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 七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一行四人终于在第三天的黄昏到达了成都,凌家在南门外是世家望族,甲第连云,几占了一条大街,自成一个镇堡。

到外门时,凌无咎立刻踟蹰,几乎不想进去,俞士元再三力促,他才怏怏举步!

凌无咎的家宅在最后面,独门独院,高大的门楼,由一道矮墙连围着,从墙上可以望见里面的亭台楼阁。

早就有人给他家里通了信,所以他们到达门楼前面时,门楼前已经站了一大列老少仆从!

一个老家人似乎是仆从的领班,屈膝请安后,唤声道:“少爷!你可回来了!”

凌无咎将他扶了进来,柔声问道:“凌福!你身子还健朗吗?”

凌福两眼酸楚楚地道:“老奴幸托粗安!”

凌无咎又问道:“家里怎么样?”

凌福顿了一顿才道:“都还好,只是夫人的眼睛快失明了!”

凌无咎神色微变,连忙问道:“怎么会呢?三年前我离家,娘的眼睛不是很好吗?”

凌福道:“自从少爷在峨嵋山上落发后,夫人终日哭泣……”

凌无咎道:“好了!别说了!你进去通知厨房,在塘里捞几尾鲜鱼上来,好好招待一下这三位贵宾!”

凌福道:“少爷不必吩咐,家中得知少爷回来的消息,立刻就准备好了,少奶奶还亲自下厨房去调理了……”

凌无咎眉头一皱道:“凌福!我家哪来的少奶奶!”

凌福道:“是表小姐,她虽然没过门,可是名份早定了,你离家之后,她就搬了来,夫人要我们如此称呼的!”

凌无咎沉声道:“当着我的面不许如此称呼!”

凌福顿了一顿才道:“少爷!不是老奴多嘴,对表小姐应该客气一点,你经常不在家,这个家全靠她撑持着,夫人身体弱,时常闹病,如果不是她尽志侍奉,恐怕等不及看你回来了,这样一个贤惠的媳妇儿,人品又好,才华也高……”

凌无咎十分暴燥地道:“凌福!你有完没有?”

凌福低下头道:“少爷!老奴知道你不太喜欢她,可是她究竟是你自幼订下的妻室,何况以前你们的感情很好呀,她知道你来了,赶着下厨房烧菜去了,因为她知道你喜欢吃鱼,怕下人调理出来的不合你味口……”

凌无咎挥手道:“好了!好了!我还有客人,你别在门口跟我噜嗦这些好吧,让客人听见了,成什么样子!”

凌福这才喏喏低头,将他们引了进去。

到了客厅里面,陈设得很堂皇,家具都是红木桧,擦得雪亮,一尘不染,凌无咎道:“我进去看看家母,三位请坐一下!”

俞士元道:“我们也应该去拜见一下令堂!”

凌无咎道:“那可不敢当,家母从不见客……”

俞士元道:“别人可以不见,兄弟非见一下不可,因为凌长老再三托咐,要兄弟在令堂面前作个交代!”

凌无咎没有办法,顿了一顿道:“好吧!凌福!你去通知夫人一声,说有位俞相公要见她,俞相公是六哥的朋友……”

俞士元道:“这可不对,凌长老是我的属下!”

凌无咎道:“家母不谙武林中事,还是朋友适宜一点!”

俞士元漠然道:“丐帮辈届极严,无论在任何情形下,身份绝不可乱!”

凌无咎皱眉道:“那只有等兄弟先向家母解释一番,再请见俞大侠,否则家母一定会弄糊涂了,她只知六哥在外行侠,却弄不清他在武林中是何身分!”

俞士元笑道:“那当然如此,兄弟是代表凌长老前来的,不把我们的身分弄清楚,令堂也不会明白兄弟的话有多少份量!”

说完又朝南彪道:“南兄也一起去见见吧!”

南彪皱皱眉道:“洒家这份长相,恐怕会吓着老太太!”

俞士元笑道:“这是什么话,凌老夫人能有一个天下第一剑手的儿子,总不会如此没见识,大惊小怪的!”

凌无咎急着见母亲,打头先走了,俞士元道:“老管家,麻烦你带带路!”

凌福恭身答应,俞士元从南彪手中按过双锤道:“去见老夫人,带着这东西可太不成话,麻烦老管家找个地方寄存一下!”

说着递了过去,凌福竟接住了,虽然身子坠了一坠,但没有掉落下去,南彪却神色微动,俞士元连忙碰了他一下,南彪人虽粗豪,心却很细,连忙忍住了,没发出讶声,俞光却是小滑头,凑上去笑道:“老人家!这两根家伙太重了,你别闪了腰,我帮你抬着吧!”

凌福笑着道:“还好!还好,这是这位南老爷的兵器吧,真了不起,老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重的兵器呢!”

俞光笑道:“是啊!不是南大爷这种英雄,也无法使动这种重家伙,普通人连拿都拿不动,更别说是舞弄了!”

凌福朝南彪看了两眼笑道:“真是英雄气概!”

说着蹒跚走到客厅角处放好,再引着向后走去。

俞光又挨着他道:“老人家,你也不错,居然能拿得动南大爷的双锤!”

凌福笑道:“老了!到底不行了,年轻的时候,我说不定还能舞它两下,现在光搬着两条胳臂就酸了!”

俞光又问道:“老人家,你这一身神力是怎么练的?”

凌福道:“我这还算神力!连舅老爷的一半还及不上!”

俞士元又问道:“舅老爷是谁?”

凌福笑道:“舅老爷是表小姐的父亲,是夫人的兄弟,也是少爷的岳父,老奴是跟夫人陪嫁过来的,以前在舅老爷家里,我侍候着练功夫,总算也混出几斤蛮劲儿……”

说完又朝南彪笑笑道:“这位南老爷才是天生神力,大概可以跟舅老爷较量一下,只可惜舅老爷在几天就出门游历,一直没回来……”

俞士元忍不住问道:“你们舅老爷的尊姓大名总可以见告一下吧!”

凌福哈着腰道:“是!舅老爷吴,官讳次仁!”

俞光笑道:“你们舅老爷的大名真响亮!”

南彪微愕道:“洒家倒是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小兄弟难道认识吗?”

俞光道:“小的也不认识,只是这三个字太普遍了,那位舅老爷不知道做了什么坏事,才会被人叫得这么难听!无心之人,那多丢脸呀,难怪他在家乡呆不住,要出门去躲开了!”

凌福愠然道:“小兄弟,别开玩笑!舅老爷姓吴,口天吴,官讳乃次序二次,仁义之仁!可不是无心之人的意思!”

俞光一笑道:“可是那三个字只听起来太像了!”

凌福道:“舅老爷为这个名讳确实很生气,但也无可奈何,这是他父亲起的,大舅老爷叫长仁,他排行第二,就得次仁!”

俞士元哦了一声道:“大舅老爷还健在吗?”

凌福道:“大舅老爷在四十年前就去世了,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很好,舅老爷为了纪念乃兄,虽然名字不好听,也不忍心改过……”

正说之间,凌无咎近面走来沉声道:“凌福,你又在乱说了,不好好招待客人,尽拿这些家务事唠叨,有什么好说的,还不快上厨房去瞧瞧!”

凌福道:“是这几位爷问起,老奴才说了几句,而且你少爷带回来的客人,一定是自己人,说说什么关系!”

凌无咎沉下脸道:“你还要噜嗦!”

凌福见他发了脾气,才喏喏告退,凌无咎这才问道:“二位是怎么谈起家舅的?”

俞士元抢先道:“我们是从令表妹身上谈到令舅,也不过谈了几句,没想到会引起大侠的不高兴!”

凌无咎轻轻一叹道:“也没有什么不高兴,只是兄弟与舍表妹的婚事迟迟未能举行,引起家舅的不快,几乎决裂,是以兄弟也不想多谈家舅之事!”

俞士元笑笑问道:“令堂大人身体还好吗?”

凌无咎道:“家母的身体一向不好,这次见到兄弟回来,高兴一点,精神也略见振作,只是眼睛不太好……”

俞土元又问道:“在下可以进去拜见了吗?”

凌无咎道:“兄弟已经向家母解释过了,家母已经知道俞大侠的身份,唯恐目视不明而致失礼,故而命兄弟代为致谢!”

俞士元笑道:“那有什么关系,令堂大人的耳朵好就行了,要下受凌长老之托,一定要见她把话说明白!”

凌元咎无可奈何地道:“既是如此,俞大侠就去见一见吧,只是兄弟把话说在前面,失礼之处,望请多多原谅!”

说着转身在前引路,走了没多久,已经来到一所华屋前面,凌无咎掀开门窗,大声叫道:“娘!俞公子一定要见你!”

俞士元眉头微皱,凌无咎低声道:“家母对江湖事一窍不通,兄弟只说六哥在大侠手下办事,使她容易明白,故而未提前大侠是掌门身份!”

俞士元这才一笑,走到屋里,只见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妇人,手柱着拐杖,旁边站着两名侍候的仆妇!

俞土元走上去,到了老妇跟前,突然屈膝跪下道:“小侄俞士元叩见伯母大人!”

老妇伸手将他扶了起来道:“不敢当!不敢当!公子请起来,老妇当不起重礼!”

俞士元口中道:“应该的!应该的……”

身子挣扎着还要跪下,凌无咎连忙上前托住道:“公子,家母实在当不起重礼!”

南彪见俞士元对那老妇如此恭敬,心中十分为难,要他向一个老妇人下跪,未免不愿意,不下跪,则似乎对俞士元不太好,俞士元却道:“兄弟是为了凌恽兄的缘故,必须以子侄叩见,南兄就不必了,只以常礼相见吧!”

南彪如释重负,拱拱手道:“洒家南彪!”

老妇对他像是很注意,弯弯腰还礼道:“南先生好雄伟的身材!”

俞士元笑道:“南兄是百夷人土,而且还是一族之长,被族人尊如天王,长相一定要英武一点!”

老妇人又弯弯腰道:“贵客光临,无咎为什么不早说一声!”

凌无咎道:“娘!您对外面的事不清楚,所以孩儿才没明说!”

老妇又点点道:“说的也是,老妇一向不通外界,为了不致简慢贵客,也不敢多屈驾了,无咎!你请客人到厅上去坐吧!”

俞士元见他有逐客之意,乃道:“伯母!小侄是受了凌恽兄之托……”

老妇一笑道:“六哥也是的,小儿多蒙他栽培,老身只有感激,因为思儿心切,才借故找他吵闹,现在小儿回来了,那些问题,老身会与小儿慢慢商量,绝不会再找他麻烦了!”

俞士元道:“伯母如此说,小侄就算交代责任了!”

老妇道:“为一点小事,劳动俞公子远道跋涉,老身心中十分不安,粗茶淡饭,聊表敬意,望各位不要见笑!”

说着又向凌无咎道:“咎,娘身子不好,不能招待客人,你多尽点心吧,韵珊那孩子到厨下拾夺菜肴去了,你请客人多喝儿杯!”。

凌无咎答应了两声,引了众人出来,仍旧回到厅上,大家分别落座后,他才开口道:“见家母这一举实属多余!”

俞士元道:“不算多余,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凌长老坚持要见她作个明白的交代,我当然必须要做到!”

凌无咎顿了一顿才道:“兄弟这次回家后,一定会对家中的事作个清楚的交代后,再决定自己的行止,因此六哥再也不必为兄弟的事而烦心了!”

俞士元笑道:“是的!他今后再没空烦这种心了,他本身的事就够他忙的了!”

凌无咎还想说话,凌福已经带了几名仆妇前来安置桌椅,准备摆席,凌无咎见他摆了五份盘筷,不禁问道:“三位客人,连我才四个人,你摆五份干吗?”

凌福道:“少奶奶……不!是表小姐,她也要上来陪客!”

凌无咎怒声道:“是谁叫她来的?”

厅后响起一声银铃似的脆笑道:“是我自己要来的,表哥,你不欢迎吗?”

接着转出一个二十四五的女郎,满头珠翠,衣着很华艳,姿容美绝,手中捧着一具食盒!

凌无咎板起脸不理她,她也不在乎,仍是笑吟吟地走过来,先将手中的食盒放在桌上,然后朝三人一福道:“妾身吴韵珊!借问三位……”

俞光站起来道:“小的叫俞光!这是我们的相公俞士元,这位是南天王!”,

俞士元拱拱手,南彪也只得拱拱手。

吴韵珊十分客气地裣衽道:“三位请坐!”

俞光道:“小的是相公的书童,可不敢跟各位同席,请吴小姐另赐一个位子吧!”

吴韵珊笑笑道:“小兄弟远来是客……”

俞光道:“那不行!相公最讲究规矩的!”

吴韵珊顿了一顿才刘俞士元道:“刚才凌福来说这位小兄弟与二位并起并坐,妾身以为是公子的兄弟呢!”

俞士元笑道:“他从小就跟着我,脱略形迹惯了,所以没有太拘规矩,现在小姐在座,自然不能太越礼,而且他还是个小孩子,平时不拘形式,胡闹惯了,现在叫他斯斯文文地坐着:反而难受,不如叫他到旁边去吧”

吴韵珊笑笑道:“那就在旁边另设一席,叫凌福陪他吧!”

俞光道:“那最好,不过我最喜欢吃鱼,这可不能少了我的!”

食盒中是一盘热腾的红烧鲫鱼,足足有近十尾之多,每尾都是尺来长,色香味俱佳,俞光瞧着直咽口水,露出一付馋相,凌无咎道:“凌福!把这盘鱼搬过去,给那位小兄弟吃个饱!”

凌福怔了一怔道:“这是表小姐特地为少爷做的!”

凌无咎沉声道:“我在峨嵋山上吃惯了素,不动荤腥!”

吴韵珊的脸色显得有点不自然,涩声道:“表哥,你不吃,客人还要吃呢?”

凌无咎哼了一声道:“凌家还没有穷到这个样子,除了一道红烧鲫鱼外,难道别无待客之肴了?”

吴韵珊丈是一顿,终于幽怨地道:“凌福!把鱼搬开吧!”

凌福答应搬走了,在旁边另设一席,后来的菜式很多,厨下已经得了关照,每道菜都是双份的,这边的四人就座,做主的凌无咎始终不动筷,俞光在旁边道:“凌大侠,你们不吃,我可等不及了!”

说着一个人抢先动筷大嚼,尤其是那盘鱼,他竟像一辈子没吃过似的,筷子夹起一条,一口就咬去半尾,嚼来几嚼,连骨头舍不得吐就吞下去!

一直等到他吞下了三四尾,凌无咎才举杯道:“匆促之间,不成敬意,二位随意用吧!”

吴韵珊也举杯相陪,大家喝了几杯酒,南彪道:“凌大侠!洒家是个粗人,这酒实在好,小杯喝起来,肚里的酒虫忽抢去了,洒家一滴都未曾入腹,能否换个大碗来见赐!”

凌无咎道:“南天王人酒量豪,碗也未必过瘾,干脆用坛子吧!”

南彪大笑道:“那更好了,洒家早有此想,只是为了吴小姐在座!”

凌无咎对吴韵珊从不正视一眼,吩咐道:“抬酒缸上来!”

从人捧来一个静花瓷坛,容可十斤许,南彪用手劈开泥封,端起来骨碌碌地直灌,一口气约灌混下半坛,忽地手一松,酒坛堕地跌得粉碎,人也摇摇慾幌!

凌无咎愣然问道:“南天王怎么了?”

南彪道:“洒家平常能喝上十坛烈酒,府上的酒想是特别厉害,怎么才喝了半坛,竟是有了醉意!”

凌无咎神色一变,拍案而起,手指着吴韵珊道:“你……”

话还没说完,自己也是一个倒栽葱,倒在桌下面!

俞士元不动声色,笑着道:“凌兄在山上早断了荤酒,突然破戒,居然连两三杯的量还没有了,哎呀不好,我怎么也不行了!”

说着努力要撑起来,微幌然地倒了下来!

俞光在旁边跳起来道:“相公!您怎么了?”

吴韵珊脸含微笑道:“他们都是空肚子饮酒,容易醉,躺一下就会好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