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七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毒龙圣者气得浑身直抖,冷笑道:“梦蝶!你结交的好朋友,引狼入室……”

蓝梦蝶道:“吴次仁脑生反骨,我知道他反覆无常,原是准备事成之后,再将他铲除的,没想到他变得这么快而已!”

毒龙圣者冷笑声道:“你简直糊涂,连一个人都用不好!”

蓝梦蝶道:“圣者!这不能怪我,你交给我的任务就是难以讨好众人的,我必须用点小人,而且一切计划,都出自圣者自己的策划,我不过遵计行事而已,最坏的是圣者要我把俞士元等人引来此地,如果让我在外面放手一搏……”

毒龙圣者冷笑道:“你有必胜的把握吗?”

蓝梦蝶低头不响,片刻才道:“如果我胜不了,圣者要胜他也很难,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必须作一个决定。”

毒龙圣者道:“如何决定呢?”

蓝梦蝶笑道:“好在俞士元与吴次仁这两拨人弄不到一堆去,圣者如果有意到外面去求发展,就先把俞士元他们先解决了,如果想维持毒龙宫的基业,就把关美美这个贱人来个根除!”

毒龙圣者道:“假如他们两批人联成一气呢?”

蓝梦蝶道:“无此可能,吴次仁志在天下霸业,俞士元不会帮助他的,这个三足鼎立的局面,必需巧妙地运用其中利害关系!”

毒龙圣者沉声片刻道:“吴次仁,你我目的相同,不妨以后再谈,俞士元却是我们共同的障害,我们先对付他们如何?”

吴次仁笑笑道:“圣者只管对他好了,我们绝不插手任何一边!”

毒龙圣者道:“你想生取渔利,可别惹上我的火,先拿你开刀!”

吴次仁依然笑道:“没关系,圣者认为何者有利,就找那一方下手好了!”

毒龙圣者拿他没办法,蓝梦蝶道:“圣者何妨一施天龙八吼神功,将两边同时解决呢?”

毒龙圣者冷笑道:“那岂不是便宜了你,你明知道施展这种神功,最耗元气,等我施功之后,本身也成了个废人,今后由你摆布了!”

蓝梦蝶双手一摊道:“圣者连我都不相信了?我也没办法。”

一时宫中陷入僵持的局面,由于三分鼎足的关系,使得哪一方也不肯先动手,以免被第三者占了便宜。

吴韵珊扯了俞士元道:“相公!我们先撤退,等他们把问题解决了再说。”

蓝梦蝶道:“对了!你们先走也好,反正我们两边是必然难以共存的,将来总须一决,你们夹在中间,使我们都难以放手。”

吴次仁却笑笑道:“俞士元!目前我们还不会有所行动,也不会跟毒龙硬战,反正毒龙宫已没有他的份了,你们一走他们也跟着离开,由你们在外面火拼去,于我绝对有利,因为蓝梦蝶在外面还培植了一部份势力,放虎归山,借你的手替我清除一些障碍,我是求之不得!”

俞士元忙问道:“蓝梦蝶在外面还有什么势力?”

吴次仁笑道:“他虽然干得秘密,又怎能瞒得了我,我可以把他在外面的布置,毫无条件的提供你们知道。”

蓝梦蝶闻言脸色一变道:“圣者,俞士元尚在其次,吴次仁却必须立刻清除,否则我们多年的心血,整个要毁在一旦了!”

毒龙圣者道:“你在外面的布置他真的全知道吗?”

蓝梦蝶道:“这个我不敢说,我与他共处多年,他如果留心一点,我与别人联络时,多少也能知道个大概!”

毒龙圣者一顿足道:“蠢才!你真是误我不浅!”

蓝梦蝶苦笑道:“他一直跟我装傻,使我疏于防备……”

毒龙圣者道:“他能生出吴韵珊那样精明的女儿,会是个傻瓜吗?”

蓝梦蝶道:“幸亏我把吴韵珊逼反出去了,如果他们父女俩共同一气,我们很可能都被他吞了下去……”

毒龙圣者沉思片刻道:“俞士元!我宁可让你拣便宜,在我对付这些人的时候,你能不插手吗?这对你很有利,只要你现在离去……”

俞士元微微一笑道:“不能!你们虽然由一分二,仍然是我的敌人,你们自相残杀,固然对我有利,但是我不相信你们打得起来!”

毒龙圣者道:“你以为我们还会协调吗?”

俞士元笑道:“利之所趋,你们很有此可能,我可以不插手,但绝不离开,当着我的面,你们只管打好了!”

毒龙圣者道:“如果你一心想从我们的争斗中占便宜,我就拼着吃点亏,先跟他们止息纷争,共同来对付你了。”

俞士元哈哈大笑道:“我来的时候,你们尚未分成两起,我也没放在心上,现在你们合为一气,又岂能吓得倒我!”

毒龙圣者气得直打颤,朝关美美叫道:“美美!你的目的不过想据有毒龙宫,现在你帮我的忙,把这批人解决了,我就让出毒龙宫给你!”

关美美摇头道:“毒龙宫已在我掌握了,何必要你让呢?从你存心与蓝梦蝶串通一气,排除异己开始,大家都认识你的假面具,此地已没有你立足的余地了。”

毒龙圣者脸色一变,朝余下六人道:“你们竟然肯听这位妖女的驱策?”

其中一人道:“没有的事,你下台后,毒龙宫就没有主宰,谁也不必听谁的,这是我们与美美说好的条件。”

毒龙圣者道:“说是一回事,我不相信她会尊守条件。”

那人笑道:“无所谓守不守,我们的武功各有所长,她要拼吞我们绝无可能,一定要跟我们合作才能维持毒龙宫基业。”

蓝梦蝶道:“就算她不并吞你们,你们也无以立足,密宗的道友就不会再容许我们在此立足,像天地、密勒等人。”

关美美笑道:“所以我们要拉住吴次仁为助。”

蓝梦蝶冷笑道:“吴次仁有个屁用,他是我扶植的一个傀儡而已。”

吴次仁微笑道:“蓝梦蝶,你别把自己看得太了不起,你在利用我,我何尝不是在利用你,现在你的利用价值已经完了,我不会再跟你淌混水了,俞士元扫荡的主要对象是你。只要你逃得过,我看在过去的交情上,不跟着打落水狗,就是对得起你了,如果你还想打什么鬼主意,我就做件绝事,先扯你一下后腿,你还要难过呢!”

蓝梦蝶沉声道:“我不在乎你扯后腿,有什么本事,你耍出来好了!”

吴次仁微微一笑,朝关美美道:“美美夫人,你给他一点颜色瞧瞧吧!”

关美美道:“那对我们有好处吗?”

吴次仁笑道:“当然有好处,只是我不便明说,你附耳过来,我可以偷偷的告诉你,这对我们的好处大着呢?”

关美美走过去,吴次仁凑在她的耳边诉说一阵,关美美果然连连点头,但是又不放心补了一句道:“可是我们也要跟着吃亏呀!”

吴次仁笑道:“你放心,秋月不出来,就是在暗中布置,到时候她自然会适时支援,我们稳保无恙。”

关美美将其余六大金刚招呼聚集在一起,说了半天,似乎获得了一致赞同,然后他用手一拍,殿后转出了三十六位天魔女,各捧胡乐奏鸣器具,另—半人身披彩带,很快就布好了天魔舞阵。

蓝梦蝶冷笑道:“你打算用这种玩意儿来对付我,岂不是找错了对象,我在十多年前就断了婬根,色心已若死灰……”

关美美笑道:“这套舞曲就叫做死灰复燃,是为你而设的。”

蓝梦蝶微微一怔,毒龙圣者笑道:“没有的事,天魔舞曲是我一手教你的,哪有这一套!”

关美美道:“这是屠秋月来后新排演的,连你都没听过的了。”

毒龙圣者道:“我倒不信你们还有新花样,梦蝶!你就去试试!”

蓝梦蝶道:“圣者!屠秋月来此不过几天,那能排出什么新的舞曲,她们一定是另有姦谋,我们可别上当!”

关美美笑道:“你不敢出来也不行,这套舞曲专为你一人所设,受影响的也只有你一个人,你不信的话,不妨掩上双耳,躲在老毒圣的背后,舞曲一奏,包你乖乖走出来!”

毒龙圣者道:“梦蝶,连天魔舞曲也有这么大的魔力,我倒是难以相信,就让她们一试好了,你躲在我背后,有什么征候时,我用天魔吼救醒你出迷。”

蓝梦蝶道:“我也不相信她们有这种本事……”

关美美朝那批天魔女打了个手势,一半人开始奏动乐器,另一半人则缓舞彩带,舞了起来。

乐声柔和悦耳,舞姿也美妙动人,而且十分端庄,毫无**的成份,众人听了一会儿,觉不出有何异状。

吴韵珊道:“这分明是唐代教坊的新乐,霓裳羽衣曲,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更不是什么天魔艳舞,她们在捣什么鬼?”

这些人中,只有俞士元是个行家,再者绿绫等四婢追随宇文琼瑶多年,她们的老师,钱笑吾又是个风流倜傥的儒士,除了武功之外,也兼及音律杂学的传授,间以懂得一点皮毛之外,其余的人或处边陲,或出身草莽,根本不解音旨,只觉得好听好看而已。

毒龙圣者也听不出什么玩意儿,蓝梦蝶倒是懂的,因为换了胡乐演奏,一时不明其出处。

听了吴韵珊的话后,立刻道:“是啊!这根本就是霓裳羽衣曲,是什么意思呢?”

毒龙圣者向他追问,雪女与薛娇娇等人则向吴韵珊追问,两边都为之讲解出典与掌故。

乐声再度竟换成了李白的清平调之章,蓝梦蝶卖弄才华,竟向毒龙圣者背诵诗句,全不放在心上。

圣者听了一会,忽然变色道:“不对!梦蝶,她们是借着这些旧曲,引起你的注意,暗中却施展天魔曲中摄魂心音,你快振作一些吧!”

蓝梦蝶愣道:“我没有什么感觉呀!”

毒龙圣者道:“这种心音十分厉害,在不知不觉中间潜入你的意识,慢慢地控制你的心神,你快闭上眼睛,摒除杂念。”

蓝梦蝶闭上眼睛,过了一会道:“不行,我静不下来,一听音乐,就想看看她们的舞步是否合拍,是否合于句中的意境!”

毒龙圣者:“那你就是入迷颇深了,快到我身后去,尽量想别的事,把这件事丢开,我慢慢想法子去混乱她的演奏!”

蓝梦蝶道:“入迷后会怎么样呢?”

毒龙圣者道:“入迷后她们就会用密语传音传达命令,叫你依她的意旨行事,你会全无抗拒,快躲到我身后去。”

蓝梦蝶躲到毒龙圣者的身后道:“密语传音是我教她的,我自然有办法隔绝,这种密语只能直线进行,通不过我,就不会影响到你了。”

关美美笑道:“不见得吧!我另外还用一种功夫,可以将密语分布四周,无所不至,你未必隔绝得了!”

毒龙圣者得意地道:“可是此类心音只能诱导别人的神情,令人放弃抵抗,他躲在我的身后,你们就无法伤得了他。”

关美美笑道:“我们并不要伤他,只要他听话而已,比如说叫他去伤别的人,他一定会乖乖听命的。”

毒龙圣者神色一变,蓦而伸手朝后疾指,蓝梦蝶一惊,穴道已被制住,忙问道:“圣者!干什么?”

毒龙圣者道:“她们想利用你来暗算我,所以我先将你双手的穴道封住了,你别急,等乐曲一停,我马上就为你解穴!”

蓝梦蝶道:“乐曲已经停了!”

果然乐曲已在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毒龙圣者又听了片刻,伸手拍开了蓝梦蝶的穴道,哈哈一笑道:“你们的技俩不过如此,倒弄得我空紧张一场!”

关美美笑道:“未必如此容易吧!小兄弟,现在你可以下手了!”

语音才歇,蓝梦蝶忽而怪叫一声,飞身纵出,他的背上插着一柄匕首,在他的背后,站着一脸愤色的俞光。

蓝梦蝶跳了丈多远,拔出匕首,厉声叫道:“臭小子,原来你跟他们串通好了来计算我的!”

俞光正色道:“没有的事,在我耳边分明有人告诉我说杀死我父母的仇人就在眼前,我要报仇的话,这是个最好的机会,可是我到你的背后,想起这样子杀死你,太不够光明,一直没有下手!”

吴次仁笑道:“这位小老弟的自恃功夫当真很了不起,我这种安排虽为对蓝梦蝶而设,实际都是作成他复仇之举。”

俞士元立刻道:“吴次仁,你别说好听了,你根本就想利用他!”

蓝梦蝶想想也明白了,冷笑一声道:“次仁!你真好算计,你们利用魔音迷了他的心智,叫他来找我报仇,这手段不是太冒险了吗?”

吴次仁笑道:“助人报仇总是好事,你利用我们去送死,用心比我更为阴险,此所谓以牙还牙,以毒攻毒!”

俞光道:“我不管你们互斗心机,反正我父母之仇一定要报,我没有在你神智昏迷时下手,也没有在你穴道受制时下手……”

蓝梦蝶道:“可是你毕竟下了手!”

俞光道:“不错,但我下手时,完全不是自己的意旨,他们用魔音控制我的思想时,我用心抵制不受其惑,耗了很多精神,否则,我这一刀,足可将你刺个对穿,为了抵制魔音,我熬剩最后一点气力,只能轻轻刺了你一下,已经算对得起你了!”

蓝梦蝶沉思片刻才道:“血债血还,我也没话说,更不能怪你,可是这一刀我不能白挨,一定要取回相当的代价来。”

俞光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道:“来好了!虽然我只剩一点气力,绝不辞与你一搏。”

蓝梦蝶冷笑道:“算了吧!如果不是中了别人的鬼计,你那点本事,根本就到不了我身边,这一刀的帐,我不算在你的头上!”

吴次仁笑道:“蝶老大概是要算到兄弟头上了。”

蓝梦蝶沉声道:“当然!第一个是你,第二个是屠秋月,第三个是关美美这个妖女,我发誓一定要刺你们每个人一下。”

吴次仁深深一笑道:“蝶老如果不挨这一刀,可能还有点希望,现在可吓不了人,这一刀虽不足以致命,却能影响伤的功力……”

关美美也笑道:“现在除了屠秋月之外,我们这儿任何一个人都能胜过你,你如果不服气,随便点上一个可好!”

蓝梦蝶冷笑道:“君子报仇,三年不晚,我记下这笔帐就行了!”

吴次仁笑道:“蝶老,三年是不晚,只可惜你活不到三年了。”

蓝梦蝶脸色一沉声道:“圣者!现在你可以施展天魔八吼了,我受了伤,一时无法运气,即使你施功后功力损耗,也不必顾忌我。”

毒龙圣者道:“我不是顾忌你,事实上今天我们只有两个人,你又受了伤,我施功之后,只怕两个人都要完了。”

蓝梦蝶道:“圣者的天魔八吼之下,对方还有人能生存吗?”

毒龙圣者道:“在场的人我倒不惧,怕的是不在场的人。”

蓝梦蝶道:“只有一个屠秋月不在,此女机心不错,武功却平平,我虽然负了伤,还不致于会怕她。”

毒龙圣者道:“她的武功不足惧,可是她召来到的人,你又如何对付她呢?你没听说她很早就有准备,自然会暗中召集一些人的。”

蓝梦蝶道:“圣者只管放心好了,只要是密宗的人,我绝对有办法对付,密宗道友反对的不是圣者,而是毒龙宫的一切,他们如果来了,我可以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们,最多让出毒龙宫,我们到中原去求发展好了!”

毒龙圣者沉吟片刻,正待施功,吴次仁突然道:“等一下,你倒忘了还有一个宇文琼瑶没在场,她乘了雪娘子的巨雕去找雪莲了,回头一定会来的,如果圣者跟大家拼了个同归于尽,谁去对付她呢?”

毒龙圣者道:“是啊!梦蝶,那个女孩子你可对付不了!”

蓝梦蝶想了一下道:“那就等一下,等她来了,圣者再施展好了。”

正说之间,长空雕唳,一片黑影自天而降,然后见宇文琼瑶从殿外冲了进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