强,乐明虽然不在乎,但在毫无防备之下,仍然会稍受影响,使神智不清一刻,身子虽无异状,可是招架那一击,就难以如愿了。”

毒龙圣者又想了一下叫道:“不错!一定是这么回事,这小鬼太可恶了!”

蓝梦蝶道:“这小鬼固然可恶,究竟是个小孩子,真正可恶的还是在他背后指使的人,吴韵珊才是祸患之源!”

毒龙圣者道:“梦蝶,这么一个人才,你怎么会放她流到别处去的?”

吴次仁道:“那是蝶老的失策,他以为一个女孩子,虽有小智,不足以成大器,连屠秋月也是一样,蝶老几次与人对垒时,秋月都提出过警告,蝶老始终不相信,假如秋月对蝶老有所不满,也是人情之常!”

蓝梦蝶闻言颇感惊异地道:“次仁!任何事都是我们共同筹划的,你怎么怪起我来了?”

吴次仁笑道:“我没有怪蝶老的意思,只是蝶老自信过高,处处不服别人的意见,导致今日之失,蝶老实难辞其咎!”

蓝梦蝶道:“我们还没有真正地失败,俞士元他们再厉害,也难以敌过圣者天龙八吼神功一喝,你又何必长他人锐气?”

吴次仁笑道:“圣者既然有此神功,为什么不干脆使用一下,将来人一网打尽,在这儿慢慢磨时间呢?”

毒龙圣者漫然道:“我在什么时候施展神功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来催促!”

吴次仁道:“我怎敢催促圣者,只是对圣者的用心感到奇怪,放弃有利的方法不用,驱使这些人一个个去送死……”

毒龙圣者怒道:“你怎么知道我的人一定会死?”

吴次仁道:“本宫十大金刚已去其三,对方却连一个人都没有损失,事实摆明在这儿除了圣者之外,余者实非来人之敌。”

毒龙圣者朝座下六个人看了一眼,冷笑道:“你们承认吴次仁的话么?”

那六个人对视一眼,无人作答,毒龙圣者怒道:“你们平时自夸武功无敌,现在竟然被人吓破了胆!”

其中一人道:“圣者!我们并不是害怕,死去的三人是本宫最强的高手,可是他们之死,没有一个是因为武功不如人……”

毒龙圣者道:“他们死于计谋就证明来人武功并不足惧!”

那人道:“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感到担心,计谋有时比武功更可怕,前鉴犹在,我们不愿再糊里糊涂的牺牲!”

毒龙圣者道:“你们放心,我会知道防范的,绝不再叫你们上当了。”

那人道:“已经去的三个人,圣者为何不加以防范呢?”

毒龙圣者道:“你可是认为我的机智不如对方?”

那人道:“事实放在眼前,圣者应有自知之明!”

毒龙圣者哈哈一笑道:“你们太小看我了,我一手而起毒龙宫的基业,并不是全仗武功,对方耍的这套花招,哪一样能骗过我的。”

关美美笑道:“圣者这下是自己招认了,你根本就是让那三个人去送死的,不仅如此,你还打算把别的人也驱上死路。”

毒龙圣者不禁一怔,关美美又道:“圣者准许蓝梦蝶带外人进来,我们心中就动疑了,这是从所未有的前例,而且与圣者立业之初,摒绝外务的意旨不合,想了半天,我们才明白,这根本就是圣者借刀杀人,排除异己的计谋。”

毒龙圣者脸色变得很难看道:“美美,你又胡说了,我为什么要排除异己呢?”

关美美道:“因为圣者同蓝梦蝶是同一类的人,你们是极端的独裁者,你虽为一宫之主,可是本宫的人对你并未奉如至尊,言听计从,你早就想更换一批忠心的走狗,只是要靠大家支持这个局面,不敢公开发动而已,你准许蓝梦蝶,勾来外敌,就是为了达成这个排除异己的目的。”

毒龙圣者道:“你简直胡说八道!”

关美美道:“我绝不乱说,在我的观察下,蓝梦蝶的武功并不逊于俞士元等人,说什么也不会被人逼得无处容身,他是故意落败,纵容敌人,目的就是引他们来此,为你排除异己,造成你独裁统制的局面。”

毒龙圣者脸色一变道:“这是谁说的?”

吴次仁躬身而出道:“是我!来到毒龙宫之后,我才发现这件事,蝶老在宫中,为十大金刚之首,我与其余的交手印证过武功,发现他们的造诣不下于俞士元,蝶老一定比他们更强,何以数次交锋,他都败于俞士元之手……”

蓝梦蝶忙道:“次仁!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吴次仁冷笑道:“你说什么外面受了伤,要到此处得来疗伤恢复功力,可是你来此没有几天,功力就恢复了,这种事实在令人难以相信,我想了一下,觉得你根本就是伪装,不但利用了俞士元,也在利用我们……”

关美美接道:“圣者!你的慾望不止为一宫之主而满足,而是想出去在中原建立一个霸业,蓝梦蝶出去替你铺路,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问题就是在如何摆脱我们,所以你才设下了这个计划,将外敌引进了此地,跟我们拼个两败俱伤,你再到外面去成就霸业,岂不是一帆风顺……”

蓝梦蝶道:“次仁!我的一切成就都有你一半的份,你怎么捣起了蛋来?早就跟你表明过,我无意于独霸天下,将来成名立威,都是你的成就……”

吴次仁冷笑道:“你只有一半真话,你无心独霸天下,因为还轮不到你,你只是为老毒龙铺路,可没有我的份,我为什么要做傻瓜呢?”

蓝梦蝶恼羞成怒道:“好!就算你一切都猜对了,你又能怎么样?离了我,你更无以立足,除非你向俞士元屈膝投降!”

吴次仁微笑道:“那也不必,我也是个不甘人后的,我有我的安排与打算,美美夫人已与我取得协调,她助我成事,我助她主持毒龙宫,我们各取所长,互不冲突,正是最理想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不会再受你的利用了。”

毒龙圣者神色一厉道:“美美!原来你打算取我而代之!”

关美美笑道:“我只打算以毒龙官为依宿,建立一个世外仙源,你的慾望太大,此地容不下你,只好请让一让了。”

毒龙圣者冷笑道:“你有能力接下我这个位置吗?”

关美美笑道:“六大金刚三十天魔女,目前都是我的基本实力,你只是一个光棍儿宫主而已。何况密宗道侣,还有不少是我的朋友,他们都认为你主持毒龙宫不太适合,只要我登高一呼,反对你的大有人在。”

毒龙圣者冷笑道:“美美!你知道你还有多少寿命么?”

关美美道:“吴次仁带来了一位医道圣手赛华陀,他有办法弥补我耗失的元神,五六十年内,我不担心那回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